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701章 鸩砂玄羽
    穆钲大骇,急忙道:“大人,尸煞宗和穆家都是天盟的重要成员,岂可互相残杀!”

    景七道:“放心吧。杀了你们再炼制成尸傀,实力虽有所跌落,但已是不死之躯,此消彼长,反而更厉害了呢。如此一来,天盟的总体实力还是没变嘛。”

    穆钲:“……”

    突然间穆玉荣惊恐的大叫一声,道:“毒,毒,这是毒!”

    不知何时,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变成绿黑色,并且有皮肤之处都出现点点尸斑。

    “嗞!难道传说是真的!”

    穆钲大骇起来,眼珠子里一片惊惧,竟忍不住的后退几乎。

    “传说?什么传说!”穆玉荣大急,猛地转身过来。

    “站住!”

    穆钲大喝一声,伸出手掌示意他停下,惊恐道:“你身上的毒是会传染的,千万别过来!”

    穆玉荣怔了下,顿时停下身子,急道:“钲长老,快说如何解除这毒。”

    他身上的黑绿色和尸斑越来越多,有的地方都快开始长毛了,恐怖无比。

    穆文昌皱眉道:“不就是尸毒吗?尸毒的毒性应该伤不我等才是。”

    “鸩砂玄羽。”

    李云霄突然开口说道:“这尸毒是用鸩砂玄羽炼制而成的。”

    “鸩砂玄羽?”

    穆文昌愣了一下,满脸的疑惑,显然并不明白。

    但穆玉荣却是脸色大变,一下形如死灰。

    穆钲叹了口气,道:“唉,你也明白了。”

    穆玉荣几乎要哭了,怔怔的自语道:“怎么可能,大灭绝五毒乃是传说之物,世上怎么可能真的存在……”

    “什么?大灭绝五毒!”

    穆文昌的脸孔剧烈抽搐了一下,也是露出惊恐和难以置信之色。

    穆钲叹道:“此毒即便是神境强者中了也得死。相传当年尸煞宗的先祖得到此毒,将它炼化至神煞尸傀干戚体内,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见过,想不到竟是真的。更加想不到景七大人竟然也掌握了此毒。”

    景七道:“你身为穆家之人,听过种种传闻得知此事并不奇怪。”他指着李云霄道:“倒是你一下便认了出来让我颇为惊奇。你是何人,又如何认得的。”

    李云霄苦笑道:“我只是一个小喽啰而已,告诉你的话你会放我走吗?”

    景七道:“自然不能。”

    李云霄道:“那我干嘛还要说呢?”

    景七眉头一皱,这话说的的确是那么回事,只是从未有人这般顶撞过他,让他一下不知如何回答好。

    刁武冷冷道:“回答的话可以快活的死,不回答的话便是痛苦的死。”

    李云霄嗤笑道:“蠢货说什么蠢话呢?要快活死的话,自爆丹田拉你一起上西天就可以,需要这么大废周章吗?”

    刁武吓了一跳,急忙后退躲在景七身后。

    李云霄这一番话反而提醒了穆玉荣,他目光一沉,射出决然之色来。

    “反正是要死的,本座就和你们拼了!”

    穆玉荣一下发狠,立即引动丹田之气,在体内疯狂地涌动,周身凝成一股元气漩涡,狂暴不已。

    而且那鸩砂玄羽的毒也随着丹田之气运转到全身,开始散发出来,漩涡内绿斑点点,若是炸开的话怕是场内之人都得中毒。

    穆钲也是一惊,道:“玉荣,使不得,你身上的毒……”

    李云霄道:“无妨,他身上的尸毒已是多次传毒,威力大减。若说此毒最初是在尸傀身上,那么景七就是二次之毒,与真正的鸩砂玄羽威力相去甚远。再到穆玉荣身上就是第三次了,根本伤不到你我。”

    穆钲这才松了口气,道:“如此那就放心了。”

    李云霄心中一阵发闷,这穆家之人的人情也太冷漠了吧?完全只顾自己生死,不考虑他人感受。

    但不仅是穆钲,穆一通等人也俱是本该如此的模样。

    景七的目光望向李云霄,似乎引起了他的重视,道:“你对鸩砂玄羽似乎有所了解。”

    李云霄冷冷道:“呵呵。”

    景七道:“‘呵呵’两字真伤人。”

    李云霄道:“伤人只能说你太自以为是了。”

    景七抬起手来,遥遥指向李云霄。

    李云霄自然不惧,同样是冰冷的目光望着他,一副桀骜不驯。

    穆玉荣怒道:“该死,竟敢无视本座!景七,随我一起下地狱吧!”

    他身体一闪,便出现在景七面前,猛地将丹田打开引动。

    所有人皆是哗然一惊,急忙朝身后退去。

    景七的手突然一转,双指掐诀一点,一圈白光在掌心荡开,正印在穆玉荣丹田处。

    那股狂暴气息倏然被压制住。

    “什么?哈哈,你想强行压下我自爆,殊不知这样更是死路一条吗?爆炸的威力将会成倍增加!”穆玉荣在一惊后狂笑起来。

    景七道:“你很吵呢。”

    他的手指不断变着诀印,一共打出三道。

    慕玉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猛然失声道:“不好!”他身上那白色的尸斑在不断扩大,很快占据了大半身躯。

    “身体……我的身体……”

    他发现自己的身躯变得极度僵硬,难以驱使,不仅如此,体内的元力在景七压制下,原本应该越发狂暴的,也变得不断消弱起来。

    “怎、怎么回事……”他艰难地说道,这才发现自己连发声都困难了。

    李云霄惊道:“尸化!”

    景七脸孔微变,目光射了过去,突然身躯一闪就出现在李云霄面前,一掌拍下。

    李云霄早就警惕起来,手臂上金光闪烁,同时凌空抓下,一团黑光在手中萦绕,化作拳风击出。

    他自负那二次传到的鸩砂玄羽根本伤不到自己的不灭金身,更何况有魔元之力防护,万物属性都难伤。

    “砰!”

    两人凌空对掌,与之前穆玉荣的情景一般无二。

    穆钲惊呼道:“李云霄你……”他不明白他明知对方厉害,却为何不躲。

    一圈黑芒和白光在两人拳掌间浮现,相互侵蚀,竟不分高下。

    “什么?”

    景七脸色大变,第一次悚然动容。他的鸩砂玄羽以往都是战无不胜,根本不存在可以抗衡的物质属性。

    “这是什么东西?”他盯着那魔元之力厉声道。

    李云霄嗤笑道:“本少没义务给你科普知识,退!”

    他大声一喝,拳力瞬间暴增,一下将景七震退回去。

    漫场皆惊,都是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珠子,不信他能将景七震退,就连穆家几人都一脸不信。

    李云霄道:“本少很忙,没工夫留下喝茶了,他日有缘再见。”身躯顿时化雷起来,想要遁走。

    穆钲大叫道:“云少带我们一起,我送你去深幽水径,否则你一定找不到位置的。”

    李云霄挥手道:“拜拜,本少再信你就真是中了邪了。”

    雷光一闪,刚遁出百米,便一片漆黑压下。

    那巨大的海兽再次一掌拍下,竟有半亩大小,镇压住一方空间,将那雷光桎梏其内。

    李云霄只觉得天压地涌,一片漆黑。

    那海兽面目可憎,后背佝偻,却头顶云端,异常巨大。那绿色的双眼一片死灰,显然早已死去,现在只是尸傀。

    那一掌之内,似乎蕴含极强的空间之力,李云霄的不灭金身在那掌力下竟有被撕裂之感。

    “起!”

    他大喝一声,一团神火在周身飞旋开,无数海水顷刻间蒸干。

    “大风车!”

    神火和罡风骤然聚合,化作无边火柱冲霄而上。

    李云霄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这海兽也是尸体,自然会被神火克制。

    “轰隆!”

    海兽的一掌拍在火柱上,果然火焰沿着它手臂一下烧了过去,整个巨大身躯瞬间被点燃。

    但那掌风之下的空间之力也极强,将火柱完全压下,崩向海面。

    “轰隆!”

    火柱崩溃,掌心压向李云霄。

    “哗啦!”

    海面破开,震起无边巨浪,翻滚拍打在海兽尸傀上,却不能熄灭他身上之火。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穿透层层海浪望去,只见那水面上,巨大巴掌的下方,隐约有金光浮现。

    “什么?这一掌也拍不死他吗?!”

    尸煞宗众人全都惊骇起来。

    景七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冷冷盯着。

    此刻穆玉荣早已失去了对身体的主控能力,在惊恐和绝望下,渐渐变得呆滞起来,整个身体逐渐化为尸煞。

    “丑啊!”

    那巴掌下传来李云霄的声音。

    只见海面剧烈震颤,无数浪涛飞旋,只见他三头六臂,猛地顶住那巴掌的压制。

    一团团的金色光芒在身体四周闪动,不断汇入六臂凝成的结界内,将那海兽尸傀的一掌顶开!

    “哗!”

    那海兽尸傀受到巨力冲击,身体忍不住的往后颠簸几下,将海水一朵朵踩开,炸出巨大浪花。

    “这、这怎么可能……他这是肉身成圣吗?竟然可以硬抗海魔猴尸煞!”

    各种惊呼和震骇声响起,穆家四人都是看的心惊胆寒。

    李云霄六臂奋力震开海魔猴后,六只手臂缓缓放平,各自掐诀。

    一道巨大的黑色虚影在身后浮现,耸入云端。

    真魔巨灵缓缓睁开来,身体四周浮现出漆黑星环,恐怖的力量从里面倾泻出来,隐约有兵器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