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66章 光明琉璃身
    整个北海王室的空间内,时间似乎静止了,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一不可思议的一幕。

    众人都是高手,之前一眼就能看出李云霄气绝,那所谓的活死人,肉白骨,都不过是夸张的说法,要么不死,死了的话怎么可能复活!

    但李云霄却是缓缓的睁开了眼来,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

    “哈哈,终于活了!”

    车尤狂喜,其余之人也都是松了口气,郝连少皇和莫小川更是喜极而泣,相互拥抱。

    聆牧笛飞速在李云霄胸口处连点数下,接连布下数道封印,这才问道:“你觉得如何?”

    李云霄瞳孔微缩,道:“血液之中似乎有一种狂暴的气息,令我忍不住的想要杀人。大人是将那虹石放入了我胸内?”

    聆牧笛道:“唯有如此,才是最有把握的救你之法。”当下他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道:“你的心脉现在必须靠虹石维持住,它会不断的修复受损心脏。”

    李云霄皱眉道:“这种怪异的感觉很不好受,虹石入体总归是麻烦的事,我何时能将它取出来?”

    北圳南道:“心脏乃是五脏之首,即便你的神体再如何强大都不可能自我修复,唯独大成肉身,才具有修复一切的能力。待你的肉身大成就可以将这虹石取出了。”

    聆牧笛道:“麻烦的是,等你踏入大成圣体的时候,这虹石已经跟心脏融合在一起了,是否还能取出来我也心里没底。”

    李云霄郁闷道:“总不能我一辈子都带着这颗石头心吧!”

    车尤道:“怕什么,人家整个身体都是石头的,你只是区区心脏而已。而且以这虹石为阵眼布下的封印,代替那法则虚光,替你封住通道。若是魔普再次强行占据你的身体,必然要摧毁这虹石封印,虹石一碎,那你也瞬间完蛋,他占据身躯也就无意义了。”

    李云霄:“……,我能爆粗口吗?这封印真他妈·的太缺德了吧?以前被魔主占据身躯还能有机会抢回来,现在则是直接同归于尽!”

    北圳南安慰道:“活着就是好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再惨能比我惨吗?”

    他的肉身早已化成腐尸,必须改颜换面才能见人。原本大成肉身可以不朽,但十年万年的岁月实在是太久了。

    “罢了。”

    李云霄也不奢求什么,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

    “没出息的东西,眼睛都哭红了。”

    他逐一在郝连少皇和莫小川头上敲了过去,两人都是喜极而泣。

    郝连少皇哭泣道:“我们还没踏入武道巅峰呢,师傅你可不能扔下我们不管了。”

    李云霄骂道:“武道巅峰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师傅只是领进门而已,你们已经离顶点不远了,但巅峰也不过只是起点而已。”

    巅峰只是起点,李云霄骤然想起帝迦和他说过的话,忍不住说了出来。

    在场之内,除了聆牧笛和北圳南外,皆是心中一凛,对眼前的路生出无限向往。

    “是,徒儿受教了!”

    郝连少皇和莫小川皆是拜下。

    车尤道:“这几个云生一族的怎么处理?”

    “饶命啊,万年灵乳精华已经给了诸位大人,还请遵守承诺,放我们走。”白眉老者求饶起来。

    车尤骂道:“我呸,我有说饶你们吗?说了看本座的心情,本座心情现在还不错。”

    两位长老顿时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尴尬的笑来。

    李云霄眉头一皱,道:“你心情好,但本少心情不好,直接杀了吧!”

    “杀”字一出,他顿时脸色大变,内心说不出的狂躁,身上刹那间涌起无数魔纹。

    只见他身影一闪,立即出现在两名长老面前,手中一道剑芒横斩而出。

    那剑芒白炽如火,隐约有莲花浮现。

    “嗤!”

    剑光过处,两名长老的人头直接飞了起来,鲜血喷的老高。

    “啊?!”

    所有人都是淬不及防,看着两具无头尸在不断喷·射鲜血,都是彻底傻眼了。

    李云霄身上充斥着满满的煞气,转过头来盯着闰海等人,寒声道:“你们这些虫子,也一并去死吧!”

    剑殇斩红上亮起白芒,恐怖的气息散发开来。

    突然一道红色光圈落下,直接锁住李云霄,将他的全身束缚住,正是九天都录大罗环。

    聆牧笛也是大喝道:“恪守心神,别入魔了!”

    李云霄浑身一颤,身体上立即散发出通透的光来,正是明月神体的异象,不断将魔气净化。

    北圳南皱眉道:“大人,他这神体好像……”

    聆牧笛道:“我也发现了,正是晓风残的光明琉璃身。”

    北圳南脸色骤变,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并未多言。

    车尤道:“他这神体怎么了?有问题吗?”

    当年在南域天珠门内得到神体传承,他也是亲眼所见,而且那传承之处,漫天都是极为珍贵的东海月明珠,现在听得聆牧笛两人之言,看来也是有些来头的东西。

    聆牧笛有些回忆的样子,道:“这是当年南域之王晓风残的神通绝技,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会发光而起,最后还是被魔主一掌拍死了。”

    车尤:“……”

    北圳南道:“难怪他一身魔元,不仅没有入魔,反而能够加以运用,竟是得到了光明琉璃身,此神通是为数不多可以抗衡魔元的力量。”

    整个北海之人都是警惕万分,人人的脸色都极为苍白,内心叫苦不迭,怎么来了这么一群煞星。

    李云霄身上的明月神光通透如月,好似一枚宝珠,闪烁几下,那眼眸逐渐恢复平静如水。

    剑殇斩红在手里逐渐变小,收缩成一朵白色莲花,隐入掌心不见。

    “抱歉,激动了,激动了。”

    李云霄有些尴尬的呵呵一笑。

    闰海等人都是有苦难言,你丫的激动一下就杀了云生族长老,这笔账就连北海王室也脱不了干系,多少会受到牵连。

    车尤笑道:“哈哈,还好没酿成大祸!”

    闰珑实在忍不住了,叫道:“杀了云生一族三位长老,这还没酿成大祸?!你们已经大祸临头了!”

    李云霄对化修道:“云生一族就是你那个师兄骨虹所在的族吧?”

    化修脸色凝重道:“正是,云生一族的实力甚至不在海皇殿下,即便是师尊对他们也是礼让三分。”

    想到骨虹,他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哆嗦,难以抑制的恐惧在内心蔓延。

    李云霄点头道:“正好,上次的账还没跟他算呢,你们赶紧传讯给云生一族,让他们派人来送死,本少就在此地等候。”

    此言一出,北海之人皆是傻了眼。

    原以为他杀人后肯定第一时间逃走,谁知却傻乎乎的留下来等死,顿时心花怒放,只要云生一族派人过来,自己的责任也就小多了。

    闰海急忙道:“快,快传讯给云生族!”

    生怕众人反悔似的,闰海忙道:“诸位大人不如先到宫内休息一二。”

    李云霄眼中一亮,当年搬空了东海王宫,受益匪浅,但坐吃山空,身上的天材地宝也不多了。

    “好吧,大家进去休息一二。还请大人弄些天材地宝来给我们恢复元力,等会还要杀云生族的傻鸟呢。”

    李云霄正色道:“千万要量大,量不大的话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新仇旧恨一起算!”

    闰海执掌北海多年,也是老狐狸般的存在,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对方这就是在敲诈啊。

    但敲诈也得忍了,只要能将这些大爷留下,等云生一族过来,出点血也无妨。

    “那是自然,绝不会亏待了诸位的。”

    闰海立即吩咐下来,令人去取天材地宝供众人享用。

    众人顿时涌入王宫中,不客气的坐下畅饮起来,李云霄死而复生,大家都心情极好。

    北圳南道:“云少,你的神体是要突破第七门了吧?”

    李云霄微微一笑,将酒杯放下,道:“好眼力,你如何看得出?”

    宾臣一惊,道:“当真要突破第七门?你有征兆了?”

    李云霄点头道:“有一点,隐隐约约,捉摸不定。”

    “哈哈,我说呢!”

    车尤大笑起来,道:“难怪你小子会留下来等那云生一族,原来是为了找对手淬体!”

    北圳南道:“不错,此法甚妙。只要对方实力足够,在战斗中突破第七门的概率极大。”

    宾臣道:“待会我也要战!”他身上隐约有阵光浮现,似乎十分激动。

    李云霄笑道:“想修炼的待会都可以上,希望云生一族派来的人不要让我们失望才好。”

    车尤道:“若是失望了,咱门就直接杀上门去。这什么破族既然名头这么大,想必族中厉害人物还是有几个的。”

    闰海听得一阵心惊胆战,也不好搭话,只是在一旁不断赔笑敬酒。

    宾臣则是开始向北圳南请教一些肉身上的修炼事宜,他虽不知此人来历,但讲解和见识却令他目瞪口呆,远胜自己十倍不止。

    众人也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讨论的不亦乐乎,皆是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