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42章 众人之力
    李云霄想了一阵,便道:“好吧,你自己一切小心。”

    小红握紧拳头,笑道:“放心吧,小红很努力的,一定不会输。大哥哥也要加油哦,可别被小红超过了。”

    李云霄笑了笑,拍了拍她头发,便目送她一蹦一跳的跑入云层里,消失在自己面前。

    战舰地之背脊上,那排列了十二个名字的水幕中,傲无心的名字下突然出现了一块令牌的符号,代表着成功破去了一个阵眼。

    “哈哈,是无心,我就知道冠军肯定是我傲家的!”

    胖头陀狂笑起来,跟瘦头陀两人手舞足蹈,不断朝众人做着鬼脸。

    绝天寒冷哼道:“你两个能不能消停一下?才破一个阵眼,还有八十个呢,八十个,你们懂不?”

    胖头陀冷哼道:“八十个又如何?无心能够破去第一个,就证明他的实力最强,无论是在找寻阵眼还是破阵的能力,都无以伦比。”

    胖头陀的话虽然有些牵强,但也不无道理,另外宗派之人都是沉沉的吸了口气,盯着那水幕一眨不眨,都希望自己宗门弟子的名字下赶紧多几块令牌标记出来。

    殷峙道:“刚才那股恐怖的力量从云层内传来,莫非就是傲无心出手了?”

    众人脸色都是微变,想起刚才那股震荡,都是心中极不平静。

    南丘雨道:“是何人出手不好确定,但竟然可以穿透这云层大阵,激荡在战舰结界上还有这般强大,那出手之人的力量必然达到了超凡入圣。”

    韦诗诗惊道:“难道又是景七在杀人?”

    其余参赛选手的宗门都是心中一紧,若是景七出手的话,瞬移符都没用。

    南丘雨望着天空上那水幕,道:“应该不是。若有人被杀的话,令牌多半就毁了,一旦令牌毁去,名字就会直接变成灰色。”

    那胡玉弓的名字此刻就是灰色的。

    瘦头陀叫道:“什么道理嘛,难道不可以只杀人,不毁令牌?若我是景七的话,就抢过对方的令牌来,这样你们就不知道是我杀的了。”

    胖头陀大笑道:“哈哈,瞧你这智商。为何要抢令牌过来?这东西携带在身上,万一破阵的时候把功劳记在了对方名字下怎么办?”

    “哎呀,对呀。”瘦头陀一下恍然,道:“开始忘了提醒无心,万一他这么做了怎么办?”

    胖头陀嗤笑道:“你以为无心跟你一样蠢啊?”

    瘦头陀大怒,吼道:“你这个该死的,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蠢,一点面子也不给我,我杀了你!”

    他抬起拳头就轰了过去,一点不留情,身后十余人都被那劲风震的在空中翻滚。

    南丘雨脸色微变,横跨一步,身躯就浮现在瘦头陀旁边,两手掐住他手臂,“咔嚓”一声就直接折断了,那道拳风也就有始无终,自行散去。

    “啊!!”

    瘦头陀痛的惨叫一声,撕心裂肺,满头滚落大汗,睁大眼孔看着自己右手,已经被反向折成了锐角。

    胖头陀大怒道:“南丘雨,你敢打我们!”

    这两个疯子虽然平日打起来绝不手软,恨不能直接杀了对方,但遇到外敌的时候还是出奇一致的团结。

    南丘雨淡然道:“这只是小施惩戒,再胡闹的话就是折脖子了。”

    两人吓得急忙缩了下脖子,不敢再闹。

    穆庄道:“这两个蠢物虽然胡闹,但说的也并非没道理。仅仅是破阵的话,不至于弄出那样大的动静,多半是两人在争斗了。等会看看谁的名字下标记不增,那人就多半是挂了。”

    绝天寒看了他一眼,嘿嘿笑道:“穆庄兄,怎么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担心?”

    穆庄眉头一扬,古怪的看着他。

    绝天寒道:“刚才那力量的波动方向,很像是你家李云霄去的方向,弄不好多半已经被人杀了。”

    穆庄呵呵笑了起来,道:“天寒兄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担心了。李云霄连景七的混沌玉棺都能轻易碾碎,这般实力在这十人中当属翘楚,刚才应该是他出手杀人了。就不知这九人里他最恨谁。”

    穆钲忙道:“这还用说,自然是假冒他之名的人了,若是有人假冒老夫,就算放弃武决不打,也得先杀了他才是。”

    “有理有理。”

    穆庄连连拍手,道:“钲长老,你得仔细看看那个假冒李云霄的名字下面,会不会有标记出现,若是一直没反应的话,那我们就得做好给绝天大人赔罪的准备了。”

    穆钲满脸担忧道:“这个罪多半得赔了,唉,这李云霄怎么尽惹事呢,一点也不消停。”

    绝天寒大怒,哼道:“也不知谁名下的标记会死着不动,等着看吧!”

    沈阳浔突然抱拳道:“敢问南丘雨大人,若同为零标记的话,如何判断胜负?”

    南丘雨看了他一眼,道:“自然是以离开云海的时间为准,胡玉弓虽死,但他输的比你晚,你自然是垫底的,他倒数第二。”

    沈阳浔脸色有些难看,但不敢违背,称道:“多谢大人解惑。”便躬身退下。

    云海阵法之内,李云霄飞了一阵,始终保持月瞳张望,在所见范围中,竟然没有发现异常。

    他飞了数个时辰,这才停下来,沉思不定。

    “这阵眼怕是‘看’不出来的,南丘雨那个老狐狸在故意误导我,但区区阵法,又如何难得住本少呢。”

    他五指一抓,天锤飞了出来,带起一片雷霆落入掌心。

    随后朝着空中猛然砸去,“轰隆”一声,雷之摩诃古字在空中闪烁,李云霄一道诀印拍出,喝道:“雷界!”

    一层青色的阴影从他身上散开,笼罩四极八荒。

    李云霄则是盘腿坐下,开始感知雷之界力中的一切能量波动。

    片刻后,他睁开眼,一道剑气从指尖斩出,射入千丈外的空间内。

    “轰隆!”

    剑气斩在了结界上,一层七彩的光芒浮现,像彩虹般散开。

    李云霄一下便瞬移过去,只见那彩光中悬浮着一块白色如骨的东西,半个巴掌大小。

    他心中微惊,虽然此地阵眼极多,但镇守之物也应该非凡才对,而此地所见的的确就是一块兽骨而已。

    如果里面真是兽骨的话,至少也是真灵级别的存在了。

    他猛地一掌拍下,那结界之力激发到了极限,异常绚丽灿烂,但仍然挡不住这掌势,倏然爆开。

    那块白色骨头也落入李云霄手中,仔细感知了一下,与自己所猜测的一般无二。

    他好生收了起来,这骨头虽小,毕竟是真灵之物,也是极佳的术炼材料。

    有了雷界之力,找寻阵眼变得简单了,大半天时间后,李云霄便接连破了五六个,那些镇压之物全都是碎骨。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样了,为了以防万一……”

    李云霄想了下,一个恶毒的计划顿时在内心形成。

    他取出界神碑,将车尤等人都召了出来,将目前的状况和计划说了一遍。

    “什么?只拖延不打杀?那还有什么意思!”

    恶灵首先不愿,满脸抱怨的样子。

    李云霄想了下,其他人都有瞬移符在手里,没有超凡入圣之力根本破不开,便道:“若是你想杀的话那就杀好了,总之将这云层阵内所见之人都拖住,不许他们破阵。待到我召唤你们的时候再回来。”

    “明白了。”

    车尤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本座正好去看看那吴大成,到底是何来历!”

    他当先一闪,就消失在远处。

    之后宾臣,北圳南,恶灵,苏涟漪,玄雷惊云吼,都相继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直接凌空一抓,从界神碑内脱出一条鳄鱼来,冷冷道:“你敢在本少面前装睡?”

    鳄鱼“扑棱扑棱”的摆动着尾巴,一副害怕和讨饶的样子。

    李云霄神识从它身上扫过,不由得大喜,那澎湃的力量覆盖在满是黑子的体表下,即便是他也一阵心惊。

    “哈哈,吃了那罡风巨灵,你应该恢复完整之躯了吧?”

    当年宋月扬城一战,鳄鱼被丁山取走了一半,导致实力大跌,后来李云霄用神火补上,变成风火鳄鱼,又给他炼了个黑子身躯,才让实力恢复不少。

    现在吞噬了深幽水径上的罡风巨灵,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实力远超从前。

    鳄鱼拼命的点着头,似乎在讨好李云霄一般。

    李云霄拍了拍它额头,道:“乖,本少不打你,你也出去执行任务,除了一个小女孩外,凡是见到不认识的,冲上去打就是了。”

    那鳄鱼懂事的点头,这才摇着尾巴,飞速离去。

    有这些人、妖、灵出去捣乱,李云霄忍不住就要大笑起来,他得第一几乎是铁板上钉钉子了。

    顿时悠哉悠哉的在云层里迈步,四处寻找阵眼。

    战舰地之背脊上,绝天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有些如死灰。

    那龙牙山庄李云霄几个字下面,始终没有出现一个标记!

    绝天寒身后一对绝色双胞胎美女也是脸色发白,隐约有些站不稳,其中一人更是双肩微颤,似乎猜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