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00章 内讧
    荒道:“魂说的没错,大家要千万小心。圣域的实力远在我们之上,切不能轻敌。”

    另外那名妖族恨声道:“可惜我族不能团结一心,否则岂会苟且在星月幻境内偷生,若是所有部落都能凝成一绳,别说天武大陆,即便是称霸整个天武界也不在话下。”

    所有妖族之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起来,似乎触动了什么心事,更有数人投来责备的目光。

    那名妖族吓了一跳,急忙捂着嘴巴不敢再言。

    荒缓缓凝声道:“只要有诸位团结在本皇身侧,吾等前方就无敌手。”

    “我等一定誓死追随吾皇陛下!”

    众妖齐喝,声势震天,就连那些飞禽走兽也跟着嘶吼起来,澎湃的妖力散开,充斥整个空间。

    艾皱眉道:“大家都将妖气收起,我来探查一下这五霞山封印,看看何处有妖气溢出,必然就是薄弱之处。”

    他的神识从身上散开,顿时犹如一道彩虹,放出光芒,照耀着整个空间,与那五霞山的红光相互辉映。

    李云霄心头狂震,这种神识之光只在典籍中见过记载,乃是唯有十阶术神才能凝神念成光,即便是袁高寒也绝无可能做到。

    眼前景象让他几乎心神失守,内心骇然惊道:怎么回事?艾竟然是十阶术神?这片天空下怎么可能成神?

    无数疑问在脑海中逐一浮现,都是无解。

    而那神识之光像是一切水月普照大地,不断扩散而来。

    李云霄警惕起来,他完全没有把握在这种神识之光下还能遁形,毕竟是十阶术神才能施展的招数。

    若是一旦行踪败露的话,他打算第一时间就逃走。

    倒不是说怕了这些妖族,而是他已经确定了这些妖族的目的,与自己完全一致,也就懒得做无谓争斗,救出洛云裳才是要紧之事。

    那神识之光散开数百丈后,就在距离李云霄二三十丈的地方停了下来。

    艾的目光一动,往虚空中某处望去,叹息了一声,道:“是黎大人吗?出来吧。”

    所有目光齐刷刷的朝那处望去。

    只见神识之光下,空间微微晃动,一道身影直接显现而出。

    李云霄望去,正是红月城一战后,阔别已久的黎,不仅伤势痊愈,而且更进一层了。

    黎一出现,立即被无数神识锁定,都是杀气高昂,似乎有不共戴天之仇。

    “神识之光?你、你踏入神境了?!”

    黎也是惊诧的无以伦比,怔怔的看着艾,完全不敢相信。

    艾微微一笑,道:“还差半步吧,我的神识之光只能散出七百丈的范围,否则发现的人应该就不止你一人了。”

    “七百丈的神识之光……”

    即便如此,黎还是吃惊非常,脸上有些呆滞的神色。

    荒的脸色有些难看和凝重,道:“既然你在这,那么他们几人也应该都在了吧?既然都来了,就全部出来吧。我妖族之人,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何须躲躲藏藏。”

    黎无奈的说道:“并非是躲藏,原本我是想走的,无奈诸位来的太快,没走的掉。”

    荒哼道:“这么说来,殇大人是逃了?”

    “逃?看来荒大人读书少,用词不当呢。”

    黎面色淡然,静静的说道:“殇大人悲天悯人,不愿我族内出现剧烈冲突,这才一早离去了。”

    “哼!”

    荒嘲讽道:“可他分明就是冲突之源,若真有这般大义,也就不会让原本铁板一块的妖族分裂开了!”

    黎不紧不慢的说道:“万妖之皇,有能者居之,谁让殇大人比您更有能呢?还望荒大人明事理,识时务。”

    “大胆!”

    魂怒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这般跟吾皇陛下说话!”

    荒的脸上也开始浮现阴霾,眼里闪烁寒光,显然是动了杀气,冷笑道:“黎大人的意思是,本皇不识时务了。”

    黎严肃的说道:“正是。若是大人能识时务,就当退位让贤,殇大人必然会将整个妖族带往巅峰,就如同刚才所言,不仅是天武界,即便是整个天武大陆,也要以我妖族为尊。大祭祀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不顾一切的追随殇大人的。”

    “呵呵,那个老不死的糊涂蛋。”

    荒冷笑道:“还有追随那老糊涂蛋去的八部妖族,现在还有几人活着?红月城一战丢尽了我族脸面,怎么没全死掉呢?现在还有脸让本皇退位?”

    “咳咳,吾皇陛下这般说我,有些过分吧。”

    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大祭祀祠化身而出,样子显得十分苍老,手里拿着一根拐杖,一步步走来。

    艾一见,远远的作揖行礼,道:“大祭祀。”

    除了他之外,其余的妖族虽然有些触动,但都站立着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不少人露出痛心之色,似乎不能原谅他的背叛。

    荒双手负于身后,此刻就握紧了拳头,显然内心波动极大,寒声道:“大祭祀还认我这个皇吗?”

    祠行礼道:“吾皇陛下一日没有退位,便一日是吾之皇者。”

    荒冷冷道:“大祭祀啊,你的背离才是让本皇最痛心疾首!”

    祠长叹道:“天意难违,我也只是尽大祭祀的本职,求吾皇原谅。”

    荒道:“虽然你的背叛让妖族损失极大,并且形成分裂局面,还在不断扩大,但只要你回来,本皇对过去的一切都既往不咎,你还是本皇的大祭祀。”

    祠道:“天道有常,不是人力可改。时代在不断前进,不仅是我回不去了,妖族也回不去了。”

    “一派胡言!即便时代向前,那也是本皇领导的妖族不断向前!”

    荒脸色沉了下来,厉声道:“大祭祀,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祠道:“我的选择,便是时代的选择,不可能变了。即便要以我血来祭这个时代的开端,那我也非常乐意呢。”

    “那你就去死吧!”

    荒的耐性终于磨灭了,抬起手来,浩瀚的力量握在掌心,不断翻腾。

    艾急忙拦住他,道:“陛下勿急。”他转身向祠道:“大祭祀,你们出现在此地,必然也是为了五霞山之事吧,那钥匙可在你手中?”

    祠看了他一眼,道:“钥匙我已经毁去,诸位还是回去吧。”

    艾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道:“殇先生和吾皇陛下的争斗我无意插手,但五霞山封印困住我族人数千年,大祭祀竟然将钥匙毁去,实在是说不过去吧!”

    跟在战车四周的妖族人也都是义愤填膺,之前还对祠有几分念情,现在都是一副恶相面容。

    祠道:“若是吾皇陛下有心破解封印,早在数十年前就能做到了,可一直毫无动静。却选在这个时候破封救人,其心昭昭。”

    众妖都是大惊,脸上神色不定,偷偷看向荒,内心都各自琢磨起来。

    荒哼道:“一派胡言!本皇一直都费尽苦心,就想救出同胞,直到此刻才有机会。若非你们这些叛徒作乱,横生枝节,怕是此地封印早被我破去。”

    祠道:“祠曾多次进言,求破封五霞山,可为何都被吾皇陛下推去?”

    荒脸色沉了下来,喝道:“大祭祀,你太阴险了吧?竟然这个时候行挑拨之事?但谁又会信你这个叛徒呢?”

    祠面色始终未变,道:“当年之事不提也罢,放本族之人出山自然是必要的,只是时机不对,现在还不能出来。”

    荒冷笑道:“那何时才能出来?”

    祠道:“待妖族内部团结一致,不再有大的分歧的时候。否则现在已经够乱了,再出来一些人,谁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笑话!”

    荒冷冷道:“你们这些叛徒就是‘乱’之源头,还有脸说!今日这封印我是破定了!若是大祭祀和殇先生觉得不爽的话,尽可以来阻止我!”

    他身上一股霸气散开,威慑四方,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就连远处的李云霄都感到心悸。

    祠脸色微变,似乎不愿对上他的锋芒,退至一旁,道:“还请吾皇陛下以本族大局为重!”

    “放肆!”

    荒怒道:“还敢在这胡言乱语,本皇今日不仅要破去封印,还要将你们这些叛徒都杀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大祭祀!”

    那滔天的杀气直接在空中凝聚成鬼魅之影,猛地朝祠抓了过去。

    祠铁青着脸,往后推了数步,手中连变诀印,轰向那杀气化形,一边叫道:“吾皇陛下想要破开封印,无非是要逐浪驱虎。但陛下就如此确定五霞山内的苍妖一族会助你吗?要知道苍妖一族可是不弱于陛下的存在,一山如何容二虎,更何况是三虎!”

    荒冷声道:“这就不需大祭祀操心了。况且破开封印乃是历代妖皇的遗愿,本皇这样做只是为本族好而已,根本不存私心。至于你说的逐浪驱虎更是笑话,谁是狼谁是虎,有本事让殇出来便一见分晓!”

    那杀气化形被祠一掌轰散,化成烟云在空中。

    荒冷笑一声,眸子中杀气迸射,整个人一闪就消失在战车旁,直接出手轰向祠!

    //今天只有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