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80章 血池
    那几名人类强者惊骇交加,在这种强大的对决下,仅仅是气场就让他们望而生畏。

    不进反退,人类武者瞬间逃至百丈外。

    一股凌厉的剑形在李云霄周身浮现,散发出刚猛至极的罡气剑意,“嗡嗡”震颤下,无穷的灵山大川之意浩瀚而至。

    “千叠峰!”

    “轰隆隆!”

    剑下喷·发出澎湃力量,整个琴瑟弦牢瞬间崩碎。

    那两名妖族联手攻击之下,立即觉得自己的手掌拍在了钢板上,被狠狠震回。

    两人的手臂都是倏然崩开,爆出无数血雾,惨叫一声就重伤击飞。

    妖哲也是震惊不已,弦牢被破,琵琶上发出一道急促的颤音,他的两指指尖上出现殷红,滴下血来。

    而李云霄在一击后,整个人就消失在长空上,不见人影。

    “大人。”

    两名被重创的妖族急忙挣扎着起来,踉踉跄跄的几个起落飞了过来,都是满脸骇色。

    其中一人骇然道:“那人类逃了!”

    妖哲脸孔阴沉的厉害,眼中寒光点点,将琵琶收了起来,道:“即便不逃,我也留不下他。”

    “什么?!”

    众人皆是一惊,远处的人类也急忙飞了过来,闻言都是震惊无比。

    妖哲的实力大家清清楚楚,乃是超凡入圣的大高手,足以横行天下,却留不下那人。

    那么那人的实力也就呼之欲出了。

    一名人类强者惊骇道:“那人到底是谁?”

    超凡入圣,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妖哲也想知道,阴沉着脸,回望着在铜皮古兰蜥上的三人。

    那三人早已是目瞪口呆,彻底石化了。

    并且一阵心灰意冷后,在众人咨询的目光下,一人将事情前后仔细讲了一遍,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妖哲听得脸色越发难看,他转过身来,寒着脸道:“其余几人都卫道牺牲了,你们三个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

    三人浑身一颤,俱是脸色发白的互相望了一眼,同时举起手来拍在自己天灵盖上。

    顿时三个脑袋齐齐爆开,三具尸体从巨蜥身上掉下,软趴在地上,满地脑肝和血。

    他身后一妖人惊道:“这么说来只是碰巧遇上了,那更难找寻此人来历!”

    这时那些人族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一名朱颜鹤发的老者上前道:“那人如此年轻,又有超凡入圣的力量,实在不难查。甚至我此刻就有想法,但愿不是那样,否则麻烦就大了。”

    妖哲瞳孔一缩,立即问道:“止泰清长老猜测的是何人?”

    那老者面露忧色,捋着胡须道:“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年轻人,相传为破军武帝古飞扬转世重生的那位。能够在这般年纪就有超凡入圣之力的,也唯独他了。”

    “破军武帝古飞扬转世重生?”妖哲喃喃自语的说道。

    其余之人无不脸色大变。

    特别是止泰清身后的人族之人,都是一脸惊慌的样子。

    妖哲若有所思的样子,道:“你们说的是当年用阴谋诡计在术道上耍诈而赢了我族艾大人的那个卑鄙小人?”

    止泰清道:“正是此人,十大封号武帝排名第三。他的武道成就还远在术道之上,这次转世重生,想不到如此年纪就有了前世巅峰之力,实在是太令人恐惧了。”

    止泰清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切,真不靠谱!”

    妖哲冷笑道:“死而复生我或许还信,转世重生这种事太过荒诞无稽,怎么可能会有,你们人类的智商也就这个程度吗?”

    止泰清皱眉道:“此事我也是不太相信的,但整个天下都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出现了许多版本。有人说是古飞扬投胎转世,有人说是他的徒弟亦或者儿子,还有人说是古飞扬夺舍先天之胎成功。”

    妖哲道:“这几种说法还算可靠,但无论是哪种,在这个年纪的样子能达到超凡入圣,我还是极为怀疑,此人身上应该怀有改变骨龄的东西。身份且不管了,但这人手中拿了妖皇金简,必须追回来!”

    “什么?妖皇金简!”

    止泰清惊道:“莫非是……”

    妖哲点头道:“正是了。前几日妖皇大人传讯于我,便提及此事。想不到竟横生枝节,出了如此大的岔子。”

    止泰清一副心慌意乱的样子,忙道:“那金简内写了何内容?”

    妖哲瞥了他一眼,道:“放心吧。妖皇大人跟我说了那金简上布下了XX,那人是不可能破开的。”

    止泰清愣道:“XX是什么?”

    妖哲嗤笑道:“这个大人就不用知道了,总之那人绝对打不开便是。但妖皇金简毕竟事关重大,而且丢失的话太过耻辱了,一定要找回来!”

    止泰清内心生出无名火来,却又不便发作,只是冷冷道:“不管那人是谁,终归身份地位不低,大人出现在此地的事怕是要传出去了。”

    妖哲瞳孔微微一缩,盯着他冷声道:“所以当务之急便是要将那人找出来,然后以绝后患!”

    止泰清被他盯得浑身一颤,在那凌人盛气的压迫下直接连退数步,敢怒不敢言,只得忍气吞声道:“好,我立即派人下去搜,一有消息立即通知大人。毕竟超凡入圣的强者,整个千岳府也无人拿得下!”

    妖哲想了会,便道:“好吧,既然出现了变数,那本座就此留下。”

    一群人再小议一阵后便各自离去。

    止泰清满腹心事,急忙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远处空中一道微弱的青芒闪动,李云霄出现在止泰清身后百丈,紧紧相随,止泰清却丝毫没有察觉。

    两人朝北方飞了数十余里地,在一片山脉上空,隐约望着下方,有连片的宫殿。

    止泰清猛然往下落去,不断双手掐诀,山脉上浮现出五色霞光,一闪而逝,他的身影顿时消失,飞入了山脉内。

    李云霄悄然紧随,却是被霞光一拦,受到一股极大的阻力,再难前行。

    “咦,竟是木属性的护山大阵,倒是省去我不少麻烦,否则的话就只能强行突破了,必然会引起警报,但现在无须担心了。”

    李云霄自言自语一下,身体便直接化作雷光,越来越淡,慢慢的融入五色阵光里,竟然在不断穿透。

    随后在阵光的下方,慢慢汇聚出一层雷光来,化出他的真身,一闪就消失在天空上。

    下一刻,李云霄便出现在那连排的宫殿内一条廊道上,止泰清正在前方面行色匆匆的走着,面色阴沉如水。

    李云霄悄悄跟上,他早已用神识锁定了止泰清,方圆千里内都逃不出掌心。

    止泰清的神色似乎有些慌张和犹豫不定,在一条长廊上来回走了许久,才似乎下了决心般,猛地举拳砸在手上,转头就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片刻后,他便走进一间并不起眼的小院,直接站在小院一角,随后开始有规则的移动起来,同时配合着自己手中诀印。

    很快,在院子中升起一道光芒,露出一条通道。

    他三步并二的急忙走了进去。

    李云霄微微皱起眉来,在千岳府内他不敢大范围的神识搜索,但这通道里却是神识直接探了下去,里面别有洞天。

    他好奇地一闪也跟了下去。

    通道下面果然是一方洞天,直接在地底开出了方圆数里之大的地方,而里面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令人想要作呕。

    李云霄看着地面上到处是暗黑色的血渍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血腥味,只不过长年累月的积下来,使得味道有些怪了,腥中带着酸,胃里一阵翻滚。

    止泰清随着通道走到了底,在中央立着许多柱子,数道光芒从他手中射·出,直接打在柱子上,立即燃起腾腾火焰。

    那些火焰柱子似乎按照一定方位排列,而且下方都是各式各样的阵线,显然是一座阵法。

    止泰清走到那阵法内,一掌拍在地面上。

    刹那间从地底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整个地面都在颤抖起来。

    止泰清脸上露出惊色,急忙手中光芒一闪,一个玉瓶出现在手,打开盖子往地面上倒去。

    从瓶子中流出汩汩鲜血,源源不绝的倒在地面上,让那大地吸收进去,震颤声在渐渐弱下。

    那血液好像无穷无尽,足足流了半个时辰都还没完。

    李云霄眼中闪过凌厉之色,他一闻便知这些是人血,得杀多少人才能有如此多的血量,而且这地方到处都是血痂,怕是很长时间都如此了。

    “嘘。”

    许久后,大地内传来一道嘘声,好似猛兽发出来的。

    止泰清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李云霄瞳孔骤缩,往那阵法内望去。

    虽然阵法上有力量隔绝神识,但却挡不住他的瞳术,透过阵力,下方是一个极小的空间,好像一个池子,里面灌满了鲜血,正是从四面八方渗透来的。

    而在池子最中央,盘坐着一名浑身鳞片的怪物。

    仔细看去,那东西并非怪物,而像是妖族之人,只不过比妖族更为兽态而已。

    四周的血液翻滚不停,不断的涌入这妖族体内。

    //这段时间的更新都无法固定时间了,因为太忙了,又没了存稿,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