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92章 空间之河
    “嘿嘿,此钟已在我手便是我的。”穆钲嘿笑道。

    李云霄冷冷道:“大人的意思就是逼我出手杀了你。”

    穆钲脸色一变,警惕道:“你不会的。”

    “哦?大人何来这般自信?”李云霄眉头扬起。

    穆钲嘚瑟道:“因为不敢得罪我穆家。一旦得罪穆家,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必然会被追杀致死,这世上还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李云霄突然觉得自己真是闲的无聊,跟他废话这么多干嘛?

    “念在昔日之缘,将无情钟交出便无事了,否则就是咎由自取,死路一条。”

    李云霄最后提醒一句,便身体一闪出现在他面前,五指如钩抓下,“咔”一声五根指头尽数插·入穆钲右肩,竟是坚硬的金属材质。

    “咔嚓!”

    用力一掰,整条右臂便被卸了下来,里面全是傀儡结构,却有一根根的经脉穿在里面进行控制,也被李云霄一下尽数斩断。

    “嗞!”

    穆钲还是能感觉到痛,惊骇道:“你、你真敢杀我,真要跟穆家作对?”

    “懒得理你。”

    李云霄嗤笑一声,便继续去卸他的左臂。

    穆钲再次吓了一跳,这下是真的怕了,惊道:“疯子!十足的疯子,竟敢和我穆家为敌!住手,快住手,我给你无情钟!”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还是抛弃了身为穆家弟子的优越感,急忙妥协起来。

    李云霄收回爪子,嘿笑道:“人都是比较贱的,非得死到临头才醒悟,但那时一般都晚了。不过你我交情匪浅,加上穆家这般强大我也不敢惹,就给你一次悔过的机会吧。”

    穆钲铁青着脸,道:“抢走无情钟,李云霄你给自己惹下大祸了!”

    李云霄皱眉道:“还跟本少叽里呱啦的啰嗦?”

    穆钲道:“我只是好意提醒,你不是有一件钟型玄器吗,刚才破我的音波战技,感觉得出威力匪浅,当不在无情钟下。”

    李云霄道:“我借用无情钟并非贪其威力,若真有那么厉害,无情宗宗主也不会被你杀了。我只是想借用一下,去往深幽水径。”

    “深幽水径!”

    穆钲惊道:“你去那九死一生之地做什么?”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哦,九死一生?看来穆钲大人对此地也有所了解,不知可否说上一二。”

    穆钲恍然道:“难怪你非要无情钟不可,虽然进入深幽水径的办法不少,但无情钟却是最为稳妥和牢靠的一种。这钟内有水径的绝对坐标,可以直接传送过去。若只是借道的话,不如让我送你过去,这样无情钟还是归我,你我之间就当没事发生,不需结仇。”

    似乎怕李云霄不同意,他又补充道:“无情钟虽可以精确的进入深幽水径,但其法却并非人人都会,而老夫正巧掌握着。”

    李云霄沉吟了一阵,道:“若是如此那再好不过了。我与大人在两界山内共抗外敌,可谓生死之交,实不该闹得兵戎相见,是在下冲动了。”

    穆钲心中冷笑不已,暗道:哼,你小子也知道冲动,差点要了老夫的命,这笔账可没这么容易算,但脸上还是客气的说道:“哪里哪里,也怪我说话太冲,又自以为是,才闹出冲突来,说起来该怪我才是。”

    李云霄暗想:你丫的也知道自己自以为是啊,简直就是纯傻·逼一枚,但脸上还是感动的样子,忙道:“大人严重了,严重了。”

    两人刚才还打的天翻地覆,大海蒸干,现在就跟没事似的,称兄道弟,一团和气。

    李云霄道:“不知大人对那深幽水径知道多少?听大人刚才所言,似乎还有另外的方法可以进去?”

    穆钲古怪的看着他,道:“我倒是觉得奇怪,云少去深幽水径作甚?那地方十分古怪,似乎通向许多不可知的空间。”

    “许多?”

    李云霄愣了一下,道:“深幽水径不是当年极北小冰天的遗址吗?”

    穆钲道:“你也知道极北小冰天?莫非你去深幽水径就是为了去此地?难怪了,距离深幽水径最近也是最稳定的一个空间便是当年小冰天的遗迹。”

    李云霄顿时来了兴趣,热情地拍着马屁,道:“穆家果然非同凡响,连这些天武界的绝密之事都了如指掌,真是令在下叹为观止,自愧弗如啊。还望穆钲大人多谈一些内幕,让在下去小冰天的时候少些危险。”

    穆钲顿时高兴了起来,捋着胡须嘿嘿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一些秘辛而已,嘿嘿。深幽水径就像是一条空间之河,虽然也有几率通往它处,但太过危险,卷入进去那是必死无疑。而极北小冰天的遗址便是这条空间之河的对岸,跨越过去便可到达,安全系数很高的。”

    “空间之河?”

    李云霄是第一次听过这个概念,看来很多传承下来的知识和智慧都掩埋在了历史里,这些传承数万年的大世家倒是继承了不少。

    “嗯,世上的空间其实都是衔接在一起的,这也是为何力量强大的时候能够打破空间壁垒,直接传送至另一处的缘由。”穆钲解释道。

    这个道理李云霄自然懂得,他问道:“如此说来,深幽水径也只是空间长河而已,大人之前为何说它九死一生?”

    穆钲眉心一促,望着李云霄,淡然说道:“因为这条深幽水径直接通向你的目的地——极北小冰天遗址,那里才是九死一生之地。”

    李云霄奇道:“一处遗址,而且不知多少万年了,有何危险的?”

    穆钲道:“这我就不清楚了。”

    李云霄心中暗骂不已,说的头头是道,一问关键就变得不清楚了,显然是不想告诉他。

    穆钲转过话题,道:“你去小冰天做什么?据我所知,那里一片死寂和冰冷,万物消沉,似乎没什么去的价值吧?”

    李云霄直言不讳的说道:“大人应该知道极北冰精吧?”

    “原来是为了这东西。”

    穆钲吃惊道:“遗址内多半还存有,只是万难找寻了。而且此物虽珍贵,但并无多大价值,除非是……”

    穆家身为傀儡第一世家,对于各种炼器原料也是了如指掌的。

    “哦,除非是什么?”李云霄试探的问道。

    穆钲眸子微凝,道:“这无数年来,需要用极北冰精炼制的东西几乎都找到了替代品,亦或者失传了。但唯独有一样在古之时非常强大的金属炼制需要此物,是不可替代的!”

    他眼中射出精芒,盯着李云霄道:“你不会是想要炼制神炼钢吧!”

    李云霄心中震惊,但还是打了个哈哈,道:“大人想多了,那神炼钢乃是十阶之物,当今天下怎么可能炼制的出来。”

    穆钲怀疑的看着他,道:“虽难,但未必不可能。”

    李云霄道:“哦,难道有人炼制出来过?”

    穆钲脸孔抽搐了下,沉默起来。

    李云霄吃惊道:“看大人的模样,莫非真有人炼制出来过?”

    穆钲哼道:“此事无需多谈,我没什么可奉告的。若真要炼神炼钢,还是放弃吧。并不是有极北冰精就可以的,差得远呢!”

    李云霄观看了凌牧笛炼制的全过程,自然知道其中难度。只是看穆钲的样子,还真有可能有人炼制过,并且那人定然是穆家之人。

    他不由得对穆家再次高看了几分。

    想起万一千曾经对隐世世家的实力估算,怕是多半不假。

    穆钲道:“我此刻伤势过重,待恢复一些再施展无情钟送你过去,但必须在贪食蛇的那片海域上才行,因为那里是两个空间重叠之处,需要的传送之力最小。”

    李云霄突然瞳孔骤缩,惊道:“不好!我的同伴还留在无情宗内,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穆钲嘿嘿笑道:“你觉得呢?他们宗主被我杀了,多半会以为咱们是一伙的。”

    李云霄脸色难看起来,道:“大人还请随我一道回去,等救出了同伴就直接传送。”

    穆钲道:“可我身上的伤……云少下手可真狠哇。”

    李云霄脸色难看起来,冷冷道:“这点伤还难不倒大人吧,若是大人不同行,直接跑掉了的话,我去哪里找人?”

    穆钲不快道:“云少就这样看待我的人品?”

    李云霄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大人先找个地方疗伤,那无情钟就先交给我保管。我就在那片海域等候大人。”

    穆钲有些为难,不想将无情钟交出,但李云霄已经没有耐性了,想到袁高寒四人顿时有些心烦,眼中不断射出冷芒,令穆钲有些心虚。

    “也罢,此钟便暂且先放云少这。”

    不得已,他终于取出那钟,如同铃铛大小在掌心,呈现一片蓝色。

    “不过云少切记,千万别乱用,否则传送错了地方那是十死无生!”

    他怕李云霄直接自己走了,千叮万嘱起来。

    李云霄道:“知道。”

    一把将蓝色小钟抓过,身影一闪就化成雷电遁走,眨眼间就消失在大海尽头。

    穆钲脸色上神色变化不停,沉思了良久,终于取出一件传音器来,将本地发生之事尽数传回穆家,并且要求增派人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