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04章 进入水径
    袁高寒脸色凝重道:“还有十二家实力如何?天盟又是谁在主导?”

    穆钲皱眉道:“实力参差不齐,但都还不错。像无情宗这三派的力量算是垫底的了。至于天盟之首我也不知道是谁。”

    李云霄好奇道:“什么叫你也不知是谁,难道不是你们十七派的人?”

    穆钲摇头道:“不知。我们只知道他尊称为‘天者’。”

    “天者?好大的口气!”袁高寒笑骂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穆钲脸色微变,冷冷道:“既然我们十三派都愿意尊他,自然是异常强大的强者。”

    李云霄狐疑道:“你的意思是说,一个你们都不认识的陌生人,领导了你们隐世十三派?”

    穆钲道:“我不认识,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认识。至少族长大人,亦或者景七肯定是认识的。”

    袁高寒道:“既然你们成立了天盟,那打算何时动手称霸大陆?”

    穆钲道:“这等机密我如何能知?但首先最大的障碍并不是称霸大陆,而是攘外必先安内,要将那些反对势力抚平才行。”

    “反对势力?”袁高寒愣道:“是天堑涯吗?”

    穆钲道:“非也。那些反对派为了阻止我们,也抱团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地盟。而他们的领导之人则自称‘地者’。”

    李云霄和袁高寒对望了一眼,既觉得好玩,又觉得事态严重。

    李云霄道:“那所谓的‘地者’又是何人,也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吗?”

    穆钲眼里露出沉吟之色,道:“地者的身份没有确切证据,但我们猜测多半是傲长空。”

    “什么?!”

    李云霄几人都是一惊,满脸震骇。

    傲长空实在是名气太大了,这是一个足以震慑整个时代的名字。

    李云霄道:“我明白了,傲长空所在的傲家也是地盟成员之一,所以你们推测,能够领袖地盟,并且让众人心服口服的,也只有霸天武帝傲长空了。”

    穆钲道:“正是如此。除了傲长空外,根本想不出第二人。”

    袁高寒问道:“那天堑涯是何态度?”

    穆钲道:“天堑涯并无态度,任由我们发展,这也是天堑涯一贯的态度。否则若是他们表态的话,天地双盟也就不会对峙了,必然有一方要瓦解。”

    “不错,没有态度便是态度,天堑涯才是真正的隐世宗门。”袁高寒赞道。

    李云霄道:“想不到一向平静的海外宗门,却也隐藏着这么多血雨腥风。什么狗屁隐世,全是放屁呢。”

    穆钲脸色铁青,敢怒不敢言,重重的哼了一声。

    李云霄哼道:“啧啧,怎么不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世上有谁能真正超然世外呢?”

    穆钲忍不住反讽道:“哼,你以为世人都和你一样?”

    李云霄笑道:“我对你们什么天地双盟,称霸天下的事一点兴趣也没。巴望着你们赶紧打个天翻地覆,你死我活的,省的看着碍眼。现在,先送我们去深幽水径吧。”

    “当!”

    无情钟被李云霄抛出,仍在穆钲身侧,发出重重的声音,吓了他一跳,震得他双耳直接渗出血来。

    “你……!”穆钲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敢过激反抗,眼里满是怒色。

    袁高寒道:“云霄啊,你怎么这么不会做人?现在是有求于穆钲大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人家,万一他随便弄点小名堂,将你我传送至无尽虚无里,到时候看你怎么哭。”

    “哎呀,高寒兄可真是提醒了我。”

    李云霄一拍脑袋,道:“看来得把穆钲兄一起带进去了,这样若是有危险也多一个人承担呢。”

    穆钲顿时脸色大变,露出一丝的惊恐,道:“你们放心,我绝不会糊弄手脚的。”

    李云霄笑道:“那你怕什么呢?”

    穆钲急道:“那深幽水径内的极北小冰天异常危险,都传是九死一生,我不想无端去冒险啊。”

    李云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怎么是无端,你我之间的情谊源远流长,忍心见我一人去冒险?”

    穆钲看着几人都是狞笑的神情,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血色的脸,再次苍白起来。

    李云霄道:“不用担心的,难道你以为我会蠢到为了区区一味材料而去送死?好好恢复一下元力,做好准备吧。”

    穆钲身上并没有伤,只是奋力逃亡导致精疲力尽,吸纳了足够的元石后便恢复到了饱满。

    第二日,一道清脆的钟声在海空上荡漾。

    随着钟声响起,天空上浮现出一圈圈的浪纹,海水也相应起了反应,出现各种古怪图案的水圈。

    “当!当!”

    钟身荡漾,音波杳杳。

    那九阶战舰很快便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圈圈的纹路在海天内扩散。

    在一条阴暗的河道上,河水呈现淡黄色,水流不息,像是岁月一般流淌不停。

    “当!”

    突然一声钟响,一圈圈的波纹在河道上空荡漾开。

    “哗啦!”

    紧接着一座宏伟的战舰破空而来,狠狠的砸在水面上,惊天无边浪花。

    战舰落在河面上,便顺流而下。

    苏涟漪突然脸色大变,惊道:“不好,战舰不受控制了!”

    李云霄望向穆钲,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穆钲满脸的凝重之色,铁青着脸哼道:“我又没来过,我怎么知道!”

    李云霄点头道:“此地的水质似乎有些怪异。”

    他凌空一抓,“哗啦”的从下方升起一道水柱,凝聚成团,落在他掌心上方,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两个空间之间的甬道,水质怪异不是很正常吗?若是不怪异那才不正常呢!”穆钲冷哼道。

    李云霄沉思不语,这种水质的感觉。

    他灵光一动,想起当年在梅家后崖那一条水流,河底有块玉碑写着“曲径通幽”四字,似乎与此地的感觉十分相似。

    “曲径通幽,深幽水径……”

    李云霄喃喃念道:“莫非那里也是一处空间接壤之地?而梅家的鉴定异能或许就来自另外一处空间?”

    袁高寒皱眉道:“你在说什么?”

    李云霄将手中水团扔回了河内,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事而已。这地方除了不受控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无情宗那些放逐的弟子真的都死了吗?”

    袁高寒道:“这水道并不深,一路过来我都用神识查探,并没有尸骨之类的遗骸。”

    穆钲一惊,有些吃惊的望着袁高寒,不信的哼道:“这水质有隔绝神识的力量,虽不能完全阻挡,但也能消弭大半,即便是我也不敢说能窥尽河道,你这话说的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陈箐羽忍不骂道:“你丫的烦不烦啊!你们穆家不行别人也就都不行?你们穆家最牛,最吊,最无敌,行了吧?真是一个傻·逼!”

    “你……!”

    穆钲气的火冒三丈,他何尝被人这么顶撞羞辱过,大怒的就冲上去。

    突然一股无形之力将他束缚住,身躯竟凝固了一下。

    陈箐羽正准备迎战,也是脸色微变,感到自己的元力施展困难起来。

    李云霄望着两人,道:“战舰都无法自控,你们都别闹了,此地的力量压制非常强。”

    穆钲这才哼哼作罢,一脸怒气未消。

    李云霄道:“看这股压制之力,即便无情宗有人传送至此,也必然是顺着水流冲走,很难反抗的。即使有尸骨也肯定在水流到达的末端。”

    几人站在战舰上静静的看着,那河道虽暗,却十分宽敞,即便是九阶战舰在其内流淌,也没有半分阻碍。

    就这样顺流了不知多久,仿佛这河没有终点,众人都有些不耐烦起来,不至于永远这样飘下去吧。

    数个时辰后,袁高寒突然一怔,喝道:“小心点,有状况!”

    他脸色凝重起来,道:“这片河流附近开始出现尸骨了。除了人骨外还有兽骨,都是曾经非常强大的存在。”

    穆钲微微一怔,露出狐疑的神色来,多看了袁高寒几眼。

    李云霄道:“这水质有异,能留存现在依然尸骨不腐,自然是强大的存在,只是他们是怎么死的呢?”

    几人都是开始警惕起来,盯着战舰外不敢分神。

    袁高寒也是直接往水下一抓,顿时“哗啦”一声巨响,一具尸骸直接飞了起来,摔在战舰上。

    穆钲心头大骇,难以置信的看着袁高寒,他此刻才信了对方的确可以探到河底。

    那具尸骸是一只海兽,带着尾巴,身上裹着鳞片没有任何损伤。

    身躯在河水里泡久了变得膨胀起来。

    李云霄瞳孔一缩,盯着那尸骸道:“奇怪,身上没有任何伤,水肿的厉害,但这皮肤……”

    那鳞片覆盖不到的地方,皮肤上一条条的裂纹,像是网一样散开,看的令人头皮发毛。

    李云霄道:“高寒兄,你可看出这海兽是如何死的?”

    袁高寒端详了一阵,才说出内心所想,道:“应该是先被抽干了水份,整个身体干的皲裂开来,直至死了后掉进水里,这才肿胀成现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