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83章 破开金简
    李云霄神识一扫,里面没有任何有用的讯息,只有冲天的刺鼻血味。

    他沉吟了一阵,转身便进入界神碑中,方寸山下。

    直接找到袁高寒,取出妖皇金简来,道:“老袁,你看看上面的禁制。”

    袁高寒接过金简,单手从其上抚摸过去,立即浮现出三道阵法,如月影绰绰,在空中闪动不停。

    “这是……,好精妙的三连阵!”

    袁高寒惊叹道,立即将神识扫过阵光,脸上神色不断变化。

    “这三道封印不仅合纵,而且连横,仿佛浑然如一,极为高深奥妙,怕是很难破去。”

    “就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你本身也是九阶术炼师,当明白越好的钥匙越具有唯一性,可以找牧笛大人试试。”

    袁高寒提及聆牧笛,顿时双眼放光,情绪高涨。

    李云霄道:“好,我去问问他。”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你妹的,带上我啊!”

    袁高寒愣了一下,急忙顿足大叫,他的身体也直接消失在方寸山内。

    两人一同来到聆牧笛住处,将来意和金简递了上去。

    聆牧笛轻抚一下,便见阵光绰绰,疑惑道:“这金简是妖族所有?”

    李云霄道:“不错,大人果然****。”他当下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聆牧笛有些吃惊道:“妖族被我族之人封印在五霞山内?”但短暂的震惊后就回过了神来,盯着那金简沉吟不定。

    李云霄道:“此事已过数千年,人尽皆是,只是我也不明白当年为何会有如此大的两族冲突。”他望向袁高寒,似乎在征求答案。

    袁高寒道:“这件事我倒是知晓一二,当年神霄宫宫主顾青青与妖皇飞为了某一物而进行武决,最终妖皇飞败北,却爽约了。于是顾青青一怒之下将整个妖皇一脉都封入了五霞山中。顾青青封印的只是当年妖皇一脉,连同许多当年盛极一时的妖部种族也封了进去。”

    聆牧笛惊讶道:“爽约?这个记载正确吗?妖族之人虽较为残暴,但对荣誉看的比较重,很少会有不守信用的,更何况是妖之皇者。”

    袁高寒摇头道:“具体情形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记载即便有偏差,也肯定有真实度。”

    聆牧笛点头道:“的确,当年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非常诧异而已。这封印是妖族的几大至强封印之一,唯有正确地开印之法,否则很难打开。”

    袁高寒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聆牧笛在他眼中的形象无比高大,本以为又能学到不少东西。

    李云霄则是笑道:“很难打开,并非不能打开,对吧?”

    聆牧笛点头道:“对,但失败的几率极高。”

    李云霄道:“若是不能开的话,此物留着也无用,还请大人一试。”

    聆牧笛道:“好,既然你说了,那我就试试吧。”

    他将金简拿在手中,把三道月禁激发出来,不断变大,每个阵法都足有磨盘大小,在金简上空闪现。

    聆牧笛突然五指一抓,握拳就轰了过去。

    “轰隆!”

    一道拳风击在三道封印上,金简受到冲击,立即炸开,化作无数金光。

    “啊?!”

    李云霄和袁高寒都傻眼了,那所谓的办法就是直接用拳头砸?现在一下就砸碎了!

    两人都是万分不解,李云霄正待要询问,突然间那些破碎的金光在空中如粉状闪烁,慢慢凝出一些古怪的符号来。

    那些符号似文非文,正是妖族的文字。

    但两人都是皱起眉头,妖族文字他们也认得不少,但这些却是一个不识。

    聆牧笛却是皱起眉来,仔细读了过去。

    那些文字从前至后,越来越淡,最后几团金光却是无法凝聚,在空中翻腾了一阵就散了。

    聆牧笛道:“可惜了,还是破坏掉部分内容,无法还原全部。”

    李云霄惊道:“大人认得那些字?”

    袁高寒也是疑惑道:“像是妖文,却又有别,应该是妖族内比较隐晦之字。”

    聆牧笛道:“不错,正是妖族皇室的秘文,正巧本座识得。”

    他眼里闪过追思,有些靡靡之色。

    李云霄道:“那些妖族文字述说的是何内容?”

    聆牧笛道:“现在的妖皇联系上了五霞山内的妖族,要里应外合,破开五霞山封印。”

    “什么?!”袁高寒大吃一惊。

    李云霄也是颇为震惊,但只是眉头微皱一下,就恢复如常了。

    袁高寒急道:“他们何时动手?”

    聆牧笛摇头道:“可惜了,被破坏了部分内容无法还原全部,只知道这些内容。”

    袁高寒满脸担忧之色,凝声道:“如此大的动作,难道圣域没有丝毫察觉吗?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圣域在古武帝国可是有专门负责五霞山情报的机构,并且派驻了不少强者,以防不时之需。”

    李云霄道:“很简单,所有的防御都已经被妖族之人打通了。这金简既然是要送入五霞山内的,那么有两点就肯定了。一是镇守五霞山之人已经靠不住了,二是五霞山封印出现了裂缝。”

    袁高寒慎重道:“此事太过重大,必须立即传讯回圣域!”

    李云霄道:“要去你去,我可没功夫管这事。”

    袁高寒怒道:“若是五霞山封印被开,必然再次引起两族大战,天下陷入混乱,难道你没有半点恻隐之心?”

    李云霄道:“并非我没有恻隐之心,而是时局复杂,你不能凭借一方金简就判断出什么东西,再者我自有要事在身,还等着去救人呢!”

    袁高寒怒哼道:“既然你不去,那我去了!”

    李云霄负手而立,道:“悉随尊便。”

    “哼!”

    袁高寒心中有气,道:“让我和陈箐羽出去!”

    李云霄一挥手,顿时将陈箐羽和袁高寒从界神碑中传送而出。

    两人一下出现在血池周围,陈箐羽还有些莫名其妙,袁高寒道:“有紧要之事,立即随我回趟圣域。”

    陈箐羽也不待多问,两人立即化作一道流光飞走。

    聆牧笛眼里光芒闪动,望着李云霄,突然笑道:“哈哈,你对妖族想破开五霞山之事还是很担心的。”

    李云霄讶异道:“哦,何以见得?”

    聆牧笛轻笑道:“若真是漠不关心,你就会答应袁高寒之事,直接将讯息传回圣域了。可你没有,而是放任他两人离去,因为兹事体大,你怕传送讯息起不到效果,故而让他二人亲自跑一趟。”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这点小心思也被大家察觉了。妖族出世的话的确是大事,我也不想天武界混杂的局面再次出现变数,而且是巨大变数。”

    聆牧笛道:“该来的迟早会来,即便是挡也挡不了。若是妖族能够出山未必是坏事,至少当年抗衡魔主,妖族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哦?竟然还有这种事?”李云霄还是第一次听闻。

    聆牧笛道:“自然,魔主的目标是整个天武界,人人有责,天下齐心,这才成功将魔封印。在魔劫再临之前,妖族重新出世,未尝不是天数。”

    “魔劫?”李云霄皱眉道:“大人认为还会出现十万年前的那种封魔之战吗?”

    聆牧笛担忧道:“谁知道呢。但现在我总觉得十分不安。”

    李云霄道:“希望数百年内不要出现就好,让本少舒舒服服的过一生。”

    “哈哈,天数岂是你能定的?”

    聆牧笛笑道:“你是天圣器界神碑的主人,又得到了衍神大人的神诀传承,更修炼了魔功,得到霓虹双石,这些东西难道都是巧合而已吗?”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大人的意思是,至始至终,我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将这些彼此有联系的东西再次串联了起来?”

    聆牧笛道:“自然,那便是天数。”

    “切!真虚无!”

    李云霄不屑的哼了一声,便离开了界神碑,出现在血池周围。

    但他的脸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对天道的追求越远,就越能感觉到那些飘渺的东西。

    聆牧笛的话让他内心有些压抑,而且仔细一想这些年来的经历,的确隐隐中有命运安排,就连封魔封印都是他放出来的,现在魔主普更是直接和他关联了起来。

    若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吧。

    而且他一直都相信,这世上绝没有意外的事情,任何一切发生之事都是应该发生的。

    “哼,管它呢,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圣域和化神海凌驾于诸派之上,要有事也是他们出头才对。”

    李云霄哼哼自语道,但心情却是怎么也舒展不开。

    圣域就像是一个漏水的桶子,到处出问题,就连五霞山也看守不住了。

    虽然不知道妖族是怎么打通关节的,但若是圣域看守这块没出问题的话,绝不可能外部能传递信息进去。

    而且这阳先生也不知是人是妖,但那修炼功法绝对是妖族的武技无疑,看来千岳府的问题极大。

    “也不知如云现在如何,红颜又是否进入了不归之境。”

    李云霄沉吟片刻,便立即消失在血池洞天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