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55章 天盟之战(3)
    莫小川已经是铜铃般的眼珠子再次睁大了几分,这剑中老人即便是他想要联系,也根本无从着手,却不想这样简单就被聆牧笛弄了出来。

    剑上人影显得有些不耐烦,道:“什么事?”

    莫小川怔怔道:“前、前辈……”

    那人影仿佛睡眼惺忪,睁开眼来,随即一愣,盯着聆牧笛看了一阵,顿时浑身一颤,失声叫道:“你……你……您是……您是……北域之王……聆牧笛大人!!”

    聆牧笛笑道:“哈哈,果然是莫景州,你也还没死呀。”

    那残魂愣了半响,看看莫小川,在看看李云霄,随即道:“大、大人您怎么可能没死?”

    莫小川浑身大震,莫景州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不过了,乃是黑铁城莫家第一代先祖之名,在祖祠灵牌的最上方。

    而且更让他惊骇万分的是,以先祖之尊,竟然对眼前这人毕恭毕敬。

    聆牧笛道:“说来话长,能够见到当年之人,实在是感慨良多。我看你魂力暗淡,飘忽不定,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吧。”

    那残魂看了莫小川一眼,苦笑道:“所幸的是我莫家之人终于有人可以继承这柄剑了。”

    聆牧笛道:“我最近学的一套魂炼之法,也许对你有用。”

    莫景州惊喜道:“大人的魂炼之术,必然高明至极。”

    聆牧笛道:“以你此刻的状态,怕是不能离开此剑,待大战结束后我再想办法将你弄出来。”

    莫景州惊喜交加,连连道:“多谢大人。”

    莫景州激动的难以支持,原以为十万年来就只剩自己残存,不想见到当年战友,而且还能延续自己残魂,脱离天诛荡魔剑的束缚,一时间不知所措,在剑身上飘来飘去。

    聆牧笛笑道:“此刻杀敌,若是你有精力过剩的话,就多杀几个吧。”

    “是,是,大人!”

    莫景州激动万分,眼里闪过一丝精芒,道:“小川,放开灵台识海,让我控制你的身躯。”

    莫小川急忙照办,这老头一直以来不时的会苏醒出现,提点自己武道修炼,原本就是亦师亦友,现在才知道竟然是先祖,更不敢有半点违背。

    莫景州一下进入他体内,莫小川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发生了极大变化。

    “哈哈,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这次一定要杀个痛快!”

    “莫小川”大笑起来,右手握住天诛荡魔剑,顿时一股浩瀚伟力洋洋洒洒而出。

    他目光一转,同时惊喜道:“是北圳南!还有大人您的青牛!”

    一股热血在体内流淌,甚至忍不住的有泪花在眼中闪烁,“莫小川”抹了把眼泪,便狂笑数声,直接冲入战圈内。

    一道恐怖的气息从天诛荡魔剑上升起,在空中化作吞天巨兽,咆哮而下。

    天盟之人越打越心惊,原本就久战不下,内心不断焦虑,现在又出来一个疯子般的人,更要命的是那股剑威,浩浩荡荡,如荒古凶兽降临,令人不寒而栗。

    许多天盟之人急切的偷望向远处,两位超凡入圣的宗主虽然略占优势,却被人彻底缠住,根本分不出身来。

    北圳南和殷峙在互相斗剑,两人的身影几乎无法辨识了,只有漫天剑影不断射开,即便巡天斗牛也插不进手,只能踩出一片片的青光网路,辐射过去,对殷峙造成一定影响。

    殷峙越打越惊,虽然对方的力量被自己压制,在满天剑气下,对方的身躯早被斩中数百剑,伤痕累累却始终不死。

    就连脸上中了一剑,被刺出一个窟窿来,连一滴血都没,依然战意不减,一剑似一剑的斩出。

    更让他心惊不已的是,北圳南的剑芒下,每次都带着绚丽的绿芒,十分好看。

    但武者的直觉却让他感到一阵心惊,只觉得那绿芒的危险程度更胜过剑气,不敢冒然触碰。

    而且那巡天斗牛看似笨笨呆呆的站在旁边哞叫,实则也给他带来极大影响,每次发愤施展全力要将北圳南彻底灭杀时,那牛就冲了上来,两人都几乎是不死身躯,再加上忌惮那绿芒,打了数千招后,变成了胶着不下的状态。

    另外一端的车尤则没这么好运了,被景七和神煞尸傀逼住,越打越弱。

    若非他的真龙法身强悍,怕是早已被轰死,即便如此,那身上的龙鳞开始出现点点尸斑,并且扩大起来。

    “本座跟你们这两个僵尸拼了!”

    车尤只觉得内心无比憋屈,怒火滔天之下,一剑斩出千叠峰,一剑斩出不落尘,两股剑意无边无尽,浩浩荡荡推出。

    景七和神煞尸傀都是应身而退,在那双剑之威下,即便是两人也不敢硬抗。

    但车尤双剑斩出后,顿时势弱,大口的喘息着,就连龙鳞上的鸠砂玄羽之毒都压制不住了,扩散速度开始加快。

    李云霄忙道:“还请大人掠阵,我去助老龙一臂之力。”

    聆牧笛道:“不,还是你掠阵吧,我去助他。”

    李云霄愣了一下,眼里闪过惊喜,毕竟以聆牧笛的身份地位,一向很少愿意出手。

    聆牧笛笑道:“你才是主将。”

    他身影一闪,便冲入了战圈中,直接出现在神煞尸傀的身后,一掌拍了过去。

    那掌势下浮现出一片星云,星光点点,好似无尽灿烂星空。

    神煞尸傀急忙转身,口中吐出一团白色气体,也是双掌拍出。

    “砰!”

    两股掌力震荡,两人都被彼此击退。那白之的毒气也散开,将聆牧笛罩了进去。

    然并卵,聆牧笛从白烟中走出来,满身都遍布尸斑,他轻轻往身上一弹,那些尸斑尽数散去。

    景七面色大变,露出极度的震惊,神煞尸傀并没有多少灵识,但也同样瞳孔骤缩。

    除了李云霄的魔气外,他还从未见过有人可以抗衡鸠砂玄羽。

    即便李云霄也只是和景七的二次导毒抗衡,神煞尸傀上的可是纯粹的大灭绝五毒啊。

    车尤一身龙鳞,那可是十阶的真灵之物,都已经被鸠砂玄羽腐蚀的不成样子了,眼前这人竟然像灰尘一样轻易弹掉!

    景七骇然道:“你是何人?”

    聆牧笛笑而不语,再次出掌朝神煞尸傀拍去。

    “嘭!”

    两人再对一掌,同时被震开,似乎有些势均力敌的样子,聆牧笛身上再次染上尸斑,依然轻笑着弹掉。

    景七内心惊骇异常,知道这绝不是巧合,而是鸠砂玄羽真的拿对方没辙。他看了一眼远处的车尤,脸色一沉便朝聆牧笛攻去。

    车尤双瞳微微一缩,手持双剑便想再次攻上,却听见李云霄传音道:“你已身中剧毒,回来压制毒性,否则麻烦就大了。”

    他略一沉思,看着聆牧笛在两人围攻下,也是不断挨打,但他的身躯坚硬无比,无论景七如何攻击,都始终破不开那神炼钢之躯。

    这才轻哼一声,收起双剑飞回到李云霄身侧,盘腿坐下开始疗伤。

    李云霄关切道:“如何?”

    车尤道:“都在龙鳞之上,想不到那毒性如此厉害,这鳞片可是龙之秘宝,十方神境的龙族流传下来的啊。”

    李云霄道:“那可是大灭绝五毒,即便是神境强者沾上也得死。你千万小心别弄到体内去了。”

    车尤道:“放心吧,我的龙息之力不在你的魔元下,要清除这些毒素不难,只是需要大量时间罢了。唉,可惜了,可惜这次秘藏中没有找到龙晶,否则本座可以瞬间恢复,将那两个僵尸砍了!”

    李云霄眉头微微一促,道:“别说话了,安心调养吧。”

    他的目光始终在战场上,聆牧笛的实力和车尤相差不大,但他仗着自己的神道领悟,和不死不灭之躯,虽然也是不断挨打,但还是轻易将景七和神煞尸傀拖住了。

    天盟成员多半都有种崩溃的感觉,不明白自己遇上了什么样的敌人,内心的阴影面积无法计算。

    聆牧笛、北圳南、巡天斗牛、鳄鱼、恶灵、玄雷惊云吼、葫芦小金刚、这些都是打不死的……

    李云霄望了一眼远处高空中,那些耸立云端的巨大存在。

    这次战斗胜败的关键就是这些深海巨兽,那一道道的破界黑芒吐下来,轰入战圈内,不断的将胜负天平倾斜。

    水仙则是盘坐空中,双手掐诀,浑身金光闪烁。

    她只是作为一个沟通的桥梁,锁定那些天盟成员,让深海巨兽的攻击不至于落空。

    闰珑叔侄二人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浑身冷汗。

    这般旷世的大战,涉及的高手之强,高手之多,也是闻所未闻,两人根本不敢靠近战圈,以免被波及进去。

    李云霄虽在原地一动未动,但神识始终覆盖整个战场,因为整个战事的主谋——天者,至今未曾出现!

    天者布下如此阵势杀他,自己不可能不来的。

    突然他神识一动,猛地回过头去,只见水仙身边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人。

    那人穿着百花蝴蝶裙,面容娇嫩,形象可爱,正是小红,不知何时出现在水仙身侧。而水仙依然双手掐诀,却是未曾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