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65章 激活
    北圳南突然说道:“云生一族,我想起来了。”

    白眉老者重重哼了一声,气指颐使的喝道:“哼,现在才想起来,不觉得晚了吗?此事可没这么容易罢休!”

    聆牧笛道:“我怎么没印象?”

    北圳南道:“大人忘了吗?当年大战中,有一名实力非常突出的海族人被大人所救,哭着喊着要誓死追随大人,但大人未答应他。那人好像就是云生一族的族长,叫什么重地来着。”

    聆牧笛回忆了一下,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时间太久忘记叫什么了,像是体型如山,可以生出双翅,满身通红,五指爪牙的海族。”他虽不记得名字,但却将对方的战斗特征全部说了出来。

    “你、你们真敢乱说啊!”

    白眉老者惊骇和愤怒的浑身发抖。

    北海王室之人也都是心惊肉跳,吃惊的看着两人,敢这么调侃云生一族的,当今天下怕也只有这两人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聆牧笛和北圳南只是实事求而已,并未调侃。

    重地乃是云生一族第一代族长,一座巨大的雕塑就在族内供着,但普通人根本不知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名枯瘦的云生族长老大怒的吼叫一声,就身影冲了过来,一掌拍向北圳南。

    北圳南自然不惧,身子一侧,猛地运掌拍了过去。

    “嘭!”

    两人的掌风激荡,那枯瘦老者陡然大惊,发现对方的力量远在自己之上,他急忙想要退去,却发现双掌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住。

    后退无路,而前面对方的掌力却越来越强,不断碾碎自己的掌骨,两条手臂好像无数刀片从骨髓里刮过,痛的他浑身冒冷汗。

    “放肆啊!”

    另外两名老者同时大怒,强大的妖气澎湃而出,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一左一右飞袭而来。

    北圳南猛然掌上用力,将对方震开,同时一个回身,单手掐诀,一片剑影蓬然而起。

    “八棱照影,万世御剑!”

    一剑划分为二,往两名长老身上斩去。

    “嘭!”

    “嘭!”

    两人皆是一震,只觉得自己气血激荡,五脏六腑都翻滚起来,强行压制住一口鲜血,不断后退将那剑势化解。

    一人两招,便将他们三人击退。

    白眉老者知道形势不好了,喝道:“先退,来日再跟他们算账!”

    “退?这个玩笑开大了!”

    车尤身影一闪,就拦在三人面前,寒声道:“将万年灵乳精华交出来,可以放你们走。”

    白眉老者怒道:“那万年灵乳精华我云生一族有大用,若识趣的话就让开!”

    车尤冷冷道:“抱歉,我这人向来不识趣。”

    白眉老者气的咬牙切齿,怒道:“看来你根本不知道我云生一族的厉害!”

    车尤寒声道:“废话太多,本座不喜!”

    须弥无我浮现在他手中,直接一剑斩下!

    三人皆是大骇,想不到对方直接就动手,那股剑威浩荡,根本不是他们能挡住,皆是吓得脸色发白。

    闰海实在看不下去了,身影一闪,挡在三人面前。

    双手掐诀,一圈金环从双臂上飞起,化作层层光晕。

    “嘭!”

    那些光晕尽散,剑气斩在金环上,震起脆耳清音,闰海双臂一麻,内心惊骇异常。

    白眉老者道:“闰海大人,你将这些人拦住,我三人先回族中复命,并且派高手来剿杀!”

    三人顿时化作流光飞起,要破空而去。

    闰海一阵无语,内心憋屈却又无话可说,云生一族他可不敢得罪,而且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三人死在自己地盘上,否则麻烦就大了,三人若是能逃走那是最好不过的。

    “轰隆!”

    突然一道巨大的光圈在上空浮现,九天都录大罗环化作数亩之大,猛地将三人压住。

    随后聆牧笛抽出银鞭,无数符文闪烁,猛地打下。

    “啪!啪!啪!”

    接连三声,三人皆是当场吐血,只觉得天旋地转,神识受到重创,从空中坠下。

    车尤道:“这三人太顽固了,牧笛大人还是直接对他们搜魂吧。”

    “搜魂!”

    三人都是吓了一跳,急忙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怒的嘶吼连连。

    闰海也是急道:“不可,这三位长老在云生一族德高望重。云生一族即便是海皇宫也不敢随意开罪的势力啊!”

    聆牧笛皱眉道:“海皇宫又是哪家势力?”

    北海之人皆是张大嘴巴,一阵呆滞。

    聆牧笛所在的年代,还没有海皇宫,就连四海都是混乱一片,不像现在这般有序。

    “哈哈!”

    车尤大笑起来,道:“别管这些傻帽了,赶紧搜魂吧。什么云生一族,什么海皇宫,什么圣域,什么化神海,又什么天堑涯,我们又何曾放在眼中?该打打,该杀杀!”

    众人皆是听得傻眼了,特别是海族之人,海皇宫那完全是心中圣地,云生族更是恐怖的古老势力,至于圣域、化神海、天堑涯,也都知道是人族圣地,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狂妄至此!

    聆牧笛银鞭一打,“啪”的一声,一名老者再次飙出血来,整个身体震入空中。聆牧笛五指一抓,顿时将他摄了下来,悬在自己身前。

    随后双手不断掐诀,各种印记逐一打入对方体内,暴力的将对方灵台识海撕开,神识疯狂涌了进去。

    “啊啊啊!!”

    那名老者惨叫连连,身体在空中不断痉挛抽搐,但片刻后就彻底停止下来,脸上一片呆滞,双眼无神。

    “砰!”

    搜魂完毕,那身躯被直接扔开,像是一滩烂肉似的趴在地上,但却没死,只是彻底废了。

    “嗞!”

    另外两人惊恐的大叫起来,吓得瑟瑟发抖。

    聆牧笛目光望向那名白眉老者,道:“万年灵乳精华在你身上,是老实的交出来,还是我来动手?”

    白眉老者吓得脸色发白,急忙取出一只玉脂瓶递了过去,颤声道:“别,别杀我!”

    聆牧笛凌空一抓,便将那玉脂瓶摄入手中,打开一看,顿时脸上露出喜色。

    白眉老者颤声道:“我,我们,可,可以走了吧?”

    车尤哼道:“先留下,看看着万年灵乳精华的效果,若是效果不好,我还得拿你们出气呢!”

    两人皆是哆嗦起来,吓得不轻。

    聆牧笛将玉脂瓶对着李云霄的口,缓缓倒了进去,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清香在整个空间内蔓延。

    闻之都神清气爽,百倍精神。

    闰海脸上露出肉疼之色,这瓶灵乳精华若是被云生一族拿走,等于自己卖了一个大人情,今后在四海都更好混,现在被这些人取走,怕是肉包子打狗了,对方就连一块元晶也不会给自己的。

    随着灵乳精华的滴入,李云霄身上的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那被魔焰烧的漆黑的碳色也不断从皮肤上剥落,生出新的肌肉来。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惊奇的一幕。

    很快,一个生机勃勃,容光焕发的李云霄就浮现在眼前,而且比先前更要显得年轻精神。

    聆牧笛赞道:“万年灵乳精华果然是千金无求的至宝。”

    车尤也惊叹道:“竟如此神奇,闰海大人,贵宫中可否还有,本座想购买几瓶喝喝。”

    闰海一脸的黑线,重重哼了一声,道:“你说呢?”

    “嘿嘿。”

    车尤一笑,也知道自己是妄想,道:“牧笛大人,现在如何了?”

    聆牧笛道:“肉身已无恙,而且更甚从前,现在最重要的修复他的心脉。此法我本不想用,但我刚检查了下,他的状况比想象中的要差,只能冒险一试。”

    众人一下紧张起来。

    聆牧笛道:“大家不用紧张,救活的概率极大,我就担心之后的副作用。”

    他抬起头来望着葫芦小金刚,突然单手掐诀,另外一手猛地探出,五指如爪,抓在葫芦小金刚身前。

    “吼!”

    葫芦小金刚那魁梧的身躯一颤,口中发出低沉的嘶吼,似乎极为痛苦,但依然强忍着不动。

    一块散发着白光的石头从葫芦小金刚胸口被抽了出来。

    “嗞!”

    车尤猛地抽了口冷气,大吃一惊,他当然认得这是虹石,惊道:“大人你是……”

    聆牧笛道:“将这块虹石植入李云霄心脏内,将他的机能激活起来。”

    车尤骇然道:“可、可这是虹石啊!”

    聆牧笛面无表情,道:“我知道,即便是我,当初也抵御不住这虹石之惑,所以我才说麻烦的。”

    车尤心中涌起怒气,道:“既然如此,那你还用此法?你觉得他能扛得住?”

    聆牧笛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是,因为他是李云霄。”

    车尤愕然了一下,随即沉默不语,但脸上的担忧之色却不减。

    聆牧笛不敢触碰那虹石,慢慢的用元力裹住,直接放在李云霄的胸口。

    那虹石似乎有灵性,瞬间就不受控制的隐入进去。

    一声如同心脏般的跳动声从李云霄体内传来,他的身躯猛烈抽搐了下,直接牵动所有人的心。

    “嘭嘭!”

    “嘭嘭!”

    那虹石仿佛心脏一般,不断吸收着李云霄体内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