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24章 漏洞
    穆庄道:“很好,那你说一说云少将会遇到的强劲敌手。”

    穆钲微笑道:“根本没有强劲对手。那些强大宗门在取号的时候也特意规避了我们,十二强之战前,千叶岛、龙牙山庄这些有实力进十二强的都不在应战之列。”

    穆庄也是笑了起来,道:“这些宗派也还算聪明。怕是只有云少是随意取号,其它派可是千般算计后才取下的号码。”

    穆钲眼中闪烁坚毅之色,道:“这样一来,其它派也当知道我的实力和决心了,无所顾虑,势不可挡。”

    穆家之人都是咧嘴而笑,显然信心十足。

    穆宛山偷偷看了一眼李云霄,却是眉清目秀,英姿飒爽,盘坐在虚空中,不动如山,令得她心中砰然一动。

    突然一道光芒飞驰而来,落入移动机傀内,正是飞龙宗宗主汤晖夜,脸色不太好看,连连叹息着摇头。

    穆钲道:“晖夜大人,怎么了?”

    汤晖夜苦笑道:“钲长老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刚才取号之时,被糜宏抢先夺了十号,我只拿的这个二十一号,怕是下一轮就要淘汰,进十二强无望了。”

    穆钲笑道:“晖夜大人不必叹气,一切皆有可能呢。”

    汤晖夜脸色难看至极,摇头道:“钲长老不必安慰我了。”他目光望向空中的一艘战舰,正是碧落宗,长叹一声。

    碧落宗取得是二十三号,两派之人下一场就会遇上了,汤晖夜自知必败无疑。

    此刻罗浮岛上的决斗也分出了胜负,果然是黑衣男子获胜,大喜的朝有琴飞三人一拜,便大笑着飞回了自己宗门内。

    门派里都是一片欣喜和祝贺声。

    那名败的男子脸色发白,悻悻而回,立即感受到了掌门冷厉的目光和同伴的一脸讥讽,铁青着脸低下头,不敢吭声。

    李云霄虽是闭目修炼,却始终留了一道神识在罗浮岛上,心中暗道:这些隐世宗门隐个**毛,还不是与天武大陆上的世俗宗派一般无二,强者为尊,利益为王,极度势利。

    序号为三的宗门只有一人,直接晋级,那人大喜过望。

    但很快二三号的武者都是面如死灰,一下没了血色。

    因为有琴飞喊到四号的时候,罗浮岛上外停着的大海龟动了一下,一道光芒从不动归林上飞驰而起,落在岛屿上。

    二三序号的拥有者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即便进入第三轮,也将直接遇上尸煞宗而被淘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罗浮岛上,望着那道年轻的身影。

    有琴飞皱眉道:“景七大人,还请离开,直接让参赛弟子上场便可。”

    景七面无表情,道:“我便是尸煞宗参赛之人。”

    “什么?!”

    一语惊天动地,整个海域上空全都哗然起来。

    穆家之人脸色大变,就连李云霄也睁开眼来,露出疑惑之色。

    “你他妈·的还要不要脸啊!你都几百岁的老僵尸了,赶紧滚下去吧!”

    第一个叫嚷起来的便是胖头陀,肆无忌惮的大声讥讽。

    穆庄也忍不住哼哼道:“景七,你的脸皮就跟你家的棺材板一样厚啊。”

    其余各大宗主也是表露出不满,一时间嘲笑声四起。

    有琴飞也是脸孔沉了下来,道:“景七大人,还请不要捣乱,下去吧。”

    景七站立不动,丝毫没有下去的样子,道:“本座之龄便在三十之内,符合参赛规则,为何不能参赛!”

    四下突然变得静谧起来,随后便是轰天大笑。

    景七在隐世宗门内,成名都不止三十年了。

    但也有许多人没有笑,穆庄便是其一,他眼中爆射出精芒来,惊道:“难道……难道……”

    李云霄也是瞳孔骤缩,道:“监测参赛弟子年龄的标准莫非是骨龄?”

    穆庄道:“正是骨龄,任你有通天彻地之能,除非脱胎换骨,否则绝不可能更改骨龄的,景七到底凭借什么说自己不到三十。”

    李云霄沉吟道:“修改骨龄的办法并非没有,只是极其稀少。”

    至少他知道韦青的大罗金骨便是能够修改骨龄的逆天功法之一。

    有琴飞也没有笑,而是脸色大变起来,道:“两位,还请一验!”

    身后的翁阳羽和王天路也是变了脸色,两人身影一动,便出现在景七左右两侧,喝道:“景七大人,得罪了!”

    两人双手掐诀,同时打出数道诀印,不断拍在景七身上。

    景七一动未动,任由两人出手。

    普通人的骨龄可以一眼看出,但绝世高手通常都有隐匿之法,让人看不真切或者看错,这般直接贴身检验,足以确保绝对正确,即便是神境强者也隐藏不了。

    片刻后,两人的脸色像是罩了一层寒霜,变得难看无比。

    所有人都是心头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内心涌起。

    有琴飞似乎也有预感,脸色蜡黄如纸,道:“两位大人,如何?”

    翁阳羽嘴唇微动,好像并不想说,但最终还是摇头叹息道:“的确不到三十岁,准确的骨龄是二十三。”

    “什么?!”

    这一判断,立即令得四方震动,就连平静的海面都一下涌起惊涛,哗哗的四下旋去。

    穆庄脸色大变,不仅是穆家之人,一时间没有人的脸色是好看的,全都呆滞住了。

    景七直接参赛了,这还怎么打?!

    殷峙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景七,做人不能太无耻了!”

    景七冷冷道:“本座一向遵守天堑涯定下的比赛规矩,怎么就无耻了?殷峙大人是说这规则无耻吗?那是要怂恿大家不遵守规则了?”

    有琴飞突然瞳孔收缩,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修炼的尸煞术,将自身也当成尸煞来炼,所以身体的骨龄永远定格在了你修炼这项神通的那一年——二十三岁!漏洞,漏洞啊,骨龄测法有漏洞!”

    此言一出,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景七冷笑道:“漏洞不漏洞关我屁事?我只想知道,你们天堑涯自己定得规矩,还守不守了?”

    天堑涯三人都是脸色大变,极度为难起来。

    景七嗤笑道:“若是规矩不用守了,那我尸煞宗立即退出武决,什么公平公正,全是屁!就算赢了第一,只要你们随便一句话就能全盘推翻承诺,呵呵……”

    有琴飞脸色数变,终于咬牙道:“好,老夫宣布,景七有资格参赛!”

    “哗啦!”

    这一结果可谓既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立即引得大面积的喧哗和嘘声,都是愤怒不已。

    殷峙怒哼道:“三位大人维护规矩的决心我明白,但让景七参赛,这也太荒唐了吧!”

    有琴飞道:“老夫知道荒唐,但即便规则有漏洞,也不能一言以废之,否则还如何用规矩服人?这次武决之后天堑涯必然会进一步修订规则。”

    虽然众人还是嘘声不小,但都渐渐冷静了下来。

    骨龄测法已经是最为公正的检测年龄手段了,天堑涯也非故意让景七过关,实在是不得已。若是规则随意改变,危害极大。

    再者,绝大多数人都是看热闹的,一波三折才好看,巴不得跌宕起伏。

    最后,对于绝大多数参赛者而已,即便景七不参赛,以尸煞宗的实力进前十二根本没问题,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排名,该担心的是那些想争夺第一的。

    “太荒谬!太黑幕了!”

    果然就剩下几个大宗派不满,胖瘦头陀都是蹦的老高,大呼不满。

    有琴飞目光冷了下来,寒声道:“胖瘦头陀,耍宝也要有分寸,再敢胡言乱语,老夫就先制了你们两个!”

    胖瘦头陀还想怒骂,却被傲无心一把抓住,拼命的阻拦他们,他觉得好丢人,脸颊通红的。

    有琴飞继续说道:“还有谁是四号,请上岛武决,若是不来就当自动弃权认输了。”

    一名男子站在海天上,将手中的序号砸在罗浮岛上,“砰”的一下碎开,哼道:“认输了,这还怎么打,打个屁啊打!”

    这名男子见四号是尸煞宗的时候就知道必输无疑,现在反而没了负担。

    景七冷冷道:“认输便认输,唧唧歪歪的叫的很难听呢。”

    那男子脸色大变,立即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危险在心中蔓延,吓得急忙就要逃走。

    “祸从口出,这个千古不变的道理,为什么这么多人就不明白呢?”

    景七抬起手来,隔空一掌拍出。

    没有任何征兆,那名武者刚跑出百丈外,身体“砰”的一下就爆成了漫天血肉。

    所有人宗门之人都是脸色大变,苍白如纸。

    那些参赛的弟子都是浑身战栗发抖,心想遇上景七的话,一定不能上岛,直接认输才是上策。否则一掌下来,认输的机会都没了。

    穆庄寒声道:“景七你这个杀人狂魔,那人已经认输,你还下杀手,有违规矩吧?有琴飞大人,还请制他。”

    景七大笑道:“哈哈,穆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规矩是一方认输后,不得下杀手。但刚才那人认输后并不在罗浮岛上,所以已经过了武决时间,我杀他也只是私人恩怨而已,和武决无关。难不成他认输了,我这辈子都不能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