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20章 莫名其妙
    那玉简中记载,这十二个小人身上都各怀一套神通,只是如何驱动和施展,又如何结阵,让李云霄一筹莫展。

    他展开神识,往小人的身上探了过去。

    立即被一股力量挡住,不能侵入。

    李云霄心中一喜,顿时来了兴致,就怕查探之下毫无异常,出现异状就证明有搞头。

    但他此刻精神力枯竭,强行凝聚了一点神识都觉得头晕目眩,不得不放弃,先修炼大衍神诀恢复力量。

    突然门外红光闪烁,传来音讯,是有状况。

    他眉头皱起,露出极度不快的神色,竟有人敢打搅他修行。

    出了密室,来到春庭月的客厅内,二十四名娇美女子分列两侧,其中一女托着玉盘款款而上,欠身道:“云霄公子,这是族长和穆钲大人送来的玉神丹,乃是养神蓄精的极品丹药。”

    女子声音极为动人,隐约中带着一股魅意,一笑之下倾人城。

    两侧的诸多女子也同时笑了起来,百媚众生,一片春光无限。

    李云霄瞬间觉得有些恍惚,砰然心动。

    突然一道极度淫·邪的声音在脑中响起,车尤道:“嘿嘿,动淫心了吧。”

    李云霄这才浑身一个激灵,马上恢复过来,轻咬舌尖,骂道:“笑的让我起鸡皮疙瘩!”

    这是因为他精神力枯竭,所以对这种媚术的抵挡力几乎为零,完全依靠自己定力,而对方是二十四名绝美女子同时施展,怕是太监都要扛不住。

    那名托着玉盘的女子,口吐幽兰,面带潮红,一片妩媚。

    但见李云霄的双眼从凄迷变得清明后,心中无比的失望,自己神态也瞬间变得端庄起来。

    两侧女子也都一片贤淑温惠,哪有半点之前的妩媚神态。

    李云霄苦笑不已,若非车尤突然打断,自己怕是就中招了,但转念一想,中招了也没什么不好的。目光在众女身上扫过,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突然间渴望中招起来。

    “替我多谢穆庄、穆钲两位大人的美意。”

    李云霄将玉盘内的金色葫芦取了过来,倒出七粒如玉般的丹药,浑圆灵动,他一下就全部倒入口中吞下。

    “啊!”

    那女子吃了一惊,方巾掩着小嘴,眼睛瞪的老大。

    这种级别的丹药,在她们看来,随便吞下一粒都会爆体而亡,而李云霄一次吃下七枚,却完全没事似的,看那样子好像还不够。

    李云霄砸了下嘴巴,嘻嘻笑道:“不错,果然是灵丹妙药,本少的精神力恢复了十之二三了。”

    众女一脸的呆滞,都是一阵无语。

    “李云霄,出手!我要与你一战!”

    春庭月外突然传来一道女子之声,凌厉至极。

    众女都是脸色大变,吃惊的往门外望去,云霄公子乃是穆家天级客人,尊贵无比,不知何人竟敢这般作死。

    只见一道人影闪烁,直接闯了进来。

    李云霄身前的那名女子显然是众人之首,惊怒道:“何人如此大胆。”

    她一下飞了出去,但瞬间便受到一股掌力袭来,当场被震的吐血,摔在大厅内。

    这一下所有女子都乱了,惊怒的朝那闯入者攻去。

    “游燕影牙掌!”

    闯入的女子一袭红衣,身法极快,在空中只看得见残影。

    她轻斥一声,在身体四周立即凝成一道铁壁,倏然爆开,化作无数掌影,好似蝴蝶翻飞。

    “轰隆!”

    冲上去的二十余名女子尽数中掌,被震飞摔在四周,一片哀嚎。

    “果然是淫·乱之徒!”

    红衣女子目光一扫,那些女婢本就穿着大胆,现在摔在地上更是春光无限,就连她都忍不住脸红,唾弃了一声,便凌空抓出一柄剑,朝李云霄刺去。

    “铮!”

    李云霄双指一夹,便将那剑身夹在指尖,至始至终他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道:“你是何人,胡说什么,又为何要杀我?”

    红衣女子拼命的用力拔剑,却纹丝不动,她心中大惊,又急又怒,喝斥道:“明知故问,我今天杀的就是你!”

    大厅内受伤的女子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道:“她叫穆宛山,乃是穆弘长老的孙女。”

    李云霄记得穆弘此人,初次接触穆家便是他带着穆风华和穆风骏出现在红月城,而且刚才机关阁内也见着了,只是两人之间再无交集,也就懒得打招呼而已。

    穆宛山怒道:“淫·贼放手!再不放我就杀了你!”

    李云霄无语,道:“能杀我的话,还用在这大呼小叫吗?你若是再叫我淫·贼,我现在就真的淫给你看了。”

    穆宛山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再说。两只眼睛却怨愤的盯着李云霄,如同双刃刺下。

    李云霄道:“你我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淫过你,还望你好好冷静一下,找出真凶。”

    穆宛山大窘,羞得脸颊通红发烫,急的几乎要哭了。

    “无耻!流氓!”

    但她始终不敢骂那句“淫·贼”。

    “去吧,别让真凶跑了。”李云霄淡然说道,随后手指轻轻在剑身上一弹。

    “当!”

    穆宛山顿时觉得巨力压在手臂上,整个右手发麻,长剑脱落,自己随着那剑一起震飞了出去,远远的摔在春庭月外。

    “呜呜呜!”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身是泥,忍不住的哭泣起来,一时间觉得天地寥廖,只有自己孤寂一人,还不如死了算。

    她提起长剑,便要往脖子上抹去。

    突然一道人影闪动,出现在她面前,正是那李云霄,吓了她一跳,急忙后退,长剑指了过去,害怕道:“你,你要做什么?!”

    李云霄道:“别害怕,我不会阻挡你自杀的。我只是想问一件事,你可曾听过‘穆尘’之名?”

    “穆尘?”

    穆宛山眼里迷惑起来,随即大叫道:“傀儡真人穆尘大人!”

    李云霄一听,大喜道:“正是这位穆尘大人,你认识吗?”

    穆宛山冷冷道:“穆尘大人乃是穆家历史最为出色的傀儡师,故而敬称其为傀儡真人,乃是数万年之前的大人物,每个穆家子弟都知道。”

    “原来如此。”

    证实了李云霄心中猜测,那蓝衣男子绝不是穆尘。

    “穆家史上最厉害的傀儡师,呵呵,有意思了。”

    “什么有意思了?你这个混蛋,流氓,我是不会从你的!”

    穆宛山大叫起来,内心委屈,眼泪哗哗而下。

    族里将她许配给从未见过面的李云霄,一向疼他的爷爷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有那些平日里无数追求她的年轻子弟也就跟死了似的,没有任何人站出来。

    整个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她一人,委屈的不断啜泣起来。

    李云霄道:“我说了你认错人了,若是自己寻不到凶手,就将此事上报穆钲吧,让他帮你寻。还有,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凡事想开些,不要寻短见。我言尽于此,至于听不听就是你的事了。”

    李云霄说话,就直接消失在穆宛山面前。

    穆宛山怔怔的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响,拿起剑就拼命的砍,“砍死你这个混蛋,流氓,无赖!”

    砍了一阵后,想死的心没有了,连哭都不想哭了,一跺脚就飞奔而去。

    穆宛山不知道的是,这个“混蛋、流氓、无赖”也只在这段时间里与她有交集。

    之后李云霄君临天下,成就万古声名,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样闪耀。

    她却只能在同样的星夜下,默默地注视着星空,想起今日一幕,留下无限叹息。

    李云霄回到春庭月内,替众女简单地疗了下伤,便进入密室内潜修起来。

    服用玉神丹后,恢复了十之三四的力量,他专心运转大衍神诀,很快便进了入定。

    三日后,一道红芒在门上闪烁不定。

    李云霄睁开双眼,虽未能恢复全部精力,但也差不多少了。

    通天岛上穆庄和几位长老早已等候多时,一见李云霄飞来,顿时全部起身迎接。

    穆庄大笑道:“看云少天庭饱满,我也就放心了。”

    李云霄抱拳笑道:“多谢族长大人赐丹。”

    穆庄笑道:“小事一桩。”

    穆钲也从身后站出来,道:“宛山之事我也听过了,这孩子真不懂事,竟敢去打搅云少修炼,我已令人对她进行责罚。宛山,还不快出来给云少赔罪!”

    穆宛山还是一袭红衣,从人群内走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木讷的说道:“宛山给云少赔罪了。”

    她的态度立即令得穆钲大怒,正要喝斥,却被李云霄拦了下,道:“这般小事,我都不记得了,大人何须怪她。”

    穆宛山一愣,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

    穆钲哼道:“还不快谢谢云少。”

    穆宛山的神态再次变得冰冷,极不情愿的说道:“谢谢云少。”

    李云霄淡然一笑,并不以为意,只是有些莫名其妙而已。

    穆钲道:“所有人都准备好了,现在就出发吧。”

    李云霄道:“身份问题解决了?”

    “咳、咳咳。”

    穆钲咳嗽了几下,道:“我们对外宣称云少是我穆家女婿,娶的正是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