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11章 太初真诀
    封要离眼皮一跳,心中察觉到了危险,那朵人畜无害的小花看似稀松平常,却让他的警觉成倍提升。

    他左手不断掐诀,印记在空中浮现,各种冰纹出现在掌心,随即迎着那小花拍下。

    世界静的几乎没有声音,只剩亮光在众人眼前闪耀。

    火花之白,冰晶之蓝,两种色泽的光晕镶嵌在一起,如烟花绽放。

    那恐怖的光芒散开,众人一脸惊容,随后才听见惊天动地的巨响。

    整个雪之国都在颤鸣,万雪融化,天崩地裂。

    “什么!竟能抗住吾之一掌!”

    封要离惊怒不已,那蓝色之光不断压下,冲击着冰煞心焰,威势胜过对方,但那属性之力却不分上下,甚至隐隐落在下方。

    殊不知聆牧笛的内心更为震骇,那始终平淡从容的脸孔惊起了波澜。

    对方这湛蓝色的一掌竟能压制住冰煞心焰!

    除了李云霄和北圳南外,其余之人并无太大表情,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冰煞心焰是为何物。

    李云霄也是心中掀起惊涛,失声道:“怎么可能,这种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封要离的真元属于极寒之气,与北冥世家是为一路,却不尽相同。

    他是纯粹的寒、冷,冰到极致,而北冥世家则是寒中带阴,甚至以极阴之力为主,中招者后患无穷,多半功体要毁。

    当年萧轻王便是中了一点这种阴寒之气,几年都形如废人。

    如此说来,封要离的真元之力更加的光明正大。

    葫芦小金刚那绿豆般的眼睛盯着湛蓝之气,骤然一缩,似乎想起了什么,惊道:“这是太初真诀!”

    封要离浑身一颤,惊喝道:“你是谁?!”

    他手臂猛烈一抽,发出刺耳破音,冷剑冰霜从葫芦小金刚的脖子里抽了出来,再次斩向聆牧笛眉心。

    这世上从来不曾存在过不死之身,即便是大成圣体也有死的窍穴,封要离一时找不准对方死穴,就只能胡乱砍去,先斩成七八截再说。

    李云霄也是心神大震,瞳孔收缩。

    那股湛蓝色的气息浩瀚无穷,磅礴伟岸,竟是四大神诀之一的太初真诀!

    聆牧笛猛地收回手来,身躯暴退开,同时双手在身前不断掐诀,在他的诀印四周,不断凝聚真空。

    狂暴的力量倾斜而出,猛然双手高举,往头顶拍去!

    “轰隆!”

    一股飓风拔地而起,冲向无边苍穹,所过之处尽数粉碎!

    封要离的剑斩入真空内,劈在聆牧笛脑门,一下将整个脑袋劈开,但并无卵用。聆牧笛抬起脚就飞踢向对方眼球。

    “哼!”

    封要离闷哼一下,五指成爪落下,“砰”的一声拍在葫芦小金刚小腿上,整个腿部瞬间凝结。

    “轰隆!”

    天空中突然传来巨震,聆牧笛的那一击将封天印震得不断颤动,一道太极图在长空飘忽不定。

    封要离闷哼了一声,只觉得体内气血激荡下,后续严重不足。

    而对方的命门死穴却始终摸不透,短期内根本杀不死对方。

    李云霄等人也在不断抗衡那封印之力,整个空间都恍然飘忽起来。

    “哼,且放尔等一次!”

    封要离眼里射出寒光,似乎极为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冷剑冰霜高举而起,一圈剑界散开,笼罩整个雪之国,所有人都感受到那种伟岸之力。

    李云霄心中大骇,惊道:“这力量、这种力量……”

    封要离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无数年来,天命重归雪之国,而你是给本君带来天命之人,也极不简单。那一缕祸斗残魂就且留你体内,待吾它日来取。”

    所有人只觉得一股空间撕裂荡漾开,身体被一股难以抗衡的力量推了出去。

    整个世界光景一变,煞白的天地化作昏暗,一条悠悠河道在下方“哗哗”流淌。

    “深幽水径!”

    大家都是吃了一惊,竟被那股力量席卷出了雪之国。

    穆钲愣道:“我们被赶出来了!”

    袁高寒道:“封要离太强大了,这厮当年可是真正的神境存在啊!”

    北圳南淡然道:“即便是神境,若是长久没有十方规则的领悟,实力会逐步消退的,下次再见的时候,他要维持现在的力量都不太可能。”

    由于有聆牧笛在,袁高寒显得有些局促,抱拳道:“不知大人如何看法?”

    葫芦小金刚的身体已经基本复原,聆牧笛道:“此人不简单。当年本座执掌北域,雪之国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但想不到太初真诀竟在他之手。”

    众人都是浑身大震,骇然的望着聆牧笛。

    执掌北域?

    所有人都是脑子僵了一下,对这四个字反应不过来,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情况,故而多半露出狐疑的神色。

    北圳南也是眉黛微皱,并不知道“太初真诀”是为何物。

    北圳南道:“大人,那太初真诀真有这般厉害吗?竟然可以抗衡冰煞心焰。”

    聆牧笛点头道:“若是完整的太初真诀之力,足以抗衡当年魔主的冰煞心焰,而不是我手中的这朵玩具似的小花。也不知是沉睡了太久他的力量不够,还是并未完全掌握太初真诀。”

    北圳南吓了一跳,惊道:“竟能抗衡魔主?!此等神诀,为何我从未听过?”

    其他人也是脸色微变,多少嗅到了一些味道。

    李云霄知晓这四部神诀的来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聆牧笛脸上露出崇敬之色,抬起眼来看着李云霄,似乎特意对他而言,道:“当年界王和衍神两位大人,修炼的神通分别为大界神诀和大衍神诀,这太初真诀是不弱于这两篇神诀的功法。”

    李云霄心中一颤,他是第一次听到“界王”和“衍神”的名字。

    北圳南则是脸色大变,震惊得无以复加。

    车尤道:“既然那真诀如此厉害,我们不如再进雪之国,将它抢过来!”

    “好哇好哇,再杀回去,夺那祸斗的身体!”

    恶灵也是一副凶狠狠的样子。

    穆钲道:“我觉得不应再去冒险,毕竟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什么太初真诀完全是水中月,镜中花。”

    他不愿在涉险,因为他内心清楚,就算得到了真诀,也不会有他的份,跟他没个卵关系。

    聆牧笛道:“李云霄,你觉得如何?”

    李云霄反问道:“大人觉得我们再进去,胜算如何?”

    聆牧笛沉吟道:“封要离就算能再施展一次太极封天印,也封不了多久,胜负当在五五之数。”

    李云霄叹了口气,道:“唉,我也想再进去。那太初真诀虽然美,但正如钲长老所言,乃是水中月,镜中花。我是舍不得我的冷剑冰霜,一路陪伴了本少这么久,突然丢了,极为不舍。但诸位有没发现,最后撕扯我们出来的那股力量,乃是最为纯粹的界力。”

    “界力?”众人都是一愣,细细回味起来。

    界力也有强有弱,有大有小,最强大的自然就是天武界的界力,那是一切规则本源。

    聆牧笛道:“雪之国的界力吗?”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当年我炼制剑斩星辰,之所以不能最终成圣器,便是因为缺少这种纯粹的界力,只能用剑界之力代替,故而不伦不类,落了下层。冷剑冰霜的品质不在我那剑斩星辰之下,此剑虽传闻是另一人所铸,但多半和封要离也脱不了干系。”

    聆牧笛脸色微变,道:“照你所言,封要离只要将雪之国的界力引渡到冷剑冰霜内,便可以提升至圣器的品阶?”

    袁高寒也是大惊,他身为九阶巅峰术炼师,理论上也是登峰造极,立即明白了其中关键。

    李云霄道:“怕的是引渡之事,早已完成。”

    车尤皱眉道:“什么意思?”

    聆牧笛沉吟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回想下最后那股界力,的确如此。那是纯粹的雪之国界力,封要离刚刚苏醒,不可能这么快抽的出雪之国的界力。那么只能是当年就做了此事,并且关键就在冷剑冰霜内,这样推导下去的话,那雪之国其实就是冷剑冰霜的剑内空间了。”

    众人都是听得一头雾水。

    而几名术炼师则是越发的震惊。

    李云霄凝声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那名占卜师和封要离竟然将整个国度空间炼化到冷剑冰霜内,虽然极度残忍和不可思议,但却真的了不起!”

    “残忍?怎么残忍了?”车尤愣道,并不明白。

    袁高寒看了他一眼,道:“这种炼制之法我虽不懂,但雪之国度内的人必死无疑。”

    这下众人才变了脸色,明白其中残忍之处。

    陈箐羽惊叫道:“拿自己一国子民的性命当做草芥、蝼蚁,直接炼化掉?”

    李云霄道:“当年的情形如何,怕是只有封要离自己一人知道了,我们也不便胡乱推测。但把握极大的事情是,他这次醒来,定然会将整个雪之国空间引渡到冷剑冰霜内,将剑之品质提升至圣器。”

    聆牧笛道:“若他真的可以用冷剑冰霜掌控雪之国界力,那我们再进去的话,胜算就不到五成了。毕竟在自己的空间里,便是一界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