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47章 心态变化
    南丘雨道:“正是。我在这令牌上刻上了瞬移符,自然也留了点印记。若非如此巧合,当真无人发现你,真是高明啊。”他由衷的赞道。

    吴大成将手中令牌扔了过去,道:“还给你。”

    南丘雨伸手一挡,顿时激·射回去,道:“留作纪念吧。”

    吴大成冷冷道:“哼,都被你做记号了,谁还敢要。”他伸手一抓,顿时将那令牌捏得粉碎。

    南丘雨道:“不要也罢,你身上的十件至宝便是我打听你身份的条件,足够了吧?”

    吴大成冷哼道:“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什么叫你支付的?想知道本座来历,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南丘雨眉头皱了起来,虽然对方的实力有些怪异,但若是自己出手的话,是十拿九稳,不知他从哪来的自信。

    吴大成嘿嘿笑道:“怎么,怕了?”他勾了勾手指头,道:“来来,让我看看天堑涯之主到底有几分力量。”

    南丘雨点头道:“如你所愿。”

    他朝吴大成走去,身上并没有元力波动,就好像一个平常之人,在虚空中缓慢踱步。

    但吴大成却是变了脸色,叫道:“还真来?本座不和你玩耍了,再见。”

    他身前飞出一面圆盘,上面化出无数金色符文,在圆盘四周绕开,里面闪现出一圈圈的摩诃古文,旋转不停。

    南丘雨脸色大变,惊骇道:“宇光盘!”

    他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但四周的空间变得极度怪异起来,无论他怎么冲都距离吴大成极远。

    吴大成笑道:“古往今来为之宙,四方上下为之宇,这宇光盘掌控空间规则,本想和你好好玩玩,但考虑到本座实力跟你相差太多,还是先走为妙,下次再玩吧,再会啦。”

    南丘雨脸色凝重,双手在身前画圈,顿时一股力量不断攀升,瞬间达到了恐怖的程度,猛然击出!

    “轰隆!”

    四周空间规则尽数破碎,宇光盘上摩诃古字在一击下被震散。

    吴大成脸色大变,惊道:“你的力量……”

    话未说完,他的身躯已经在宇光盘的作用下被瞬息万里,直接传送掉了。

    原地只留下那破碎的摩诃古字,渐渐化作细小的金色符号,不断消失。

    南丘雨长袍在空中无风自动,面色凝重的眺望远处,完全感知不到吴大成的存在了,必然已经传送出了极远。

    “这吴大成到底是何人?”

    南丘雨沉凝道:“宇光盘这等宝物就算是我拿到手中,也必然要一年半载的炼化才能如此随意施展,他竟然拿来就用。此人冒充李云霄,又似乎和李云霄相识……,绝天寒在知道他是假冒的情况下,还将一对爱女嫁出……,要查此人身份,看来要从李云霄和绝天寒两人身上着手了。”

    思定之后,南丘雨转身便离去。

    秘藏空间内彻底变得寂静,重归一片死气沉沉。

    战舰地之背脊很快出现在大轮岛上,各宗各派相继告辞,这一趟都收获极丰,打算回去研究所得宝物。

    损失最大的当属那些死了精英弟子的门派,还有便是尸煞宗。

    地之背脊一来到大轮岛上,景七便一个化作流光飞走,消失在天际。

    穆庄看着远处,道:“云少彻底得罪了此人,怕是之后要多加小心了。不如就随我回穆家。以云少的天资聪慧,只要潜行修炼数十年,将来这片天空下绝无敌手。”

    他对李云霄的重视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而且敏锐的直觉也告诉他,这天武界将来数百年内的霸主,怕就是眼前这人了。

    李云霄笑道:“若是他真能杀我的话,也就不会走了。”

    穆庄道:“话虽如此,但景七乃小人一个,不得不防。再者云少此刻和宛山……”

    “咳咳!”

    李云霄当即打断,道:“这是你们自己的安排,本少早有言在先。”

    穆宛山脸色有些发白,将双唇咬的通红,想要忍住眼泪别落下,但还是扑簌簌的流。

    穆庄叹了口气,取出一枚玉简递给他,道:“我见云少对机关傀儡十分有天赋,这玉简中记载了一些你所问过的问题,还有本座对机关傀儡的理解,都详尽记在其内,切不可外传。”

    穆家之人都是吃惊起来,穆钲也是急道:“族长大人,这傀儡术……”

    穆庄打断他的话,道:“以云少在这方面的天资,不学傀儡可惜了。况且我相信他不会外传的。”

    李云霄也是有些感动,接过玉简,道:“那多谢了。就当我欠穆家一个人情,将来有事随时找我。”

    他也不多留,抱拳行礼后,便拂袖而去。

    大轮岛上人影绰绰,李云霄很快隐藏自己的气息,进入到往来的人群中。

    穆家也放出移动机傀,从地之背脊上飞起,直接往穆家的领地坠落去。

    穆宛山终于忍不住大颗的眼泪如珠帘落下,掩嘴而逃。

    穆钲看着她的样子,似乎有些愧疚,但也只是愧疚一刹,便道:“族长大人,那傀儡术历来都是至宝,从未有过外传。非穆钲责备,只是族长大人的确有欠考虑。”

    穆庄点头道:“你说的我明白,但今日之举是对是错很难分说,留待时间去检验吧。况且里面多是他提的一些疑问和我的心得,倒也不算外传了。”

    穆钲道:“恕在下多言,族长大人似乎心态变了。”

    周围穆家之人都是屏住呼吸,忍不住的冒冷汗,穆钲这几句话都说的极不客气,已经算是以下犯上了,在族规极严的穆家这已经要受刑的。

    穆庄并未生气,反而是一笑,道:“哈哈,是吗?我自己也有所察觉,也许是封闭的太久了,亦或者是自己老了。这次武决让我感到自己有些井底之蛙了,不仅是我,整个穆家,甚至整个隐世宗门何尝不是?”

    四周穆家的人都是吃惊的睁大眼睛,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似乎不太相信这话是从族长口中说出的。

    穆钲皱眉道:“族长大人不必这般消沉,这李云霄只是天武大陆中独一无二的,妖孽一般的存在,除了此人外,天武大陆再无什么高手。”

    “哦,是吗?”

    穆庄淡然道:“那小红呢?甚至那吴大成呢?”

    “这……”

    穆钲呆了一下,道:“小红不过是凭借着和李云霄的关系才得到第三,至于那吴大成,更是影子都没了,天晓得生死。”

    穆庄摇头道:“别忘了,即便是李云霄也对这两人极为忌惮。小红的那招白色火焰,恐怖至极。吴大成的绝世身法更是闻所未闻。我一直都在想,真龙秘藏内消失的十件至宝,会不会跟吴大成有关?”

    “不可能吧?!”

    穆钲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绝不可能。那地方阵法未破,就是南丘雨都进不去。吴大成只是身法强大而已,族长大人你太高估他了。”

    穆庄道:“若他只是身法强悍,绝天寒那老狐狸会将女儿嫁给他吗?”

    穆钲顿时哑语了,怔怔道:“或许,或许只是糊涂了一下。”

    穆庄冷冷一笑,道:“这个解释你自己相信吗?在这个世界上,糊涂一次的结果可能就是灭顶之灾。龙牙山庄能走到现在,就是因为绝天寒从来不糊涂啊。”

    穆钲摇头道:“不管如此,那至宝消失跟吴大成有关的推论,我还是不能相信。若真是他取走的,为何只拿十件,而不是全部?”

    穆庄淡淡的吐出两个字,道:“时间。”

    他继续说道:“你别忘了,吴大成一个阵眼都未破,定然会引起怀疑,但即便会引起怀疑,他还是没有去破阵,因为时间不够。我虽不知他如何进入的云层大阵,但一定要大量时间的。再加上那些宝藏都是被封印封住了,想来他也不可能一下尽数窥得,所以也需要时间。”

    穆钲道:“若是如此,他为何不将一千二百多件尽数取走?”

    穆庄道:“少了十件无伤大雅,甚至不会有人怀疑他。但若是都没了,怕是整个隐世宗门都要发狂了,他恐怕也躲不掉了。”

    穆钲摇头道:“族长大人的分析推论的确有理,但穆钲还是不能相信。”

    穆庄笑道:“呵呵,事情总是会往最坏的一面发展,本座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那十件宝物就是吴大成拿的!南丘雨所谓的临时有事,怕也就是去调查此事了。”

    穆钲沉吟了一阵,道:“即便猜测如族长所言,这三人也只是特例而已,天武大陆怕是再难找这样的妖孽了。”

    穆庄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悠悠道:“天武大陆有这样的妖孽,就证明气数未尽啊。”

    穆钲心中一跳,惊道:“族长大人此言何意?”

    穆庄道:“先回去吧,本座考虑一下是否退出天盟。”

    所有穆家之人都是心头狂震,一下思绪都乱了,穆家退出天盟的话,在隐世宗门内必然是大事,而且直接影响到天地盟的平衡,怕是又会引起一番风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