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10章 封印之战(7)
    “好,早就该这样了,以武破阵!”

    玄桦大笑一声,豪气万丈,将那碎星弓取出,其上镶嵌了无数至宝灵石,璀璨如夜空。

    艾脸色微变,露出凝重的神态。

    两人的对话没有丝毫掩饰,他听得清清楚楚,若是两名封号武帝联手,他的小星河大阵怕是麻烦了。

    看了一眼阵内,妖族稳占上风,圣域中除了黑宇护和甄羽外,其余之人都是危险重重,只要再支持盏茶功夫,基本就能大胜。

    艾一咬牙,取出一枚护心保命的丹药放入口中,若是一旦不支的话也不至于波及性命。

    他这一动作被李云霄看在眼中,轻轻一笑,转头道:“诗诗宫主,可愿贡献一力?”

    韦诗诗似乎有些犹豫。

    李云霄道:“先前宫主大人酿下大祸,若是五霞山不能再次封印的话,怕是难以干休了。”

    韦诗诗虽显得为难,但还是点头道:“破军大人所言极是,那本宫就略尽薄力,希望能挽回一些损失。”

    艾脸色大变,额头上满是冷汗淋淋,像是流水般淌下。

    三位超凡入圣联手,除非是十阶术神,而且还要维持如此巨大的浩瀚阵法,怕是十阶术神都扛不住。

    李云霄掌心浮现莲花,慢慢化成剑殇斩红,握在手中,剑意不断提升起来。

    他盯着艾,冷笑道:“艾先生,我虽然倾慕你绝世之才,但在两族大义前,只能选择后者。若是你有把握挡住我三人联手一击,那可以试试,若是不行的话还劝你及时收手,否则就得归西了。”

    艾冷冷道:“破军武帝明白两族大义,艾又如何不明白?义之所在,虽九死其犹未悔。”

    李云霄点头道:“我敬重先生,这一剑我会尽全力的。当年术道相逢,不才取巧险胜一招半式,如今再次相遇,不想却要以武道送先生上路了,好走。”

    他轻叹一声,长剑横起,其上散出炙热强光,朵朵莲花盛开,排在剑上,美轮美奂,却危险异常。

    玄桦也是扬起长弓,一片星光夜色的异象从弓上辐散开,仿若天地间只剩下那一道弓影。

    韦诗诗脸上闪过犹豫的神色,伸手往空中一抓,一道琴音震颤,随即浮现出无数弦丝,在手中汇聚成剑,散发出灼灼火光。

    三人都是蓄势待发,整个天地因为这强大的气场而变得暮霭沉沉,令人压抑万分。

    小星河大阵内,荒面色如土,咬牙道:“艾先生,赶紧撤去大阵!众部族长可死,先生不可死!”

    艾坦然一笑,道:“吾皇陛下说笑了,艾也只是妖族一员而已,与众人无异。”

    李云霄道:“好一个与众人无异。”

    他突然剑身一动,竟没有劈向小星河大阵,而是往身后横扫而去。

    七朵莲花逐一盛开,一道人影在冰煞心焰的光芒下被映照出来,同时大惊失色,猛地往后退去。

    李云霄已看清来人模样,竟是大妖翼,嗤笑道:“想偷袭本少,为自己的幼稚,拿命来买单吧!”

    “剑歌!”

    一道寒光斩过,七朵青莲逐一炸开,恐怖的剑力和冰煞心焰如排山倒海而去。

    翼大骇,瞬间便感到了死亡临近,怒吼一声双翅展开,毕生潜能顷刻间爆发,直接扭转空间瞬移而走。

    但那空间也被火焰吞噬,剑意如海,他的命如小船摇曳。

    “轰隆!”

    恐怖的力量随着那一剑斩去千丈远,途中万物尽毁,被剑力和心焰摧的一干二净。

    “翼!”

    数道声音在虚空中响起,随后远离剑歌之力数十丈远的地方,翼的身影浮现出来,双翅已经毁,右半个身躯也被斩碎,整个人痛苦的在空中挣扎,大片的血肉淋漓落下。

    十多道身影在空中浮现出来,其中一人面色阴寒,正是殇,一步走到翼的身侧,将其扶住,沉声道:“挺住!”

    翼痛的龇牙裂齿,满头大汗落下,连连摇头,道:“殇大人,我不行了。数万年来的追随,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了。”

    殇咬牙道:“胡说什么!只要你还没死,就能活过来!”

    翼苦笑一声,道:“李云霄那一剑太强,我虽逃了出来,却被那恐怖的火焰烧入体内,现在苦苦抗衡,已经是油尽灯枯,怕是顷刻间我就要灰飞烟灭了。大人一定要小心他的剑,好强,真的好强……”

    翼喃喃自语起来,残存的身躯开始燃烧,一团团白色的火焰从体内烧出,顷刻间将他化作尘埃。

    殇双手颤抖,想要抓住些什么,却不断失去。

    他突然觉得一阵恍惚,翼、符、戈,逐一在眼前浮现,如今只剩下黎一人了,数万年来所追求的,真的重要吗?

    “李云霄!”

    殇一字字怒道,双拳紧握在身侧,任由那翼所化的灰尘散入天地。

    周围的妖族之人也是悲愤无比,但此刻却是震惊于殇的怒火,下意识地竟退开数丈,不敢靠的太前。

    李云霄也能感受到他的悲愤,叹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他们追随了你数万年,终有离别日。也许只是来的太过突然,让你难以接受吧。”

    “哈哈哈,你这个杂碎,杀了翼,此刻还敢在我面前疯言疯语!”

    殇身上的怒火不断燃烧,祸斗族的本体虚影在身后显现,显然怒到了极处。

    李云霄暗道不好,忙道:“玄桦,诗诗宫主,快出手破阵!”

    若是殇等人插手进来,怕是就无暇破阵了,等阵中圣域强者被灭,想要重新封印五霞山便无异于痴人做梦。

    玄桦当即应道:“好!”

    碎星弓扬起,穿云箭猛然射出,仿佛一颗流星射出。

    韦诗诗亦是同时出手,一剑斩下,万弦飞舞,化作无数音符在空中跳跃,逐一落下。

    祠忙喝道:“艾先生,撤阵!”

    艾略一犹豫,此刻殇等人也出现了,虽然有内部矛盾,但兄弟阋于墙共御外辱。

    念及此处,他也再无必要摆下这小星河大阵,顿时诀印一收,漫天银河一闪而散。

    荒同时喝道:“所有人快散!”

    艾同时掐诀,附近的妖族之人尽数在他的神识下被瞬间移走。

    “轰隆!”

    两股浩瀚威力从天而落,好似暴雨磅礴,要洗刷天空大地!

    所有人族武者大骇,都是吓得转头逃走,几名本就重伤在身的,逃之不及就被卷了进去,惨叫声都没有就化作尘埃了。

    两招过后,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没有一丝声音,似乎又是另外一场暴风骤雨的前夕。

    黑宇护脸色异常难看,圣域的武者死伤过半,没死的也都有伤在身,就连韦青也被李云霄轰入大地,失去踪影。

    而妖族之人却是越打越多,越来越强。

    他内心万分焦虑,就期盼着袁高寒能说动天照子,派强援而来,否则今日局势是无法收拾了。

    殇始终盯着李云霄,满身的愤怒在时间点点流逝下开始被压制下来。

    身后的祸斗虚影也回归体内,似乎将情绪压制住了。

    黎和祠也回到殇身后,与众妖汇合。

    黎异常悲愤,忍不住掩面而泣,低声的呜咽着,双眼一片通红。

    势力似乎分为三派,所有人都是静静的站着,努力调息元力,谁也不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殇开口,却不是争对李云霄,而是望向远处,道:“荒,时至今日,归顺于我,完成一统大业。”

    荒脸色寒了下来,怒道:“凭什么,别忘了我才是这个时代的万妖之皇!”

    殇道:“时代在这里已经出现了分水岭,你为皇的时代在过去,将来不属于你。”

    荒怒笑道:“哈哈,时代的抉择不是靠嘴巴说的,而是要靠力量来推动!你以为自己吃定我了吗?”

    殇道:“你此刻重伤在身,我即便强行压制你,也胜之不武,你不会服的。”

    “哈哈,可笑!真以为吃定我了吗?”

    荒讥讽道:“本皇在此多时,等的就是你出现啊,殇!”

    荒突然间从战车上站了起来,那被戾气所伤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着,强大的气息不断散开。

    艾惊道:“陛下你……”

    荒哼了一声,轻蔑的说道:“吾乃万妖之皇,那裁决之刃虽利,但想将我彻底击溃,他韦青的实力不够啊!”

    妖皇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那伤势很快就痊愈了。

    身后的妖族在短暂的惊愕下,皆是欢呼起来,一个个激动异常。

    人族武者更是脸色难看起来。

    殇表情并无过多变化,只是淡淡说道:“那裁决之刃集天下戾气而生,吸纳了无数武者怨气和精血,你不可能安然无恙。在我面前装成若无其事不觉得可笑吗?”

    荒哼道:“即便有些小伤又能如何?本皇轻易便可压制下去。之所以一直未出手,等的就是让你现身啊!”

    殇道:“你觉得自己有把握赢我?若是这样的话,也就不用急着破开此地封印了。”

    荒点头道:“的确,你有本族圣器浑天仪,本座没有把握,所以才会找上苍妖一族。现在封印已开,你又自投罗网,不正是天时地利人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