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90章 宗主之死
    “是!”陈箐羽一脸受教的样子。

    袁高寒这才问道:“深幽水径的空间节点在哪?”

    蓝衣男子含不清楚的说道:“不知道。”还一边摇手晃头。

    “嗯?还这么倔强?”

    李云霄哑然笑道:“这些隐世宗门都退化到不懂道理,不讲道德的程度了吗?再跟他们将点道理,道德。”

    见陈箐羽又要动手,蓝衣男子吓的眼泪都出来了,连忙挥手道:“我真是不知道,呜呜呜。”

    袁高寒一下制止了陈箐羽,诧异道:“这深幽水径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衣男子支吾道:“那是本门的放逐之地,凡事有重大过错的弟子都会被放逐进去。一旦入内,就再也出不来了。”

    李云霄道:“放逐之地?那至少知道怎么进去吧。这两个空间不是会有相互交汇的时候吗?为什么进去了就出不来?”

    蓝衣男子摸了摸嘴巴,止住了血,道:“本门的无情钟可以将人直接送入深幽水径,但却无法带回来。两个空间的确会有交汇,却有力量限制,掌握了五阶规则的力量便无法穿透两个空间屏障。”

    李云霄顿时明白了过来,如同当初的须弥山一样,压制了穿越者的力量。

    袁高寒望了过来,道:“云少,若是我们进去的话,有几分把握可以出来?”

    李云霄道:“没有尝试过说不准,但应该难不倒我等才是。”

    袁高寒道:“嗯,即便有难度也是要进去的。这位朋友带路吧,我们要借你们的无情钟一用。”

    “什么?这……”

    蓝衣男子愣住了,从未遇上过这等情况,一下不知如何处理了。

    陈箐羽喝道:“还不带路,又想让本座跟你讲道理吗?!”

    蓝衣男子打了个激灵,心想不带路多半得死了,带路进去顶多受一顿责罚,两害相权取其轻,于是将两根手指放在嘴里,吹起哨音。

    贪吃蛇立即摆动了下身躯,身上的花纹竟然跳动起来,一阵眼花缭乱。

    李云霄等人只觉得空间开始恍惚,好像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身体四周流动,随后眼前景象一变,完全开拓起来,竟置身一座巨大的烽火台上,脚下是一座空间阵法。

    袁高寒看了几眼那阵,道:“这阵法的作用便是衔接贪吃蛇的空间之力,这座烽火台便是连接内外部世界的哨岗吧。”

    烽火台高百丈,一目望去,下方零星遍布建筑,虽与现代风格有些迥异,但的确具备了中型城市规模。

    李云霄道:“那无情钟放在何处?”

    蓝衣男子一愣,仿佛不可置信,怔怔道:“你们、你们真的要抢无情钟?”

    李云霄呵呵笑道:“不是抢,是借。”

    蓝衣男子摇头道:“那是镇派之宝,宗门一定不会出借得。”

    李云霄拍了拍他肩膀,道:“放心,我们跟他讲道理,讲道德,他会借得。”

    蓝衣男子:“……”

    袁高寒突然说道:“这方空间全都是你们无情宗的人吗?”

    蓝衣男子摇头道:“还有无相宗和归家,一共是三足鼎立,只不过我无情宗势力最大,这连接外部的烽火台也是无情宗掌控,另外两家想要进出必须我们同意。”

    他脸上颇为得意,道:“在隐世宗门内,我们无情宗的实力也是可以排进前十的。”

    “前十分别是哪些门派?”李云霄一下来了兴趣。

    蓝衣男子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职责只是负责守护进出入口,其它隐世世家也和我们一样,都有自己的藏身所,很多根本叫不出名字。我只是上次听宗门长老这般说的。”

    李云霄无语,挥手道:“算了,带路吧,去找无情钟。”

    “带、带路……”

    蓝衣男子一下傻了眼,若是带路过去,怕是直接当叛徒处置了,他指着远处一片建筑道:“那座最宏伟的便是宗门所在,顶上便是钟楼了。”

    李云霄凝目望去,果然看见一座小巧的钟楼,被阵法禁止护住,但他的灵目之下隐约可见钟型玄器。

    “好,我们走。”

    李云霄锁定了目标,几人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往那钟楼而去。

    蓝衣男子看着他们离开,立即取出一块烽火牌,猛地打入诀印。

    顿时一道璀璨的绚光冲天,在整个城池上方炸开。

    “轰隆!”

    声音震荡整个空间。

    “不好,有外敌!”

    城内四处传来惊呼,几个眨眼下便有数十道光芒冲天而起,而且不断增加。

    “我艹,被算计了!”

    陈箐羽惊怒一声,道:“早知不如杀了那厮!”

    李云霄道:“别****了,赶紧借了无情钟走人。”

    一下数百人从四面八方涌来,速度虽不快,但也很快将至。

    李云霄停下身子,猛地吸了口气,周天灵气一下涌入他肚中,一股狂野霸道的威压不断溢出,袁高寒等人都是心惊不已。

    “呜呜!”

    一道吭声从他口中喷·出,几乎要化形成龙,冲上高空猛地炸开,震向四方。

    “轰隆隆!”

    整个城池都剧烈颤抖起来,那数百身影一下被震落不少,还有更多的直接卷入音波内,推送至远处。

    北海水中,贪吃蛇的身子也忍不住的剧烈抽搐,将海水搅的天翻地覆。

    巨大的水花不断从海面炸开,天空中逐渐积云,暗沉下来。

    李云霄一吼后,再次向钟楼冲去,四周之人都被震的七荤八素,一时间竟追不上来。

    “当!”

    突然一道清脆的钟声在楼内响起,杳杳传开。

    几人的身体突然一滞,强大的空间之力席卷而来,四周的建筑不断消失在眼前,被传送无踪。

    但几人都是实力强横,各自掐诀下,那音波在身体上荡漾,不断扭曲空间,始终不能将人带走。

    “嘭!”

    钟楼内传来一声爆炸,随后一道巨大的光芒冲天。

    李云霄抬头望去,那光芒内一座巨大的古钟虚影,一道身影屹立在钟身上。

    “那是……”

    他一惊,手中诀印一变,瞬间化作雷霆冲了进去。

    只见钟楼内一片狼藉,所有东西全都成了齑粉,一名华衣男子怔怔的站在地上,胸口破开一个大洞,鲜血还汩汩的流,显然刚死不久。

    穹顶已经被完全炸没,那道巨大的光芒冲霄后,很快散去。

    在长空上出现一道人影,脚踩古钟飞行。

    “嗯?”

    那人也是愣了下,回眸往下望去,双眸中一片死灰,却有精光透出,“那是……”

    “云少,怎么样!”

    袁高寒等人也随即冲了进来,看着眼前一片狼藉惊问道。

    李云霄沉声道:“被人抢先了,追!”

    他当即瞬移出去,一下就冲上万米高空,随后化作雷霆往那身影追去。

    袁高寒等人大惊,而此刻无情宗之人也都瞬间冲了进来,围的水泄不通。

    四人脸色一变,暗道不好。

    “宗主大人!”

    几名髭须乱飘的老者悲怆的大呼起来,朝那死去的男子拜去。

    “宗主,宗主大人啊!”四周一片哀嚎和惨叫声。

    袁高寒四人顿时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在上空飘荡,将他四人围住。

    “你们是何人?与我无情宗何仇何怨!”

    一名老者浑身颤抖,但还是强压住内心的悲伤,咬牙怒道。

    袁高寒解释道:“我们进来的时候贵宗宗主就已经死了,我一名同伴已经追凶手去了。”

    那老者冷笑道:“哈哈,当我们无情宗的人都是傻子吗?进来就已经死了?”他目光落在华服男子的尸体上,寒声道:“伤口刚刚收缩,显然是你们进来的时候才被杀的!”

    四周无情宗人都是义愤填膺,杀气越来越重,如山一般压过来,“杀了他们报仇”的声音此起伏彼,气氛异常凝重。

    袁高寒不慌不忙,道:“对,所以我一位同伴追凶手去了。你们想想,以贵派宗主之能,我们怎么可能刹那间得手,未免太高估我们了吧!”

    “这、这倒说的也是……”

    不仅老者愣住了,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他们对自己宗主的实力是异常有信心的。要说被人瞬杀,打死他们也不信。

    袁高寒继续说道:“而且我们未进来前,就听见了无情钟声响起,诸位也应该听见了吧。

    老者沉吟道:“那你们是何人,从何而来?”

    “这个……”

    袁高寒讪讪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们的确是外来之人,但没有丝毫恶意。”

    “大长老不要听他们狡辩,这几人就是来抢无情钟的,宗主大人之死多半也与他们有关!”

    一声高呼从人群后传了过来,随后一道蓝光闪烁,那蓝衣男子出现在钟楼内,悲愤道:“大长老,信号就是我放出去的,也是这些人要杀贪吃蛇,并且以同门的性命相邀,逼迫我带他们进来的!”

    “我有罪啊,大长老!我对不起宗门,不该为了救七位同伴性命而带他们进来,请大长老赐我罪吧!”

    蓝衣男子捶胸顿足,一副哭天抢地。

    袁高寒四人看得无语,也知道他是为了开脱自己,所以把自己几人说的龌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