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35章 临时传送阵
    有琴飞伸手在空中一抚,那水幕中的名字尽数变得清晰起来。

    十人分别是:李云霄、小红、傲无心、景七、程青丝、赵日天、吴大成、胡玉弓,还有丹阳宗的张浩歌、血鸦宗的屠云鹏。

    “接下来原本是九进二之战,但焚月宗的叶良辰已死,现在是八进二,重新抽签。”

    有琴飞再次取出一枚水晶球扔入长空,爆裂成八个小球散开,八道身影便飞天而去。

    八人中只有四人体力完好,是十强战中就直接认输了的。另外拼杀落败的四人,皆是脸色难看,知道很难取胜了。

    经过数场拼杀后,最终两位名额也决胜出来,分别是星辰谷的弟子步永元,白鹤坞的弟子沈阳浔。

    两人浑身鲜血,不断的用药止着伤势,却是一脸难以掩饰的喜色。

    只要进了十二强,宗门在琅嬛仙境的名额和真龙秘藏上就有极大益处,而他们在门派内的地位和利益将得到极大提升。

    穆庄将目光望向与他们穆家交好的四大宗派,丹阳宗柴俊和血鸦宗糜宏都是一脸喜色,谈笑风生。

    而焚月宗和飞龙宗的两人则是阴沉着脸,不仅武决输了,就连门下弟子都挂了,不仅挂了,两派都是弟子尸体都没了。

    他安慰道:“不用沮丧,身为一名武者,从踏入武道开始,随时都有陨落的可能,只能说明他们命数不好,机缘不够。”

    杨天鹏和汤晖夜都是长叹一声,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整个十二强赛持续了三天三夜,这点时间对众人而言是转瞬即过。

    何况通过李云霄晋级获得巨大好处,所有人都是觉得没白来。

    此刻长空上的水幕中清晰的显示着十二人名字,只是其中两个“李云霄”让人看得有些古怪。

    有琴飞道:“十二强已出,所有宗门之人留下,其余人等自行离去。”

    人群中都是一片不解,那些散修武者更是不解和不满。

    其中一人道:“最精彩的十二强之战难道不许我等观战?以前也从未这般霸道吧!”

    有琴飞笑道:“并非不许诸位观战,只是这次的情况很特殊,涉及到我们隐世宗门的一些秘密,恕无法透露。”

    这般解释,更是让众人不满起来。

    一人抱怨道:“凭什么啊!隐世世家的武决之战,就你们算隐世,我们散修的武者就不算隐世了?”

    另一人也叫道:“我在北海隐居快两百年了,每一次的武决都从头看到尾,从未有过今次这般。”

    但天堑涯三人并不想多解释了,只是在岛上开始布阵。

    李云霄看了一眼,便明白这三人布置的是中型传送阵,有阵盘在,布置起来并不复杂。

    所有散修也没走,继续冷冷看着,抱怨声四起。

    数个时辰后,中型传送阵便布置完成,占地数亩之大,一次可传送千人以上。而且是那种定向传送,只能去往一处的阵法,节省了大半的材料和精力。

    众人都是狐疑不定,难道十二强的武决之地要走这传送通道?

    如此神秘,另一端到底通向何处?

    有琴飞道:“让诸位久等了,这传送阵的另一端便是十二强武决之地,诸位都请入阵吧。”

    天空上一片静谧,无人动弹,只有一片窸窣的交头接耳声。

    碧落宗内传来殷峙的声音,道:“冒昧一问,这阵法另一端是何处?”

    有琴飞简单的说道:“去了便知。”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人满意,绝天寒的声音传出,冷冷道:“哼,若是另一端是什么绝地险境,那整个隐世宗门都得完蛋了。”

    天空上的猜疑声更大,所有门派都是担心这点,天堑涯对这次的比赛规则修改,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现在又要随意传送至另一处地方,难免有些担心。

    有琴飞笑道:“将众人都坑葬了对天堑涯有何好处?再者以诸位的实力,如若联起手来,这片天下间有何地是能够坑到大家的?若是质疑不信,大可不来。”

    穆庄道:“有琴飞大人好大的架子,若我们真的都不去了,大人也没法交差吧?这传送阵的另一端,至少得告诉我们一些端倪才是。”

    有琴飞摇头道:“抱歉了,穆庄大人。若真的告知了,我才没法交差呢。”

    穆庄冷哼道:“若是这般,如何服众。”

    “咯咯。”

    扶摇宫的叶形战舰中传来闭月羞的笑声,道:“一大群的男人,怕死怕到了这个程度。他们不去,咱们扶摇宫一家走吧,这样就稳拿第一了。”

    那战舰在天空中恍惚了几下,急剧缩小,最后显露出十余人来,皆是女子。

    为首的两人正是闭月羞和程青丝。

    那战舰落入闭月羞手中,她小心的收好,目光讥讽的扫了一眼长空,便带着众人飞落那阵法内。

    程青丝笑道:“有劳三位大人了,不知第一个去决战场的可有奖励?”

    有琴飞捋须笑道:“南丘雨大人正在另外一端,诸位去找他要奖励吧。不过先行的宗门可以先去了解环境,对武决胜出还是助力极大的。”

    十余名扶摇宫的女子站在数亩之大的传送阵内,显得十分稀落。

    翁阳羽和王天路开始施诀,将阵法启动。

    强大的空间之力浩瀚荡荡起来,在整个阵法上空旋转,扶摇宫众人的身影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

    有琴飞道:“剩下的诸位,要去要留悉随尊便,我们这传送阵法是临时搭建的,使用次数有限,一旦阵法破损,便不用去了。”

    李云霄道:“我们走吧。”

    穆庄面色微凝,有些犹豫的样子。

    穆钲道:“云少,你就不怕天堑涯设圈套坑大家?虽然一般不会,但这种随意传送走的行径实在是太古怪了。”

    李云霄笑道:“刚才有琴飞所言没错,若是在场的诸位联起手来,天下间就没有绝地。而且这阵法是固定的单向传送肯定没错,扶摇宫都去了,我们怕什么。”

    穆庄道:“云少言之有理,那我们便走吧。”

    整个移动机傀一下活动起来,从空中飞落进了阵法。

    有琴飞皱眉道:“还请穆庄大人将此玄器收起,这般大的物件传送过去必然要消耗数倍的元石,让阵法的承受也受损。”

    穆庄的声音从移动机傀内传出,道:“多消耗元石和阵法承受受损管我何事?只要把我穆家传送过去了,就算阵法报废了也无妨。”

    有琴飞道:“大人这般说法太自私了吧?”

    穆庄冷哼道:“三位大人,天堑涯派你们过来是为武决服务的,也就是为大家服务的,不是让你们给大家添麻烦的,我们爱怎么走怎么走,有本事将传送阵撤了,别传送我们。”

    三人:“……”

    天空上所有武者也都是满头大汗,也只有穆家之主才敢这般跟天堑涯的人说话,换做其他人的话怕是早就轰走了。

    天堑涯三人脸色有些难看,但他们还真不敢把传送阵撤了,也不敢对穆家之人如何。

    有琴飞寒声道:“穆庄大人果然吊炸天,祝你能顺利达到!”

    他一脸的怒气,却又不便发作,三人暴力的开启传送阵,整个空间剧烈颤抖,那移动机傀震颤的厉害。

    “哼,这点把戏难的倒我穆家吗?开启稳定模式。”

    穆庄嗤笑的声音传来,那移动机傀身上笼罩一层红光,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完全不受空间震荡的影响,随后渐渐消失在阵法上空。

    天堑涯三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几乎可以感受到暴躁的元力在三人身上流动。

    “哈哈,穆庄也就那尿性,三位大人千万不要跟他见怪。”

    “轰隆!”

    碧落宗的战舰也是一下飞落,震起大片尘灰。

    有琴飞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寒声道:“殷峙,你也要来强横的吗?”

    殷峙笑道:“天堑涯讲的是公平公正,穆家可以,我碧落宗为何不行?否则这个公平公正在哪?”

    翁阳羽冷冷道:“既然如此,我们三人只负责传送便是,若是阵法坍塌了也不管我三人之事。”

    有琴飞点头道:“正是如此。”

    三人面无表情,立即启动阵法,将碧落宗的战舰也传送走了。

    众人见扶摇宫、穆家,碧落宗都走了,当下再无迟疑,尽数朝阵法飞去。

    一时间各种传送之光不停,大量的宗门被送走。

    有琴飞看见冷冷站在一旁的景七,道:“莫非景七大人要将那不动归林也带走?”

    景七轻哼一声,独自飞入阵法内,显然心情极差,不愿与人说话。

    数个时辰后,所有隐世世家的宗门全部被送走,剩下大量的散修武者站立空中,都是极度不满。

    有琴飞道:“此事乃天堑涯安排,非我三人可以做主,诸位都回去吧。若是让你们也过去,我三人便得受责罚了。”

    那中型传送阵不少地方都受力过猛产生了崩塌,有琴飞再一掌拍出,顿时一道凌冽的罡风飞旋,将整个传送阵破坏殆尽。

    三人这才化作流光而去,不再理会空中剩下的数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