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05章 封印之战(2)
    “妈·的,这下真的玩大了,封印被破啦!”

    玄桦惊叫一声,面色凝重的望向那五霞山,红彤彤的好似火云烧着了一般。

    无数符文和各种器蕴之力从那山内喷发出来,大地的雄浑伟力化作一圈圈星环四散,每个人在这股伟力下都感到一阵渺小。

    百战胜等人也是惊骇的逃开,直接飞到了李云霄等人身后,现在也只有在这里才稍微安全些。

    李云霄双眼猩红,月瞳之力凝视过去,脸色却没有半分欣喜,眉头也蹙了起来,皱成一个“川”字。

    那五霞山的确是被破掉了一些东西,可似乎山上的结界之力还完好无损,并没有破碎分毫。

    艾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同样皱起了眉头。

    荒道:“艾先生,怎么样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显得非常激动。

    艾摇头道:“这五霞山封印有两层,刚才只是破去了外层。”

    “外层?”

    荒激动的心情一下冷了下来,道:“那玉印也随之动荡粉碎了,这内层封印要怎么办?”

    艾摇头道:“不知,且行且看吧。”

    荒点头道:“艾先生不用急,慢慢破解便是,此地有本皇守护,那些跳梁小丑不敢作怪。”

    玄桦突然拍着李云霄的肩膀,大笑道:“哈哈,真有你的,你一定是知道还有内层,所以完全不在意,对不对?”

    李云霄一阵无语,拍开他的手道:“烦呢,别打搅我看那封印。”

    他此刻心惊不已,现在五霞山透露出来的感觉纯粹就是大地韵律,正与之前艾所言的情况一模一样,若是如此的话,想要破开封印就极难了。

    祠在远处松了口气,微笑道:“看来时代的抉择还是殇大人呀。”

    荒远远怒斥道:“叛徒,闭嘴!”

    他也感受到了五霞山内厚重的土系之力,道:“艾先生若是一时半会想不出办法的话,不如就让本皇以力破之!”

    “以力破之未尝不可,但我怕这封印一开,直接连玄器也毁去,连累里面的族人一道灰飞烟灭了。”艾担忧的说道。

    荒冷哼道:“若是不能活下来,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实力不济。”

    艾皱眉道:“还是再等等吧,让我先试试。”

    荒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但还是尊重艾的意见,道:“好,希望艾先生能成功。”

    艾往前走了几步,迎着那强烈的大地器蕴,开始散开神识,感受那封印。

    整个天地间都变得静谧,众人都是在等。

    突然间天空上浮现出一点金光,像是雨点般洒落,越来越大,这才发现是一片金色的树叶,随风摇曳。

    在场的全都是强者,在金芒出现的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李云霄更是瞳孔骤缩睁开,有些吃惊起来。

    那片金叶子他并不陌生,不久前在海外宗门的大比中就见过,正是千叶岛扶摇宫的飞行玄器。

    那叶子落下一定距离后,便停了下来。

    荒冷眼道:“又是哪家不长眼的来找死了?”

    金色叶子内传来好听的女子声音,道:“想不到此行的目的,竟会是如此大事。”

    玄桦也似乎认出了金叶子的来历,惊道:“扶摇圣宫?”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这声音应该就是当代扶摇圣宫宫主韦诗诗。”

    玄桦低声问道:“雪晨曦师姐?”

    李云霄也点了点头。

    玄桦轻哼一声,低语道:“多半不是什么好人,以我之见,雪晨曦的死多半与她有关。”

    李云霄吃了一惊,忙道:“你有证据?”

    玄桦摇头道:“没证据,但根据最终得利者反推回去,谁得利最大,谁一般就是凶手。雪晨曦一死,她变成了扶摇圣宫宫主,凶手多半就是她了。”

    李云霄无语道:“凡是讲究确凿证据,收起你那脑洞,我只是觉得奇怪,韦诗诗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仅是他觉得奇怪,所有人都是一阵诧异。

    那金色叶子上缓缓浮现出一道人影,慢慢变得殷实起来,最后凝聚成一抹绝色女子的模样,正是海外见过的韦诗诗,她缓缓飞落,目光一扫全场,看见李云霄的时候也显得颇为惊讶。

    李云霄打着招呼,道:“多日不见,诗诗宫主别来无恙。”

    韦诗诗也是颔首道:“想不到此地能见到破军和银月两位封号武帝,实在令我倍感吃惊。”

    “什么?!”

    原本一直在细心观察封印的艾,闻言猛然一颤,目光往李云霄方向投了过去,瞬间便锁定了李云霄,愕然道:“古飞扬?”

    李云霄苦笑一声,抱拳道:“艾先生,多年不见,风采更胜从前。若是再来一次术决,我必然是甘拜下风,怕是当今天下以无人是先生对手。”

    他说的非常诚恳,其实当年艾就几乎是天下第一了,唯一有可能击败他的就只有鲁聪子和天照子,但两人顾及名声,不敢下场,这才有后来古飞扬耍诈险胜。

    艾愣了好一阵后,才道:“夺舍先天之胎?飞扬大人当真是天赋异禀,这般危险之事也敢做。天下人还道你陨落在天荡山脉,当年闻的此事,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呢。”

    李云霄道:“其中情形十分复杂,非三言两语能道,艾先生还是先忙你的吧。”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不解的全都看着他。

    艾也是再次愣了下,点了点头,道:“待我破开封印后,必然要再向破军大人印证一番。”

    “喂喂,李云霄,你没弄错吧,让他继续?应该喊他来一起喝杯茶啊。”玄桦有些晕了。

    李云霄道:“这个时候他会来跟我们一起喝茶吗?还不如等他忙完了再喝。”

    “忙完了……”

    玄桦吃惊道:“你不会真想让他们破开封印吧?”

    李云霄道:“这件事往后再说。”他朝韦诗诗道:“不知诗诗宫主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韦诗诗叹了一声,道:“我受人之托,送一物而来。但想不到会是这般情况,我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众人都是不解。

    韦诗诗转身看着荒,道:“你便是妖皇吧?”

    荒一直冷冷的看着,此刻才吭声,道:“有屁就放!”

    韦诗诗脸上一红,隐约有些怒色,拂袖道:“若非受人所托,本宫现在就走。”她手中弹射·出一道金光,飞向荒。

    荒随手抓住,竟是一方玉简,他眉头一皱,神识就扫了过去,脸上一下露出愕然的神色来,道:“是谁让你交于本皇的?”

    韦诗诗冷冷道:“本宫没义务给你答疑解惑,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她一下便回到金叶上,整个金叶上的经络都浮现了出来,散发出极强的阵光,就要破空而去。

    荒神色微微一动,本想出手阻拦,但一转念还是忍住了,将手中玉简递给艾,道:“先生请看。”

    艾神色一扫,吃惊道:“破封之法?!”

    荒道:“也不知真假,先生可做参考。”

    众人皆是大吃一惊,玄桦更是怒道:“韦诗诗,你这是何意!”他当即拉弓上箭,一股凌厉的气势将那金叶子锁定,随时都准备将其射下来。

    金叶的破空之力在那箭势之下被不断冲散,久久不能离开。

    李云霄也是万分吃惊,不明白韦诗诗何来的破封之法,那东西应该在圣域才对。

    而千叶岛隐遁海外,又怎么会和圣域有关。

    韦诗诗道:“银月武帝息怒,我只是受人所托罢了。”

    玄桦冷笑道:“哼,一句受人所托就能解释的了吗?受何人所托,说出来!”

    韦诗诗道:“恕难从命。”

    玄桦寒声道:“那就没辙了,休怪我不懂怜香惜玉。”

    两人针锋相对,情势一触即发。

    众妖也都是低声议论起来,但都是乐的看戏,荒也是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冷笑。

    李云霄将玄桦拦下,道:“别冲动。”

    玄桦有些恼怒,道:“我没有冲动,我只是想看看何人如此大胆,敢做这般冒天下大不韪之事!”

    李云霄叹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但以你的实力留不住她。又何必白白出手浪费精力呢,想要知道圣域幕后之人,还有一人可问。”

    玄桦道:“谁?”

    李云霄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飞成。

    飞成大惊,脸色一下发白,在李云霄目光一瞥之下,就仿佛读穿了他的内心,惊得连退数步。

    “哦?你跟那女人是一伙的?”

    玄桦也望了过去,冷冷说道。

    甄羽皱眉道:“难怪圣域一直没有动静,若是如此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

    飞成突然大叫一声,道:“诗诗大人救我!”

    “嘭”的一声他便消失在原地,施展出最快的遁术朝韦诗诗奔去。要知道眼前可是两位封号武帝,稍微慢一步可能就陨落了。

    李云霄和玄桦并未出手,任由他逃至那金叶子上,长长舒了口气。

    飞成看着韦诗诗疑惑的神情,急忙道:“我也是那位大人麾下,派来的目的和诗诗宫主一般无二。”

    “哦?”

    韦诗诗有些不信,道:“你且说说看,那位大人是谁。”

    //今天只有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