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10章 围攻
    封要离见他不语,便道:“你是否是那人传人,都不重要了。命运的轨迹如当年预测的一般,天命回到雪之国,本君再次重临大地,天下已无人可挡!”

    “而命运的抉择也就在尔等脚下,顺吾者,必可随吾一道君临天下。逆吾者,便用尔等之血,祭吾手中神剑!”

    李云霄冷冷道:“你睡久了,脑子犯浑了吧?”

    封要离一怒,寒声道:“如此说来,你们是选择用血祭吾神剑了!”

    冷剑冰霜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凌空就斩了过来。

    “轰隆!”

    那巨大的冰封群在这一剑之下直接崩碎,浩瀚剑力横贯天地,整个雪之国似乎被一剑劈开!

    “好强!”

    几人都是心头大震,这厮当年绝对是神境无疑。只不过现在刚刚苏醒,加上天地巨变,所以不能发挥出神级的力量。

    “嗯?这天地……”

    封要离脸色大变,怒道:“你们在这雪之国内做了什么!”

    再次一剑斩下,巨大的剑罡粉碎真空,在那恐怖的剑力下,五人渺小如蚁。

    “轰隆!”

    整个大地都掀起,无数冰晶碎开震向长空。

    封要离一脸的震骇之色,惊道:“这天地间,竟没有十方规则!雪之国现在身处何地?!”

    李云霄等人更是惊骇不已,没有十方规则都有这般强大的剑力,那余波之威震得众人气血澎湃。

    “既然不从本君,那便死!”

    封要离一跃而起,这次没有狂轰乱炸的出剑,而是盯着李云霄,一剑斩落下去!

    因为李云霄身上有他所需的第三片祸斗残魂。

    死亡的危险在内心蔓延,以他此刻的状态接下这一剑,即便不死也差不多要报废了,只能召车尤出来迎战。

    “额,好强大的力量。这便是曾经的神境之力吗?”

    车尤同样面色凝重,单手掐诀,须弥无我倏然斩出,天空中一片寂寥,无物无我。

    “真龙之剑——不落尘。”

    那剑诀一出,天地清明,无我无相,不染纤尘。

    封要离瞳孔骤缩,惊道:“你身怀圣器!”

    圣器即便实在神境强者的岁月里,也是极为难得之物。

    而且车尤的一招真龙之剑,亦是剑意绝妙,令他心中暗惊。

    “轰隆!”

    两股剑气轰撞在一起,一招霸道至强,一招飘渺出尘。

    巨大的罡气迸射,往车尤方向压去,竟是他落了下风。

    “该死!”

    车尤猛一咬牙,左手再取出天地无法,一招“千秋峰”随即荡出,绵绵不绝,将那罡气轰碎。

    随后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封要离身前,双剑直接砍下。

    “砰!”

    三柄剑震在一起,那剑风飞旋,不断往两人身上斩去,震得鳞片翻滚,撞击声不绝于耳。

    封要离眸子一寒,道:“龙妖?”

    他左手掐诀,食指和无名指一同点下,整个空间的温度瞬间降至极点,车尤刹那就化成了冰雕。

    封要离冷笑一声,收回冷剑冰霜竖着砍了下去。

    “笑话,这点温度也想冻住本座的真龙法身!”

    那冰晶瞬间迸裂,车尤双剑横在身前,硬接一招。

    “砰!”

    冷剑冰霜再次斩在两剑之上,车尤只觉得手臂一麻,对方劲力之大超乎想象,身躯直接被震退百丈。

    “一直听闻妖族的祸斗实力非凡,但想不到竟强悍至此!”

    “果然很棘手,不要顾虑什么颜面了,所有人都出来围殴他!”

    李云霄一下将界神碑内还能打的都喊了出来,宾臣、北圳南、玄雷惊云吼、巡天斗牛。

    远处的穆钲看得目瞪口呆,随即大骇起来,惊道:“圣器,你有圣器在身!”

    陈箐羽一副嗤笑的样子,道:“看你这副乡巴佬的样子,发什么呆,还不快联手围攻,否则都得死在这了!”

    所有人一下将封要离围住,顿时气势滔天,盖过那妖气。

    李云霄冷笑道:“大家一起出手,就算是真的神境强者今天也得趴下了!”

    封要离也似乎意识到了麻烦,冷冷的持剑而立,未动一下。

    恶灵大吼道:“这厮刚才还拿剑斩我,大家一起上砍死他!”

    叫的虽凶,但他却并未敢上前。

    所有人也都是凝神不动,戒备的看着,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封要离冷笑道:“以为人多便管用吗?”

    他的瞳光闪烁,双角上散出金银两色光芒来,随后一道太极图案在空中浮现,瞬间化作数亩大小,直接压下。

    “不好,快走!是祸斗一族的天赋神通——太极封天印!”

    李云霄惊呼起来,他曾数次见殇施展过。

    但已经晚了,太极图一出,整个天地顿时被锁定,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颤,再无法动弹。

    “什么?这天赋神通……太变态了吧!”

    车尤惊骇不已,就连他的真龙之力运转都极为困难,每动一下需要耗费成百上千倍的力量。

    其余之人也都脸色大变,一招之下将所有人尽数压制住。

    李云霄忙道:“不用慌,这招太极封天印,一旦施展出来,祸斗自己也是元力被封。”

    闻言,那惊恐的情绪才松了下去,否则就是坐等被屠杀的命了。

    封要离眸子一凝,冷声道:“看来你对祸斗一族还有一些研究,但可惜是错的。施展此招后并非会封印自身元力,而是此招耗费的力量极大,让即便强入祸斗之躯,施展后都变得极为虚弱。”

    李云霄冷冷道:“这有区别吗?在没有援兵的环境下,施展此招不是很蠢的行为吗?待你力量流逝后,不足以支撑神通时,便是我们出手之时。”

    “哈哈,出手?天大的笑话!”

    封要离狂笑起来,一握手中之剑,顿时一股剑罡荡开。

    所有人皆是脸色大变,袁高寒惊呼道:“你怎么……”

    封要离寒声道:“本君虽身躯为祸斗,施展封天印也只是激发这具身体的力量,而并非吾之真正力量啊!”

    冷剑冰霜在他手中不断的被激发,寒光剑气化作道道剑罡飞旋。

    众人都是一下面如死灰,这种情况下被那剑罡斩中,必死无疑!

    “傲剑诀!”

    封要离轻喝一声,冷剑冰霜斩了下来,巨大的剑罡横空而去,直斩众人。

    所有人都是一颗心沉了下去,死亡的危险笼罩在每一个人心间。

    车尤苦涩道:“好不容易混的自由身,还没快活自在几下呢,就要挂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李云霄骂道:“别唧唧歪歪的垂头丧气,还没死呢好吧!”

    “什么?!”

    众人都是心中一颤,急忙定眼望去。

    只见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封要离前,直接用手抓住了冷剑冰霜,那剑罡随之湮灭。

    “砰!”

    剑气在那人手中飞旋,不断的斩在身前,划出无数痕迹,却不能将其击杀。

    北圳南一惊,道:“大人!”

    袁高寒也是震骇了一下,随即激动的大喜道:“是那位大人!”

    其余之人,除了车尤外,再无人知道聆牧笛的身份。

    都不由得心惊起来,这李云霄的圣器内到底藏了多少高手!

    “你是谁?!”

    封要离大骇,金银双色的瞳孔骤缩,厉声道:“神炼钢之躯!”

    聆牧笛淡然道:“雪之国君主封要离,本座听过你的名字。这柄神剑冷剑冰霜诞生于你手,后来流转至我一好友手中,在封魔一战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是封魔神物之一。”

    封要离惊怒道:“吾不明你之意,但太极封天印下,三界五行内无物不封,你是如何还能动弹的!”

    聆牧笛道:“无物不封也只是相对而言,封不住的东西那可就太多啦。何况你这封天印未能发挥出祸斗全部力量,封不住本座也是情理之中。”

    封要离怒道:“闭嘴!真龙法身都被本君封住了,你算什么东西!”

    他猛地一掌拍出,无边寒气凝结过去。

    聆牧笛五指一松,任其将剑抽走,同样是翻手为掌迎了过去。

    “嘭!”

    那寒冰之气被聆牧笛一掌击碎,但他半壁身躯却被冻结住,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封要离瞬间就出现在其身后,反手一剑斩向他颈脖。

    “砰!”

    巨大的颤音震起,冷剑冰霜直接斩入聆牧笛脖子半寸。

    聆牧笛似乎并未太大反应,只是身躯一震,将那层覆冰震碎,然后右手往自己脖子上摸去。

    裂痕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把冷剑冰霜的剑身镶嵌在了脖子里。

    “你……”

    封要离瞪大眼珠子,一下无语了起来。

    李云霄心中暗喜,葫芦小金刚的身躯融合了记忆元金,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自我恢复。

    而且封要离在这太极封天印下虽然还能自由活动,但显然实力大打折扣,否则以他之前的那种霸道剑势,葫芦小金刚就算是身体都扛不住一剑,更别提头颅颈脖了。

    聆牧笛始终是一副不慌不忙的神态,将冷剑冰霜的剑身镶嵌在脖子中后,双手掐诀,在掌心凝出一朵白色小花来。

    那花白的似雪,却近乎透明,仿佛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冰煞心焰!”

    他口中轻吐四字,便双手在白花两侧结印,向着封要离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