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48章 九天十地
    李云霄飞落大轮岛上,为了避免麻烦,将自己的气息压制住,看上去只有武皇的样子,便朝碧落宗而去。

    碧落宗也有自己的领地,那些弟子都认识他,急忙通报了进去。

    很快一名长老模样的人走了,抱拳道:“在下碧落宗常子安,见过云霄公子。”

    李云霄道:“麻烦大人通告一声,我想见下小红。”

    常子安道:“真是抱歉了,宗主大人和小红姑娘都已经通过传送阵先行一步了。”

    “什么?这么快?!”

    李云霄吃了一惊,心中有些怀疑,道:“但我并未见贵派有人离开过呀。”

    常子安笑道:“宗主大人和小红姑娘是真的走了,以云霄公子的妙法灵目,老夫岂敢欺瞒,若是公子有兴致的话,可前往碧海潮天一叙,我碧落宗万分欢迎。”

    “碧海潮天吗?”

    那应该就是碧落宗所在了,李云霄沉吟了一阵,道:“既然如此,那便打搅了。”

    他必须想办法将小红带走,然后将里面的帝夜逼出来,以他一人之力自然无法做到,但若是聆牧笛出手的话也许能有办法。

    常子安愣了一下,他只是出于礼貌客气的邀请,想不到李云霄还真去,但脸上并未表露出不满,相反极为热情的笑道:“哈哈,那云少赶紧里面请,若是宗主大人和小红姑娘知道的话,定然会非常开心。”

    他立即安排人将李云霄带进碧落宗的驻地,自己则急忙去联系殷峙。

    以他的身份地位随便带个人回去当然不成问题,但李云霄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上面。

    李云霄并未等多久,便立即见到了常子安,只见他匆忙而来,似乎满腹心思的样子。

    “怎么,莫非殷峙不欢迎我去?”李云霄当先问道。

    常子安一愣,随即大笑道:“哈哈,云少真会开玩笑,怎么可能呢。”

    李云霄道:“我见大人之前都神态如常,去通知一下后就变得神情有些恍惚了,我还以为是殷峙不待见我呢。”

    常子安身躯一颤,眼中闪过惊色,强行压住内心的震骇,尴尬笑道:“哈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但他的脸色极为难看,两颊更是有汗珠流下。

    这一切都落在李云霄眼里,知道必然有情况,但既然对方不说,他也就懒得点破,小红他是一定要带走的,不论殷峙是什么想法,他都必须前往碧落宗一趟。

    常子安急忙在前方领路,只觉得浑身都被汗浸透了,眼前这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也不知道宗主大人的决定是对是错。

    很快两人便来到一个小型传送阵前,只有数丈大小,每次传送的人数有限。

    常子安道:“这个小型传送阵是我碧落宗独有的,并不归属大轮岛管理,这在岛上是违禁的,但我们隐藏的好,加上实力足够,大轮岛即便知道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刚才宗主大人和小红便是从这传送走的,故而云霄公子未能察觉。”

    常子安解释起来,微微笑着,脸色才稍有好转。

    李云霄道:“那走吧。”他一步踏入那传送阵内。

    常子安立即让人激发阵法。

    李云霄眉头一皱,道:“大人不随我一道吗?”

    常子安忙道:“在下还有事要处理,晚些再去。”

    李云霄道:“碧海潮天如此大,万一我迷路了怎么办?”

    常子安笑道:“这是固定传送阵,必然直接出现在碧落宗内,云霄公子不用担心。”

    李云霄道:“我这人生性胆小,大人还是陪陪我吧。”他五指一抓,顿时一股极强的吸引在空中蔓延,将常子安拖了过来。

    常子安大惊,急忙道:“放手,快放手啊!我真的还有事要处理啊,大人!”

    但任由他如何挣扎,还是跌落传送阵内,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起来。

    那阵法之光在四周泛起,两人的身影一下就消失不见。

    数个时辰后,在一座荒芜的岛屿上,一道光芒闪烁亮起,李云霄和常子安随即出现。

    岛屿上寸草不生,地质非常坚硬,与那罗浮岛有些相似。

    而且岛外一望无际尽是海洋,不辨方向。

    李云霄道:“还说不会迷路,常子安大人你骗我呢。你们这些隐世世家的宗门之地都很隐秘呀,藏得我都找不到,大人快带我进碧落宗吧。”

    常子安脸色极度难看,张开嘴巴支吾了两下,猛地化作一道遁光就朝着远处的海边飞去。

    李云霄冷笑道:“走慢点呀,本少跟不上呢。”

    他身躯渐渐化雷,冷冷的看着常子安,对方只有八星巅峰武帝的力量,怎么也不可能逃出他手掌心。

    正打算瞬移追去,突然数百丈的海域上空浮现一层霞光,直接将常子安的遁光拦住,将他震回了数十丈远。

    常子安一脸的惊恐,大叫道:“宗主大人,是我,快放我出去啊!”

    任他如何哀求,四周都没有反应,数次强行突破,也被那防御弹了回来。

    李云霄愣了一下,身上的雷光尽数消失,恢复到正常状态,冷冷的看着他一人在那哀嚎和挣扎。

    突然一道叹息声传来,道:“子安啊,明知这里是死地,你怎么和李云霄一道来了?这种舍生取义的精神,本座很是感动。”

    远处天空上缓缓浮现出一道人影,正是殷峙,双手负于身后,面无表情。

    常子安急忙说道:“宗主大人,我不是自愿来的啊,是李云霄拖我一起来的,快快打开防御让我出去吧。”

    殷峙道:“原来如此,我还觉得奇怪呢,你的觉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但是我不能开启护罩,李云霄的速度快你十倍,若是放你出来的话,就困不住他了。”

    常子安大急,几乎是哭着道:“那、那我该怎么办?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

    殷峙道:“待李云霄死了你就能出来。”

    常子安脸色变得极度难看,颤声道:“大、大人,若是开启杀阵,子安可能先他而死啊!”

    殷峙叹道:“子安,本座也舍不得你啊。但世间事常难遂人愿,即便是本座,也身不由己。”

    身边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冷哼道:“还在跟手下道别吗?真啰嗦,一个八星武帝的喽啰,能跟李云霄死一起,也算是他的荣幸了。”

    李云霄瞳孔骤缩,殷峙身边的空间上光芒一转,走出一名面色冰冷的少年,正是景七。

    常子安一脸的绝望之色,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

    殷峙道:“子安你就放心的去吧,你的家人我会好好照顾的。”

    常子安哭着遥遥一拜,道:“多谢宗主大人。”

    李云霄冷冷道:“就你们两个吗?再加上一座阵法,就想杀本少?”

    殷峙道:“云霄公子虽然实力惊天,但也不要过多的高估自己。这座岛屿四周布下的九天十地杀阵虽不能跟上古杀阵相比,但要杀公子还是够了的。”

    李云霄脸色一变,道:“北海王族的九天十地杀阵?!”

    殷峙道:“云霄公子果然见多识广。”

    李云霄道:“莫非北海王族也在此?”

    突然大海上波涛翻滚,一直巨大的虎鲸浮出海面,鲸背上喷起数百丈高的水柱,上端数道身影闪烁不定,几个刹那后身躯才清晰起来。

    一名男子在两名侍从的伺候下,大大方方的坐在一张宝座上,自斟自酌的品起美酒来,笑道:“王族虽在,但对云霄公子并无恶意,只是借出了此阵,故而前来一观而已。”

    男子身边站着一名年轻人,面容冷峻,透着一股阴气,却是当年海木镇交过手的闰宗。

    李云霄凝声道:“北海之主?”

    那男子笑道:“云霄公子抬举在下了,北海之主乃是吾之兄长,在下闰珑。这位云霄公子当还记得吧?小侄闰宗。”

    闰宗脸上的神色极度复杂,阴沉不定,内心更是惊涛骇浪,当年海木镇一别,李云霄竟已是九星巅峰武帝。

    李云霄狐疑道:“奇了怪了,离开秘藏才多久,你们竟已相约好对付我,还有时间去北海借杀阵来?”

    闰珑笑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呢,我只是前来布阵的,并且想看看阵势威力如何。至于要对付谁我也是刚刚知道,而且凑巧的是,随我一道而来的闰宗与你竟是熟人。”

    李云霄道:“那殷峙大人可否解释下?”

    殷峙道:“其实很简单,在罗浮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置要杀你了。原本我还担心不能将你引来此地,却想不到你竟主动上门,真是省了我不少事呢,多谢多谢。”他一脸诚恳,很认真的道谢起来。

    李云霄道:“不客气。那为何要杀我呢?谁是主使,亦或者你们各取所需?”

    殷峙道:“这个……还真不好说,总之就是要杀了就是了。”

    李云霄郁闷道:“这太不严谨吧?怎么说也是杀人,至少得找个好点的理由。”

    景七冷冷道:“理由便是你该死!”

    李云霄无奈道:“好吧,这个问题当我没问。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真有信心这九天十地杀阵能取我性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