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69章 神体七门
    地骨惊天一吼下,恐怖的气息散开,陈箐羽等人皆是脸色大变,以他们的修为竟然直接被震开数丈。

    远处郝连少皇和莫小川更是脸色大变,他们在这一吼之下差点没当场跪下,郝连少皇更是闷哼一声,喉咙中一阵甜涩。

    莫小川凝声道:“如何?”

    郝连少皇再次哼了一下,道:“扛得住,没问题。”

    “嗯,那就好!”

    莫小川取出剑来,双手握住剑柄插·入大地内,顿时一层剑光浮现,让结界之力更增几分。

    地骨满身都是狂暴的戾气,天空上落下九天都录大罗环,同时众人一道出手,浩瀚的力量震碎空间,从四面八方而来。

    “嘭!”

    地骨身后的肉翅猛然一扇,无数红芒冲击出去,竟将众人的攻击尽数震散,方圆之地直接下沉数丈,化作一片真空。

    九天都录大罗环也在空中“嘭”的一声粉碎,化成无数红光飞回巡天斗牛的颈脖上,一闪而没,只留下一道微小印记。

    那恐怖的气息令得几人皆是心头大震。

    化蛇是又惊又喜,喜的是地骨狂暴,足以碾碎一切,而惊的是在这股恐怖的力量下,那些人并未逃离,甚至眼中都没有一丝慌乱,这让他隐约有一种不好的情绪。

    苏涟漪惊道:“前辈,还能打吗?”

    众人之中她的实力最弱,在地骨的威势下产生了恐惧。

    北圳南道:“挺好的,这股力量在估算之内,我和牧笛大人主攻,你和陈箐羽主围,别让他跑了,其余时候能帮则帮。”

    “什么?别让他跑了?”

    北海之人都是傻了眼,原本还在猜测这群人跑不跑,怎么他们反倒担心对方跑了?

    聆牧笛也是点头说道:“狂暴之后失去神智,犹如凶兽,若是不敌自然会逃,大家守好了。”

    手中银鞭如同银锏,在空中化出虚影,直接就打了下去。

    陈箐羽和苏涟漪立即退开,将战场留给了聆牧笛和北圳南,同时护住身后的郝连少皇和莫小川。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是松了口气。

    “嘭!”

    逆魂鞭的虚影打在地骨身上,一下就震散。

    地骨狂吼一声,似乎还带着一丝痛苦,猛地冲向聆牧笛,肉翅张开一抱,一股空间之力浮现,聆牧笛被束缚着往前撕扯,直接拉进了肉翅中。

    “哈哈!”

    化蛇突然狂笑起来,狰狞道:“我云生一族的双翅都蕴有神通之力,那人虽然身似金刚,却也难敌神通腐蚀,必然被抽干血肉而死!”

    话音刚落,地骨那抱着的双翅上浮现出一圈银芒,上面闪烁着阵符。

    随后一道银光在地骨脚下出现,化作偌大阵法,地骨的身躯猛然颤抖起来,无数银色冲天而起。

    那抱紧的双翅缓缓张开,让化蛇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聆牧笛不仅没有任何事,反而将逆魂鞭横在身前,一手指天,那无数银色符文之光映照在神炼钢的身躯上,如灯影闪动,肃穆庄严。

    相反的,倒是地骨的身躯在剧烈颤抖,似乎非常痛苦。那强悍的肉身竟然在银芒冲击下不断被撕裂开,逐渐变得血肉模糊。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化蛇惊恐的大叫起来,已然吓得不轻,在他潜意识里,云生一族的狂暴应该是天下无敌才对,可眼前的一幕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不信,我不信……!”他狂吼起来,双眼化作猩红,似乎也有狂暴的迹象。

    车尤瞳孔一缩,须弥无我剑立即斩出一片龙域,无穷剑意劈下!

    他可不希望化蛇也狂暴起来,地骨身上的气息已经够恐怖了,怕是已达超凡入圣的巅峰,距离登峰造极也不远了。

    之所以轻易的被聆牧笛牵制住,关键还在于七幻绿魇的毒性已经深入地骨血液,开始腐蚀机能,而聆牧笛又拥有不死躯,否则刚才双翅一抱下就得死了。

    而且聆牧笛似乎对这云生一族也颇为了解,地骨却是相反的失去神智,智商上的巨大差距难以跨越。

    眼睁睁的看着地骨的身躯在那银芒下不断撕裂开,变得血肉模糊,触目惊心,化蛇再也难以淡定了,在车尤狂攻的狭缝下仰天长啸!

    一种凄厉而古怪的声音刺破空间,在整个北海王宫上空响起。

    地骨在那刺声下剧烈颤抖,身躯缓缓运转,暴戾的气息透过银芒传出,周身涌起一层红光,将那银光渐渐挡住。

    “不好!”

    聆牧笛惊呼一声,道:“小心!”

    “轰!”

    地骨眼中射出戾气,肉翅一震,拍在聆牧笛身上,如同炮弹般将他击飞,轰出了数百丈远。

    “咻!”

    那银色之阵的束缚失去,地骨身影一闪,一道红芒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李云霄,他还保持着狂暴前的意志,要将李云霄和宾臣抹杀,洗涤屈辱。

    “不好!”

    陈箐羽惊喝一声,幸亏他和苏涟漪早有防备,一直都在严阵以待。

    一人利剑斩出,化作无数剑影。

    另一人则是双手掐诀,一朵宝花从天而落,在掌心拍出。

    “嘭!”

    但红光撞击之下,剑影散尽,宝花粉碎。

    两人都是受到极大冲击,瞬间被震飞去。

    “怎么会这么强?!”

    两人心头都是一阵难以置信,眼看聆牧笛将这东西玩的团团转,暗想自己两人联手怎么也能大战个几十回合,却不想一招之下就被重伤击飞。

    陈箐羽和苏涟漪一败,郝连少皇和莫小川顿时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恐怖气息,仅仅是威压就让两人浑身颤抖。

    天诛荡魔剑也插在大地上不住的颤鸣。

    “吱吱吱吱!”

    突然天空中传来无数虫子的鸣叫,铺天盖地的尸蠡飞来,像是倾盆大雨,瞬间倾倒在地骨身上。

    仔细望去,那些尸蠡都在拼命的往地骨身躯里钻,那种恐怖的场景令人汗毛倒立,凉意袭遍全身。

    同时巡天斗牛也是前足一踩,辐射开一张青网,蔓延至地骨脚下,就沿着他的身体爬了上去,将其包住。

    “吼!!”

    怒吼和狂暴的声音不断传出,那满身尸蠡被大批震开,巡天斗牛脚下踩着的青网也恍惚不定,好像随时会崩碎般。

    “轰隆!”

    终于红芒从里面不断迸射出,所有尸蠡都震飞了出去,在空中一闪而没,随即化作一柄宝剑,在长空沉浮。

    “拦住他!”

    北圳南瞬间出现在剑身旁一把将其抓住,开始掐指拈诀,一片剑意辐散。

    “万世御剑!”

    无数剑影凝聚,在他身边化作三十六剑影,无数剑符飞旋,瞬间压下去。

    北圳南本身也是绝代剑者,见李云霄施展万剑图后,便思索出了一些变化之法,融入自己的剑内。

    万剑图乃神霄宫不世珍宝,蕴涵天地道法,万剑归一之境。

    当年曲红颜取来让古飞扬参悟,希望助他在剑道上更进一步,可惜未能如愿。

    “嗤嗤嗤!”

    那无数剑影瞬间刺入地骨体内,将皮肉削开,里面冒出大量绿色的血液,可见绿毒之深,已经深入骨血,即便不战,地骨也活不了多久了。

    巡天斗牛也大步跑来,直接用头上双角顶去。

    “嘭!”

    地骨扬起肉翅,像是盾牌般挡在身前,将巡天斗牛的冲击之力挡住,又是一片血肉爆开。

    “啊啊啊!!吼吼吼!!”

    人声和兽吼掺杂在一起,也分不清眼前是人是兽。

    “砰!”

    地骨猛地一扇,将巡天斗牛击飞,再次冲破剑阵,眼里一片决然和凶暴。

    即便是死,也要杀了那两人!

    “铮铮铮!”

    莫小川的剑在大地上被那股威势震的不断往上滑去,两人额上的冷汗如雨洒下,也同样是视死如归。

    “想杀我师尊,从我两人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郝连少皇也是一片决然,那颤抖的身体突然稳定下来,丹田处缓缓亮起,竟是要自爆丹田。

    突然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道:“蠢货,打不过还死扛,这是最蠢的办法。”

    两人皆是大惊,急忙回头望去,只见李云霄的身体上闪烁着三色光芒,柔和如水,在肌肤上流淌,金色的炼体术光,漆黑的魔元之光,还有通透白色的琉璃之光。

    三色光芒代表三种力量,已经相互梳理,泾渭分明。

    而李云霄的身上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一片滑润如玉,隐约间如琉璃通透。

    莫小川和郝连少皇又惊又喜,他们仔细将元力凝聚在双目中,竟然无法看清李云霄的模样。

    “师傅,你的伤……”

    “嗯,已经全好了。”

    李云霄轻声说道,便迈开步子从两人中间走了过去。

    不远处的宾臣还在不断吐血,身上的光芒依旧凌乱不堪,强行撑着身体,满眼都是羡慕嫉妒恨,咬牙道:“第……第七……门……”

    “吼!”

    地骨那通红的眸子突然间急剧收缩起来,喉咙里发出极度不甘的声音,双翅如刀,猛地劈斩而下!

    几乎是用尽了他的全部气力,所有怨恨憎怒尽化其间。

    “谢谢啦。”

    李云霄朝他微微一笑,身上涌起魔纹,那些漆黑诡异的魔纹似乎并未在皮肤上,而是化作光芒闪烁在周身。

    他五指一握,一股炽热的力量从掌心散发出来,顿时拳头四周浮现出剑符,隐隐更有剑影在手臂上旋绕。

    “谢谢你的陪练,作为回报,我就用这魔剑渡你去彼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