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84章 苍妖一族
    千岳府中,在一栋古式建筑前,剑拔弩张。

    毛昊空面色阴沉,被十几名武者围住,杀气凌然。

    那十余名武者都是万分紧张,两鬓有冷汗淌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老夫不过是想看望下泰清长老而已,你们竟敢为难。我不跟你们计较,只数到三,再不让路的话,就全死了。”毛昊空冷冷说道。

    “毛昊空,你是千岳府的大长老,竟然违抗掌门之令!”一名男子义愤填膺的怒道。

    “哼,既然知道我是大长老,还敢如此无礼的直呼我名,当死!”

    毛昊空身影一动,那人措手不及,直接被一掌拍在胸前,当场横死。

    “杀了人!毛昊空你真敢杀同门,该死啊!”

    周围之人都是惊怒交加,一下全都冲了上去。

    毛昊空眼里闪过杀气,寒声道:“既然都不想活了,那就全部去死吧!”他接连出手,每一下都是杀招,又有数人当场横死。

    其余之人顿时怯了,急忙往四周退开。

    “哼,念在同为一脉,暂且饶你们性命,都给我滚!”

    毛昊空大喝一声,身上的气势将众人震开,这才大步朝屋内走去。

    那些武者不敢再上,有数人直接遁飞而起,搬救兵去了。还留下几人在屋外监视,也不敢入内。

    毛昊空一进屋去,穿过前堂,便看见止泰清躺在屋内,似乎酣睡了。

    “泰清长老。”

    他轻轻叫唤了一声,见没有答应,便缓步走了上去。

    “泰清长老,你睡着了吗?”

    毛昊空再唤了一声,不见回应后,眼里闪烁出杀意来。

    “是何人?”

    止泰清猛地一下端坐而起,万分戒备。

    毛昊空被他突然坐起惊得双手颤了一下,但瞬间恢复正常,露出关切的神色,道:“泰清长老如何了?”

    止泰清道:“原来是大长老,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毛昊空点了点头,道:“好多了便好。”

    止泰清道:“多谢大长老关心,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大长老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若是累坏了,千岳府可就得乱了。”

    毛昊空一拂衣袖,冷哼道:“我累坏了有何干系,这个千岳府可是他百战胜的。”

    止泰清忙道:“大长老何出此言,整个千岳府若非大长老在苦苦经营,哪能有现在的昌盛,他百战胜做了什么,有何功劳可言。”

    毛昊空这才神色缓和了一些,道:“还是你明是非,懂道理。以我大长老之尊想要来探望一下你,都还要百战胜批准,他当自己是什么人了?”

    止泰清露出惊色,道:“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吧。”

    “哼,怎么不可能。刚才我进来时就被人拦截下了,老夫一怒之下杀了几人这才进来。”毛昊空冷冷道。

    止泰清怔道:“这、这……”

    毛昊空颇有深意的看着他说道:“以泰清长老的修为,不可能没察觉吧?”

    “这……”

    止泰清眼中闪烁了几下,急忙转过头去,道:“我伤势太重,刚才实在睡的昏沉,若非大长老走至跟前,也醒不来。”

    毛昊空道:“那就真的是伤的重了。”

    止泰清道:“正是,我也想静静养伤,大长老也早些回去休息吧,千万别累坏了身子,整个千岳府还得靠大长老呢。”

    毛昊空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便多打搅,以免误了泰清长老疗伤。”

    他转身就要走,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回头道:“对了,我还有一事想问问泰清长老。当年五霞山封印出现裂缝,从里面跑出来的那个妖族死了吗?”

    止泰清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强颜笑道:“呵呵,不是早死了吗?”

    “哦,是吗?”

    毛昊空又转过了身,似乎不想走了,直接走到床前,道:“我差点忘了,最近得到一些疗伤圣药,也不知能否有用,泰清长老的伤势让我看看。”

    他伸手就去掀止泰清身上的被子。

    “啪。”

    止泰清猛地将其手臂抓住,道:“我伤势虽重,但已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就不浪费大长老的圣药了。”

    毛昊空瞳孔微缩,盯着止泰清的手,道:“泰清长老的力量恢复了不少啊,如此重的伤,如此短的时间,不知是如何做到的?”

    止泰清一笑,道:“还能如何做到,当年我偶然得到一枚太上化清丹,正好服用了,果然有神效。”

    毛昊空轻“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太上化清丹啊,难怪。”

    止泰清将他的手推开,道:“大长老不回去了吗?”

    毛昊空道:“自然是要回去的,不过我现在心情极度抑郁,想不到百战胜竟如此对我,一腔怨言无人说,正好和泰清长老卧膝长谈。”他再次伸手去抓被子。

    “这不太好吧,我不习惯与人同睡。”

    止泰清急忙向毛昊空的手抓去,但对方已有防备,在空中化出一道残影,猛地抓住被子掀开。

    顿时一道红光冲起,像是凌厉至极的刀芒斩出。

    “啪!”

    毛昊空五指一抓,便将那刀芒捏在掌心,脸孔顿时狞笑起来,嘿声道:“泰清长老,你这是何意啊?”

    而且他的瞳孔骤缩,盯着那刀芒,鲜红如血,妖异无比。

    止泰清脸上没有丝毫血色,直接从床上一跃而起,就要遁走。

    毛昊空讥笑一声,道:“泰清长老,我们还没卧膝长谈呢。”

    “轰隆!”

    一拳轰了过去,止泰清顿时被击中,从屋中震出了数十丈远,不断的吐血。

    他原本就重伤在身,哪里会是毛昊空的对手,眼里一片惶恐之色,道:“大长老,大长老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是泰清长老先出手攻击本座的吧?啧啧,本座可是好心送药而来,真令人寒心呐。”

    毛昊空狞笑着一步步走了上去。

    止泰清在慌乱中,很快就恢复了镇定,道:“大长老无非是想知道那妖族之人的下落,若是杀了我的话,就永远也无法得知了。”

    毛昊空瞬间冲了上去,一把将止泰清抓住,寒声道:“你果然知道,并且学了那妖族功法!快告诉我,那妖族之人现在何处!”

    止泰清盯着他,冷冷道:“我说了之后还能活命吗?”

    毛昊空嗤笑道:“你还不蠢,当然不能活,但可以死的痛快!”

    止泰清脸色大变,怒道:“那你就杀了我吧,休想我透露半个字!”

    “想死?没那么容易!”

    毛昊空五指掐入他肩胛骨内,抓住他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很快将其带至一片山脉内部,随便找了地方摔地上,再打出数道剑气,刺入止泰清四肢百骸,全身穴道。

    通的他满地打滚,不断地怒骂。

    “老子忠心耿耿替你卖命这么多年,到头来落不得一个好下场,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哼,忠心耿耿?那苍妖一族是怎么回事?”

    毛昊空猛地一脚踩在他脸上,咬牙切齿道:“竟敢瞒着我将苍妖一族藏起来,还敢说忠心耿耿?你可知这是万死难辞其咎!”

    “我呸!”

    止泰清吐掉满口的泥土,怒骂道:“谁愿意一辈子做狗?老子也希望有把你当狗踩着的一天啊!”

    “哈哈,那只能是下辈子!”

    毛昊空脚上一用力,顿时将止泰清的头颅踩入了泥土里,还狠狠的拈了几下,喝道:“那苍妖一族的人在哪?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止泰清紧咬着牙,已经打定了主意,即便是死也不说。

    他的双眼越来越模糊,却突然间瞳孔一缩,只见不远处出现了一名年轻男子,正是李云霄,就静静的站在那,也不知是何时到来的。

    往那一站,就好像直接融入了大地山川,他和毛昊空竟然完全无察觉。

    他突然想笑,忍不住了笑了几声,道:“哈哈。”

    毛昊空见他笑,更是怒气冲天,猛地抬起脚来狠狠的踩下去,一脚下去后,顿时有所警觉,急忙回头喝道:“谁?!”

    李云霄道:“没事,就当我不存在,你继续。”

    毛昊空心中大骇,连退数步,道:“你,你是人还是鬼?!”

    能够这般悄无声息出现在他面前的无一不是绝代高手,而眼前之人却是太过年轻,所以他一下以为自己见鬼了。

    突然间一道灵光在脑中乍现,顿时明白了眼前之人是谁,失声惊叫道:“李云霄!”便二话不说,直接化作遁光急速逃去。

    “这老头倒是聪明。”

    李云霄嗤笑一声,并没有理会,而是朝止泰清走去。

    止泰清大急,忙道:“快,快截下他,不能放他走啊!”

    李云霄道:“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

    止泰清愣了一下,想想也是,便默不作声,而是看着李云霄道:“那云少是来找我的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

    止泰清道:“你找我何事?莫非也是为了那苍妖一族的人?只要你替我杀了毛昊空,我便将那苍妖的下落告诉你!”

    李云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那太麻烦啦,我已经打算直接对你搜魂了,放宽点心,很快的,不用怕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