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80章 斗牛逞威
    神霄宫众人都看的一阵心疑,他所吞吃下去的那些珍贵材料,怕是已经撑死几个九星中阶的武者了。

    北冥段决脸孔抽搐了一下,露出凝重之色。

    若是李云霄不断逃命,或者愤怒拼杀,他内心都会十分踏实。

    但此刻却是平静的抓紧时间恢复伤势,可见对方的内心还十分坚定,甚至没有一丝惶恐和愤怒,好像胸有成竹一般。

    “我不明白,身为超凡入圣的绝代强者,怎么会屈居一名武帝之下并听其使唤。”

    北冥段决在车尤出现后,便始终未动一下,只是静静的站着。

    李云霄那从容淡定的神态让他感受到了丝丝不安,终于开口说话。

    车尤懒洋洋道:“世界之大,你不明白的事多着呢。”

    两人谁都不愿先动手,都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绝强气息,不仅胜负难料,一旦动起手来必然是天崩地裂,整个城池化作废墟。

    北冥段决道:“古飞扬能给你的好处,我给你双倍,可否归顺我北冥玄宫?”

    车尤哈哈笑道:“你给不了的。”

    “哦?北冥玄宫在大陆也是屈指一数的宗门,他能给而我不能给的东西,我挺好奇呢。”北冥段决说道。

    车尤一脸的奸笑,嘿嘿道:“他每天都吃我拉的屎,你要吃双份吗?”

    “呕!!”

    正在大吞天材地宝的李云霄瞬间全部呕了出来,大量的材料碎屑呛进了气管里,整个脸孔憋得通红,整个人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呕,呕呕!”

    李云霄之前吃的全部都吐了出来,原本被滋润的好好的身体,一下失去了大量灵气供给,开始萎靡起来。

    神霄宫众女子皆是皱起眉头,大半用手掩着口鼻,露出厌恶之色。

    韩君婷鄙夷道:“李云霄,你怎么也算是一代强者,能否有点风度!”

    “咳,咳咳!”

    李云霄满脸通红,将胆汁都呕了出来,满脸都是怨毒之色盯着车尤,怒吼道:“你这个恶心的东西,坏我名声!”

    “哈哈哈!”

    车尤看他那狼狈样,内心无比的痛快,忍不住大笑起来。

    北冥段决也是脸色微微白发,胃里一阵翻滚,实在被恶心到了,斥声骂道:“低俗,恶心!”

    寒气一闪,眼里爆射出杀意。

    北冥段决双指并拢就点了过去,一道寒气飞射。

    车尤立即停止了大笑,嘴角扬起讥讽,五指张开,化作龙爪一捏,那寒气立即在掌心爆裂,化成一层层的淡蓝色冰晶覆盖在手掌四周,但转瞬就气化掉了。

    北冥段决凝目望去,内心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玄阴真气极为强悍,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自带极强的属性伤害,中招者很难复原,还会留下极大祸根。

    但车尤的龙躯强横无比,刚才他试探性的一指点出,自己的玄阴真气根本无法伤害龙体。这就使得自己极强的依仗一下失去了作用。

    “怎么,不玩了?”车尤讥讽起来。

    对于北冥段决的招式和能力,他了解的一清二楚,而北冥段决对他则是一无所知,两相权衡下,自己占尽上风。

    北冥段决道:“你我一战的话很难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所以没有必要,彼此牵制便可,胜负就由他们自己去打吧。”

    “你说没必要就没必要?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车尤嘴角闪过邪笑,道:“来嘛,热热身嘛。”

    他手中青光一闪,须弥无我剑斩出一道剑芒,天空被割出巨大的伤口,撕裂了过去。

    北冥段决的身影晃动一下,就只剩下残影。

    车尤冷哼一声,纵身往高空飞去,追逐北冥段决的身影。

    两人呈螺旋状相对而飞,在长空中追逐。

    北冥段决似乎不想和他硬拼,有意的闪躲着,大部分精力还在分心留意李云霄的状态。

    李云霄在呕吐了半天了,脸色才稍稍好转一些。

    东西是肯定吃不下了,他取出大把的元丹,尽数捏碎,当着神霄宫众人的面吸收起来。

    “粗鄙的男人,我师尊真是瞎了狗眼!”

    韩君婷眼中满是厌恶,脸上更是有种妖异的优越感,道:“弦女大人,乘他病,要他命!”

    双手刃在体前分开,发出金属颤音,仿如透明的薄翅,一下便出现在李云霄面前,以最简单的力劈式斩了下去!

    李云霄懒得理她,身躯轻轻一晃,便躲开。

    韩君婷双手舞刀,在空中追着李云霄砍,一套乱刀诀挥舞的密不透风,精髓尽现。

    她的特点本就在精微的控制,乱中有序,不多一分余力。

    瞬息之间,李云霄便被一层光芒笼罩。但那些刀光如论从何角度斩出,都始终在李云霄身周一丈外。

    李云霄的身法竟比她的乱刀还要精妙。

    韩君婷顿时心乱了,越舞越急,乱刀失去章法反而不乱,让李云霄应对的更加轻松自如。

    虽然躲避韩君婷的追砍并不费力,但这般状态下不仅无法吸收元力,反而开始引动伤势。

    他一下飞落至巡天斗牛的背上,单手掐诀。

    牛身上涌起一层青光将他罩住,并且一脚抬起,猛地踢向追击而来的韩君婷。

    “嘭嘭嘭!”

    空间一连串的爆碎,狂野无比的力量震出。

    韩君婷轻巧躲了过去,身躯施展了卷缩法,一下小了寸许,灵敏的一脚轻踩在牛头上,双刃并拢往李云霄头上斩去。

    突然一道红光泛起,那举起双刀的手受到束缚,仿佛被捆住般。

    她惊骇的低头望去,巡天斗牛的脖子上一圈红光升起,将她的身躯罩住,竟不能动弹。

    同时双角上浮现出一层白光,化成一圈凌厉的光圈,撕裂周身一切万物。

    “嗞!”

    韩君婷大骇,恐怖至极的气息涌起,她一提真气,整个人直接弹射起来,往后翻了几个圈便飞走。

    巡天斗牛双角的光圈猛地追着斩了过去。

    “逝水!”

    弦女轻斥一声,古琴上拨动出七道光芒,在空中凝聚成形,迎着那光圈而去。

    “嘭!”

    两股力量在空中撞开,余波竟压着弦女的方向震去,让她震惊之下脚踩步伐连退,卸去那反震。

    “这到底是什么牛?!”弦女内心大惊。

    韩君婷眼中凝重无比,道:“这牛是神傀,不可小觑。”她此刻周身还罩着一层红光,双刀举着动不了,拼命挣扎几下才渐渐的活动开。

    “神傀?!”弦女一下震惊起来,第一皱起了双眉,似乎有些意志动摇。

    韩君婷沉声道:“不怕,待师姐们杀了万一千和苏涟漪,用剑阵绝杀此牛和李云霄!”

    弦女有些担忧道:“真的能做到吗?他身上天知道还有多少东西。”

    韩君婷冷冷道:“差不多了,我与他并肩作战过数次,对他的实力和底牌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今日之战我们必胜,别忘了此地可不仅仅有我们神霄宫人。”

    弦女道:“我始终觉得此人不简单,虽没有当年的狂傲洒脱,却透着另外一种气质,不输当年。”

    韩君婷眼中闪过怒色,喝道:“弦女,你这是怎么了?要动摇道心了吗?”

    弦女面色有些难看,道:“其实我的道心在布局失败时就动摇了,以我对宫主大人的模仿,绝对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却也被他识破,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不知道输在哪里。”

    韩君婷也是心中一动,弦女跟在师尊身边数十年之久,那模仿就算是自己都分辨不出,加上青莲翡翠屏风隔绝神识,断然没有失手的道理。

    “咳咳,这个,其实很简单地……”

    李云霄听他们谈了一阵,突然忍不住的插口道。

    “怎么回事?!”

    两人齐声问道。

    李云霄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两声,道:“这个,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说。”

    “那去死吧!”

    韩君婷怒斥一声,双手刃猛地化出无数刀芒飞斩而去。

    吃了巡天斗牛的亏,她不敢再靠近了。

    弦女也是翻开古琴,不断拨动音律,化出无数兵器斩去。

    巡天斗牛脚下一踩,一道青色结界张开,成四方形踩在脚下。

    最后张开大口,脖子上一圈红光飞起,在空中化作九天都录大罗环。

    天圆地方,上下结合在一起,如同一界。

    两人的无数攻击落在外面,仅仅震起余光,丝毫难伤。

    李云霄心中大喜,这巡天斗牛的力量虽不及超凡入圣,但对付弦女和韩君婷却是绰绰有余。

    他斜骑在牛背上,单手掐诀,始终没有停止过吸纳吐元,修复肉身。

    并且时刻警惕着四周,以防那埋伏之人再次出手偷袭。

    不远处的尓蕾尓梅两位长老完全被牵制住。

    宾臣开启了神体六门后,肉身之力强横无匹,加上他的刚强武猛,同尓梅拼得不亦乐于。

    各种拳芒剑光不断震出,整个场内杀的最为激烈地便属他们二人。

    北圳南则是雍容淡然的多,基本不主动攻击,只是不断打出剑诀,将尓蕾压制住。

    甚至他的左手一直负于身后,显得游刃有余。

    尓蕾心中惊骇无比,无论自己如何攻击,始终不能突破对方防御,高下瞬判,令她又怒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