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03章 友谊深远
    就在李云霄化雷的瞬间,穆家四人同时出手,化作一道巨大遁光,顺着李云霄离去的方向飞逃。

    “你们也想走?死!”

    景七目光一寒,身躯一闪就追了上去。

    尸煞宗的诸多强者也是回过神来,都是面带冷色和怒色,飞速冲来。

    所有仇恨和愤怒在这一刻爆发,都打算拿这四人泄愤。

    就连穆玉荣也跟在一群尸煞宗冲杀,彻底没了意识。

    穆家几人早有准备,都是瞬间出手。

    穆钲的身躯不断分解,直接拆出一具八丈高的傀儡,持剑立在长空阻挡追兵。

    穆一通的开山天丁损失后,竟也飞出两具矮小的傀儡,各自拿扛着铜锤分立左右。

    穆文昌撒手一挥,一片刀光剑网浮现,密密麻麻的横在天空上,化作一片刀剑之阵。

    穆一军更是抛出一片金光点点,撒豆成兵,数百的傀儡出现,排列成阵。

    四人知道这是生死关头,生平的手段尽数施展出来。

    打出几道诀印让大量傀儡冲上去后,自己则是化作流光拼命飞逃。

    “该死!”

    景七一下便被撒豆成兵的傀儡围住,面色阴寒下左拳右掌,每一招都轰碎一片。

    其余尸煞宗人很快冲了过来,形成一边倒的局势将傀儡门尽数粉碎。

    但也耽误了时间,让穆家四人遁出了眼界所见。

    景七勃然大怒,身影一闪便在海上飞驰,独自一人追了上去。

    尸煞宗之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追的话早已没了踪影,大海之宽广,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没可能追上。

    而此刻不动归林也沉入了海底,海面漂浮着大量的尸块和残肢。

    最为醒目显眼的便是那两半海魔猴的身躯,在海面上沉浮不定。

    让尸煞宗人心有余悸的是,那一剑劈出的裂缝此刻还横在海面上,没有任何消减。

    这一战让原本一向自傲的尸煞宗弟子,心中浮上了一层阴影。

    之前对称霸大陆十足自信的内心,也开始出现了裂缝。

    还没踏上天武大陆呢,随便出现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就将他们搅的天翻地覆。

    “咕噜。”

    一名尸煞宗长老吞咽了下口水,道:“收拾下吧,所有尸骸都带回去。这海魔猴还能拼接起来,只是威力必然大不如前了。”

    隆元武三人听得一阵毛骨悚然,看着那两半猴尸和漂浮着到处的死尸,心想难怪尸煞宗如此强大,一名武者死了还能完全利用,等于没死,这宗门的战力等于只增不减。

    “三位大人,贪食蛇也已经没了,不如就先住在不动归林吧。”那名长老过来,望着隆元武三人道。

    三人内心一阵发毛,只觉得尸煞宗太过可怕了,急忙道:“我三人还有要事,暂不打搅诸位了,等事情办妥后再来一聚。”

    “什么?就要走?”

    那长老的脸孔沉了下来,寒声道:“三位是看不起我尸煞宗了?就连一杯薄茶都不肯赏脸!”

    三人吓了一跳,顿时感到几股强大的气息压了过来,诸多不善的目光全都望来。

    尸煞宗这次遭劫,可说完全是这三人引起的,大伙虽然心中极度不快,但碍于面子还是和睦相待,现在眼见要翻脸了,顿时怒火中烧,全都围拢了过来。

    隆元武两颊尽是冷汗流下,忙道:“哪里的话,长老误会我等了。既然如此,那我三人就暂且留下,多有打搅了。”

    那长老冷哼一声,脸色这才好看一点,道:“不打搅,大伙本都是天盟成员,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三人的脸色比苦瓜还要难看,知道上了贼船,怕是很难再下了。

    李云霄离开后,便化作一道流光往深幽水径而去。

    飞驰了半个时辰,感到元力彻底不支了,这才让苏涟漪出来,放出九阶战舰,凌空渡海。

    一路风平浪静,数日后,终于抵达深幽水径之地。

    李云霄取出无情钟来,一路上他都在和袁高寒研究此物,已经摸索的七七八八了。

    此钟内部被铭刻了强悍的空间阵纹,纹路古老不可辨识,即便是他二人都大费周折才认出少许,可见此钟年岁久远,来历不凡。

    不仅如此,其内储存了一百多个永久空间坐标,不少根本就不存于天地。他们仔细琢磨之下,选出了六个最为可能的坐标。

    “此钟的许多坐标根本就不存在,应该是那些空间跟极北小冰天一样,早已湮灭在天武界了。这钟太古老了,也不知传送时会不会失效。”袁高寒露出担忧的神色来。

    李云霄道:“那深幽水径可是无情宗人的放逐之地,多半还是有用的。我就怕传送至已经消失的虚无里,那就麻烦大了,所幸的是诺亚之舟在我们手中,即便大费周章也多半是能回来的。”

    两人商定了一阵,便制定了数种方案,开始实施起来。

    突然李云霄心中一动,目光朝远处凝望过去,嘿嘿笑道:“不用瞎摸石头过河了。”

    远处一道光芒在海面飞驰,起伏不定,还不时的坠入海里。

    袁高寒也看见了,惊道:“穆钲!”

    从那远处飞奔而来的正是穆钲,脸色苍白如纸,有种油尽灯枯之感。

    “云少救我。”

    穆钲看见九阶战舰,也同时望见了舰中之人,大喜的狂呼起来。

    不待李云霄回应,他提起最后一口气,猛地冲天而起,一下飞落战舰上,直接躺地上大口喘息起来。

    李云霄顺着眼前的方向望去,神识所及之处,除了穆钲之外再无他人,不由惊道:“另外几位长老呢?”

    穆钲浑身是水,脸色上没有一丝血色,喘息道:“文、文昌多半死了。一、一通和、和一军、走、走散了。”

    “哦?穆文昌长老死了吗?”李云霄叹息道:“这把黑刀我本还想还给他呢,谁知眨眼间就物是人非,只能留着我自己用了。”

    他手中黑芒一闪,那柄巨大的黑月战刀一闪而没。

    穆钲:“……”

    袁高寒笑道:“让我猜猜,一定是景七追你四人,穆文昌挺身而出,以死战替你们争取时间逃跑。而你们为了增加活命机会,于是分成了三个方向逃,对也不对?”

    穆钲休息了一阵,这才点头道:“正是如此。文昌跑的慢,被景七追上了,并且身中对方的大灭绝五毒,已是必死之身。”他眼里还是一阵后怕,道:“景七的实力太恐怖了。”

    李云霄暗想,这穆家之人虽有些天性凉薄,人情冷淡,但办事效率倒是极高的。若非如此,换做一些婆婆妈妈的人,怕是一人都逃不出来。

    袁高寒笑道:“大人不用怕,既然上了我们的船,我们自不会束手旁观了。景七实力恐怖,这里还有一位更恐怖的呢。”

    穆钲不由得浑身一颤,惊惧的望着李云霄。

    想起那惊天动地的一剑,怕是自己此生难忘了。

    而不久前自己还和此人动手,更是集结另外四人围攻,若非对方急着赶路救人的话,怕是自己五人早就葬生海底了。

    “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云少切莫见怪。想我两人在那两界山玄武星宫内……”

    穆钲立即诚恳的道歉起来,并且开始念叨过去联手御敌之事。

    李云霄一阵无语,挥手打断道:“停停停,穆钲大人所言之事我都明白。你我曾经同生共死,友谊深远。放心吧,你上了此船,我定会保你安全。但若是大人他日还有异心,本少剑下便不留人了。”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了!”

    穆钲急忙保证,内心终于松了口气,暗想总算是捡回一条命了。有他的保护,就算景七追了过来也不怕。

    李云霄道:“那便好,我正好有些事想劳烦大人呢。”

    穆钲道:“是深幽水径之事吧。放心,只要有无情钟在,此事包在我身上。”

    李云霄道:“深幽水径是其一,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大人。那天盟到底是怎么的一个组织?”

    穆钲浑身一颤,惊道:“你怎么知道天盟的?!”但转念一想,自己都曾提及,李云霄多半也听到了不少风声,不知道才怪呢。

    他幽幽叹道:“唉,既然云少问起,我自是知无不言。那天盟其实就是一些隐世世家的结盟,目的是为了称霸大陆,占据各种灵山大川资源。近年来海外资源枯竭的厉害,许多隐世宗门早已蠢蠢欲动了。”

    袁高寒怒道:“笑话!四海的资源无穷无尽,何来枯竭之说!仅这片海域附近,就能够比拟一些强大宗门的府邸了。我看野心并起,想要称霸大陆才是真的吧!”

    穆钲脸上一红,道:“其中详情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组织了。”

    袁高寒道:“那天盟都有哪些成员?你们穆家也是其一吧,穆家相比尸煞宗如何?”

    穆钲道:“天盟此时共有十七派结盟,我穆家,尸煞宗,还有无情宗,无相宗,归家,都是其一。至于实力比较,哼,尸煞宗虽强,但怎能和我穆家相提并论!”

    李云霄知道他们有自大的毛病,也懒得挖苦讽刺,以看他看来,穆家多半和尸煞宗差不多。否则若是差距过大的话,景七也不敢肆无忌惮的要杀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