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07章 封印之战(4)
    韦青的目光再次投向李云霄,冷冷道:“真是哪里都能见到你,别告诉我你是来守护封印的。”

    李云霄想了下,道:“开始的确是,但无奈我力量有限。现在封印已破,诸位想要如何?将妖族之人尽数斩杀?”

    荒闻言,怒极反笑,道:“哈哈,尽数斩杀?你们人类可知什么叫天高地厚,什么叫夜郎自大?!”

    黑宇护面带凝重之色,看着那五霞山,道:“此山封印虽开,但却没有一点气息,也许还能想办法再封印回去也说不定。”

    “封印回去?”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莫非天照子大人要来?”

    众人都是心中一震,即便是妖族之人也是脸色微变。

    天照子之名响彻寰宇,不仅是凌驾于圣域执政司之上的三老之一,也是当代两位顶尖术炼大师之一,万人敬仰。

    若是由他来主持,重新给五霞山加上封印倒也未必不能。

    黑宇护直言不讳,道:“袁高寒大师已经打开神都通道,邀请天照子大人去了,结果尚不知。”

    李云霄暗想,难怪袁高寒久无音讯,还以为他出事了,原来是去了神都,便道:“若是圣域三老,五位执政司都齐聚的话,我倒是建议诸位将眼前这些妖族也一并封印进去,那么数千年内妖族都不成气候了。”

    众妖皆是大怒,就连祠和黎也是满脸怒色,将李云霄直接视作死敌了。

    荒怒道:“想封印我等,痴人做梦!本皇现在就要入五霞山,挡着死!”

    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若是圣域三老也赶来了,也许妖族高层就在此地被一网打尽了。

    一声令下,战车轰隆前行,向着韦青和十余位圣域强者身上碾去。

    韦青冷笑道:“挡者死?我倒想看看这天下间谁能让我死。”

    他抬起手来,江山如画从掌心飞了出去,在空中演化异象。画卷不断伸展开,好似一座万里长城,将所有妖族尽数困入其内。

    “雕虫小技,贻笑大方!”

    荒抬起手来,五指握拳,顿时一道星云在拳尖上流转,江山如画上的浩瀚之力尽数飞落下来,被吸入那片星云。

    不仅是画卷上的伟力,所有妖族强者皆是脸色大变,只觉得漫天灵气,甚至自己体内的元力,都被那一拳吸了过去,急忙运转元力抵抗。

    “现在就让你知道,谁能让你去死!”

    荒大吼一声,那声音已经变形,充满野性和凶残,仿佛凶兽嘶吼。

    那拳头上的撕扯之力随着星云旋转的放慢而停止了下来,随即猛地轰击而出,就好像一座火山喷发,直接轰碎天地!

    “嘭!”

    江山如画本就被吸收掉了大半灵气,在这一拳轰击,倏然崩碎,化作无数荧光点点。

    “这是什么神通?!”

    韦青也是大吃一惊,同时心中一痛,陪伴了他数十年的顶级玄器就这样彻底消散。

    那一拳之威轰碎江山如画后,去势不减,瞬间就袭至韦青身前,所有阻拦之物在这拳力下尽数粉碎。

    “退!”

    韦青怒喝一声,明白身后那些强者根本无法抵挡,自己则是双手一抓,带起大片的金光,在身前简单结印,便拍了过去!

    “轰隆!”

    恐怖的力量爆开,随即那些圣域强者仓促飞逃,有几人被余波沾上,当场震得七荤八素,直接逃了数百丈远。

    韦青则是首当其冲,被那力量轰得不断后退,口吐鲜血。

    江山如画的粉碎就让他心神受伤,再硬抗如此一拳,更是五脏六腑都如火烧。

    圣域之人皆是大骇,眼里满是震惊之色,就连执政司大人都接不下对方一招,怎么可能强悍如斯。

    黎也是极为震惊,道:“大祭祀,荒乃是天妖一族,他的宿主妖兽是为何物?竟然如此强横!”

    天妖一族在整个妖族内都是极为奇特的存在,此族之妖在修炼和成长的过程中,必然要找一只宿主,与其共生共死,共享力量。

    所以天妖一族也是异常强大的妖族存在,只要条件极少的天妖,都会选择找一些九阶妖兽作为宿主,这样便能借助九阶妖兽之力,在战斗的时候力量倍增。

    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宿主高阶妖兽,若是自身实力太过垃圾的话,极有可能被宿主吞掉,或者反噬而死。

    祠嘴唇微动,但终是忍住了,道:“我也从未见过吾皇陛下宿主,只是听闻过一二,此刻与人族之争,不便说出。”

    宿主的力量和神通也可以被借用过来,此刻五霞山封印已开,祠和荒之间再无其它矛盾,便有了一致对外的心。

    荒一拳轰开路障,眼前韦青还在前方挡住,寒声道:“果然有两下子,受我一拳居然不死,再不让开的话,那便再接我一拳!”

    他的拳头扬起,那种吸纳一切的星云之力再次浮现。

    韦青阴沉着脸,抹了下嘴角血痕,寒声道:“猖狂!”

    他五指间开始浮现金光,如一轮太阳升起,将身体都照耀的难以辨识。

    李云霄见他们起了争执,借机而走,一闪便朝下方那不归之境的传送小屋而去。

    突然一道人影落下,直接拦在他身前,正是黑宇护,沉声道:“这个时候,还望破军大人不要擅自妄动。”

    李云霄道:“现在韦青生死攸关,你不去救他反而来管来我,莫非你想看着他死?”

    黑宇护道:“韦青大人乃是圣域数千年来屈指可数的天才,哪有这般容易陨落,现在两族纷争,还望破军大人能以大局为重。”

    他说的十分客气,虽然不知道李云霄要去做什么,但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

    李云霄正要说话,突然心神一颤,急忙往五霞山望去。

    黑宇护也是感受到了异常,惊骇道:“裁决之刃?!”

    只见韦青手中一片金光荡开,缓缓展露出一柄巨型战刀,虽然炙热的金光下,却散发出凌冽寒意。

    “本座说过,能杀我的人,这世上还未出生呢!”

    韦青脸孔变得狰狞可怕,那裁决之刃上无数的煞气涌出,好似地狱里的厉鬼被放了出来,四周如同修罗炼狱。

    就连荒也是目光一沉,感受到了那柄战刀上的不同寻常。

    所谓裁决之刃本无实体,乃是凝聚了无数强者的鲜血精华,还有怨恨而生,可谓本身就是一座强者墓碑!

    此刃一出,荒的气势顿时被压制了下来,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妖皇的鲜血和戾气,此刃一定会非常喜欢呢!”

    韦青怪笑起来,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似乎受到那裁决的影响,开始变得邪乎起来。

    荒沉声道:“所有人散开,保护好艾先生!”

    那刀刃上涌动着让他都心悸的感觉。

    “哈哈,终于害怕了吗?未免太晚了吧,就用你们妖族之血,来增加此刀的威能吧!”

    “裁决天下!”

    韦青双手持刀,猛地一斩而下!

    那刀芒完全就是修炼之海,恐怖的力量还未袭至,荒就感到一阵颤栗和毛骨悚然,那魁梧强大的身躯都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拳耀九天!”

    妖皇荒大吼一声,身躯刹那间妖化,回归本体之相,拳头上闪烁着无数星芒,猛地轰了过去!

    黑宇护大骇,狂吼道:“所有人都退!”

    “轰隆!”

    那两股力量终于轰在一起,就连远处的五霞山都在那一击之下被余波吞没。

    圣域之人吓得急忙施展出防御来,还有百战胜和千岳府的一干长老,早就退至千丈外,此刻更是掉头就走,但依然不少人被余波击中,震飞出去。

    下方千岳府所在的山脉更是在这一招下被轰的粉碎,连亘数十里的地势被彻底改变,化成一片焦土废墟。

    整个天地都被轰的破碎不堪,一眼望去尽是满目苍夷,残阳如血。

    所有人都惊骇在那恐怖的一击下,忍不住浑身颤抖,似乎受到裁决之刃力量的影响,只觉得整个空间都变得无比怪异,身处地狱之中。

    韦青和妖皇依然相峙而立,两人竟然未曾后退半步,完全将那对轰之力承接了下来。

    但都是一动未动,似乎冲击极大,也判断不出胜负,甚至死活。

    就这样冷冷的相对着。

    李云霄凝视而去,顿时心中了然,这一击下,竟是妖皇落败,此刻荒身上的妖气极为紊乱,伤势远比韦青来的重。

    “啊?!”

    他突然惊叫了一声,从那一击的震撼下回过神来,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下方,原本的千岳府山脉被夷为平地,他彻底傻住了。

    那去往不归之境的传送小屋更是毁的没影了,通道彻底被关闭。

    “这……”

    他整个人都有些晕了。

    若是两个独立空间之间的通道尽数断掉的话,那么就彻底分开了,想要进入另一个空间就极难,除非有准确的坐标。

    但他转念一想,从天武大陆进入不归之境难,但从不归之境回来却是容易,毕竟大陆的坐标不论是曲红颜还是洛云裳,身上肯定有不少。

    只是现在不知两人是否从困境中脱离了出来。

    //今天只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