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34章 你是叶良辰又如何?
    那武者一脸的郁闷,无辜道:“你以为我想认输啊?随你怎么想!”便生气的转身飞走。

    有琴飞道:“武决之中一切计谋都可以用,但认输的话就是真的输了,碧落宗小红胜,晋级十二强。”

    对方不战而认输,这个结果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并未引起多大反应。

    之后的几场武决都并未太激烈,很快就决出了胜负。

    傲无心、景七、程青丝等三人的对手都是直接认输,就连吴大成的对手也是当场认输不打,似乎想留存体力搏那九进二的机会。

    移动机傀里,穆庄十分关切的问道:“刚才一战中,云少觉得那景七如何,可有把握压制?”

    李云霄从入定中回过神来,他初次施展三印合一,威力超乎自己想象,并且有了一些新的领悟,故而一战后就在详细回味参悟。

    直到穆庄询问,这才回过神来,道:“只是热身赛而已,并没有进一步的交手,胜负不好说。但我对他的真正实力已经有了几分估摸,即便不能胜,也不至于落败便是。”

    穆庄大笑道:“哈哈,你连他的混沌玉棺都碾碎了,还说只是热身。要景七那老贼听见的话,怕是当场气死。”

    穆钲也是幸灾乐祸,笑道:“云少只要有那斩杀海魔猴的一剑在手,景七必然不敢和你真打。不过你这里的确是有些狠了,那可是尸煞宗的混沌玉棺啊,啧啧。”

    “混沌玉棺?”

    李云霄诧异问道:“那棺材很奇特吗?”

    穆庄道:“何止是奇特!这棺材可谓除了神煞尸傀外,尸煞宗的第一至宝。据传是用混沌玉打造,故而可以温养尸煞。失去了此物,尸煞宗若是不能寻得替代的养尸棺材,怕是麻烦就大了。他刚才召唤出的那具金棺便是一种替代品,但相比混沌玉棺就差的远了。”

    穆钲也是欣喜道:“正是,那神煞尸傀若是没有混沌玉的棺材养着,怕是实力要不断消退!尸煞宗也就走到头了!”

    穆庄大笑道:“哈哈,景七这次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心情大好,道:“就算将真龙秘藏全给他,都未必能弥补这损失。云少,你可真是做了件大好事啊,哈哈!”

    李云霄听得一阵心惊,苦笑道:“你们所谓的好事,在我看来完全就是个坑啊!想不到那棺材如此重要,看来景七势必与我不死不休了。”

    穆庄眼中笑意不减,道:“这是自然,所以一旦有机会的话,千万不能留手!”

    李云霄道:“这次也是他先惹我,若是再执迷不悟,本少自不会轻饶。”

    虽然简单地交手,就无意中结了个死仇,心情有些郁闷,但他也非怕事之人,对方不识趣的话,他让界神碑内众人一起出来围殴,整个尸煞宗都能灭了。

    思定后,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便观看起罗浮岛上的武决起来。

    正是赵日天,他抢夺了他人铁令,第八个上场,背着铁剑,气势凌人。

    “焚月宗的?”

    对方一副文绉绉,软绵绵的样子,赵日天一下皱起了眉头,依稀记得好像是焚月宗弟子。

    远处血鸦宫糜宏怪笑道:“哈哈,天鹏老弟,我看你们这个弟子要麻烦了,这赵日天不简单呐。光是冲着这名字,就霸气无敌,震撼寰宇。”

    焚月宗宗主杨天鹏冷哼道:“武决比的是修为、战力、智商,而不是名字。即便比名字,我那弟子也不会差到哪去。”

    “哦?”糜宏诧异起来,道:“你那弟子有些面生了,他叫什么?”

    杨天鹏不语,岛上那弟子微微一笑,弹了下长袍上的尘灰,轻声道:“呵呵,你只要记住,我叫叶良辰。”

    赵日天眉头一皱,哼道:“你是叶良辰又如何?我赵日天并不服!”

    “你若是感觉你有实力和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

    那弟子面带微笑,一副自信的表情,道:“良辰最喜欢对那些自认能力出众的人出手。”

    赵日天冷笑道:“也不知道是谁自认为,武决是要用实力说话的,而不是用嘴巴放空炮!”

    那弟子依然从容道:“呵呵,我会让你明白,良辰从不说空话。”

    “不说空话,那就打呀!”

    赵日天背上长剑一解,顿时冲天飞去,他双手不断掐诀,那剑化作巨大,猛地斩了下来。

    “轰隆!”

    叶良辰身影一闪,暴退三丈,那巨剑斩在他之前所立处,刹那开出巨大裂缝,整个岛屿震颤。

    巨剑的气浪倾泻而出,涌向四方。

    叶良辰脚下刚落地,剑气之浪便席卷而来,冲在他身上,再次震退数十丈远。

    两旁的碎石在那剑浪下不断震入长空,漫天好似柳絮飘飞的,全是石头。

    赵日天飞落在巨剑上,身躯挺直,双手交叉在身前,霸气凌人,嗤笑道:“什么狗屁叶良辰,不过如此!”

    叶良辰惊怒不已,威胁道:“你可以继续我行我素,不过,良辰告诉你,别逼我动用底牌,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对付你,而你,却无可奈何。”

    “老子真是日·了狗了!”

    赵日天咒骂一声,欺身而上。

    巨剑从大地内飞出,化出三尺大小,被他抓在手里,凌空就砍下。

    他的剑法大开大合,刚猛霸气,实力极强,否则之前也不可能抢得到序号铁牌。

    一时间剑气如雨,纷洒而下,将叶良辰彻底罩住。

    方圆数丈内全是一片剑罡,飞起的石块皆是顷刻粉碎。

    叶良辰已无退路,不得不出剑抵挡,一柄明亮至极的宝剑脱手刺去,竟然游走在无数剑罡缝隙内,十分灵巧。

    “咦,还有两下子。”

    赵日天轻咦一声,随即冷笑道:“但取巧始终是取巧,在我的剑法下丝毫无用。”

    他往后退了一步,持剑拦在胸前,将叶良辰一剑挡下。

    “当”的发出清脆剑音。

    赵日天左手掐诀,往大剑上一点,立即无边狂暴的剑势瞬间压下,叶良辰之宝剑竟然弯曲起来,好像有山岳压在手臂一般,竟承受不住。

    叶良辰大惊,想要抽剑而回,却发觉一股力量将他的剑吸住了,进退不得,只能任由剑势压来。

    身体四周的空间也在那剑势下变形,将他压得几乎不能动弹,双脚竟陷入大地内,一片皲裂。

    “死!”

    赵日天大喝一声,眼中闪过杀气,剑势如山岳倒塌!

    “轰隆!”

    叶良辰所踩的大地尽数崩碎,长空上洒出一腔鲜血,整个人震飞出去。

    “铮!”

    赵日天舞了个剑花,再次狂攻而上。

    乘他病要他命的道理谁都懂,特别是在这种生死搏杀上。

    大剑化出一片剑海,层层叠叠像是冰雹一般砸落而去。

    叶良辰瞳孔骤缩,脸上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吓着了,急忙道:“阁下住手,做人要识时务。阁下若是就此罢手认输,良辰他日必有重谢。”

    “送你上西天而已,不用谢!”

    赵日天大喝一声,那冰雹剑意狂砸而下。

    “轰!轰!轰!轰!”

    大地上不断被斩出裂缝,叶良辰舞出一片剑罡护在身前,但也扛不住如此霸气的剑势,终于被击破。

    “噗!”

    再次喷出一口血来,身躯不断后退,已经变得颤巍巍起来,“别欺人太甚!”

    赵日天懒得理他,飞身而上,又是一剑横来,叶良辰大惊下提气纵身一跃,想要逃走。

    但那剑势显然快过他的身法,当场被斩中,再次洒出一片鲜血,整个人随着那剑气一道射·入大海。

    “哗啦!”

    海水也被劈开,隐约有血红色。

    “良辰!”

    杨天鹏悲惨的大叫一声,便纵身跃入那海中,双脚踩在浪涛上。

    赵日天的剑气也斩入大海,激起了无边惊涛在上空上飞卷,哪里还有叶良辰的影子。

    “哼,跟老子**这么多废话!你是叶良辰又如何,请记住我叫赵日天,西天路上不谢!”

    赵日天狠狠说道,便将大剑往背后一放,转身望向有琴飞,道:“大人宣判吧,叶良辰已经死了。”

    “良辰,良辰!”

    杨天鹏还站在大海上,焦急的四下叫唤。

    焚月宗的弟子也全部飞落,开始潜入海中寻找。

    有琴飞微微皱眉,有些为难道:“叶良辰已经失踪,生死不明,若是半个时辰内不出来的话,就赵日天胜。”

    因为比赛规则是一方死或者认输,或者宗门之主认输,现在叶良辰失踪了,不太好判,所以有琴飞给了半个时辰的缓冲。

    可惜的是,叶良辰始终再没有上来。

    杨天鹏和焚月宗弟子在附近海域找了半天也没影子,多半是被剑气斩杀后沉入海底,直接被什么海兽吃掉了。

    赵日天和叶良辰一战后,又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

    其中一人正是之前施展诡计赢了的胡玉弓,这次他倒是打的大大方方,拼了数千招后险胜。

    “哈哈,承让!”

    胡玉弓赢了后大喜,一下飞入长空,开始在宗门的守护下调息疗伤。

    之前被他暗算败北的那位武者和宗门之人,皆是面色冰寒的看着,若非胡玉弓太奸诈,现在进入十强的多半是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