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52章 炼剑
    “两界通道?!”

    李云霄大骇,立即明白了其中关键,失声道:“这、这太离谱了吧!”

    聆牧笛凝声道:“的确很难令人接受,但事实便是如此。当年若是彻底击杀魔主,那么魔界通道就会直接打开,无数魔君和魔煞降临,那种场面很难想象,怕是整个天武界就真的彻底毁了。”

    “咕噜。”

    李云霄自行补脑了一下,无数冷汗从身上冒了出来。

    聆牧笛叹道:“但两界通道虽然在魔主身上,被分而镇压,但两界之间却是存在裂缝的。”

    “裂缝?”

    李云霄瞬间醒悟过来,惊道:“我明白了,天荡山脉便是裂缝所在!我曾经取得凤凰神火时,曾经附在凤凰身上见过上古时的一战,那凤凰将黑焰凶魂煞击败!”

    “哦,有这等事?”

    聆牧笛惊奇起来,道:“那就难怪了,果然从上古时起,就有魔入侵。天荡山脉的确是两界的裂缝,所幸的是当年只能低阶的黑煞进入,并且被衍神大人封印了。看来天荡山脉的裂缝也是时强时弱啊。”

    李云霄道:“现在天武界都不存在神境了,若是让魔界通道打开,无数魔君降临,那岂非只能任人宰割?”

    聆牧笛道:“差不多吧,所以通道一定不能开,天荡山脉的封印也一定不能破。”

    李云霄只觉得一阵头疼,突然间嘿嘿笑道:“十万年过去了都没事,再挨个几百年肯定也没问题,等我死后,留待后人解决吧。”

    “呵呵,后人?”聆牧笛似笑非笑,道:“你是界神碑之主,当年所有魔之封印都被破开,这会是巧合吗?你觉得能拖到几百年后吗?”

    李云霄道:“即便如此,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圣域和化神海总得站出来扛吧,也轮不到我操心。”

    聆牧笛道:“呵呵,你的心态真好。”

    李云霄:“……”只觉得一阵烦乱,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聆牧笛不假思索的说道:“将所有魔主分身全部镇压回去。”

    “镇压?怎么镇压。”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别忘了我身上还有大量魔元,而且体内还封印了魔主普的逃生通道。对了,这普和帝又是何干系?”

    聆牧笛道:“这两人也的确很有意思,当年魔主名为帝,所向披靡,天武界大批的神境强者陨落。后来不知为何,帝在天武界待得久了,竟然产生了一丝善念,渐渐地有些人格分裂起来,最终从身体里分出去了一半,便是普了。”

    李云霄:“……,这也可以?”

    聆牧笛道:“别忘了,魔君的产生过程,本就是不断的吞噬。千千万万无数个魔煞才能诞生一名魔君。整个魔界有多少魔君我也不知道,但一定不会很多。”

    他继续说道:“当年普被分裂出来的时候,两人完全性格分明,一善一恶,相互间彼此看不顺眼,就在天武界大战了起来。当时大家别提有多高兴,巴不得他们同归于尽。但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打了数年之久也分不出胜负,整个天武界被破坏的满目苍夷。而且在这个时间里,两人的善恶之念也没有了那样极端,开始向正常化发展。”

    “正常化?”李云霄不解的问道。

    聆牧笛道:“便是帝也没有那样邪恶了,普也没有那样善良了,这样就没有了对立的执念,打着打着两人也就不打了。再后来,两人被分别击败,帝过于邪恶,被分尸镇压,普则被封印在南域之地。为了封印魔普,将整个南域的灵气尽数抽空,这才导致了现在南域灵气枯竭,当年可是四域之中最强大的一域啊!”

    李云霄道:“如此说来,南域的封印之地我还去不得了?”

    他与亓胜风之间还有个约定,原本还打算去南域封印之地的。

    聆牧笛皱眉道:“那封印是万万动不得的,可令我不解的是,为何你的身躯会成为通向封印内部的通道。”

    李云霄也是疑惑不已,自从得到海皇波家的血脉后,魔主普才出现在自己的体内,怕是波家与那魔普有着极大的联系。

    聆牧笛道:“这些都暂且不管,你当务之急便是提升自己的力量。这霓虹原石即便在魔界也是万难一得得宝物,一旦出现便会引得腥风血雨,无数魔君为之争抢。你既然修炼了魔功,便可以好好利用它。”

    李云霄惊道:“霓虹石的魔性太强,即便是大人都被影响心性,不能控制,我又如何掌控的了。”

    聆牧笛笑道:“那是因为你我接触的霓虹石都非纯净的,上面早被魔主污染了。而这块霓虹石是纯粹的原石,你可以放心使用。”他将原石递了过去。

    李云霄接了过来,在手中掂量了几下,道:“如何用?我总不能拿它去砸人吧。”

    聆牧笛道:“你可以将它炼制成自己称手的兵器,其坚固程度甚至可以比拟神炼钢了。至于其内蕴含的冰煞心焰,以及魔元灌入后的恐怖力量,就更不用我说了吧。”

    李云霄愣了一下后,随即大喜起来。

    聆牧笛道:“炼化此物还得用魔元,你且试试吧。”

    “好。”

    李云霄应了一声,也顾不得外面还困在阵中,便开始用魔元力炼那霓虹原石。他本是巅峰术炼师,炼制宝剑自不在话下。

    当魔元之力灌入石中时,一股令人心颤的力量传递出来,并且瞳孔凝视之下,那石内隐约有白色的心焰跳动。

    聆牧笛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定神态。

    他将所有关于魔界之事说出,似乎就好像将一份责任从十万年前传递到了现在,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

    李云霄则是专心致志的淬炼宝剑,这霓虹原石似乎颇具灵性,当他的魔元之力灌入后,心中一种极为清晰的感觉涌现,就好似心炼过一般。

    三日后,一柄长剑在空中飞旋,剑身上印着一朵煞白的小花,那心焰隐现剑外,方圆数里内的空间尽数笼罩在那种心悸的炙热下。

    李云霄双手在身前掐诀,那金色的皮肤上满是漆黑的魔纹,从双额一直遍布脚跟,双瞳也化作纯粹的漆黑,一圈圈的勾玉在眸子四周浮现。

    他抬起手来,五指虚握。

    那霓虹魔剑在空中转了数圈落下,直接隐入他掌心里。

    李云霄低头望去,只见自己手心里多了一朵白色的小花,随着满身魔纹退去,那朵白色小花也渐渐化作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聆牧笛忙上前问道:“如何?”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不错。”

    两人相视一笑,身影渐渐变淡,一下出现在界神碑外,混闇金旗阵法中。

    大悲暮云镜外的金波已经有汹涌之势,却依然在可扛的范围中,镜面的承受能力似乎在李云霄的预计之上。

    车尤道:“这还要等到何时?以我之见现在就可以出手了,集我们众人之力,这片天空下还没有破不掉的阵法。”

    李云霄望着聆牧笛,似乎征求他的意见。

    聆牧笛道:“动手吧,这大悲暮云镜乃是不世宝物,想要等到它承受的极值天晓得是什么时候。”

    李云霄点头道:“好,那大家便依照之前安排,一起出手吧。”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各个情绪高涨,在这里等待了数日,早就不耐烦了。

    身上的气势爆发开来,竟然形成一道道罡气往外震去,整个空间都极度不稳。

    不仅是他们不耐烦,外面的殷峙等人也都是心情有些浮躁起来。

    那混闇金旗四周的波纹越来越急,丝毫没有消失的征兆。

    而且殷峙和景七两人超凡入圣,对天道的领悟极高,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景七终于忍不住了,道:“本座不想等下去了,殷峙,不如你我联手将这金旗破开,把李云霄拖出来杀了!”

    “你疯啦!”

    闰珑吓了一跳,急道:“你们若是出手,那就救了他一命!”

    景七冷笑道:“要说这破旗子能杀他,原本我就是不信的。但见你们说的真有其事的模样,我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现在显然是不行了。”

    闰珑冷笑道:“不行?从本座记事起,就从未有人从这旗内逃出来过,若是不信,当时又为何找上我们!我是绝不会让你动这旗一分一毫的!”

    景七眼中迸射出杀气,将闰珑几人惊退数步,都是震怒道:“你想做什么?”

    景七嗤笑道:“想做什么由不得你!”

    他一下腾空而起,那清瘦年轻的面孔变得狰狞起来,身上开始浮现尸斑。

    殷峙突然叫道:“住手,快看下面,好像有变化了!”

    众人急忙将目光凝视下去,那混闇金旗四周的波纹原本就异常激烈,此刻更是沸腾一般,那金色的光波不仅沿着海水激荡,而且震上上空来!

    闰珑脸色大变,这种情况是他从未遇见过的,惊道:“这、这怎么回事?”

    混闇金旗上突然发出剧烈的金光,旗身猛地颤抖起来,“轰隆”一声,整个大海瞬间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