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76章 九月昭天
    李云霄冷笑道:“有理就讲理,没理就不讲理啦?”

    骆春柔道:“这不是理不理的事,神霄宫弟子对你有怨气十分正常,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也在所难免,就算君婷真有错,你也不该将她囚禁了。”

    李云霄脸色一沉,寒声道:“春柔长老的意思是让我杀了她?”

    “你……放肆!自然是放了!”骆春柔怔了一下后便怒道。

    “哈哈,放?”

    李云霄冷笑数声,道:“一派胡言,真是一群冷漠孤僻,内心扭曲变态的老、丑、蠢、愚妇!当初若非你们这些愚妇,本少跟红颜也不会是现在这般摸样,神霄宫也完全不会封山。你们不思悔改,还一味的盲目自大,目空一切,已经无可救药了,这二十年的山是白封了。”

    “你……,好大胆子!”

    骆春柔气的浑身发颤,这些骂人之言字字诛心,让她的脸孔都扭曲了。

    其余长老也是气的哇哇大叫,杀气不断从这些人身上暴走而出,那九人阵势的气场瞬间提升,仿佛有股无形之力在空中恍惚,不断压向李云霄。

    孤姗姗也怒道:“古飞扬,你太过分了!”

    “过分?”

    李云霄嗤笑道:“句句属实,只是你们这些老变态不愿承认罢了。”

    “还跟他废话什么,将他拿下,打入阿鼻刑狱历劫,直接剥皮削骨!”一名灰衣老妪恨得牙痒痒,就差扑上来撕咬了。

    “蠢妇,你想杀我?”

    李云霄目光凌冽如刀,扫视过去,吓得那灰衣老妪“蹬蹬蹬”的连退数步。

    骆春柔喝道:“伟翠长老不用怕,我们用这九月昭天阵杀他绰绰有余!”

    九人立即脚下移位,在李云霄周身穿梭起来。

    李云霄只觉得气势一变,随着九人的移动而翻天覆地,巍巍乎如高山,潺潺乎如流水,好似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又似追星赶月,沧海桑田。

    李云霄不由心中暗惊,虽然这些愚妇内心扭曲变态,但所习之武学和阵法,无一不是天下至强之术。

    这九月昭天阵他也未曾见过,想必又是哪位神霄宫的天才先辈创建而出,这样的绝世功法在神霄宫内灿若星河。

    正思量着,如同一柄柳叶刀从身后悄无声息的斩了过来,骆春柔忍不住抢先进攻了。

    此刻阵法排列如星,仿佛有一股星辰之力降临,与那刀锋合在一起,威力倍增。

    李云霄身影一移,优雅的伸出双指,轻轻压在刀背上。

    整个刀芒瞬间黯淡下去,气场被一点而散。

    众人皆是脸色大变,那可是凝合了阵力的一刀,竟被他这般轻描淡写的破去。

    其实李云霄只是动作看似优雅而已,他此刻的肉身之力比修为强大的多,那一指下几乎凝聚了全部体能,心有猛虎而细嗅蔷薇。

    骆春柔同样脸色大变,但并未慌乱,脸孔抽搐了一下,左手掐诀,凝指点向李云霄眉心,一道光芒从她指尖射·了出去。

    李云霄不慌不忙,五指成爪,瞬间将那光芒抓灭,并且抓向骆春柔的双指。

    一圈凌厉至极的指芒像是蚕丝般绕出,骆春柔只觉得自己双指发冷,就好像随时会被削去般,吓得急忙缩回手来。

    与此同时,其余八人变化方位,四周身影斑驳。

    李云霄顿时感到数道攻击从不同方位而来,防不胜防。他立即收回指爪,在身前掐诀,化出三头六臂金色法相。

    三个面容神态不一,有讥讽,有冷笑,有冰冷,但那眼神皆是恃才傲物,并未将众人放入眼里的模样。

    “这是什么邪术?!”

    法相金身一出,立即引得四周惊呼连连,声音有些慌乱。

    左身抓住神剑星灭,扫出朵朵青莲,逐一盛开,化成无穷剑意,缤纷凌乱的斩向四面八方。

    右身则是手握天锤,化出一片雷电,在云顶上闪烁,漫天都是青色世界。

    在剑芒和雷光冲击下,另外八名长老的攻击被逼退。

    但九人步伐一变,整个阵势为之旋转,九人分四前五后,如锲形般推进而来,一股锋锐无匹的感觉诞生,仿如一柄绝世宝剑斩击而来。

    九人联手之下,整个山巅的云层都染上了一抹红晕,像是夕阳西下。

    李云霄瞳孔一缩,那股锋锐之气逼迫而来,只觉得肌肤上传来淡淡地生疼,好像刀子轻轻划过。

    要知他的肉身开启了神体七门,直达超凡入圣的力量,否则这般强大的威势下怕已经重伤。

    但即便如此,九人化形合一的攻击,还是令他倍感压迫,脚下往后连退三步,将那种极度的不适感化去,这才六臂同时结印。

    三印冲天而起,融入一气,化成一条凶猛金龙,猛地拍去。

    “吼!”

    那龙身金光灿烂,上面的鳞片光芒嶙峋,像是冲天云霞的天光,轰在那阵势上!

    “轰隆!”

    无边的雪花震起,漫天都是白色点点,随后气化消散。

    神霄宫弟子皆是感到一股浩瀚伟力冲击,大片的人影被震飞,有的更是直接跌落山巅。

    在无数白色雪花内,那狂暴的金光还在山巅上不断颤抖,被九人合力逼的节节后退。

    李云霄身上涌现出三色光芒,那巨大的力量冲击的不断后退。

    骆春柔狂笑道:“哈哈,古飞扬,二十年前你从容来,从容去,二十年后的神霄宫已经不是当年了,永远的留下吧!”

    九人联手,整个山势之力不断汇聚而来,山巅的大地上被划出一道深深沟壑。

    李云霄已退至悬崖边上,再这样下去,即便是自己神体强大,怕也要被劈成两半。

    骆春柔九人虽占尽上风,但内心的惊骇却比这漫天雪花还凌乱,她们施展九月昭天阵下,就算是超凡入圣也早败了才对。

    尓蕾和弦女等人更是看得心惊,眼前的李云霄比当初和北冥段决一战时还要强大,而且她们知道他身怀圣器,里面还有几位实力极强的高手。

    可此刻仅是李云霄一人,就逼得九位长老布阵联手,还久战不下。

    尓蕾只觉得有些眩晕恍惚,似乎预示到了结果不妙。

    “当年红颜借助整个云梦泽的山川地势都留不下,你们这些杂鱼又有何能耐说此大话。”

    李云霄六臂齐挥,掌心都握着一团金光,猛地抛向身前,化作一片金色漩涡。

    “星璇爆!”

    单手掐诀,那金色漩涡猛然炸裂开来,狂暴的气息将三印金龙也吞噬进去,直接让九人阵势一阻。

    随后真魔法身浮现而出,凌空立在山巅上,身躯直耸云端。

    巨灵低下头俯瞰大地,双手飞速结印,从万米高空上压下,往九人身上印去!

    “森罗万象,真魔法印!”

    伟翠惊呼道:“是魔功,怎么办?!”

    阵势中涌现出躁动的情绪,那山岳之势开始出现裂缝。

    骆春柔大喝道:“不用慌!我们九人齐心,就算对方是十方神境也得死!”

    九人的阵势再次一变,从锲形化开,好似鸟兽散,实则各踩步伐,并未乱阵脚。

    “轰隆!”

    真魔法印直接拍击在山头上,无边魔威爆开,吞向四方神霄宫弟子。

    尓蕾大骇,惊道:“所有弟子快逃,全部从降雪峰上撤下!”

    上百道光芒从山巅飞落,好似烟花炸开。

    真魔巨灵一印之后,也同样化出三头六臂,六手掐诀,黑色的魔星云在巨灵四周旋转,将天空的云霞荡开。

    李云霄心中对这九月昭天阵暗赞不已,若是没有阵法配合,这九人早已死在自己手中了,现在结合阵势,竟把自己压制住,不得脱身。

    真魔法印轰击后,九人虽好似散开,实则依然蕴含阵势,将他死死困在其内,并未挣脱。

    “神霄宫的武学所藏果然惊世骇俗,不同凡响。”

    李云霄由衷称赞,眼里除了钦佩外,就是一片冰冷,道:“但,你等喽啰自身天赋实力不够,使得神霄宫的先人蒙羞了。”

    “你胡说什么?一派胡言,该死!”

    骆春柔怒斥道:“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诸位长老出绝招,杀了他!”

    “是!”

    几道冷厉的和声响起,另外几名长老虽然皱眉,但眼里也是闪过坚决。

    九名长老各自掐诀,身上的气息不断提升,很快就达至巅峰。

    一抹红芒在九人上空飘荡,好似幽灵般,却是九人气息所凝,在阵力下汇聚。

    无边魔气浩荡,却吞没不了那抹光芒,反而不断后退。

    “九月昭天,如阳一指!”

    骆春柔猛然大喝一声,手中诀印高高抬起。

    另外八人也是同时举手,全身的力量不断被那红光抽去,汇聚其内,化成一指巨大昊阳。

    真魔巨灵在那昊阳之威下,周身魔光竟然不住消退。

    李云霄眼中异色闪动,赞叹连连,道:“了不起的阵法。”

    骆春柔狰狞笑道:“死到临头还故作镇定,这又有什么用呢?去死吧,昊阳一指!”

    那巨大的昊阳之力如天地的一指击下,好似一枚巨大火球,将李云霄四方空间全部镇压住,无可躲避。

    李云霄身上的衣服在那指力下“呼呼”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