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29章 汗毛都没了
    但她内心很快就失落下来,李云霄的目光只是蜻蜓点水似的在众人身上扫过,几乎都没有看她一下。

    李云霄淡然笑道:“这是诸位自己的机缘。”

    穆庄道:“云少谦逊了。希望这次武决之后,我们彼此之间还能有更深的交流。”

    这次突破产生的异常太大,就连一向极端自负的穆家都有些巴结起来。

    李云霄道:“我对许多机关傀儡上的东西很感兴趣,希望能向穆家多多学习。”

    穆庄笑道:“哈哈,机关傀儡,我穆家毫不谦虚的说,当是天下第一。”

    李云霄道:“那我有疑惑时,便不客气的请教了。”

    穆庄道:“欢迎至极。”

    李云霄果然就不客气了,开始将研究六丁六甲时的一些困惑逐一问出。

    穆庄等人都是大吃一惊,李云霄提出的问题极为深奥,许多穆家弟子都是一头雾水。

    即便是他也得仔细思考才能回答,苦笑道:“原来云少在傀儡术上也有这般造诣,真是难以置信。”

    这下更是令得穆家之人肃然起敬。

    罗浮岛上,天堑涯三人也从领悟中渐渐的回过神来。

    有琴飞抱拳高声道:“多谢这位穆家的朋友,让我三人受益匪浅。”

    语气诚恳真切,翁阳羽和王天路也是微微欠身拜下。

    到了三人的修为程度,每精进一分都极为困难,一下得到了莫大好处,自是欣喜若狂,且万分感激。

    海域之上,各大宗门也都是朝着移动机傀行礼起来,“多谢”、“感谢”、“拜谢”等声音不绝于耳。

    李云霄道:“这是诸位自己的机缘,与我无关,无须多礼。”

    有琴飞立即听出了是李云霄的声音,虽然早就猜测如此,但确认之后还是暗暗吃惊,道:“这次武决所有人都没白来,一场机缘造化,终身难求。”

    翁阳羽也是说道:“老夫参悟了不少东西,感激万分,这个恩情我记下了。”

    王天路笑道:“老夫亦是,不过别光顾着参悟规则,还有更重要的武决呢。”

    有琴飞点了点头,道:“下面武决继续。”

    一直在罗浮岛上打坐的胡玉弓这时才离开岛屿。

    飞龙宗汤晖夜微笑着对身后一名弟子说道:“圣杰,这次看你的了。”

    于圣杰嘴角微微扬起,露出讥讽之色,道:“请宗主大人放心,我不会伤害那小女孩的,哈哈。”

    他一个闪身,就飞落在罗浮岛上,目光含笑的望着碧落宗。

    李云霄也停下了对傀儡术的咨询,将目光望了下来。

    穆家之人亦是仔细的看着,他们都看不出小红有何怪异,内心对李云霄的说法十分怀疑。

    小红缓缓从战舰内飞了下来,落在于圣杰面前,双手合十行礼道:“请指教。”

    于圣杰含笑道:“小妹妹客气了,哥哥会手下留情的。”

    “嘻嘻。”四周全都传来怪异的笑声。

    小红显得有些紧张,脸孔发红。

    碧落宗内,殷峙也是一只手撑着脑门,似乎有些不忍心看。

    众弟子一个个脸色铁青,双目冒火,恨不能冲上岛去将于圣杰那可恶的笑容撕碎。

    殷峙道:“你们仔细看着,可千万别让小红受伤了。”

    身后一名长老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宗主,恕我多言,这武决……”

    殷峙直接打断道:“既知多言,就不要言了。你们盯紧一点,别让她受伤便是。”

    那长老一口话被噎住了,却也没辙,只能叹息一声,不断摇头。

    一名弟子道:“宗主大人放心吧,飞龙宗就算再有胆子,也不敢伤我碧落宗的人。”

    罗浮岛上,有琴飞也不禁多打量了小红几眼,才道:“开始吧。”

    小红顿时摆开架势,紧张的盯着对方。

    “哈哈。”于圣杰被她的模样逗乐了,忍不住捧腹大笑。

    小红的脸孔红的发紫,眼里闪过怒气,大声叫道:“不许嘲笑我!”

    她提着两个粉嫩的拳头快步跑了过去,一跃而起,一套拳法打出,化出数百残影落去。

    “哈哈,好好,不笑,我不笑。”

    于圣杰忍得肚子疼,一只手不断挡住那些毫无伤害力的拳头,一只手捧腹。

    小红气的头上冒烟,双手停下了拳法,开始在身前飞速掐诀,道:“让你嘲笑我,让你嘲笑我!”

    “砰!”

    突然一朵巴掌大的透明花朵在掌心浮现,如火如烟。

    “什么?!”

    穆钲猛地睁大双瞳,失声的叫了出来。

    穆庄和几位长老也是面色一变,立即想起了这朵花,正是穆白嵘挑衅李云霄,被那神炼钢傀儡一拳打爆时出现过的白色小花。

    这朵花比当时那神炼钢傀儡打出来的还要大。

    而穆钲则是第三次见到,第一次是在聆牧笛手中,对这种火焰更是心有戚戚。“这到底是什么火,竟然恐怖如斯!”

    罗浮岛上小红气的满脸阴沉,双手结印打出冰煞心焰后,猛然拍去。

    “嗯?”

    有琴飞眉头一跳,盯着那朵小花,内心涌起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了,看似威力不大,但却觉得没那么简单。

    “哈哈,小妹妹你还会控火呀?”

    于圣杰大笑道:“可惜啊,哥哥我的绝技正是控水呢。”

    他简单地掐了个指诀,一条水龙在掌心浮现,道:“让哥哥给你洗个澡吧,哈哈。”一掌迎着那火焰拍了过去。

    “轰隆!”

    两股力量一接触,一片刺目的白光爆开,灼人眼眸。

    于圣杰和小红的身躯立即被那股力量吞噬进去,罗浮岛上像是有一朵巨大的光之花,在大地上悄然盛开。

    “啊?!”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一下目瞪口呆。

    天堑涯三人更是嘴巴张的可以吞下西瓜,他们距离光花最近,更能感受那股灼烧的温度和恐怖的浩瀚威力。

    在这极高温度的炙烤下,三人反倒觉得浑身发冷,手心尽是冷汗。

    碧落宗内,也是一片“啊!”的惊叫声。

    殷峙猛地抬起头来向外望去,惊怒道:“该死的飞龙宗!竟敢对小红下如此毒手!”

    身后的长老怔怔道:“这、不、不是的,宗主大人、这……”他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殷峙怒道:“这什么这!我不是让你们好生看着的吗?!”

    那长老满头冷汗,讪讪道:“这、您误会了,这爆炸是小红弄出来的,不是飞龙宗。”

    殷峙一愣,那怒火瞬间化作呆滞,愕然道:“什么?你说什么?我刚没听清楚,你说这爆炸是小红弄出来的?”

    那长老被问住了,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和奇怪,难道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他极力的回忆刚才那一幕,怔怔道:“好像,好像是的。”

    殷峙懒理得他,急忙往外望去。

    冰煞心焰爆开后的光芒刺目灼眼,就连神识都吞噬掉,令他不能看清其内情况。

    直至片刻后,一道身影才显露出来。

    小红正站在罗浮岛上不断的喘息着,红彤彤的面孔上流下汗水。

    于圣杰已经不见了。

    “人、人呢?”

    所有人都是睁大眼睛,而且揉了又揉,以为自己看错了。

    汤晖夜和一干飞龙宗的弟子惊的现在都回不过神来,满脸呆滞,仿佛石化了。

    “圣、圣杰人呢?”

    汤晖夜终于动了动手指,从呆滞的状态里回神,但还是满脸的迷茫,神识和目光在罗浮岛上搜寻,凝思道:“刚才那一击惊天动地,以圣杰的实力不应该能躲开啊,他藏哪去了?”

    天堑涯三人互相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骇和惊恐。

    有琴飞也抹了把汗,道:“飞龙宗的于圣杰灰飞烟灭,就连一根汗毛都没了,碧落宗小红胜。”

    “啊?!”

    这一结果再次让众人震骇,汗毛都没了是什么概念?

    通常所说的灰飞烟灭,至少还有碎尸烂肉,再不济还能有骨灰,这汗毛都没了就是什么都烧没了,完全的,百分之百的燃尽,直接化作烟了。

    汤晖夜:“……”

    “耶,我赢啦,我真的赢啦!”

    小红大喜,欢快的拍手,手舞足蹈,大声道:“宗主大人,云霄大哥哥,你们看见了吗?我赢了!”

    她欢喜之下,一跳老高,飞入碧落宗战舰内。

    李云霄心中一震,苦笑道:“她还记得我呀。”

    看样子,小红刚才展现出来的力量,都是自己的真实实力,不管何等修为,以她的霓虹之躯掌控那招冰煞心焰,就足以横扫一切强者了。

    那帝夜现在如何了?她又怎么会到碧落宗的?

    李云霄内心满是疑惑,寻思着找机会弄清楚。

    穆家之人也逐渐回过神来,看着李云霄的眼神再次不一样了。

    穆庄道:“云少,那女孩叫你哥哥,你是她亲哥?”

    李云霄满头巨汗,讪讪道:“自然不是,有过一段结识之缘,后来被坏人劫持失踪了。我也很奇怪她为何会在这。”

    穆家之人的心情有些沉重起来。

    小红亦如李云霄所言的那般厉害,那么龙牙山庄的那个吴大成就应该是真的超级高手了。

    穆庄沉吟道:“殷峙那个老狐狸,竟敢隐藏的如此之深,我还差点被他骗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殷峙的震惊至少是他的一百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