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81章 逆转
    北冥段决也是心情沉了下来,神霄宫众人的力量完全被压制住,若是不能突破的话,怕是要杀李云霄就难了。

    此刻他也不想过多消耗气力,毕竟螳螂扑蝉,还有黄雀在后,他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

    所有人的关注点都落在了一剑同心阵上,十三名神霄宫强者连环攻击下,万一千和苏涟漪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满身是血。

    “飞扬,快救救我们!”

    万一千求救起来,眼中一片焦急。

    他此刻完全是不顾伤势,催动着一件罗帐似的玄器,在上空飞舞,但也已是千疮百孔,岌岌可危。

    漫天剑芒不断压下,穿透那罗帐斩在他二人身上,苦苦支撑。

    李云霄拍了下牛背,道:“上。”

    巡天斗牛迈开步伐来,往剑阵方向移去。

    韩君婷和弦女一下惊怒不已,手中攻击更加凌厉,斩在九天都录大罗环上,不断迸射出光芒。

    李云霄取出界神碑,掐诀一点,往光圈外射去,道:“这两个妇人交给你们。”

    化出的三道身影分别鳄鱼,玄雷惊云吼,还有恶灵。

    恶灵在红月城一战中,夺取了妖族八部之丑妖族族长安的身躯,长时间以来不断的融合和修炼,已完全融成一体。

    玄雷惊云吼在吞噬雷虎火豹的雷兽后,也踏入了九阶,狂野的妖气冲天,身上还不断闪烁着金色雷光,威势惊人。

    鳄鱼更是丑陋至极,一看就令人心底发寒,本身由两种绝强元素组成,依附在无数黑子上,全身密密麻麻的黑点,更是毛骨悚然。

    三道身影显化出来,拦在弦女和韩君婷身前,当即将两女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后退。

    “嘿嘿,本大爷得到这幅身躯后,还没好好用过呢!”

    恶灵大吼一声,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妥妥的九星巅峰妖力,卷动天上气象万千。

    而且他留下了之前龙族身躯的那柄斧子,后来又死皮赖脸的找袁高寒淬炼了一番,此刻拿在手中更加威猛狂野。

    “臭婆娘,吃本大爷一斧!”

    他的身躯一晃,就出现在弦女上方,猛地斩下。

    弦女大惊之下将一拍古琴,无数音律化线缠绕上去,也无法束住他的巨力。

    “铮!”

    那巨斧劈在古琴上,七根弦不断震颤,发出靡靡颤音。

    更是有一道斧痕落在琴身。

    “啊!!”

    弦女盯着那道斧痕惨叫一声,仿佛比斩在她身上还要痛苦,双眼一红都落下泪来。

    恶灵瞪大眼珠子,哇哇大叫道:“什么破斧子,袁高寒那老儿骗我,一把木琴都斩不断!等回到界神碑里,我要去砍了那老儿的头,居然敢骗我!”

    他仰天大叫几声,更是提着斧头乱砍下去。

    弦女吓得急忙报琴飞逃。

    在恶灵出手的瞬间,玄雷惊云吼也直接化雷,朝着韩君婷扑了过去,带起漫天金色雷电,声势滔天。

    韩君婷脸色异常难看起来,这雷兽和恶灵都亲眼见过,特意是那恶灵,更是亲眼见他夺舍妖族丑部安的身躯,想不到竟能完全融合,天衣无缝。

    更让她头疼的是,安的身躯几乎是不死之身,可以斩断再生。

    一下子多出这么三个强敌,让她的信心也大为崩溃。

    北冥段决也吓了一跳,内心涌起不好的预感。

    如此一来,神霄宫的力量被完全压制住,而且天知道李云霄的圣器里还有什么东西。

    就在他凝思的时候,车尤突然一道剑气如虹,横扫而来有如千峰万浪,层层叠叠,无穷无尽。

    仿如十万大山之力凝聚于这一剑下!

    “千秋峰!”

    北冥段决大骇,急忙右手臂一转,一层冰盔覆于手臂上,绽放起寒光,随后单手握拳轰了上去。

    一圈圈的玄阴寒气从拳臂上散开,无穷拳威轰在那剑势上!

    “轰隆!”

    那冰盔瞬间崩碎,剑浪卷起风波,将他一下吸入其内。

    北冥段决的身体不断在风暴内翻滚,但却始终双手掐诀,一道罡气护在周身。

    整个人并没有乱,静静的盯着风暴外的车尤,再也不敢分神观战它处了。

    车尤见偷袭一招无果,咧嘴一笑后打了个哈哈,继续有一招没一招的表演性的攻击起来。

    压制住弦女和韩君婷后,李云霄骑着铁牛奔赴剑阵。

    巡天斗牛脖子一转,顶上空的九天都录大罗环瞬间飞了出去,往那剑阵上压下。

    “砰砰砰砰!”

    无数剑光涌起,尽数斩击在大罗环上,迸射出无数剑芒。

    万一千和苏涟漪的压力顿时大减。

    两人一下缩小战圈,将防御退了回来,一边拼命吞丹疗伤,一边支撑着战圈等待救援。

    李云霄道:“一剑同心,果然有些麻烦呢,但只要将你们击散就不能同心了吧。”

    为首一女子冷哼道:“我十三人演练此剑阵三十余年,早已同心同力,我倒很想知道你有何办法让我们不同心。”

    李云霄不说废话,直接扔出兜率天峰,在空中不断变大,一下有三四亩的大小,往那剑阵上压了过去。

    “不好,快退!”

    为首的女子大惊,刚才亲眼见到此物压碎九重天波楼,哪里敢硬扛。

    “哞!”

    巡天斗牛脚下猛地一踩,无数青光辐散开,将最近三名女子的脚下黏住。

    那三名女子大惊,猛地挣脱开来,却见大罗环从空中落下,瞬间将她们罩了进去。

    “轰!”

    巡天斗牛往前踏出一步,九天都录大罗环剧烈震颤了一下,就像是被它踩在脚下般。

    里面的三名宫装女子也是震得七荤八素的,都伤了内腑,吐出血来。

    那兜率天峰并没有砸下,只是李云霄虚晃一招,瞬间就收了回来,道:“再来一脚。”

    “轰!”

    “轰!”

    “轰!”

    巡天斗牛再次抬起脚,连踩三下。

    九天都录大罗环三下连震,里面的三名女子大口喷血,脸色变得极为惨白,气若游丝。

    其余十人顿时惊呼起来,一下怔怔的站在长空上,乱了分寸。

    三十余年来她们都是同进同退,就为了苦练这剑阵,现在一下缺了三人,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万一千和苏涟漪急忙跑了出来,躲在巡天斗牛背后,狼狈不已。

    万一千怒吼道:“飞扬快杀了这三个贱人,再杀那十人!”

    李云霄道:“我毕竟和神霄宫颇有渊源,放了她们三个吧。”

    巡天斗牛“哞”的长叫了一声,九天都录大罗环瞬间飞了回来,套在脖子上一闪而没。

    神霄宫众女的心一下跌落到了低谷,剑阵一破,她们彻底失去了反败为胜的机会,而且弦女和韩君婷此刻都落在下风,危险异常。

    “都住手吧。”

    李云霄出人意外的叫了一声。

    众人都是眉头微皱,但还是十分听令,就连恶灵杀的兴起,也退了回来。

    北冥段决脸色阴沉的厉害,站在长空上冷冷地看着。

    李云霄道:“我与神霄宫之间的渊源就不用说了,但说到底也是我和红颜之间的私事,你们这些贱人激动兴奋个毛?看在红颜的份上,我不杀你们,除了韩君婷必须留下外,其余之人都滚蛋!”

    众女都是一震愕然,想不到李云霄会放了她们,韩君婷却是脸色苍白,面如死灰。

    尓蕾抱拳道:“飞扬大人宽宏大量,实令我等惭愧。但君婷乃是宫主大人爱徒,希望大人也能一并大赦。”

    “不可能!”

    李云霄冷冷说道。

    若非韩君婷数次三番的想要杀他,此时此地他还真想放对方一命,让神霄宫这些人早点滚蛋为上。

    毕竟四周还有多少危险他也不清楚,能尽量少点敌人才是明智之举。

    但韩君婷已经多次犯到他底线了,势必要留下!

    尓蕾脸色难看起来,似乎十分坚定,道:“若是君婷不能放,那我们也不走,只能殊死一战了!”

    她目光往虚空中一扫,冷冷道:“想要捡便宜的诸位,若是我们神霄宫和段决大人退却了,你们还有便宜捡吗?”

    李云霄慢条斯理的悠悠说道:“我不知道周围藏了多少人,但既然没有出来,本少也就当做不知。若谁敢现身出来的话,那便是本少大敌,就算今日不杀你,这笔死账也得记着,等我冲破武道桎梏后再回来杀你!”

    他的话和尓蕾争锋相对,都是传给那些隐藏的强者听的。

    天空中一片静悄悄,显然都在犹豫不决。

    “在下先露个脸吧。”

    突然一道清波在空中荡开,浮现出一道透明的符文,缓缓化作流水消失,数道身影顿时浮现而出。

    李云霄瞳孔骤缩,道:“化清隐身符,难怪我的神识都察觉不出。”

    出现的三人他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何人,但多半也是曾经威名赫赫的存在。

    那人现身出来后,便抱拳道:“破山谷仲鸿见过诸位大人。”

    “破山谷?北域十大门派之一,难怪本少也觉得有些眼熟。”李云霄一下便想了起来,随后脸孔一沉,冷笑道:“就凭你这渣渣也想取本少性命吗?”

    仲鸿忙道:“当然不是。在下并非冲着云霄大人来的,而是为了万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