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07章 引渡妖魂
    袁高寒冷冷道:“别高兴太早,小心一些。之前追我的妖魂都是从这里面出来的,而且这块冰精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大,它直接将里面的空间尘封了。”

    袁高寒之前顺着狭窄的缝隙进来,并没有看得太清楚。此刻神识却是穿透那冰精之墙,感受到里面的空间存在,竟是一大块冰精凝聚,填满了整个空间。

    李云霄这才反应过来,双瞳凝望而去,看得真真切切。在短暂的欣喜后也就淡定下来了。

    “为什么同一座大殿内,偏偏就这里面会产生冰精?怕是没那样简单吧。若是我料的不差,这里面除了冰精外还有其它东西。”穆钲分析道。

    李云霄道:“这用你说?里面不是有大量妖魂嘛。”

    穆钲郁闷道:“我指的是其它天材地宝,或者说能够产生冰精的东西。”

    袁高寒道:“你们一路过来,可有仔细观察这些浮雕?”

    李云霄道:“你是说他们的国家状态?原本就存在大量妖族,看来是一个人族和妖族混居的国度,后来不知为何内乱了。可惜浮雕到最后一位国王继位就结束了。”

    袁高寒点头道:“看来问题就出在这最后一任国王,可惜这壁画上有不少古字,根本无法辨识,否则还能找出一些讯息来。”

    最后一幅浮雕上,一位年轻的王者坐在宝座上,接受万民朝拜。

    他身后是年轻的王后,美艳动人,雕画的栩栩如生,透过那匠心技法,几乎都能感受到这王后身上的阵阵寒意。

    在万民远处,有大量的妖族围观,完全是看热闹的样子。

    看来虽是人妖混居,但妖族并没有臣服这个国家的王。

    穆钲道:“这些文字认得,是古时在极北之地通行的字体,并没有记录什么事件,只是标注了一些人名而已。这任新王的名字叫封要离,王后叫水烟萝。”

    李云霄浑身一颤,大骇道:“什么?你说这王和王后分别叫什么?!”

    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内心蔓延开,虽然已经确定,但还是难以置信。

    “怎么了?”袁高寒等人都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李云霄双目盯着穆钲,一脸的凝重神色,道:“你刚才说他们叫什么?”

    穆钲也觉得奇怪,道:“从文字上翻译过来,应该是叫封要离和水烟萝。怎么,有问题吗?云少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李云霄稳定了下心神,抬起手来,剑光一闪。

    冷剑冰霜浮现在手中,寒光照水,剑身通透照人。

    当初在东域丰灵城,律家要抢这柄冷剑冰霜,并告诉了他此剑来历。

    “封要离,水烟萝……”

    李云霄喃喃自语起来,再次看那浮雕,只觉得异常的诡异。特别是那水烟萝的神情,高冷而端庄,似乎嘴角还噙着笑。

    他轻抚剑身,根据律家之人的说法,若是传言无误的话,那这水烟萝的残魂还在自己这剑内。

    不仅是水烟萝,就连祸斗残魂也一并封印里面。

    难怪自己看着那水烟萝浮雕的时候觉得有些怪异,原来是在剑中之影里见过。

    他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来,右眼中浮现出另外一道残影,同样是祸斗之躯,在他右瞳的空间里沉浮。

    当时替海皇波隆的爱妻柔薇点七星灯的时候,她的守宫之兽便是这祸斗残影。

    在通道两旁的壁画内,也多次出现了祸斗族的身影。

    “怎么到处是这祸斗,阴魂不散啊。难道古之时候,这个种族是量产的?”

    李云霄沉吟了一下,立即自己给否定掉了,强大的种族一定是数量稀少,否则世界平衡就打破了。

    “李云霄,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袁高寒不耐烦起来,一副催促他赶紧说的样子。

    李云霄道:“没什么,只是在这清冷的冰壁下,我忍不住的想要拔剑起舞,尽情挥洒我那绝世英姿。”

    众人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李云霄感受到了众怒,抹了把汗,这才将冷剑冰霜的来历简略的讲了一遍。

    听得几人都是目瞪口呆,不由得尽数望向他手中之剑。

    袁高寒道:“你这柄剑我一直都觉得古怪,那锋利程度举世无双,又通透寒彻,在古籍中没有半点记载,原来竟来自这极北小冰天,而此地之名为雪之国。”

    穆钲道:“那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定然是那一次祸斗之乱后,整个雪之国都覆灭了。于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李云霄道:“大家仔细看看这些浮雕,祸斗到底有几只?”他右瞳内的祸斗残魂之事并未讲出。

    “几只?哈哈,李云霄太不了解妖族了。”

    袁高寒讥讽起来,哼道:“祸斗在妖之一族内名气极大,每次出现都能站上历史的舞台,同一时期只可能出现一只,绝无例外。”

    “一只!”

    李云霄瞳孔骤缩,凝声道:“只有一只的话,难道儿子出生,父母就得挂?”

    袁高寒道:“祸斗虽称为一族,但事实上只有得到天赋传承的妖,才能称之为祸斗,其他人都是战力极低的存在,甚至不能妖化。也就是说,任何时期的祸斗一族,都只能出现一名可以妖化的强大存在。”

    李云霄皱眉道:“这么说来,即便是祸斗之子,也极有可能是废物?”

    袁高寒点头道:“正是。这完全就是隐性的血脉传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现一只,但可以肯定的是同时代只会有一只出现。”

    李云霄道:“若是出现了两只呢?”

    袁高寒摇头道:“绝不可能。”

    李云霄沉思不语,像殇那种沉睡了数万年之久,算是穿越了时间而来,若是现在的妖族内部也有一名祸斗,那不就撞上了吗?

    亦或者殇不死的话,就不会有第二位?

    李云霄觉得有些怪异,但这些事他并不关心,想了下也就扔脑后去了。

    “我既得此剑,那也算是雪之国的有缘人。也许正是天意指引我来收取这些冰精的,既然如此,天意不可违,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李云霄舔了下嘴唇,双眼望着那冰精放光。

    袁高寒骂道:“你丫的就是个流氓,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好东西都被你得到了!不说了,赶紧想办法将这冰精挖出来吧,小心一些里面的妖魂。既然祸斗残魂都在你剑中,那这些小妖怪的魂魄就不足为惧了。”

    “嗯,我试试这冰精能不能割裂出来。”

    李云霄举起冷剑冰霜就刺了进去,“当”的一下清脆声响,剑尖就缓缓的刺入了一寸。

    “可以!”

    虽然阻力极大,但至少有了收取之法,李云霄努力的往里面刺。

    突然“当”的一声,从冰壁内传来来妖魂的嘶声,随后月瞳所见之处,大量游魂从壁内飞来。

    袁高寒和穆钲也发现了,惊喝道:“小心!”

    李云霄冷笑道:“无妨,一些孤魂野鬼而已,正好超度他们上西天。”

    他左手变换指诀,点在剑身上,顿时一圈圈剑纹荡开,顺着冰壁往其内而去。

    速度并不快,像是水纹一样悠悠荡漾,从妖魂的身上碾过。

    那些妖魂惊惧的叫了几声,身体不断扭曲,显然被剑纹所伤,但依然强硬的往外冲了出来。

    “叽叽!叽叽!”

    十多只妖魂围着李云霄尖叫,并且不断攻击过去。

    还有更多的魂魄从里面飞出来。

    “叫死啊,吵死了!”

    李云霄单手掐诀,身体上徜徉着强烈的电流,不断有弧光迸出,那些妖魂不敢近身。

    但也有强大的存在,一只通体红色的妖魂渐渐化出生前本体形态,大吼着双掌拍下,击向李云霄头顶。

    李云霄诀印一变,化作掌法,单手往头顶上拍去。

    “嘭!”

    掌心金光迸射,与那红光轰击在一起,将妖魂震退。

    此刻,又有数道强大的气息从冰壁内传来,李云霄目光穿透望去,终于露出凝重的神色。

    这冰精是这些妖魂的安居之所,受到外力破坏,都是拼了命似的围攻过来,狂躁不已。

    不知道多少万年过去,他们或许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意识,只剩下保护这片冰精,保护自己的住所。

    “既然都已经死了,何必长留世间呢?”

    李云霄一下将剑拔出,身体飞退开,舞了个剑诀,一片冷光泛起,将自己置身在剑海内。

    随后冷剑冰霜插在大地上,单手掐诀于身前,一段晦暗的文字从口中吐出。

    在剑海之外,顿时浮现金光,化出大衍神诀篇文,闪烁不定。

    几人在远处都是眼珠子凸了出来。

    袁高寒更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尖叫道:“摩诃古字!完整的通篇摩诃古经文!!”

    穆钲也是心神大震,他自然也认得那摩诃古字,而且能够成篇出现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神通。

    随着那大衍神诀出现,一股魂力在空中波动。

    所有妖魂都变得安静起来,那狂暴气息不断消弭,就连之前被震退的红色妖魂,还有数道刚刚出现的强大气息,也都静了下来,仿佛在聆听。

    袁高寒吞了下口水,艰难说道:“他在引渡这些妖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