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09章 封要离
    “乖乖,别闹,你忘了我们一路走来的快乐时光了吗。”

    李云霄不断劝说着冷剑冰霜,五指掐的更紧,透过剑罡结界已经触碰到了剑柄。

    突然一股劲流透过那剑柄传来,击在他手中,浑身如触电般被震开。

    他心中一惊,定眼望去,那剑身开始发生变化,变得洁白如雪,散发出丝丝冷意,透人心凉。

    “本少就不信了!”

    李云霄心中涌起一股不服的倔强,再次冲了上去。

    突然一股极强的妖力凌空而下,整个空间被压出层层皱纹。

    他的身躯一凝,在这股威压下也恍惚不已,身体上出现如同空间一样的波纹,自上而下波荡。

    一股异常危险的气息在心中涌起。

    暗呼出一声不好,全身运转霸天炼体诀,那骨骼肌肉剧烈一颤,将身体四周的压制之力震开。

    随后双瞳一缩,精神力提至巅峰,直接瞬移出去。

    “轰隆!”

    之前所立之处,一股刚猛至极的力量落下,直接在地上砸出大坑。

    坑呈掌印形,足有半亩之大,漆黑深不见底。

    李云霄出现在坑前,遥遥相望冷剑冰霜。

    随后一道巨大的黑影缓缓落下,澎湃的妖气四散,震慑人心。

    另外五人也瞬间飞驰而来,站在李云霄身侧,骇然的望着前方那庞然大物——祸斗真身!

    恶灵惊叫道:“哇哇,这是什么妖怪,身上的妖气比我还强!云少,帮我弄来这副身躯可好?”

    李云霄满脸黑线,冷冷道:“好啊,你先上去砍死他。”

    恶灵惊异不定,道:“你是说真的?不会骗我吧?”

    李云霄眯着眼睛,一副诚恳的样子,连连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不先砍翻他,怎么让你夺舍?你打头阵,我们掩护你。”

    恶灵一副不相信的模样,道:“为什么是我打头阵,你们不打头阵?不如换换,我来掩护你们。”

    李云霄心道:这蠢物看来还没蠢到家呢。他冷哼道:“又不是我们觊觎这身体,你要就要,不要便罢了。”

    恶灵愣了下,忙道:“别别,我打头阵,我打头阵。”

    他虽然内心有些发毛,但这巨身躯上透出来的强大气息,令他心悸不已。

    贪婪在内心滋生蔓延,望着祸斗真身忍不住的流下口水来,把心一横,坚毅道:“好!我要上了,你们记得掩护我!”

    李云霄几人都是一副你放心的模样。

    恶灵大吼一声,身上的气息直接攀升至极点,猛地冲了上去,举起大斧照着祸斗的头颅一斩而下。

    “去死吧!把身躯给爷爷留下!”

    “轰隆!”

    那巨斧斩在祸斗头颅的双角之见,震起巨大的光辉往四周散开。

    那祸斗从落下至此,都是双目紧闭。

    在这一斧劈中脑门后,才缓缓睁开眼来,金银双色的眼眸,如同那双角一般,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芒,直透人心。

    李云霄几人都是吸了口冷气,暗道不好,猛地转身就暴退而去。

    恶灵惊骇道:“怎么可能!硬吃我一斧头竟然没事!”

    那斧刃已经嵌入头颅半寸,有殷虹的血渗出来,但显然只是一点皮外伤。

    祸斗的双眼闪烁着金银光芒,抬起手来往身后抓去,竟然要握那冷剑冰霜。

    剑身插在大地上不断颤鸣。

    他突然双指并拢,往剑身上一点,顿时一道凌厉无比的光芒从剑上激·射而出,往恶灵身上斩去。

    “哇哇,掩护我!”

    恶灵感受到了危险,大叫一声,急忙收了斧头就往身后逃去,他定眼一望,发现李云霄等四人早已退到了千丈外。

    “你、你们……!”

    “嗤!”

    那剑光瞬间斩在恶灵腰上,将他断成两截,从空中掉落下去。

    李云霄惊道:“艹,这也太凶残了吧!大妖之躯挡不住一道剑诀?”

    几人都是觉得背脊凉飕飕的,浑身发冷,想到那剑若是斩在自己身上……

    “咕噜。”

    袁高寒吞咽了一下,道:“你骗这蠢货去试剑,用心未免太恶毒了吧?”

    李云霄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么善良,那你上啊,请袁高寒大人去试试这祸斗的实力。”

    袁高寒顿时闭嘴不说话了。

    穆钲道:“那大妖只顾着逃跑,这才被一剑斩断。若是他有点斗志的,当不至于这般惨死。”

    掉落在地上的两半恶灵身躯,突然颤抖了一下,衍生出无数血肉来,化成两个恶灵,直接从地上爬起来,猛地逃向李云霄。

    “啊?!”

    袁高寒等人都是一下看傻了,目瞪口呆。

    只有李云霄知道他是丑妖族之躯,拥有不死天赋。

    “哇哇,太可怕了!吓死本宝宝了!”

    两个恶灵狂奔而来,满脸惊恐。

    袁高寒等人:“……”

    看着两个恶灵的样子,其中一个还双手抱着斧头,众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就连祸斗都眉头微微一扬,眼里闪过思索之色。

    那四只游魂围在祸斗身旁飞旋,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妖族八部众。”

    祸斗看着那四只游魂,终于缓缓开口吐出五个字来。

    李云霄等人立即惊厥起来,警惕的盯着那祸斗。

    对方的神态就像是沉睡了无数年,从睡眼惺忪中不断醒来,那额头的伤痕已经结痂,眼中神色不断清明。

    四只游魂身躯一抖,似乎有些挣扎,叫的更为尖锐。

    祸斗伸出手来,五指张开。

    一圈圈蓝色的光纹从掌心荡出,周围空间结出冰来,那四只游魂瞬间被冻结住。

    祸斗自己的身躯也大半部分结了一层蓝色冰晶,鼻孔里喷着白烟,眼中神光越发精湛。

    “妖族八部众,居然还留下残魂,真是绝强的意志呢。”

    祸斗开口说道,仿佛在追思什么,喃喃自语道:“可惜啊,你们守护的王早已死了,仅剩的残魂此刻也只是吾之奴隶。”

    “嘭!”

    那些冰晶一下爆开,四只妖魂瞬间瓦解,化作无数冰屑。

    李云霄等人大惊,刚才那句话所包含的信息太多了,眼前这祸斗竟不是祸斗。

    “铮!”

    那祸斗五指一抓,冷剑冰霜一下飞入他手中,发出欢快的叫声。

    祸斗眼里闪过悲哀,痛心道:“烟萝,吾之爱妻,一定会让你活过来的!”

    李云霄心念电转,惊骇道:“封要离,你是雪之国国君封要离!”

    祸斗猛地抬头,双眸如电射下,一股强大的神识将李云霄锁定,道:“你是谁?竟认得本君。”

    五人皆是心头狂震。

    李云霄终于明白为何冷剑冰霜不愿随他去了,原来它真正的主人在这!

    封要离道:“本君明白了,你们便是这个时代的闯入者。替吾带回祸斗残魂和烟萝之人。说起来本君还得感谢你们才是。”

    李云霄忙道:“举手之劳,不用客气。如果真想谢的话,不如将你手中之剑给我吧。”

    “哦?你想要它?”

    封要离举起剑来,深情的望了一眼,道:“这可不行,此剑对吾而言意义重大。你若是真喜欢的话,就随在本君身边,追随本君征战天下吧!”

    一股干云的豪气从他眼中射出。

    李云霄讪讪道:“既然阁下不愿割舍,那就算了,记得欠我一个人情便好。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就此别过了,后会有期。”

    他施了个眼色,其余四人尽皆会意,急忙往身后逃去。

    “休走!”

    封要离一声轻喝,张手往下一拍。

    顿时天崩地裂,无数冰晶从大地内窜出,如雨后春笋,化作冰峰刺向天穹。

    五人顿时被挡了回来,那冰峰上极寒的气息,透彻骨髓,手心都一阵冰冷。

    李云霄忙道:“阁下刚刚苏醒,怕是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就不用留我们喝茶了。”

    恶灵也是急忙说道:“对啊对啊,茶不好喝,好苦啊。”他的身躯也已经融合,回归了一体。

    封要离吟声道:“吾之国有雪茶,多年未饮,甚是怀念呢。”

    天空中巨大的雪花落下,他满脸的追思之色,在雪中傲然独立。

    袁高寒向李云霄使了个颜色。

    李云霄摇了摇头,他明白对方的意思,是赶紧让叶凡动用诺亚之舟,但此刻叶凡却还在闭关中,非到万不得已不想打搅他。

    袁高寒叹道:“看来这茶不喝也得喝了。”

    封要离道:“本君能感受到,还有一道祸斗的残魂就在你体内,将它交给吾,成就吾的无上之躯吧!”

    李云霄一惊,右瞳猛地收缩,道:“你已经占据了祸斗的身躯,还要那残魂有何用?”

    封要离道:“告诉你也无妨,祸斗之躯本君驾驭不住,必须利用其本源之魂才能驱使。当年祸斗的本源魂魄被打裂成三道,一道在吾之手,一道被封入冷剑冰霜,还有一道被那人带走。现在你体内既有第三道残魂,想必是那人之传人吧!”

    李云霄惊道:“那人是谁?!”

    封要离眉头一皱,道:“哦,怎么,你竟不知?那你体内残魂从何而来?”

    李云霄心有所想,当时律家之人跟他讲雪之国故事的时候,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便是那能窥过去未来,真正打造出冷剑冰霜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