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77章 昊阳一指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根巨大手指,像是神灵点落人间,要捏死蚂蚁一般。

    李云霄已经化成一个巨大的火人,那威压直接让整个山顶都燃烧了大半。

    在熊熊烈火内,他身上流转着三色光芒,一双明眸通红如血。

    那真魔巨灵也站立空中,三张脸孔同一颜色,面沉如水。

    突然巨灵猛地一抓,在那魔星云内抓住阿含斩骨刀,缓缓抽动,整个巨灵之身都剧烈颤抖起来。

    不仅是真魔巨灵,就连李云霄也忍不住的巨颤,看似不能承受那昊阳一指,实则是无法承受六道魔兵之力。

    “铮!”

    一道巨大的颤音在空中响起,那巨灵拔出一柄刀来,但可惜只有虚影,却无实体。

    魔之星云内不断有刀身震颤,显然是阿含斩骨被抽动了,可惜力量不够,无法完全抽出真身。

    即便只是刀之虚影,真魔巨灵在抽出的瞬间,就猛地持刀而上,直接往昊阳上斩去!

    “轰隆!”

    刀影带出一片漆黑,同昊阳之力完全相克。

    李云霄瞳孔骤缩,道:“这力量不够!”

    在抽取六道魔兵失败后,他身躯也恢复了稳定,不断魔化开,无数魔纹布满全身,右拳上一朵白色莲花浮现而出。

    随后剑光灼灼,在火焰中也刺人眼目,甚至将四周之火隔离开来,那些昊阳之火似乎跳动的有些异常,透出极强的恐惧,往远处逃去。

    “一剑斩红,一殇离人!”

    “剑斩,星辰!”

    真魔巨灵的阿含刀虚影刚触到昊阳一指,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崩碎,整个真魔巨灵都开始崩碎,与那刀之虚影一道化去。

    昊阳荡魔,天空中顿时乌云散开,恢复一片朗朗晴空。

    但就在骆春柔狂喜之际,一道恐怖的白光冲天而起,夹杂着无边魔威与焚烧一切的烈焰力量。

    “轰隆!”

    那黑芒白焰直接冲入昊阳一指内,两股霸道无匹之力轰击在一起,降雪峰上所有冰雪瞬间消融,好似烈日在空中爆开,毁天灭地之力覆盖整个山脉,在云梦泽上空激荡。

    九名长老皆是浑身巨颤,那恐怖的力量冲入她们体内,一个个身受重伤,九月昭天阵瞬间被破。

    九人皆是大口吐血,从天空上震飞出去。

    降雪峰上变得一片萧瑟,那紫色宫殿不知由何物所造,竟在冲击下完好无损,亦如亘古长存,不断的凝望着云梦泽大地。

    “死了吗?李云霄死了吗?”

    那些并未逃离的神霄宫弟子皆是心头狂震,心惊胆战的四下望去,希望能够找到李云霄的尸体,可惜全部事与愿违。

    刚才的冲击之力太强,不仅睁不开眼,就连神识都被余波吞噬,什么都无法感知,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渺小,好似沧海一粟。

    尓蕾和弦女都是面色发白,两人对望一样后,内心涌起无尽的恐惧。

    刚才那一击之下,可以肯定的是李云霄并没有死,是否重伤她们也无法确定。

    但以一人之力击杀九名长老,而且是在布下九月昭天阵的情况下,这种实力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他回来了,那个恐怖的古飞扬他回来了。”

    尓蕾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念叨,整个人都几乎脑中空白。

    但弦女就在身侧,将念叨听得一清二楚,浑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道:“如今整个神霄宫,唯有宫主才能与之一战了。时隔二十年,一切都要重演了吗?”

    尓蕾迷茫道:“一战吗?若是再败了呢?”

    这个问题无解,谁也无法回答她,弦女也是沉默不语。

    突然几道光芒飞落在峰顶,正是被震飞的长老们,九人全部回来,并无人死亡,只是各个重伤,有几人更是站立不稳,几乎伤了武道根基。

    骆春柔狰狞的脸孔直接变了形,嘶吼道:“出来,古飞扬你给我出来决一死战!这般躲躲藏藏,你还要脸吗?你还是昔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破军武帝吗?给我滚出来!”

    但不管她如何嘶叫,整个紫殿前一片寥寥寂静。

    “不用喊了,他已经走了。”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紫殿内传出,随后一抹红艳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

    尓蕾和弦女皆是一愣,皱起眉来看着那红色身影,后背佝偻,面容苍老,整个头发全白,手里拄着一根拐杖,颤巍巍的站立风中,好似随时都要羽化登仙。

    “啊?!”

    两人同时惊呼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震惊,又异常的丰富。

    骆春柔九人也是脸色大变,急忙转身往那名老妪拜下,齐呼道:“见过芷寒太上长老!”

    “啊!果然是她!”

    弦女忍不住一下惊呼,随即急忙掩嘴,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失态,急忙双膝跪了下去。

    尓蕾也不敢托大,内心的惊骇无以形容,更多的则是欣喜,有此人在,神霄宫的实力可以再进一个层次。

    还有不少弟子都是面露疑惑,显然对这老妪和芷寒这个名字非常陌生,但见九位长老都那般恭敬,而且从太上长老这几个字中也猜出了些什么,不敢造次,急忙跟着拜下。

    红衣老妪穿的非常鲜艳显眼,她道:“古飞扬已经走了,不用在这大喊大叫了。”

    骆春柔又惊又愤,道:“那古飞扬欺人太甚,实乃我神霄宫死敌,还望太上长老出手将其击杀!”

    弭芷寒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若是我没出来,你以为古飞扬会走吗?”

    九人皆是心头狂震,这才明白了一些情况,若非太上长老在这,这紫殿怕是就毁了,而且李云霄也是被她的威势摄去,若非如此,自己这些人多半就有危险了。

    骆春柔惊得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了半天。

    弭芷寒挥手道:“都下去吧,你们不惹他的话,他是不会来惹你们的。我也年纪大了,不想再折腾你们这些后辈之事,若非危及到这降雪峰的安危,我是不会出手的,都走吧。”

    骆春柔似乎还想说什么,眼前的红色却已不见,紫殿前一片空荡荡。

    “大长老,这下该如何是好?”

    另外几人都围了上来,商量对策。

    骆春柔也是一阵烦躁,以她的智商哪里会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喝道:“还能如何?太上大长老都说了先退下去,派人四处打探,有古飞扬的消息第一时间回报上来!”

    “是!”

    其余几人应声道,但人人脸上都是凝重。

    孤姗姗忍不住道:“回报了消息又如何?集我们九人之力,占尽云梦泽、降雪峰的地势山川之力依然不能胜他,难道知晓消息后还能去围剿不成?”

    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沉默了。

    虽然十分难听,听得另外几人都是皱眉不快,但却是句句属实,无法反驳。

    骆春柔翻了下白眼,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问这么多干嘛?先将他消息打听出来再说!”

    “是,是,说的对。”

    众人都是齐声附议道。

    很快降雪峰上便恢复了一片宁静,所有人皆是下山而去。

    只是那钟灵神秀,造化云海,终年积雪却是被一扫而空,变得有些颓废,失去了原有的色泽和灵气。

    降雪峰上一战,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神霄宫,所有人都对此议论纷纷,凡是见面开头就必须谈此一战,否则就显得落伍了,很快就传得神乎其神,面目全非。

    “那一战之惨烈,天地崩碎,整个降雪峰都被削平。九位长老终究挡不住古飞扬的步伐,宫主当着数千弟子的面被抓走了,怕是要被古飞扬蹂躏啦。”

    “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抬起头来看看,降雪峰不还在那吗?没有亲眼看见就别乱说,我可是在山头上见证了全部一战的人,最后被掳走的并非宫主,而是一直深居降雪峰上的弭芷寒太上大长老。”

    “弭芷寒?这个名字很陌生啊,既然是太上大长老,那年龄应该很老了吧,抓她干吗?”

    “嘿嘿,谁知道呢,据说这位太上大长老年轻的时候也是绝色美人,说不定古飞扬就好这口呢,要知道古飞扬的年纪也不轻啊。”

    “这倒也是,像他这样的男人,什么年轻美人得不到,或许就是玩腻了年轻漂亮的,口味变重了。”

    突然一道冰冷的厉喝传来,“都胡说什么!”

    几名捕风捉影,唧唧歪歪的女弟子顿时吓得脸色发白,急忙躬身道:“见过姗姗长老。”

    孤姗姗阴沉着脸走了进来,目光在几人脸上扫过,寒声道:“你们都传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心祸从口中,看来还是我平时疏于管教,让你们无法无天了!到时候出了事,即便是我也救不了你们!”

    “我们知错了,还请姗姗长老责罚。”

    几名女弟子吓得急忙跪下,不住的磕头求饶。

    孤姗姗本就心情急糟,加上有伤在身,也懒得理会她们,喝道:“都滚出去,每个人去领刑鞭一百下。”

    几人吓得脸色都白了,想来那鞭子极为可怕,但又不敢违背,都是哭丧着脸鱼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