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62章 天盟之战(10)
    帝夜脸色大变,身体骤然停了下来,一掌还留在距李云霄数尺远处。

    “李云霄”全身布满魔纹,身躯也是缓缓立了起来,全身气势骤变,眼中一片讥讽之色盯着帝夜。

    身边的葫芦小金刚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魁梧的神炼钢身躯竟然一颤。

    “李云霄”翻手一掌,直接拍在葫芦小金钢身上,震起无边魔气,将葫芦小金刚直接击飞,道:“长这么丑,不要碰本座。”

    帝夜双瞳一凝,道:“哼,果然是你这个蠢物,想不到你也还没死呢!”他的身形再起,猛地拍了过去。

    “你死我也不会死。”

    “李云霄”嗤笑一声,同样单手掐诀,右手化拳为掌,迎了上去。

    “轰!”

    两人一掌之下,无边魔气化作灵压震开,漫天的漆黑之色不断扩大,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同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车尤惊道:“牧笛大人,怎么办?”

    聆牧笛也没什么好办法了,道:“静观其变吧。”上次被魔主普附身,乃是集合众人之力才将他封印下去,这次不知该如何了。

    帝夜脸色一沉,身后瞬间浮现出真魔巨灵,喝道:“死!”

    那真魔法相面目狰狞,在空中双手结印,猛地压了过去,一道巨大的魔印像是天外飞石,凌空坠落。

    魔普冷笑道:“真魔法印而已,难道本座就不会了吗?”

    他也是掐出同样的印诀来,身后漆黑的魔元不断上升,化作巨灵,也是同样一印而去。

    两个巨大的真魔法印在空中轰击在一起,一圈圈的魔光震开,逼的众人尽数后退,两派之人也停止了争端,再次远远分开,观望双魔之战。

    “轰隆!”

    两座巨大的真魔巨灵在激荡的力量下各自崩毁,帝夜面色一寒,顿时化作三头六臂法相,六臂齐掐诀。

    “十万年了,当年若非你之蠢极,本座也不会被封印至今,现在前仇旧恨一并与你算!”

    顿时魔云在周身涌动,身前一臂猛地探入其内,抓出一柄古色青铜的斧形玄器,器面如兽首,张牙裂嘴,眼中镶着玉石。

    玄器一现,整个天地开始变得压抑起来,不断有雷声轰响,好似电闪雷鸣。

    魔普面色一寒,露出凝重的神色,道:“以你此刻的状态动用六道魔兵,小心反噬的灰飞烟灭。”

    帝夜冷笑道:“不劳操心,先管好你自己吧!”

    那青铜战斧被高高举起,整个天地开始剧烈震颤,小红稚嫩的身躯也随之飘摇,仿佛不能承受之重。

    魔普双眸中迸射出怒火,双手在身前一合,缓缓的张开。

    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在两掌中浮现,不断有星环散开,仔细凝望过去,上面有无数花纹,像是一面盾牌,在不断变大。

    盾上吞噬一切神识,众人想要一探情况,皆如石沉大海。

    帝夜瞳孔骤缩,喝道:“你这区区凡胎也敢玩,你不要命了吗?!”

    魔普嗤笑道:“用你管?看谁死!”

    帝夜怒道:“疯子!本座今日便彻底结束了你!斩碎一切吧,阿赖玄钺!”他手中的青铜战斧猛地一斩而下,整个天空“轰隆”一声,瞬间劈成两半,无边威能往两侧散去。

    所有人都觉得身心巨颤,有种世界末日之感。

    那强大的器蕴之力,即便这些高阶武帝强者也终于扛不住,天盟成员不少惨叫起来,身躯终于在气浪下化作碎肉被吹散。

    远处的不动归林上更是惨烈,所有建筑瞬间粉碎,大量的尸煞也被震的凌空飞起,然后爆开。

    魔普脸上满是愤怒,喝道:“阿南干刹!”

    双手不断掐诀将魔元打入身前盾内,那漆黑盾牌立即化作数亩之大,如同黑洞般吞噬一切力量!

    “轰隆!”

    斧光斩下,直接轰入黑洞内,一股更甚之前的浩瀚伟力炸开。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这一片轰鸣,黑暗将数千里海域尽数吞没,万里之遥的大海上,没有一滴水,无数生灵彻底灰飞烟灭。

    “嘭!”

    不动归林也本是一只海龟尸煞,在连番冲击下,终于爆开,化作无数碎石,如雨坠入大地。

    “不!!”

    景七惨叫一声,刹那间飞过去,但整个乌龟尸煞已经碎裂,不复存在。

    这一波力量激荡开了,即便是武道巅峰强者,也难抗横恐怖魔威,被震得连连吐血。

    车尤为了护住莫小川和郝连少皇,直接化出真龙法身,一片龙域在身前凝结,也被击的连连后退。

    所有人都无法分清状况了,全都被慑服在这种末日般的恐怖力量下,心脏狂跳。

    此刻海天之间激荡着成千上万的能量束,皆是恐怖无比,稍稍被击中下,不死也是重伤。

    聆牧笛飞身而起,迎着那一圈圈激荡的力量而上,他的身躯在各种余波下被轰的不断爆响,但却难伤。

    空中全是黑暗和能量束,神识完全辐射不开,只能以肉眼辨识。

    终于在数千丈远的地方看见一具娇小身躯不断往后飞去,好似风中落叶,完全无法掌控自己命运,任由摆布。

    “李云霄!”

    聆牧笛急忙叫了一声,几个起落下就来到李云霄身边,将他抱住。

    此刻的李云霄全身焦黑,脸孔都一片碳色,不可辨识。

    聆牧笛大骇,猛然探了下他的气息,似死未死,也不知具体情况。

    他猛地朝众人道:“走!”

    此地已经无法再待下去了,李云霄若是不及时救治,怕是就真的死了。

    其余之人也不含糊,立即跟着聆牧笛而去。

    “想走?杀光他们!”

    殷峙大喝一声,猛地追了过来,他心中也万分焦急,不知李云霄生死,若是还活着的话就麻烦大了。

    “杀?太难吧!”

    车尤猛地双剑斩出,倾尽了全身之力,一股剑威横空斩去。

    逼的所有人都暴退开,不敢追的太紧。

    殷峙大急,朝着下方的景七道:“景七大人!”

    景七匍匐在海底,整个身躯不断的颤抖,满地都是不动归林的碎片和尸煞残肢,还有那巨大的乌龟脑袋就落在不远处。

    “完、完了……一切都完了……”

    景七几乎失去了神智,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思想。

    殷峙急得直跺脚,以他一人之力根本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云霄众人飞离,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

    海天之间,只剩下满目苍夷,到处都是裂缝,看得人心惊肉跳。

    “天者大人呢?”

    一名武者惊颤的问道,刚才两股毁天灭地的力量碰撞下,就彻底失去了小红的身影。

    殷峙也是神识散开,四下找去,但整个天地间都是大量的负面能量肆虐,数千里范围内都被波及,海水尽数蒸发干净,仅凭目力哪里找得到。

    “死、死了吗?天者大人死了吗?”

    那名武者心中颤抖不已,仿佛是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殷峙道:“天者大人实力通玄,登峰造极,怎么可能死,必然是遗散在某处。我们先四处找找,三日之后无果的话,还请诸位来碧落宗一聚,共商要事!”

    天盟经此一战,直接伤了元气,虽然巅峰武者并未损失几名,但高阶武帝的中间力量则是死伤殆尽,就连尸煞宗都算是彻底毁了。

    殷峙看着下方几乎呆滞的石化的景七,内心也极度复杂,若在以前的话,必然是大快人心,得多喝几杯庆祝,但现在确是兔死狐悲,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他不由得浑身一颤,想起李云霄先前所言要灭碧落宗,便如同一层阴霾笼罩在心间,挥之不去,而且越来越沉。

    闰珑叔侄脸色发白,也不知内心何想,闰珑直接抱拳道:“诸位朋友,我先告辞了,回去便向兄长禀明此间发生之事。”

    两人的脑子也几乎空白了,对此间之事失去了思考能力,特别重要的是四海公主身负重伤,现在也不知生死。

    想想都觉得一头的包,两人同众人简单打过招呼后,就直接化作流光往北海王宫的方向而去。

    聆牧笛等人在大海上全速飞奔了数个时辰,才终于看到一座小岛,尽数降落下去。

    众人除了聆牧笛和葫芦小金刚外,尽是一身的伤,就连巡天斗牛都被打的身体陷下大半,完全变了形。

    聆牧笛将李云霄放置在地上,开始详细检查起来。

    李云霄全身如焦炭般,乍看之下完全没有生机,聆牧笛的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

    郝连少皇急道:“大人,我师父现在如何了?”

    车尤也忙道:“是啊,伤的如此之重,会不会毁了他的武道根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若是武道根基被毁,那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聆牧笛叹了口气,道:“放心吧,他的武道根基没毁,只是……”

    “吁!”

    众人这才深深的呼了口气,一颗悬在嗓子上的心才沉了下来,只要武道根基不毁,其它的都好办。

    郝连少皇忙道:“大人刚才说只是什么?”

    聆牧笛看了众人一眼,哀伤的说道:“只是李云霄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