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84章 一语惊人
    李云霄冷冷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又有何依仗跟我谈条件?说白了便是,你算什么东西?”

    秦川不卑不亢,他知道此刻千万不能乱,否则不仅救不下韩君婷,极有可能连自己也搭进去。

    为了救爱人的强大信念,让他无以伦比的镇定起来。

    “我在云少眼中的确不是什么东西,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云少焉知我就没有价值?”秦川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的语速极慢,但却心念电转,在飞速的思考着,生怕自己出错。

    李云霄悠悠道:“这话说的不错,即便是一卷厕纸,也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呢。但韩君婷的命,可远不是一卷厕纸能换的。”

    韩君婷怒道:“呸!恶心,庸俗,粗鄙!”

    秦川点头道:“这是自然。君婷的性命乃是无价之宝,我寻思再三,必然也要用云少的无价之宝才能换取。”

    李云霄瞳孔微缩,冷冷道:“我的无价之宝?”

    秦川道:“正是。据说云少在南域天水国的时候,收了一名弟子叫梦白?”

    李云霄心中大震,右手往铁牛身上一拍,顿时一股浩瀚威压荡出。

    巡天斗牛低沉的吼了一声,脚下踩出一片青光,将秦川瞬间压制住。

    秦川脸色大变,只觉得双肩上如同扛了山岳,身躯忍不住有些颤抖,惊道:“云少这是何意?”

    李云霄冷冷道:“不是何意,防止你逃走。若是待会交谈的不满意,我就让这铁牛踢开你的肚皮,把肠子扯出来勒住你的脖子。啧啧,那场面多半会很帅,不知道你心中的女神看了后会不会觉得恶心、庸俗、粗鄙?”

    秦川浑身哆嗦了一下,让他死倒是不怕,但那副恶心的惨状在心中一想,就觉得无比恐怖,何况是在自己女神的面前,瞬间让他面无血色,眼里一片怨恨。

    李云霄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只要谈话满意,我想大家都会开心的。说吧,刚才谈到我有一名弟子梦白,然后呢?”

    天空上观望的各路强者,都是心中暗叹秦川太年纪,李云霄太老谋深算了。

    这种不对等的局势下,给秦川的身体和心理带来极大压力,在交谈中必然会不断退步,处于极度的劣势。

    秦川虽然也知道对方用意,但还是无法淡定,稍稍稳了下心神便道:“那梦白还有个姐姐叫梦舞?”

    李云霄眼中闪过寒光,一股气势压下。

    秦川只觉得双肩骤然一痛,肩胛骨上“噼啪”的碎了一片,痛的他龇牙裂齿,惊道:“做什么?!”

    李云霄冷冷道:“我没心情跟你一句句的扯,给你一次机会,把该说的全部说完。你最好斟酌着点说,这可决定着你们这对野鸳鸯的命!”

    秦川双肩上传来剧痛,原本还想一句句的拉锯,套点资料出来好开条件,想不到李云霄竟如此野蛮,彻底击碎了他的小盘算。

    “梦舞我知道她身在何处,我可以用她来交换君婷的性命。”秦川将内心所想一下托出。

    李云霄冷冷道:“只是梦舞吗?我徒儿梦白呢?”

    秦川身躯颤抖的厉害,哆嗦道:“梦白我不知道情况,应该在圣域中某处,但我真不知在哪。”

    李云霄道:“梦舞只有武士的修为实力,韩君婷可是九星武帝,拿一名武士的命换一命九星武帝的命,秦川你当我是傻子啊!”

    秦川顿时傻了眼,怔道:“这、这……”

    四周之人也都一阵无语,还能这样衡量吗?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苍梧穹始终屹立在虚空,淡淡地看着。

    周楚在其身后,脸上表情不断随着局势而变化,也不断的偷瞄自己师尊,可苍梧穹却始终面色如水,没有任何表情。

    秦川痛苦道:“你、你说该怎么换?”

    李云霄淡淡说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下,把肩膀上的伤养好。然后将梦舞姐弟一起带来,我将韩君婷毫发无损的给你。”

    秦川急道:“梦白我真不知他在哪,带出梦舞我有极大信心,带梦白出来完全渺无头绪。”

    李云霄的心沉了下去,那梦白多半被韦青囚禁在隐蔽之处,而且定然是价值极高,否则不会连秦川都不知道。

    李云霄冷声道:“若是如此,那就没办法了,想拿一名武士换武帝,你这完全就是欺负人嘛。我只能将你女神的肚皮踢开,将她的肠子绕在脖子上给你看了。”

    韩君婷吓得脸色白发,怒骂道:“渣男,你,你不得好死!”

    “哈哈,好想法,让本大爷来动手吧!”

    恶灵兴奋的大叫起来,自从得到妖安的身体后,一直没有好好表现的机会,“这铁牛太鲁莽了,万一把她肠子踢断就不好玩了,还是让本大爷用斧头给她剖肚吧!”

    澎湃的妖气散发开,安本就是妖族八部之一的首领,实力通天,加上恶灵那邪恶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天上诸多强者都是纷纷皱眉,露出忌惮的神色。

    秦川大叫道:“住手!我求你放过他,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只要我力所能及,求求你了云少!”

    他被威势压得双肩全是血肉模糊,衣服一片鲜红,眼中忍不住流下泪来。

    宾臣忍不住道:“李云霄,这小子是条好汉,就放过他马子吧。”

    “马子?”韩君婷愣了下,随即脸孔通红,大窘的怒道:“无耻,下流!你们一个个都是无耻之徒,一个比一个下流!”

    宾臣嘿嘿道:“小妮子这都能秒懂,看来也不单纯呐。”

    “你,我杀了你!”

    韩君婷气的要发疯了,不顾一切的冲上来。

    “君婷,冷静!”

    尓蕾一步踏出,伸手拦在她面前。

    尓梅也是同时出手,一拍她的肩旁,将其按压住。

    李云霄道:“不是我不放过她,而是这小子提的条件实在没诚意。”

    秦川双泪不断往下滴,颤声道:“只要我力所能及,即便是死我也愿意,只求云少宽宏大量放过她。”

    “嗯。”

    李云霄沉思道:“这倒是可以考虑。”他一拍铁牛,立即将那无穷威压收了回来。

    秦川双肩一松,肩膀上被压制的血管爆开,更是喷出一大片血。他整个人也几乎跌到,踉踉跄跄的有些站不稳。

    李云霄道:“这样吧,你先把梦舞带出来。至于韩君婷这贱人,就先待我圣器内吧。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绝不会伤她分毫的。”

    李云霄施了个眼色,恶灵大笑着冲了上去,一板斧头就劈向神霄宫众人,喝道:“都滚开!”

    “轰隆!”

    斧光将尓蕾姐妹震开,恶灵一把抓住韩君婷,就像老鹰提着小鸡般扔至李云霄面前。

    韩君婷正要反抗,却猛地感到双肩一下剧痛,李云霄两道诀印打落,从她两侧肩井穴窜入,顺着阴维脉而下,直接化作丝丝网状,竟然封住了丹田!

    她大惊失色,心中一阵害怕,若是丹田被废,那简直比死还要可怕。

    李云霄道:“你不用怨憎的看着我,只是封印住你的丹田而已。至于有没有危险什么的,就看你男人的表现了。”

    他扔出界神碑,道:“进去吧。”

    界神碑化作一块玉碑竖立在大地上,顿时吸引了无数人得目光,皆露出贪婪和羡慕之色。

    韩君婷眼里的怨憎不减,但她毕竟也是一代佳人,很快就淡定了下来,转身朝秦川道:“你不用来救我。救了我也不会领情的。若真想让我喜欢你,嫁给你的话,就杀了李云霄。”

    秦川面露难色,道:“我先想办法救你出来再说。杀李云霄之事我们再从长计议。”

    韩君婷嗤笑一声,望着满天的强者,高声道:“我韩君婷在此立誓,谁能杀了李云霄,不论老丑弱残,我都嫁给他!”

    语惊四方,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

    秦川更是满脸惊容,失声道:“君婷你……”

    韩君婷微微一笑,道:“秦川,你也是年轻一代中得佼佼者,想娶我的话就争气点。不过我看你也多半没什么指望了,不如让你师父来,我嫁给他也不错呢。”

    “嚓!”

    秦川握紧拳头,压在大地上,碎了无数岩尘,双眼中有泪光。

    天空中所有人都看着她,若说不心动绝不可能,韩君婷的容颜比之曲红颜也不逞多让。

    而且本身年纪轻轻就是九星武帝,将来成就不可限量,甚至极有可能成为神霄宫之主。

    这般才貌双全,前途又无可限量,怕是没有男人不动心的。

    李云霄立即感受到了许多恶意的目光,知道不少人动了心思,而且他的界神碑摆在这,本身比韩君婷还要吸引人。

    “我很好奇,你有这么恨我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师傅的事你管的了吗?”李云霄皱起眉头来,似乎极为不解。

    “呵呵,你想知道吗?”

    韩君婷俯过身来,那绝美的容颜贴在李云霄耳边,吐气幽兰,吹的耳根子发软,异常享受。

    “嗯嗯,想知道。”李云霄点头道:“你不会因为心情不好就不告诉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