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85章 答案
    “咯咯。”

    韩君婷一下笑了起来,有点疯癫的样子,尽态极妍,妩媚道:“我才没你那么坏呢。”

    李云霄道:“那就好,我洗耳恭听。”

    韩君婷在嘴贴在李云霄的耳根上,柔声道:“因为我爱师傅啊。”

    “啊?”

    李云霄一下张大嘴巴,整个人都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绝美又癫狂的模样,随手拉开一道结界,将两人罩入其内,以免被人偷听。

    “可是,可是……”

    他怔了许久,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才道:“可是你是女儿身啊!”

    “女儿身又怎么了?”

    韩君婷一下脸孔变得狰狞,恶狠狠的说道:“是谁说的女儿就不能喜欢女儿的?谁说的!”

    她双目中射出凶光来,似乎有无穷的恨,“本君有绝世容颜,有不世天资,更是****夜夜陪在师尊身侧!可为什么?为什么师尊可以喜欢你这个渣男,却不能喜欢我?!是你伤害了师尊,也是你抢走了师尊,所以我要把你开膛破肚,戳骨扬灰!”

    她发了疯似的冲上来,双手猛地掐住李云霄的脖子,十指如刃拼命的掐下去。但她元力被封,就连一点印子都留不下来。

    韩君婷暴怒不已,便拳打脚踢,最后冲上去用牙齿咬李云霄的耳朵,始终不能伤其分毫。

    “为什么,为什么?我哪里不如你了,我到底哪里不如你?你这个渣男,告诉我啊!你是怎么把师尊的心偷走的!”

    韩君婷拼命打了一阵,感到十分疲惫,这才停下来,不断喘息着,怨毒的盯着李云霄。

    李云霄至始至终没动一下,因为他也有些懵了。

    半响,才怔怔说道:“这个……红颜她知道吗?”

    韩君婷道:“知道,当然知道。”她的眼眶一下红了起来,哭泣道:“可她却不能接受我,她和你一样的反应,说女儿不能喜欢女儿,为什么?这是谁规定的?谁规定的不可以?!”

    “咕噜。”

    李云霄吞了下口水,道:“没谁规定不可以,但,这……既然她不喜欢,那也没办法呀。这世上最厉害的神通,也无法让一个不爱你的人爱上你。”

    韩君婷狂躁的脸孔一下变得呆滞起来,怔怔自语道:“再厉害的神通,也无法让一个不爱你的人爱上你……”

    李云霄拍了下脑袋,道:“真头疼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突然没了杀你的心思。你先去界神碑里呆着吧。”

    韩君婷发疯似的哭道:“可我不服,可我不甘啊!为什么?凭什么?你这个渣男哪里比我好了!”她又扑上来撕咬。

    李云霄将结界打开,手指一弹,便将韩君婷震飞进了界神碑里。

    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

    秦川恨声道:“刚才君婷说了什么?为什么她会那样癫狂,那样绝望?”

    李云霄淡淡看了他一样,道:“小子,这个女人是个疯子,碰不得,我劝你及早回头是岸。”

    “哼,回头是岸?哈哈哈哈!”

    秦川悲愤的大笑起来,道:“你抓了我的爱人,还让我回头是岸?”

    李云霄心中一阵无语,只好说道:“可是她并不爱你啊。”

    秦川冷冷道:“我爱她就够了!我会尽我所能将梦白找出来,将他们姐弟带回给你。还有,在我没有能力杀死你之前,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秦川的手指掐入肉里,鲜血如水一样低落大地,无比的怨恨和羞辱在内心蔓延。

    “啊啊!!”

    他不甘的大吼一声,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转瞬消失在天际。

    李云霄望着那消失的光芒,长长地叹了一声,道:“变强吧,我等你来杀我。”

    他并不知道秦川是丁山之子,本身和他并没有多少仇怨。

    在这片天空下,真正的年轻一辈中,除了罗青云外,也许就是秦川和韩君婷最为翘楚了。他也希望在武道的这条路上,能有更多更优秀的后辈不断向前走。

    李云霄目光扫了远处神霄宫众人,道:“尓蕾尓梅长老,还有弦女,大家都是老交情了,本不该兵刃相见的。”

    尓蕾几人都是脸上极为尴尬。

    弦女道:“你若是念及旧情,就将君婷放了。否则宫主知道后必然会亲自找你。”

    李云霄道:“红颜她出关了吗?”

    弦女一愣,沉思了半响才道:“快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我也知道她并未出关,否则绝不会容许你们乱来的。”

    尓蕾哼道:“乱来?哼!你害的宫主大人闭关一下就是二十年,害的神霄宫封山归隐,今日布局杀你也并没有错。”

    李云霄道:“那尓蕾长老的意思是,我应该出手将你们都杀光了?”

    尓蕾顿时脸色一变,支吾着不吭声了。

    李云霄道:“今日之事我不和你们计较,但云裳此刻身在何处,希望你们能如实告诉我。不仅关系着云裳安慰,也关系到你们神霄宫的传承。韩君婷多半是疯了的,若是红颜的另一位弟子也出了事,神霄宫将来就麻烦了。”

    “疯了?什么意思?”尓蕾惊道:“你将君婷怎样了?”

    李云霄道:“你放心,我不会动她一丝一毫。”

    尓蕾阴沉着脸道:“希望如此,否则我看你如何跟宫主大人交代。至于云裳之事,也是本门绝密,我等并不知晓。”

    李云霄一阵烦躁,怒道:“一群只会捣乱,正事半点也排不上用场的蠢妇,滚!”

    “你……!”

    尓蕾等人气结,但李云霄那满是杀气的目光望过来,又是浑身一颤,铁青着脸。

    “我们走!”

    尓蕾怒狠狠的说了一声,便带着众人离开。

    一场生死危及终归化解了。

    李云霄心中松了口气,心情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韩君婷被他抓了,洛云裳之事变得没有头绪起来。

    “云少,现在那钥匙可以给我们了吗?”

    天空上,那名光头的强者小心的问道。

    “额。”

    李云霄将钥匙取出,拿在手中把玩了一阵,道:“一千兄……”

    万一千叹了口气,显得有些老态龙钟,道:“此钥在我身上,祸多福少,就交给飞扬处理了。”

    李云霄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扔出去了。什么上古秘藏,本少也没有兴趣。”

    他拿起钥匙往天空中一抛,竟是向着李逸而去,笑道:“还给你。”

    李逸一愣,徒手就接了过来。

    顿时数十道目光和神识将其锁定,随之而来的还有滔天杀气。

    他脸色大变,知道李云霄不怀好意,但又舍不得扔弃钥匙,大喝一声下,身体妖化了部分,化作一道遁光就逃走。

    “哼,这点卑微的实力想走?做梦!”

    仲鸿冷笑一声,便追了上去。

    虚空中不断有光芒闪烁出来,顷刻间竟飞出二三十道身影,都追着李逸而去。

    李云霄赞道:“丁山可真有商业头脑,自己不来抢着上古秘藏,卖灵符和消息,怕是赚暴了吧。”

    “哼!”

    万一千怒哼道:“终有一天老夫要回来将他戳骨扬灰!”

    李云霄道:“但愿吧。”以丁山的心思和实力,想报仇怕没那样简单。

    万一千道:“看来飞扬对老夫没有信心啊,也罢,将来你就会知道了。我们走吧。”

    李云霄道:“前方那传送大阵可以直接通向北域几大主城,在转几次便能去千叶岛了,在下还有事在身,就不同一千兄去了。”

    万一千愣道:“你,你不去了?”

    李云霄道:“一千兄的秘藏钥匙已丢弃,路上不会有太多危险的。以次传送至北域主城,休息月余再走也行。”

    万一千想了一阵,便道:“也罢,前方的确一路平坦,不至会有危险。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那边在此告辞吧。”

    他也不矫情,上前一步抓住李云霄的手,道:“这次大难承蒙不弃,多次救我,一千必铭记心间,永不敢忘。”

    李云霄笑道:“一千兄客气了,当日答应了再次为客卿,自然要尽心尽力。你赶紧走吧,早日达得千叶岛,早日重振万宝楼。”

    “嗯,那我便先告辞了。”

    万一千再次抱拳行礼,便转身头也不回得飞走,往那传送阵方向而去。

    李云霄道:“涟漪大人,你身上的伤如何了?”

    苏涟漪忙道:“多谢云少关心,虽然严重,但已经压制住了。只是十天半月的怕是不能动武了。”

    李云霄道:“无妨,你也就回界神碑修养吧。”

    他一道诀印打在界神碑上,缓缓飞起。

    众人都是一闪就进入其中,最后碑身化作一道流光,飞入李云霄眉心。

    他瞳光往虚空中一扫,冷笑一声便瞬移而去。

    许久后,空中缓缓出现不少波动,更有光芒裂开而出,朝着之前李逸逃走的方向而去。

    这些人原本想等机会夺李云霄的界神碑,但并没有等到有胜算的机会,只能退而求其次,追那上古秘藏去了。

    李云霄不想被人追踪,几个闪身后化作一名普通少年模样,在石川城内饮酒喝茶起来。

    “你小子真的放弃那上古秘藏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车尤质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