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78章 偷袭
    “保密?我相信死人才会保密。”

    韩君婷眼里尽是冷笑,道:“况且二位身上携带两大商会的资源和重宝,我若是得来,星月斋将会更为强大,甚至和天元商会一拼呢,我也就不用屈居丁山之下了。”

    万一千和苏涟漪都是脸色苍白不已,已经感受到四周剑阵上传来的阵阵杀意了。

    弦女突然说道:“君婷,似乎有古怪。”

    韩君婷身躯一震,道:“怎么了?”

    弦女指着地上李云霄的无头尸,道:“李云霄虽然现在实力有限,但毕竟曾经是封号武帝,真的这样容易就杀了吗?”

    韩君婷面色沉凝,道:“新延城内他硬接丁山两招,不死就已经是奇迹了,现在肯定是重伤在身,我们的布置又天衣无缝,轻易杀他不是很正常吗?”

    弦女闻言,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有些苍白起来,道:“那刚才我斩掉的他的头颅,哪去了?”

    韩君婷脸色瞬间发白,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内心蔓延,神识急忙散开,果然四周之下都没有李云霄的头颅。

    按理刚才一剑斩下去,脑袋飞掉了也应该掉落不远才对啊。

    “弦女小心!”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厉吒,一股排山倒海之力推出,瞬间拍在弦女身上将其震飞。

    随后毫无征兆的剑芒浮现,将弦女之前所立空间斩成两截。

    剑芒浮现红光一闪,一名单手握剑的红色宫装女子出现,眼中一片惊色。

    “哦,是尓蕾长老,就连你也要杀我了吗?”

    冰冷的声音响起,李云霄的身体刹那间浮现出来,就在尓蕾身前,一掌拍了过去。

    顿时风云骤起,天地变色。

    韩君婷和弦女都是脸色苍白,忍不住的心中颤抖,刚才那天衣无缝,根本不可能失败的一击,竟然失败了!

    “大风云掌!”

    尓蕾大骇,双手飞速掐诀迎了上去,同时身躯暴退,口中急切的大喝道:“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李云霄莫名的心中一颤,一股许久都未曾出现过的死亡气息浮现在心间,好像有一种马上就会大难临头的感觉。

    他大骇之下,顾不得再推掌向前,而是急忙收回手来,身躯瞬间化成金色。

    三头六臂法相显化出来,立即掐诀结成一道结界之光。

    魔天铠甲也自行飞出,覆盖在身体上。

    此刻,就在身边的翡翠屏风一下溶解开,里面竟藏有一道身影,顷刻间翻手为掌,隔着几尺的距离凌空拍来。

    “吾道有涯!”

    竟是北冥玄宫的天外三式第一招!

    “轰隆!”

    一股山岳般的巨力轰在结界金光上,一闪便尽数压碎。

    那浩瀚无边的玄阴寒气突破而下。

    李云霄大骇之下六臂掐诀,猛地轰了过去,打出漫天拳影。

    但在玄阴寒气下,竟穿透他的肌肤,开始冻伤奇经百脉。

    拳力顿时受到影响,一下变慢起来。

    “轰隆!”

    那澎湃的掌势凌空变化,透过无尽寒光,那人身影抟动,周身浮现出无数异象奇景。

    吾道有涯一掌凭空提升了数倍威能,化成第二式翩若惊鸿,漫天寒气似星云流转,仿佛不该存于世间的一招,临空降世!

    “嘭!”

    李云霄的拳影尽数被压碎,魔天铠上暴出无数黑色花纹,整个铠甲竟然脱体而出,首次化成巨魔的形态,里面传来千万咆哮声。

    然并卵,魔天铠化形后瞬间就被压制下去。

    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李云霄胸膛,一口灼热的血喷了出来,李云霄气势瞬间跌落,暴退数百丈才止住身形。

    “好强,硬接我二式竟然不死。难怪丁山的两招你都不放在眼里。”

    寒气慢慢驱散,那人的身影显露出来。

    一身白色罗衣,头发以玉簪束起,寒气渐收,化作淡云在周身流动。

    “北冥段决!”

    万一千惊呼起来,脸上深深的震惊。

    苏涟漪同样心惊肉跳,骇然看着那道伟岸身影,透着阵阵寒气,相隔许远都让她一阵胆寒。

    “见过段决大人!”

    韩君婷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上前拜见。

    弦女和尓蕾也上前行礼,空中还微微一晃,又出现一名粉色纱衣的宫装女子,与那儿蕾竟有几分相似,上前道:“尓梅见过段决大人。”

    北冥段决道:“不用多礼。”

    神霄宫一干女子这才欠身而起,站在北冥段决两侧,俱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云霄。

    “北冥段决,你身为一宗之主,竟行这偷袭之事!”

    万一千按捺住内心的极度震撼,愤怒的低吼道。

    北冥段决瞥了他一眼,似乎极为不屑,道:“傲长空在新延城上,还受你指使偷袭了凌白衣一拳,本座偷袭两式又算得了什么。”

    万一千竟然一下无语了。

    北冥段决抬起手来,指着李云霄道:“古飞扬,想不到天荡山脉都要不了你的命,还给了你天大机缘。但今日你还能逃吗?”

    李云霄此刻内息极为混乱,大片的经脉被冻死,无法运转,一动真元便咳出血来,就连说话都做不到了。

    尓蕾道:“这古飞扬极为厉害,君婷和弦女天衣无缝的布置都被他看破。若非段决大人在此,怕今日又让他逃了。”

    北冥段决道:“古飞扬身怀月瞳,能够窥视所有真实,想要骗过他的确很难。亏的你们神霄宫有这面青莲翡翠屏,能够屏蔽一切神识,否则还真不好偷袭呢。”

    他丝毫不以偷袭为耻,反而得手后沾沾自喜。

    儿蕾有些心疼的看着满地翡翠碎片,道:“这块屏风宫主大人十分喜欢,我们偷拿出来弄损毁了,今后不知如何交代好。但只要能杀了古飞扬,拼着被宫主责骂也是值得的。”

    “呵、呵呵。”

    李云霄吞了大量的各种丹药和天材地宝后,伤势才逐渐压制,就忍不住冷笑起来。

    不灭金身在尽力吸纳体内玄阴寒气,转为自身力量,但效果极弱,短期内只能让伤势稳住不恶化。

    “其实段决大人完全不用躲在翡翠屏里,就凭这脸皮就足以隔绝一切神识了。”李云霄挖苦起来。

    “哈哈,古飞扬,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

    北冥段决不怒发笑,道:“能得破军武帝夸赞,诚惶诚恐,但这般荣誉有些过奖了。”

    李云霄一阵无语,本想再挖苦几句的,但知道不会有作用,也就索性闭嘴了。

    此刻嘴巴还有大用,全都塞的满满的天材地宝,囫囵吞枣的就咽下去,能补一点是一点。

    北冥段决轻笑道:“怎么,不用激将法拖延时间了?你体内中了我玄阴真气,不死已经是万幸了,想在短时间内压制伤势都不可能,拖得越久反而越糟糕。”

    他怎么也料不到李云霄的肉身会有那样变态,瞬间就压制住了伤势,现在不顾一切的吞丹恢复。

    李云霄嘴巴里塞的满满的,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拖上个二三天,让我寒毒发作而死如何?”

    “呵呵,好主意。不过二三天太久了,本座没那个耐性。”

    北冥段决道:“据说你的圣器中藏有一名龙族高手,让他出来吧。若是实力足够,也许能拖个二三个时辰也说不定呢。”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你说让他出来就让他出来,那他多么面子?你算什么鸟东西。”

    尓蕾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送你上西天了!”

    她手中长剑一横,一道红影闪过长空,就刺了上去。

    剑势非常之疾,直取咽喉。

    李云霄内心万分凝重,尓蕾尓梅都是神霄宫实力超强的长老,以前跟随在曲红颜左右,多次见过,知道实力不俗。

    还有远处困住万一千和苏涟漪的剑阵,也是神霄宫极为厉害的一剑同心阵,由十三人布下,同心同力,配合无间。

    在当前这形势下想要反败为胜几乎没有可能,只能想尽办法脱身为上,而恢复一定力量则是能否走脱的关键。

    想到此处,顿时将车尤、北圳南还有宾臣都召了出来,将眼前形势瞬间传念告知他们,道:“兄弟们,只能靠你们顶着了。”

    北圳南面无表情,直接伸出手就往尓蕾的剑上抓去。

    “狂徒!”

    尓蕾震惊交加,长剑舞出无数剑花,凌厉异常。

    “砰!”

    但还是被北圳南一下抓住,随后化掌拍下,将其震退回去。

    “你,你是何人?!”

    尓蕾一下大惊起来,她的剑势之凌厉,就算是普通九阶玄器都要削断,何况是区区肉身。

    北冥段决也是瞳孔骤缩,仔细打量起北圳南来,无论如何搜索记忆,也没有此人讯息。

    北圳南一招拍退尓蕾后,便淡淡地站在李云霄身侧,根本不理会眼前众敌。

    车尤则是怒哼道:“没事的时候叫我龙龙,现在有事了叫我兄弟?”

    李云霄哈哈笑道:“惭愧惭愧,我会反思的。全靠你们顶着了,我先去找个地方好好疗伤。”

    他一下纵身而起,在空中变化了几道身形,便要退去。

    突然空间微微晃动,一道凌厉的斩击破空而来,将他的身影压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