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71章 相对浴红衣
    众人都是会心的笑了起来,北海之人俱是讪讪赔笑,只是不断有冷汗留下,笑的极为难看。

    “我和北海一族也算是颇有渊源,至此之后,前仇旧恨一笔勾销。”

    李云霄的话缓缓传来,一干人等早已消失在王宫空间内。

    闰海这才收敛了尴尬的笑,重重松了口气,但神色却逐渐变得凝重,看着立在王宫门前的地骨尸骸,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下。

    闰珑担忧道:“大哥,现在如何是好?云生一族必然会迁怒于我们。”

    闰海斟酌了一阵,道:“我带人将这尸骸亲自护送回云生一族,你去一趟海皇宫将此间之事详细汇报给海皇大人,若是海皇大人肯出面的话,万事都好办了。”

    闰珑脸上隐约有怒色,道:“此事本就与我北海无关,云生一族也不能太蛮横了吧?海皇大人不会坐视不理的。”

    闰海叹道:“但愿如此。想不到李云霄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此人日后是万万惹不得的。”

    闰祥与李云霄之事他也知晓大半,还一直在想找机会去会会此人,却想不到不期而遇,并且是这般结果。

    四周王族之人皆是面色黯然,王族在四海上呼风唤雨,一呼百应,莫敢不从。但在这些真正的绝世强者面前,却也和凡人无异,不过如此。

    李云霄等人离开北海后,乘上九阶战舰在海天之间疾飞,瞬移万里。

    界神碑中,一片山清水秀之地,风和日丽,万古长青。

    溪水潺潺,灵气化雾水弥漫在大地间,令人神清气爽。

    就在这灵山宝地,一座宫殿凭空而起,直接从四方汇聚各种元素,凌空构建而成,落在这水秀之地。

    李云霄缓缓睁开来,虽然只是肉身踏入超凡入圣的境界,但对大界神诀的领悟又精妙了许多。

    自从海皇波隆谈及摩诃古经文之事,大界神诀乃是最为接近摩诃古经的四经之一,而界神碑则是天武界诞生之时,与生俱来的天圣器。

    即便是强如当年的魔主,也只能和六道魔兵进行沟通,抽取出魔兵之力。界神碑也同样,并不存在掌控之法,所谓的大界神诀本身并非界神碑的碑诀,只是当年的大能之士通过这篇神诀的力量来驱使界神碑,故而取名“大界神诀”。

    界神碑的存在与亘古一样长久,而大界神诀却是诞生于漫长的历史中,聚集了无数强者对天道的领悟而生。

    此刻李云霄已经掌握了大半的神诀之妙,可以瞬间聚沙成塔,化无为有,却依然对界神碑的力量感到困惑。

    “若是此物也有器灵,该去如何寻找,又如何知道器灵是生是死?遗失了这么多年,弄不好已经死了。”李云霄恶意的想到。

    随后一转身便出现在那宫殿内,里面楼阁错落有致,廊腰缦回,与外界的宫殿丝毫无差。

    一道倩影迎面而来,看见李云霄,忍不住身躯微颤,便恢复如常,道:“云霄大哥。”正是休养多日的丁玲儿。

    李云霄道:“你消瘦了。”

    丁玲儿心头一酸,泪珠就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强笑道:“多谢云霄大哥关心,我已经没事了。”

    她毕竟执掌商会多年,极为坚强,抬起手来将有些凌乱的鬓发挽在耳后,道:“云霄大哥是来看水仙妹子的吧?她现在的状态非常稳定。”

    李云霄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而行,绕过曲折的回廊,来到一间偏殿内。

    里面一朵巨大的金莲旋转,正是法华莲台如是我闻,莲花台上水仙安详侧睡,右手枕在脑下,双目微闭,恬静无比。

    李云霄仔细观察了一下,颇为惊讶,水仙此刻的状态几乎和如是我闻融为一体,那元力的波动和频率完全一致,不分彼此,就好像一人一物,天生就是在一起的。

    如是我闻上的流光毫无阻碍的穿过水仙身躯,在莲台上微荡,似春水,似秋波,每一下都给人带来心灵上的宁静。

    李云霄凝视着那波纹,渐渐的竟然有些入空之感。

    丁玲儿轻声道:“云霄大哥也感受到了吗?这件玄器异常的神奇,今日来我照顾着水仙妹子,在这玄器频率的波动下,实力也突飞猛进,难以想象。”

    李云霄道:“这法华莲台乃是四海圣器,的确神妙无比,难怪你快突破武帝了,只剩最后一层薄膜,我来助你吧。”

    “云霄大哥助我?突破九天武帝难道不是要自己感悟天地规则吗?”

    丁玲儿有些奇怪,她也听过一些强行醍醐灌顶的功法,但都是邪术,对武道根基的伤害极大,顿时说道:“玲儿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突破,我现在无所依靠,无所挂碍,只能寄情于武道之上,希望能越走越远。”

    李云霄听得有些心酸,笑道:“放心吧,我助你之法绝非歪门邪道,只是点拨而已。没有你自己的悟性和积累,我再如何点拨也没用。你是极其聪慧的女孩子,能够放下心中羁绊,武道这条路上必然会有不小成就。”

    生怕打搅了水仙的自我修复,两人悄声出了厢房,来到一处山头。

    对面一座巨大的瀑布落下,砸出无数水花,还有扑面而来的灵气,置身其内都感觉修为隐约上涨。

    丁玲儿笑道:“云霄大哥的这件圣器越发神妙了,从最初的荒芜一片到现在生机勃勃,即便是那些灵山大川,超级宗门也比不上了。”

    李云霄苦笑道:“玲儿一叶障目了,我只是将整个碑内灵气尽可能的聚集在几处地方供大家修炼而已,整个世界基本上还是荒芜一片,并没有多大变化。也不知何时才能真正成为世界。”

    丁玲儿安慰他道:“至少在一点点转好,也会越来越好的。”

    两人并肩立,山风微寒,不知何时,渐渐靠的紧密起来,相互感受到对方的体温,皆是心中一颤。

    丁玲儿双颊微红,急忙正了身躯,羞涩的低下头来。

    李云霄忙道:“差点忘了正事,你且坐下,我助你突破那一层窗纸。”

    丁玲儿收敛心神,盘腿坐好。

    李云霄看着眼前人儿,暗自思量,如今丁玲儿已无依无靠,自己得多加珍惜她才是。

    思定后,将杂念抛开,皇朝钟从掌心缓缓飞出。

    “当!”

    一声清音敲响,清晰可见的音波从山巅传开。

    丁玲儿浑身一颤,体内的元力随着那钟声的频率震动,满山青翠也在音波中摇摆,瀑布之声也渐消弱下去,整个天地自然与丁玲儿都融为一体。

    丁玲儿只觉得挡在面前的隔阂瞬间消失,一片通天坦途在脚下无限蔓延,她从未觉得自己距离天道如此之近。

    无数的规则符文从天而落,慢慢融入她的身体,她却浑然不觉。

    自己就好像天地间的一株树,一颗野草,在无数年的岁月中悄然成长。

    一花一世界,一朝一世纪。

    不过转瞬刹那间,丁玲儿就好像经历了世纪之久,缓缓睁开眼来,温润的帝气在身上闪烁着微光。

    眼中一片迷惑神色,逐渐才清澈如水。

    “我经历了多久?”

    “钟声响了三下,一共是九息时间。”

    “九息……黄粱一梦……沧海桑田。”丁玲儿脸上满是震惊。

    李云霄微笑道:“你的状态很好,很契合这种岁月变迁之境,我观你此刻的状态,比那些晋升武帝后数年的人根基还稳。”

    丁玲儿苦笑道:“身世巨变,的确很适合这种沧桑变化。”

    李云霄立即明白自己说错话了,愧疚道:“抱歉。”

    丁玲儿轻轻一笑,脉脉的望着李云霄,道:“云霄大哥说的没错,不用道歉。”不知何时两人的身体再次贴在了一起。

    水声潺潺,芳香淡淡,李云霄心中一阵悸动,终是忍不住将她揉入怀中。

    软玉温香,他的手随着秀发而落,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此刻山抹微云,天空辽阔。

    晚霞掩映峰上,一片清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清浅时光,在此中静静流逝。

    许久后,一道流光从山峰上疾飞而走,带着慌乱的仓促和娇羞逃离。

    峭壁上只剩下李云霄一人身影。

    值此之时,山巅寂寥,露滴香尘,晚风微拂。一片华光照下,望着那猩红点点,艳若桃花。

    想起两人刚才的缠绵,有种如雾如梦之感。

    “花非花,雾非雾,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低浅吟罢,李云霄也觉得有些羞涩,不便去见丁玲儿,故而一拂衣袖,出了界神碑。

    九阶战舰在北海之上狂奔了十余人,终于回到当初与天盟一战的海域。

    当时直打的天崩地裂,海水蒸干,方圆数千里海域生灵尽灭。

    现在一眼望去,似乎恢复了平常,但在高手的神识扫视下,便能发现这里的不同之处,那便是死寂,上百里范围依然没有任何生灵,凡是随着海水漂流过来的海洋生物,尽数死亡。

    苏涟漪惊道:“这海水中还有大量混乱的气息,其中最为严重的便是魔气和毒气,怕是很多年内都寸草不生,鱼虾不存。”

    //现在网文扫黄的厉害,那个相对浴红衣聊聊几十字,写了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