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02章 一剑斩猴
    真魔巨灵抬起手来,往那漆黑的星环内抓去。

    李云霄浑身一颤,突然双目中爆射出光芒来。他体内的元力竟然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被那巨灵抽走,几乎无法控制了。

    “你妹的,怎么回事!”

    他内心大惊,再这么抽下去的话,几个眨眼就要抽成人干了。

    突然间浑身一颤,一道金光从胸前闪烁出来,一股浩瀚伟力澎湃而出。

    法则之链的虚光被牵动,只觉得胸腔处被人一根根抽掉肋骨,剧痛无比,豆大的汗珠从双颊流淌下来。

    所有人看着他胸前一片金芒,伴随着浩瀚伟力,还以为是什么大招,都是警惕万分。

    那海魔猴尸傀站稳身躯后,直接扬起两只手来,掌心一合,竟然成一道天然阵法,在上空散开。

    整个大海上变得诡异起来,仿佛竟有歌声袅袅,催人心魄。

    “不好,这是……”

    穆钲脸色瞬间发白,面如死灰,“海魔猴的天赋神通——海之乐章!”

    穆一通也是骇然道:“这猴子已是尸傀,怎么可能施展出生前神技!”

    穆钲眼珠子里透着幽光,惊惧道:“神技!真的是十方神技!”

    景七也是露出凝重和万分惊喜之色,道:“尸傀虽然最大部分的保留了身前力量,却根本不记得生前武技,只有极小的概率才能触发。一定是海魔猴的意志被激怒了,这才触发了神技——海之乐章。”

    整个狂暴的大海开始变得平静起来,乐声欢快的响起,如同无数精灵在海面跳舞,一片祥和。

    但所有人都知道山雨欲来,在这祥和的假象之后,将会是怎样的一场狂风暴雨。

    众人都是期许的睁大眼睛,显得十分激动。

    景七和穆家兄弟也是捏了把汗,只不过心情完全不同。

    对穆家兄弟而言,虽然李云霄与他们不同路,但丧命在海魔猴下的话,他们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

    那海魔猴掌心无数乐符跳跃,方圆数里之内的灵气被顷刻间一吸而空。

    掌心之上的光芒越发明亮,照耀的大海波澜粼粼。

    “吼!”

    在力量攀升到了极致,海魔猴猛地大吼一声,掀起无边波浪,所有人都被震得不断后退。

    死灰一般的眼眸里,似乎闪烁出了一些精光。

    那双掌之印,倏然轰下。

    顿时海天巨颤,无边的力量澎湃而出,震撼人心。

    李云霄此刻浑身颤抖,众人都以为他在这一招神通下被压迫的发抖,威势尚且如此,一旦神通落下,怕是顷刻间粉身碎骨了。

    景七则是满脸狂喜,这海魔猴激发了体内神通,回去再炼化一番,怕是威力又要提升一个层次。

    “想要借机从我体内而出吗?普大人。”

    李云霄身躯颤抖道:“且不说你没有力量突破封印,若是我被人杀了,你就永远失去这一条脱困的通道了。而当世之上,除了我外,再没有人知道你被困之所,你想永世长眠吗?”

    在传念之下,那股作祟的力量才平息下来。

    若是任由继续抽取下去,怕是精血都要抽干,直接变成干尸了。

    抽取之力消失后,李云霄的颤抖立即停了下来。

    那真魔巨灵身上魔元翻滚,面容不断变化,一会是帝之颜,一会是普之颜,但都面色冰冷,毫无表情。

    随后一手抓入星环内,缓缓抽出一柄剑来,剑身形态恍惚不定,似乎有些不能凝形。

    真魔巨灵化作普之面容,抬起左手掐诀,一圈金光在指尖闪耀。

    那巨剑顿时被稳定下来,缓缓抬起。

    其上有十二福轮,飞速旋转,发出“嗞嗞”声好似千鸟嘶鸣。

    远处的景七眉头突然一跳,伴随着内心震颤了一下,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蔓延全身。

    那柄怪异的长剑给他一种奇异之感,莫名的一阵心神恍惚。

    “怎么回事?”

    他心中大惊起来,以他的修为是绝不可能出现这种心无定见的情况。

    真魔巨灵举剑直斩而下,口中轻喝道:“阿摩轮宝。”

    “轰!”

    空间似乎不可察觉的轻颤了一下,海魔猴的神通海之乐章突然凝固了一般,浩瀚巨力似乎被静止住,竟不能落下。

    “轰隆隆!”

    剑威穿梭而去,一道道巨大的福轮化作光影旋转。

    整个海天瞬间被斩成两半,海之乐章也随即崩碎,巨猴怔怔的站在那被剑力劈两半!

    “哗啦!”

    空间上一道巨大剑痕,贯穿千里之远,直接将整个海天划分成两半,就像是彼此相望的两片大海。

    剑痕漆黑一片,如同一条空间裂缝,横贯在那,经久不灭。

    滔天海水在剑痕的边缘咆哮,整个海域的流向彻底被扭转。

    在这一剑下被湮灭的还有大批尸煞宗强者,脑子里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直接上西天了。

    静,诡异的寂静。

    除了海浪的咆哮声外,仿佛是一片鬼蜮,数百人影临立在空中,却没有任何声音。

    “哗啦!”

    被劈成两半的海魔猴,此刻才往旁侧倒下,溅起浪花。

    那驮着岛屿的巨龟,也是突然间浑身巨颤,不动归林内大片的建筑倒塌,结界瞬间崩灭。

    随后那龟尸开始缓缓下沉,往海底而去。

    那一剑只是从不动归林的旁侧斩过,并没有真正劈中它,便引得这般效果。

    若是直接劈中……

    景七的脸孔变得极度煞白,完全不敢想象。

    刚才那根本不应该存在于天地间的一剑,足有将不动归林斩成齑粉的力量!

    他身后影子一晃,一具玉石棺材出现在旁侧,散发出碧绿斑白的气息来。

    穆家几人也是随即回过神,震惊一波接着一波。

    几人惊恐的重新打量了李云霄一下,目光便落在那具玉石棺材上,艰难地惊呼道:“神煞尸干戚!”

    景七脸色异常凝重,如临大敌的盯着李云霄,那棺材上面不断有阵光闪现而没。

    真魔巨灵在一招后便化作点点魔元消散在大海上。

    李云霄脸色苍白如纸,通体金光闪烁不定的站在大海上,他的力量已经被普抽空,用来砍出刚才一剑,若非普的作用,他根本不可能凝聚出阿摩轮宝的真身。

    此刻的后遗症也是非常严重,彻底脱力了,丹田内一丝丝的微弱气息,不灭金身在恍惚几下后也恢复正常肤色。

    穆家几人的衣襟早已被汗水浸透,惊恐的望着那具玉石棺材,神煞尸干戚在隐世世家中声名极大,但即便如此……

    几人转念一想,又望向李云霄,内心嘀咕起来。即便干戚再厉害,也不可能挡住刚才那一剑吧?

    那一剑之威已经深深的印烙在每一个心间,甚至刻入骨髓,根本挥之不去。

    对于尸煞宗的众人,更是噩梦般的存在,多少同伴在反应都没的情况下,彻底灰飞烟灭,死了几多人现在都还不知道。

    “不关我事。”

    李云霄提了口气,无奈道:“是那海猴子先打我的,大家都看见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他转身便在大海上迈开步伐,头也不回的一步百丈。

    景七脸色发白,眼里满是挣扎。

    如穆家几人的想法一样,即便是神煞尸傀也扛不住刚才那惊天动地的一剑。

    可李云霄力量消耗到了低谷,也是不少强者感应到了的。

    到底拦还是不拦,景七内心无比挣扎。

    若是放任离去,此人迟早是大患。可若是出手拦截的话,刚才那样的剑势只要他还能再出一剑,怕是神煞尸傀也得步海魔猴的后尘。

    “踏!”

    李云霄的脚步停了下来,在海面上踏开一圈波浪。

    微微转身回头,哼道:“怎么,不服?”

    景七刚刚纵身追上,立即停下脚步警惕起来,那具玉石棺被他横着背在后背,与身材极不成比例。

    “哼,杀了我的海魔猴傀就想走?”

    “那你想怎的?”

    景七盯着他的双眼,内心不断沉了下去。

    透过李云霄的眼眸,他看到的是一汪古井无波,没有任何情绪波澜。

    证明对方的内心无忧无惧,这是拥有极度强大自信的表现,他不知道李云霄这自信从何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根本不惧再来一战。

    “至少也得留下你的名字吧。”

    尸煞宗和穆家之人都是脸色微变,露出失望之色。

    景七明显是服软了,这一战怕是打不起来了。

    穆钲等人都是脸色凝重,不断的互相交换眼神,寻思脱身之道。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本少之名——李云霄。”

    “李云霄……”

    景七喃喃念道了几遍,道:“此名我记下了,你走吧。”

    他也果断,下决定后便转身回走,不再理会李云霄了。

    李云霄内心松了口气,虽然他不惧再战,但景七本身就是超凡入圣的强者,加上一具实力未知的神煞尸傀,以及众多尸煞宗强者和数不尽的各种尸煞,必然是一场极度惨烈之战,胜负难料。

    对方多半是惊惧自己那一剑,所以才心有忌惮。若是知道不可能再斩的出那样的一剑,怕是二话不说就要动手了。

    李云霄也不敢多留,道:“景七这个名字,我也记住了。”

    他的身影化作雷霆,一闪之下就消失在大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