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75章 但求一见
    绝天寒一愣,道:“碧落宗和尸煞宗?他们怎么了?最近的确听说好像有些动静,只是我自己都焦头烂额,并未关注。”

    李云霄当下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寒声道:“那殷峙和景七二人,本少必须好好找他们谈谈人生和理想。”

    绝天寒听得目瞪口呆,骇然道:“云霄公子竟然一人抗衡整个天盟?而且将天者大人击伤的下落不明了?!”

    他内心涌起惊涛骇浪,一时间难以平复。

    原本不断的高看李云霄,但也没想到对方竟已有了这般实力。

    同时也震惊异常,虽然最近不时有碧落宗和尸煞宗的各种消息,但也没想到这般严重,不动归林毁去,碧落宗抹去了空间坐标,直接隐遁无形。

    看来隐世宗门的势力格局,在这一战后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他一下从丢失皓齿日月的忧伤焦虑中走出来,开始思索将来之事。

    李云霄轻笑道:“大人先忙吧,若是有这些人的消息,还望第一时间告知,我等就先告辞了。”他也知道这些消息绝天寒怕是一时间消化不了,也懒得耽误时间。

    绝天寒忙道:“我恭送三位大人,龙牙山庄永远欢迎云霄公子和两位大人来做客。”

    李云霄笑道:“不用送啦,大人止步吧。”

    三人直接化作流光,从龙牙山庄内飞起,立即放出九阶战舰,很快消失在天际。

    绝天寒看着战舰的尾光消失,许久才回过神来,立即传令下去,尽一切力量搜索碧落宗和尸煞宗的下落。

    九阶战舰上,李云霄眺望着远处,天高海阔,一碧如洗。

    他突然开口说道:“老龙,真的感知不到吗?”

    “嘿嘿。”

    身后传来车尤的声音,道:“还是你了解我呀,哈哈。”

    苏涟漪在一旁听得身躯一颤,顿时明白了过来,惊道:“感知到了吴大成下落?”

    车尤道:“是不是吴大成我不知道,但的确感受到了另外一柄剑的存在,不过空间坐标暂时定位不下,只知道是极远,我会尽快将坐标拿出来的。”

    李云霄点头道:“不仅要追回那些宝贝,我现在更感兴趣的是此人来历。这次非得拔掉他几层皮,一点点敲开来看,他到底是何人。”

    车尤嘿笑一声,道:“我继续追查坐标去啦。”他身影一闪,便隐入李云霄的眉心,界神碑所在之处。

    苏涟漪道:“云少,现在我们去哪?”

    李云霄望着远处,眼里闪过浓浓的追思,良久才叹了口气,道:“北域,神霄宫。”

    苏涟漪心中一颤,立即下去执行。

    九阶战舰在空中瞬间加速起来,往天武大陆方向而去。

    神霄宫屹立在北域的云梦泽中,占据其内灵气最盛的三十余座巨峰。

    宫主曲红颜所在的顶峰为降雪峰,名为降雪,却终年苍翠,拔地通天,峰顶云雪堆积,相互映衬,气势非凡。

    各峰的苍翠掩映下,遍布了不少古派建筑,或零星,或成群,点缀在这苍峰翠岳下,自成一派悠然。

    “当!”

    突然一道钟声在山顶上敲响,惊奇无数飞鸟,隐约可见不少妖兽似乎受了惊吓,飞奔下山。

    似乎许久以来都未曾听闻钟声了。

    那些古建筑群内也开始有人影移动,皆是身材婀娜的女子,大多开始交头接耳。

    “是抱音山上的钟声,这是要召集所有长老议事吗?不是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吗?”

    “谁知道呢,我派从新出山这等大事,必然有许多东西要准备。”

    “当!”

    正在众人议论着,又是一道钟身传来,清远悠扬,比之前的更要的急促。

    “这音律,好像护法级别的就要上降雪峰了,应该是大动作啊。”

    “到底是什么事?足足有十多年未曾听见钟声了,真令人怀念。”

    “当!”

    第三道钟声响起,随后又是“当当当”的急促敲击,一共九下,震响在整个云梦泽内,不断传开,所有鸟兽皆惊,四下奔跑。

    “九声?啊!这是紧急情报,有敌人!”

    “敌人?怎么可能,我们封山了近二十年,怎么还会有敌人?”

    “我也不清楚,但这九声急令的确是有敌袭的紧要信号,凡是听见九音者,无论身处何境都要第一时间赶往降雪峰!”

    “其它峰的同门已经赶往降雪峰去了,我们也快去吧!”

    众人唧唧歪歪一阵后,便顾不得许多,急忙化作流光奔向主峰而去。

    降雪峰上,人越聚越多,那万年不化的积雪照出森森寒意。

    不断有人影出现在峰上,一座萧瑟的紫色宫殿屹立山巅,无数年来就这样凝视着无尽的天空和云梦泽。

    山巅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一人身上。

    那人是一名年轻男子,一身白衣胜雪,一尘不染。

    修长的身影映照在雪地上,一动一不动,宛如一尊雕像。

    男子的眼睛凝望着紫色宫殿,内心的情绪却完全不似脸上那般平静,眼眸中的涟漪一圈圈的荡漾开。

    四周之人全都警惕的盯着他,虽不认识,却能感受到那种强大的气场,同时也震惊于此人的年轻。

    在紫色宫殿前站立着九位长老,年纪最轻的也有六十七岁,但都改变了容颜,看去只有三四十的模样。

    男子的目光许久才从宫殿上收回,落在九人身上,逐一扫过,开口道:“我不过是来一见红颜而已,诸位长老何必如此阵势。”

    “呔,神霄宫岂是你想来便来,想见谁就见谁的地方!”

    九名长老之首骆春柔怒斥一声,直接伸出双指来指向男子,喝道:“限你立即下山,否则杀无赦!”

    男子说不尽的苦笑,道:“都封山了这么多年,还洗涤不了你们身上的暴戾吗?”

    另一名长老面容略显慈祥,名为孤姗姗,长叹一声,道:“古飞扬,都二十年了,你再来神霄宫是何意?”

    “哗啦!”

    此言一出,满山的女子皆是大惊,骇然的再次望去。

    眼前这人竟然就是那破军武帝古飞扬,直接导致他们神霄宫封山二十年的罪魁祸首。

    顿时,各种惊愕,骇然,疑惑,愤怒等情绪在人群内蔓延开。

    不管如何,都是十分敌对的态度,漫天杀气在云海雪峰上飘荡。

    她们或许并不清楚曲红颜和古飞扬的是非曲折,但这个名字却是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人的心底,让数万年来天下第一的宗门直接封山二十载,这份荣耀也足以笑傲天下了。

    但这份荣耀对神霄宫而言却是无比的屈辱!

    李云霄也感受到了众人的恶意,苦笑道:“再见红颜一面就有这样难吗?难道她要避我一辈子?”

    骆春柔喝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立即滚出神霄宫便可!”

    李云霄望着那紫色宫殿,突然缓缓说道:“莫非红颜不在宫中?否则九音震响,她不可能不出来的。”

    那九位长老皆是脸色微变,顿时九人的身影一下动了,李云霄只觉得眼前恍惚一下,九人便布下阵势,将他围在中央,都是面如寒霜。

    李云霄道:“果然被我言中了,红颜既然不在,我自会离开,你们不用动手,但我很好奇她在何处?”

    孤姗姗好言相劝道:“古飞扬,当年之事并不能全怪你,但二十年过去了。你依然是你,神霄宫依然是神霄宫,我希望大道两边,各不往来,神霄宫的事你就别管了。”

    突然山峰外飞来两名女子,其中一人急切的大声喊道:“不能放他走,君婷还在他手中!”

    那两名女子很快落在山峰上,正是尓蕾和尓梅两位长老。

    “什么?君婷在他手上?”

    骆春柔脸色大变,怒斥道:“好你个古飞扬,前世今生都跟我神霄宫杠上了是吧?赶紧将君婷放出来!”

    九名长老顿时各取兵器,布阵以待。

    神霄宫为了开山做准备,天下大事的情报都通过星月斋,如同雪片般的飞回山内,让所有长老了解外界之事,自然也包括李云霄的各种事迹。

    而韩君婷身为曲红颜的嫡传弟子,兹事体大,被抓后也只有少数几人得知,并且秘而不宣。

    此刻见李云霄堂而皇之的上门,再也顾不得许多了,立即将事情公布了出来。

    不仅九位长老震动,即便是整个宗门内弟子,无不动容和愤怒,滔天的怒火几乎将雪峰融化。

    孤姗姗惊问道:“飞扬,此事可当真?”

    此刻弦女也走了出来,冰冷着脸道:“李云霄,你敢否认吗?”

    李云霄的目光从尓蕾尓梅,还有弦女的脸上扫过,看的三人都是一阵心头慌乱。

    他冷笑道:“呵呵,我否认了吗?你们三个都是见证人,当知我为何抓韩君婷。事情原委为何不言?”

    三人皆是脸色微变,面面相觑。

    孤姗姗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尓蕾沉吟了一阵,道:“是我们联合北冥段决,设下埋伏想要击杀李云霄,结果反被他抓去了君婷。”

    孤姗姗怒斥道:“真是胡闹!”

    骆春柔道:“姗姗长老,现在说什么也没意义,先将君婷救出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