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97章 铠身
    李云霄点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明白。”他转身便要离去。

    “站住!”

    阳先生猛然一喝,血光一闪,就拦在李云霄身前,冷冷道:“将那玉印留下!”

    李云霄轻轻一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阳先生盯着他,目光冰冷的看了好一阵,才道:“这玉印已经被我血污染,即便你将其带走,也已经没用了。”

    李云霄低头看着手中玉印,果然上面有血迹斑斑,并且器蕴之力在不断消弱。

    “多谢提醒。”

    李云霄单手掐了个雷诀,直接拍在那玉印上,顿时雷霆之力狂泻而出,将整个大印洗涤了一边。

    印身上到处理雷光闪闪,之前那黯淡气象一扫而空,变得灵气十足。

    “啊?你……!”

    阳先生顿时傻眼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凡是被他血术污染过的东西,就没有过复原的先例。

    他不知道的是李云霄的神雷乃是天地间至正之物,专克各种邪术,加上他本身还是九阶术炼师,对玄器的理解远超常人。

    “将玉印留下!”

    阳先生怒火攻心,同时懊恼自己大意,让对方抢了去。当即双掌在身前一合,整个身影一晃之下就出现在李云霄身前,直接拍了出去。

    无数血光漫天浮现,如雾如烟,一下将李云霄包裹住。

    李云霄不慌不忙的将玉印收起,这才双手结印,化出一方金色大印,冲破那血色,对轰而上。

    “浮生若梦,飞鸿有印。”

    “轰隆!”

    印记直接轰开对方掌势,将阳先生震飞数十丈远。

    阳先生满眼都是惊骇和不可思议,咬牙道:“你明明只是九星巅峰而已,何来如此强大的力量!”

    李云霄道:“你问的太多了。我现在心情尚好,可以让你走,否则之前小院内你偷袭我一事,就足以判死刑了。”

    阳先生寒声道:“我是绝不会让你破开封印的!”

    他几乎是嘶吼着叫出来,在双手不断诀印下,身体内飞出无数血光,每一道都仿佛化成人影,在四周哀嚎。

    顷刻间,整个天地如同血海世界,就连瀑布的颜色也逐渐染红。

    李云霄感慨道:“一名妖族,还如此歇斯底里的想要守护五霞山封印,真让人唏嘘。”

    “给我去死吧!”

    阳先生身上的力量越来越狂暴了,吼道:“暗血吞天!”

    那无数血影不断凝聚起来,好似无数血雾聚成网,从四面八方吞噬而来。

    那血雾不仅腐蚀元力帝气,其内还传来各种哀嚎,如地狱般,饶人心神,直接攻击灵台识海。

    李云霄双手一合,缓缓分开,带出一片雷霆,映照的脸孔上青光不断闪烁。

    一圈圈的星环从他身上迸射而出,往四面八方散开,整个人逐渐虚化成雷,雷界之力好似万马奔腾,冲击着那血色世界。

    阳先生怒吼道:“把钥匙给我!给我啊,你这个渣渣!!”他彻底发狂了,整个人失去了形态,化成一抹血影,如同巨灵般横在长空上。

    那无数血色生灵不断冲击着雷界,要将其生生撕裂!

    李云霄面色淡然,单手掐雷诀,一手高高举起,轻吟道:“风雷动九霄!”

    “轰隆!”

    万里长空上无数雷云凝聚,无边青色在云层中吞吐,渐渐化成龙形,长吭一声,震动九霄,俯冲而下!

    在远处的妖哲等人也是震惊的看着天空异象,全都提高速度,往那雷龙之处疾飞而去。

    九霄雷龙俯冲下来,好似陨石坠向大地,直接冲入山谷内!

    “轰隆!”

    被无边血海浸淫的山谷,瞬间激起千层雷动,爆开一层层的星环,冲向四面八方。

    无数山头顷刻间灰飞烟灭。

    阳先生的身躯在这雷光下瞬间被破,哀嚎连连,再难维持形体,不断缩小,最后化成一滴精血,一闪就消失在雷光内。

    李云霄收起漫天雷霆,此刻千丈内已成平地,他回想着那一滴精血遁走时的情况,喃喃自语道:“血修之术果然够邪,这都能让他逃了。不过此人的血修神通似乎没有那样简单,好像还和他的本体有联系。”

    不过这些他都懒得管了,就连圣域都想着放妖族出来。他此刻只想破去五霞山封印,然后救出洛云裳,再带着大家一起离开。

    就在此时,他抬起头来望去,数百丈外妖哲等人停了下来,冷冷的盯着他。

    百战胜又惊又喜,叫道:“云霄大人!”

    李云霄微微对他颔首,点了下头示意。

    “师傅!”

    莫小川三人也顷刻而至,一下飞落李云霄身后。

    李云霄目光一转,望向不远处盯着自己的君如云,嘴角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君如云浑身一颤,一股难言的情绪在内心蔓延。

    他心下骇然不已,虽然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年轻男子就是师傅转世,但却有种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慢慢将血液温热,变得躁动起来。

    妖哲阴沉着脸,道:“那苍妖呢?”

    李云霄这才看着他,道:“你说的是那个浑身是血的妖族?”

    妖哲身躯微微抖动了下,内心的情绪难以平静,急切道:“正是!他人呢?”

    李云霄耸了耸肩,摊开双手道:“抱歉,没了。在我的雷霆下化作一滴鲜血,直接遁走了。”

    “化血遁走?!”

    妖哲惊叫起来,随即整个人都阴沉的像是被雾霾笼罩,双眸中爆射寒光。

    李云霄奇怪道:“那苍妖是何人,有这样重要吗?”

    妖哲身上寒气不断上涌,道:“何止是重要!那五霞山封印的钥匙呢?”

    李云霄突然笑了,道:“钥匙自然在我这,你想抢?先告诉我你是要守护封印呢,还是要破开封印呢?”

    “将钥匙与妖皇金简交出便可,其余之事你就不用管了!”

    妖哲知道他不会束手就擒,双手凌空虚抱,立即化出一面琵琶,拉动银弦,数道刺目银光飞射而下。

    “走!”

    李云霄轻喝一声,双眸化作血色,将空间逆转,直接把自己和莫小川几人瞬移而走。

    “啊!”

    君如云骇然的大叫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李云霄,那双眸如血,邪恶的气息从眼中射出,竟是那样的熟悉,他浑身颤抖起来,虽然理智不断告诉他“不可能,绝不可能”,但却忍不住轻语道:“师傅……”

    “哼,今日不交出钥匙和金简,你是插翅难飞了!”

    妖哲手中弦音一变,急促如雨,在空中化出一张巨网落下。

    李云霄对莫小川道:“你们三人退开。”

    三人急忙飞退,知道这种超凡入圣的战斗下,自己也只能是累赘。

    那巨网密密麻麻,并无实体,而是由无数音律符号凝聚,好似水煮江河,不断翻起浪涛。

    “有意思。”

    李云霄双手在身前掐诀,右眼瞳眸中一片星云流转,仿佛自成空间。

    “月阳。”

    两字轻吐,整个巨网直接映入眼帘,在长空消失。

    “什么?!”

    妖哲大骇,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从未见过如此离谱的事。

    “铮铮铮!”

    他手中琵琶弹得更急,化出无数残影,从四面八方飞来无数光刃,划过长空斩去。

    李云霄缓缓闭上右眼,单手掐诀,一片金光在身上浮现,在金光内有魔纹翻滚,又透射出琉璃净光,杂乱无比。

    那无数音刃割破长空,刺人耳膜,尽数斩在李云霄身上,发出“乒乒乓乓”的斩击声,却不能突破他的三色护体神光。

    几名妖族之人全都傻了眼,包括妖哲自己,张大嘴巴几乎呆滞了。

    就这样了斩在那任由你砍都砍不动,这还怎么打?

    “神体八门,你竟打开了七道!”

    妖哲终于看出了门道,压制住内心的震骇,咬牙道:“难怪以九星巅峰的修为就可以抗衡本座!但比肉身,我妖族才是强项啊!”

    他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肌肉大片凸起,全身变成青色,足足大了三倍有余,额头上生着漆黑的双角。

    那琵琶被抓在手里,一道诀印拍下,顿时解封起来,竟成一柄凌冽战刀。

    “嗖!”

    天空中刀光一闪,妖哲的身躯瞬间消失不见,下一刻便出现在李云霄身后,横斩而去!

    整个空间在那刀光下竟然被挤压下去,却没有破碎撕裂,显得怪异无比。

    一名妖族人大笑道:“哲大人乃是铠妖一部的首领,原本就是以肉身之力冠绝全族的存在啊!这可笑的人类竟敢班门弄斧!”

    另外一名妖族人则是面色凝重道:“此人打开了神体七门,距离肉身大成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不敌哲大人的铠身,怕也不会弱太多。”

    李云霄也感受到了那光芒的凌厉,不敢大意,双手在空中不断舞动,化成龙诀,拍在刀身上,双手夹住。

    “嘭!”

    刀上发出巨大的颤音,恐怖的力量震开,压的李云霄连退数步,那金身在刀劲的余力冲击下,不断光芒闪烁。

    “好强大的力量!”

    李云霄心中一阵骇然,那两名妖族之人的谈话也落入其耳中,定眼望去,哲身上的肌肉膨胀的如铜墙铁壁,的确像是铠甲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