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81章 阳先生
    李云霄瞳孔微缩,凌冽的寒光在眼里闪烁。

    池子中的鲜血逐渐变淡,似乎无数精华被那妖族人吸入体内,并且随着时间推移,那妖族身上的兽态在一点点退去,逐渐化出人的样子。

    止泰清附耳贴在地面上,轻声问道:“阳先生,你还好吗?”

    池子中的妖族依然紧闭双眼,但面色平和许多,不答反问道:“什么事?”

    止泰清道:“阳先生,出了点小麻烦。有个不知来历的高手闯入了古武帝国,而且将星月幻境那边传来的妖皇金简抢走了,那人的实力超凡入圣,就连妖哲大人都未能留下他。”

    池子内的妖族猛地睁开眼来,双目一片赤红如血,看不清双瞳,那血色在眼里就像是海浪翻滚,渐渐的才出现两个瞳孔,就像是指甲般大的玉环。

    “超凡入圣?当今天下超凡入圣的强者很多吗?应该很容易就查出来才对。”阳先生缓缓说出。

    止泰清想了下,道:“那人十分年轻,据我猜测,像极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古飞扬转世。”

    “古飞扬转世?”

    阳先生脸色一变,但随即又恢复如常,道:“他抢夺妖皇金简做什么?莫非是要插手我们的事?”

    止泰清道:“此事好像是个意外,但古飞扬来古武帝国绝不会是意外,我就怕是君如云那边……”

    李云霄瞳孔骤缩,冷冷地盯着,内心泛起了阵阵涟漪,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清秀俊俏的人影来。

    阳先生嗤笑道:“世俗的皇权更替不过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晒。”

    止泰清道:“大人说的是,可那皇权更替关系着太游红尘卷的归属。”

    阳先生哼道:“太游红尘卷的归属重要吗?多少年了,可有谁参破过?别说你我这辈子,就算再传十世百世,也不会有人明白。那东西只是个镜中花,水中月而已。”

    “是!那阳先生的意思是……不管那古飞扬了?”止泰清小心问道。

    阳先生思索了一下,道:“先不管,但必须紧紧盯着。若他的目的只是帮助君如云一方实现皇权交替的话,那就任由他去。无论谁当皇帝,对我们都没有丝毫影响。但若是他插手五霞山妖族之事,就必须除掉了!”

    杀心一起,阳先生四周的血水开始“汩汩”旋转,整个池子里都布满戾气,惊得血水不断荡开。

    止泰清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将此事禀告掌门了。”

    阳先生道:“去吧,这种事你应该自己有考量,不需事事问我,只要明白我们的目的便可以了。”

    止泰清道:“好的,但还有一事,便是事关那妖皇金简……”

    阳先生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此重要之事,妖皇必然会布下三叠月禁,根本无法破开,当世只有极少妖族懂得解此禁。若是强行破禁的话,金简就会至此毁去。”

    止泰清心道:原来如此,难怪那妖哲这般放心。

    李云霄也是皱起眉来,那三叠月禁他检查过,的确如此,看来想要得到里面的讯息很难了。

    阳先生再道:“这次的血液不错,里面还有一些武者之血,只是相隔的时间有点长,我有些等不及了。下次必须早点带来!”

    他的话里带着责备和不可抗拒的威严,止泰清似乎有些畏惧,连连称是。

    随后便一拂衣袖,所有柱子上的火光立即熄灭,洞天内恢复一片灰暗。

    整个阵法的运转停了下来,回归死寂。

    李云霄的双瞳也立即受阻,再也看不清地面下方。

    止泰清很快离开了洞天,在小院内将阵法关上,转身便走。

    但不过三步就曳然而止,脸孔瞬间发白,满是惊骇,失声道:“你……”

    数步之外正是李云霄,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说道:“止泰清大人,鄙人初来乍到,很多事情不明白,想找大人问一些问题。”

    止泰清虽然一时慌乱,但瞬间也就冷静了下来,沉声道:“你到底是何人?来千岳府何事?”

    李云霄轻轻一笑,道:“我还没开始提问,你就已经连问两个了?”

    止泰清道:“此地乃是千岳府,阁下来历不明,我身为千岳府长老,自然是要多问的。”

    李云霄道:“还是等会吧,若是你回答的好,我可以给你机会问我,否则我就不开心了,后果很严重。”

    止泰清莫名的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冷意袭上洗头,对方的眸子好像穿透了肌肤骨骼,直接入自己的内心,将所有一切看穿。

    这种感觉让他如坠冰窟,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冒出。

    他想喊,想要求救,但不管怎样都发不出声来,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

    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在心底蔓延,不断摧毁着他的信念和勇气,只觉得眼前之人宛若神明,自己无论如何都难以抗衡,只有俯首听命的份。

    李云霄缓缓问道:“君如云现在如何了?”

    止泰清大惊,颤声道:“你……你……您真的是……是那位……那位大人?!”

    李云霄脸色一沉,寒声喝道:“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

    低声之声犹如战鼓雷钟,直接敲击在止泰清胸口,震得一口气血涌上咽喉,忍不住喷了出来。

    止泰清连退三步,眼里一片骇然失色。

    即便对方是超凡入圣,也不可能一声断喝就震伤自己啊!

    李云霄走上一步,气势随之逼迫而至,道:“君如云现在如何?”

    止泰清再不敢造次,急忙道:“他现在挺好的,没什么情况。”

    李云霄讥笑一声,道:“哦,是吗?你好像跟他很不对路啊?刚才你在别院下的洞天内说的皇权交替是怎么回事?”

    “啊?!你……!”

    止泰清大惊,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对方果然是一路跟踪自己过来的,并且将刚才之事看的一清二楚。

    他额头上冷汗如雨落下,一时间心念百转。

    李云霄冷笑道:“你可以说假话,或者选择不说,但本少的耐心是非常有限的。我只能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

    “一。”

    “我说我说!”

    刚点出“一”来,止泰清的内心就彻底崩溃了,对方既然可以悄无声息的跟着自己,那杀自己也就如杀蚁了。

    所有事情跟性命比起来都变得微不足道。

    止泰清道:“目前古武帝国的皇帝快要驾崩了,接任的有两个人选,一个是三皇子百干戈,还有九皇子百无尘,彼此间斗的非常厉害。不仅两人拉帮结派,就连千岳府也为了皇位继承的事明争暗斗。而君如云的妻子小月公主一向和九皇子百无尘交好,君如云自然也就站在百无尘一边了。”

    李云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快,这种世俗皇权更替正如阳先生说的那般,只是过眼云烟,唯有武道永恒。

    在几位弟子当中,君如云的天赋是最高的,也是唯一学会了自己三招剑诀的徒弟。而此刻却听到他不思武道进取,将心力耗费在这等事上的消息,立即让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止泰清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说的让对方不满意,顿时紧张万分,急忙说道:“如今两派基本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李云霄道:“这等世俗之事千岳府也会插手?就是因为那什么太游红尘吗?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

    止泰清犹豫了下,但看着李云霄的眼神,内心一颤后就老老实实说道:“据传是一招神技,只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可以参悟。”

    “神技?!”

    李云霄眼中一亮,道:“那太游红尘现在在何人之手?”

    但凡神技,必然是有惊天动地之能,这些人修为不够无法参悟也是非常正常的,以他的见识和领悟也许大有希望。

    止泰清道:“在现任皇帝手里。”

    李云霄道:“如此重要之物,怎么会让世俗皇帝拿着?”

    止泰清道:“大人有所不知,千岳府也是从古武帝国皇室里分离出去的,虽然现在凌驾于皇室之上,但也大多是百家之人。而那太游红尘却是一方玉玺,用来传位之用,也就是传位玉玺。故而千岳府也一直将此物放在皇室,并且约定成俗,除了千岳府掌门外,其余之人不得用权力染指此物。”

    李云霄道:“原来如此,下一个问题,不归之境在哪?”

    “不归之境?”

    止泰清愣了一下,随即答道:“此地具体方位我也说不清楚,但必须通过千岳府特别的传送阵才能过去。”他忍不住问道:“大人想要去不归之境?”

    李云霄道:“怎么,不能去吗?”

    止泰清连连摇头道:“自然不是。那不归之境虽然不像名字这般一去不归,但也异常危险,里面炙热如火,不小心就可能流逝其内。”

    李云霄道:“你去过?”

    止泰清点头道:“去过。不归之境似乎是遗落空间,现在算是千岳府的一个历练之地吧。”

    李云霄凝思一阵,也不知道曲红颜和洛云裳是否在其内,若是孤姗姗骗了他的话,那她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