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15章 机关阁
    李云霄惊道:“这景致的布局,巧夺天工,匠心独运,钲大人有心了。”

    穆钲得意道:“嘿嘿,这里可是穆家最重要的贵客才能居住,此地叫做‘春庭月’。”

    李云霄细思道:“春庭月……”他抬起头来,看见远处的楼宇上描龙绘凤,写着一行诗句: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好名字。”他由衷的赞道。

    穆钲笑道:“名字好,景致更好。云少就好好休息吧,有任何事随时让下人通知我,三日后再会。”

    “好。”

    李云霄目送穆钲离去,便踏入那春庭月内,四季之景浮现在眼前,春花、秋月、夏日、冬雪,不断流转,一步一景。

    踏入楼阁中,便一片清香扑鼻而来。

    两排娇艳的婢女整齐的跪着,双手向前,上身趴在地上,臀部高高撅起,齐声道:“恭迎云少。”

    婢女穿着稀少,妙处若隐若现,不同的风姿绰约,若纯酒之芬香。

    这显然是穆家的刻意安排,任由他采摘撷取。

    李云霄摸了摸人中穴,苦笑道:“这般美景,可胜过那四季,可惜本少消受不起。”

    他轻笑一声,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些女子睁大美目,一脸惊愕,似乎不相信有人会舍弃她们。

    李云霄直接施展瞬移,进入到春庭月的修炼密室内。

    如他所想,这密室里果然是阵法布置出来的幻境,一片广宽无垠,与新延城修炼之地的紫屋异曲同工,可以随时调换背景。

    但他无心这些,直接进入到界神碑内。极北冰精已找到,可以将那亚神炼钢直接进阶到真正的神炼钢了。

    袁高寒早已等的不耐烦,一脸的抱怨,怒道:“还有什么事比炼神炼钢还重要,竟然耽误了这么久!”

    李云霄道:“皇帝不急太监急,走吧。”

    身影一闪,两人顿时出现在聆牧笛的禁地之外,在得到允许后一同进入里面。

    北圳南早已等候在旁。

    袁高寒急忙躬身道:“见过大人。”

    聆牧笛道:“我等你们许久了,怎么现在才来。”

    袁高寒低着头望向李云霄,满眼的怨愤。

    李云霄笑道:“有些事耽搁了。”

    聆牧笛道:“无妨,若非为了让你领悟更高术道,我就自己炼了。”

    袁高寒心惊不已,看来这位神秘的大人物对李云霄异常关照,想想这也是好事。天下纷乱,李云霄多一份力量,也就等于自己多一份力量。

    李云霄忙道:“谢大人。”

    聆牧笛道:“开始吧。”

    他的魂魄缓缓从葫芦小金刚体内飞出,随后不断的在葫芦小金刚身上拍打着,每一下都有符印烙上。

    “将你的山河鼎拿出来吧。”聆牧笛说道。

    李云霄心中一惊道:“大人要用山河鼎?”他觉得奇怪,上次炼制亚神炼钢时都未曾使用任何鼎器,这次提升等级应该更容易才对。

    聆牧笛道:“是你用,不是我用。这次炼制就由你为主,袁高寒为辅,我在一旁指点你们。”

    “什么?!”

    两人都是又惊又喜,惊得是没有任何准备。

    聆牧笛道:“若是只有一点极北冰精的话,那自然浪费不得,必须由我来。现在材料极多,让你们练练手也好。就用这金刚傀试吧。”

    李云霄大惊道:“这傀儡我异常珍惜,不如换一种吧。”

    聆牧笛淡然道:“异常珍惜就好好专心炼,自不会出问题,不用换了。”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李云霄一脸的苦瓜状,虽然只是提升材质等级,但毕竟是提升到神级,若是失败的话,葫芦小金刚岂非报废了……

    袁高寒则是激动的难以自持,忙道:“快,快拿出你那鼎来,还等什么!”

    李云霄想了阵,既然聆牧笛敢放心让他炼制,多半是有把握的,这才一招手,将山河鼎落在手掌上方,不断解封开。

    聆牧笛看着那山河鼎,似乎有所思,却又不语。

    李云霄拍出一道神火和罡风,在风火之力下,大鼎飞速旋转,射出万道光芒。

    聆牧笛提起葫芦小金刚就扔了进去,随后打出两道印记,飞入李云霄和袁高寒两人眉心,顿时一股讯息在脑海内传开。

    聆牧笛道:“依照里面所言的去做,我会当你们的助手,只许胜,不许败。因为败了的话,我再不会给你们学习和练习的机会了。”

    两人都是心中一震,变得万分专心起来。

    袁高寒还未开始,便两只手心全是冷汗。

    李云霄更是汗如雨下,如果败了,葫芦小金刚就彻底废了,根据聆牧笛传来的讯息,将玄器提升至神级,一旦失败的话,没有十方规则修补,那结果就是彻底报废,葫芦小金刚也将死去。

    两人就像是小学生,按部就班,亦步亦趋的开始炼制起来。

    三日后,通天岛,机关阁内。

    不时的有身影闪动,飞入其间。

    很快就有二三十人端坐其内,在楼阁中央,一座紫鼎,青烟袅袅。

    众人盘腿分坐在两侧,都是闭目养神,在等待着什么。

    “族长大人也太看得起一名外界小子了,竟然让我们二十九名长老尽来观摩交流,真是难以理解。”长老穆文显得不满,对着身边的长老穆白嵘开始抱怨。

    穆白嵘也是眉头一皱,放下手中正在修炼的诀印,同样是冷哼道:“听过是有人被那小子吓住了,回来后在族长面前妖言惑众,说的神乎其神。”

    他的目光不由得往上撇去,有意无意的扫过坐在右上方的穆一通、穆一军,还有左上方的穆钲。

    “哦?能吓住我穆家的几位长老,看来那小子也的确有点本事了。”穆文嗤笑不已,一脸冷色。

    “呵呵,那不是本事,是骗术。可怜啊,可悲啊,区区三四人被骗,弄得我们也跟着倒霉。”

    穆白嵘打了个哈哈,懒洋洋的说道。

    穆文道:“这样也好,让我们当众揭穿这个骗子。只是这样一来,有伤我穆家内部团结啊。”

    穆白嵘不解道:“怎么伤团结了?”

    穆文冷笑道:“如此一来,岂非有三四人要丢脸到家,再无脸面见大人了。”

    穆白嵘大笑道:“哈哈,那也是那三四人咎由自取。再者,在自家人面前丢人不算什么,这叫吃一堑长一智,免得以后他们再到外面去丢人,那就真的是丢人了,还丢我穆家的脸!”

    穆钲三人的脸色顿时寒了下来,身躯忍不住的颤抖,想要出手打人。

    众人则是表情不一,虽然大多都不满将他们尽数召集,跟一名外人交流什么炼器经验,但还是觉得两人说话有些过分了。

    长老穆秋道:“诸位不必多抱怨,那李云霄是何等人物很快就会知道了。族长大人邀大家前来多半是有道理的。钲长老,那李云霄是你带来通天岛的,可与大家先谈一下,到底是何方神圣,也好让大家心中有底。”

    “对对。”穆秋的提议一下得到大家认同,都望着穆钲。

    穆钲将两手放在双膝上,整理了下长袍,这才说道:“李云霄是何人我不想多说,但有一点,在座的诸位无一人是他对手。”

    穆秋皱眉道:“钲长老这话未免太武断了吧,那李云霄莫非是超凡入圣?”

    穆钲想了下,道:“九星中阶武帝。”

    “哈哈!”

    穆文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道:“在座的诸位,实力达九星巅峰的有六人,九星中阶武帝更是十余人之多,钲长老不会是被那小子打傻了吧?”

    穆钲忍无可忍,一股无边怒火冲上脑门,当即冲了起来,一掌就拍过去,喝道:“穆文,本座忍你太久了!”

    浩瀚掌风在众人头上飘过,往左侧下端落去。

    “哼,同样!”

    穆文站起身来,伸出手臂,那五指突然变长,整个巴掌变成蒲团大小,如圆盾。上面刻着一个八卦阵,阵符泛起。

    “砰!”

    穆钲一掌拍在那盾上,阵符尽数粉碎,将穆文震出了机关阁。

    穆文冷笑不已,身躯停在空中,挑衅道:“有种出来大战三百回合,老夫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但却想不到你竟丢人丢到了家门外,真是我穆家之耻!”

    穆钲寒声道:“战你何须三百合,三招便送你去穆家坟地见先祖!”

    他双手在身前一合,手臂上冒出无数钢钉,发出清脆的音波声。

    一圈圈音律在双手臂上荡漾,开始有规律的回旋。

    “接本座一曲音律——敲金击石!”

    “铛铛!”

    无数颤音激荡,密密麻麻的叠在一起,在空中绽放出无数波纹,往楼阁外散去,笼罩全部天地!

    虽然音波的主攻方向在外,但机关内众长老还是脸色微变,都是感到耳膜刺痛,急忙运功压制。

    穆文站在天空上,身躯都随着那音律震荡起来,脸色大变,咬牙道:“谁怕谁!”

    他那盾牌般的手臂上开出三道口子,竟然钻出三条黑蛇,身躯在空中潜行,分别撕咬而下。

    但在距穆钲三丈处全部停了下来,蛇身不断颤抖,开始随着音律波动,显然是扛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