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77章 深仇大恨
    李云霄静静的站在桥上,侧耳听着那弦音,一动未动。

    苏涟漪和万一千都是倍感紧张,在那音波律动下,手心里尽渗出冷汗来。

    小桥下地流水似乎也停止了流动,在静静的倾听这天音。

    整个画面仿佛定格下来,如诗如画。

    不知过了多久,那琴音才渐渐消停下,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余音缭绕。

    一片柳叶飘落,在风中摇曳,吸引了李云霄的目光,最终落在小桥下,流水动了起来,缓缓的将那落叶带走。

    九重天波楼上不知何时站立了一道婷婷身影,容颜之美,可倾天下。

    女子并非曲红颜,而是韩君婷,显然是刻意打扮了,令得整个山水失色,百花黯然。

    万一千和苏涟漪也是吸了口冷气,虽然平日里的交往,他们都能旁敲侧击出韩君婷的容貌,必然是绝色女子,但也想不到竟美到如此程度。

    李云霄也是心中微荡,论这容颜,韩君婷已经不差曲红颜了,只是少了那种绝代天骄,千古佳人的气质。

    “云霄公子,我师尊等你许久了。”

    韩君婷开口说道,声音一改平日的老态龙钟,十分悦耳舒适,让万一千和苏涟漪都有些不适应。

    李云霄抱拳道:“那打搅了。”

    他抬起脚来往前走,步伐极慢,每一下都走的很仔细。

    韩君婷道:“一千大人和涟漪姐姐也都来吧。”

    万一千和苏涟漪这才回过神来,两人匆忙跟在李云霄身后。

    韩君婷在前面引路,九重天波楼乃是一件空间玄器,纳入其内后便宽敞无比,一座九重的玲珑楼宇浮现在眼前。

    四周全是白云缭绕,还有霓虹闪烁其内,一座天桥横贯南北。

    楼前的青石砖上似乎有阵法禁止,韩君婷的步伐十分诡异,三人小心翼翼的跟着。

    走过青石砖后,眼前景色一变,三人已出现在天桥上,对面便是九重之顶,一座精巧的亭台内,放置着一座翡翠屏风,隐约有人影在其后拨弄琴弦。

    “师傅,李云霄来了。”

    韩君婷恭敬的退在屏风旁,小心伺候着。

    “你……来了。”

    在短暂的静后,屏风后传来一道银铃女声,如泉水灌溉双耳,世间竟有如此美妙之音。

    “额,多年未见,你还好吗?”

    李云霄不知如何回应,长叹一声问道。

    “你觉得呢?”那声音传来,破有一种责备和质问之意。

    “额,能吃好睡好,多半就还算好吧。”李云霄想了一阵,骚了下脑袋答道。

    万一千和苏涟漪俱是一阵无语,他们突然有些后悔跟了过来。

    这完全就是两个老情人见面,自己参合什么,这不是当蜡烛了嘛。

    但现在已不适合再退,只能硬着头皮待下去。

    “哼!”

    那声音带着一缕责备,道:“这些年你应该能吃能睡的了。”

    李云霄尴尬一笑,道:“还行,这次我主行的目的韩君婷应该告诉你了吧。前事暂且不提,洛云裳也为你之弟子,现在处境十分危险,还望先化解眼前危及。”

    “云裳之事我已听君婷告知。但你来见我,就只想说这个吗?就连我一面也不愿见?”那声音缓缓说道,四周的白云都似乎凝住了。

    李云霄也是双手有汗,紧张道:“自是要见的。只是这翡翠屏风有古怪,将我神识和瞳术也屏蔽掉了。”

    那声音道:“那你就不能上前来,绕过屏风见我?”

    声音中传出旖旎之态,那极美极柔的韵律传入耳中,令人浑身酥软。

    就连苏涟漪身为女子,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万一千更是听得起了反应,急忙运功压制自己的情绪,那奔涌的血液才渐渐缓和下来。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丝迷离,道:“好,我便绕过这屏风来见你。”

    他抬起脚来踩在天波桥上,每一下都要停顿许久,整个九重楼阁都显得有些压抑起来。

    那不过十余米的距离,仿佛走了几个世纪,终于来到翡翠屏风前。

    “唉,我突然觉得,相见不如不见。”

    李云霄突然间叹了口气,就差最后一步,他停了下来。

    “为何?!”

    那声音突然急促了一下,带着嗔怒之音,屏风后似乎有影摇曳。

    李云霄道:“我怕我见了后会失望。”

    “什么?”那声音颤抖了一下。

    韩君婷眼里也掠过异色,但很快便是怒色浮在脸上,喝道:“李云霄,你这是何意?!”

    “罢了,我便一见吧。”

    李云霄叹了口气,似乎提起勇气来,一下绕过那屏风望去。

    看见的却是一张平庸至极的脸,眼里满是怒色,嘴角却扬起无尽冷笑。

    一柄冰寒刺骨的剑已经抵到了李云霄的心窝,猛地刺了下去!

    “嗤!”

    剑声消无声息,那血在风中却发出嘶声,顷刻间李云霄的长袍就被自己的血染红。

    “嗤!”

    “嗤!”

    又是两道剑刃入体声,韩君婷双手握着双剑,也一下刺入李云霄的后背,从前面穿插了出来!

    “啊?!!”

    这一下变故令得万一千和苏涟漪大惊失色,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也知道糟糕中计了!

    两人正要动手,周身一闪之下,出现十余道人影,俱是宫装女子,每个都手持冷剑指着他们。

    一股冰冷的剑意在十余人间荡漾。

    每个人的位置都极佳,显然是一组极强阵法,压制的两人不敢随意动手。

    “呵,呵呵。”

    李云霄突然笑了,由于失血过多,脸孔变得苍白起来,一笑反而有些诡异,道:“红颜,你怎么变得这么难看了?”

    那女子怒道:“古飞扬,瞎了你的眼!本座可不是宫主大人,你我也有过数面之缘,难道你忘了宫主大人身边的弦女吗?!”

    她的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好听了。

    “哦,原来如此。难怪可以弹出如此美妙的琴音,又能模仿的惟妙惟肖。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红颜变成丑八怪了呢。”李云霄重重松了口气。

    “怒啊,该死!”

    弦女大怒,猛地将冷剑拔了出来再插进去,在心脏内刺出第二个窟窿。

    疼的李云霄不断抽搐,脸孔扭曲的变形。

    任何女子被人说丑,都会跟人拼命。何况她这般养尊处优,从来高高在上的存在,谁敢说她丑。

    韩君婷也是冷冷道:“李云霄,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如此淡定,我也不得不佩服你起来。看来你这人身上还有一些优点的,但要令我师尊喜欢,你还不够,也不配,永远都不配!”

    她那绝美的脸孔也狰狞了一下,似乎有无边仇怨,手中双剑开始搅动,大片的鲜肉被翻起,猩红的血止不住的喷出。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这些妇道人家怎如此残忍,都恨不得生吃我肉般,我哪里得罪你们了?”

    李云霄痛的脸孔变形,但还是眉头紧锁,似乎不明白哪来的如此深仇大恨。

    “哈哈哈!”

    韩君婷大笑了起来,似乎有些疯狂,恨声道:“哪来的深仇大恨?让师尊为你情伤,这便是深仇大恨,一万个死罪也抵不过来!”

    李云霄骂道:“你妈·的变态啊,我跟你师父的事关你何事?红颜自己都没吭声,你在这叫个屁啊?”

    韩君婷大怒,手中双剑搅动的更厉害起来,一点点割着李云霄的肉。

    弦女都似乎有些看不过去了,道:“君婷够了,不要再折磨他了,直接送他归西!”

    “嗤!”

    那冷剑抽了出来,反手一斩,便将李云霄的头颅斩了下来,顿时鲜血像是喷泉一般飙射而起,足有三尺之高。

    “啊?!!”

    远处的苏涟漪失声大叫,仿佛难以置信,眼里除了震骇外,还有一丝恐惧。

    万一千也是脸色发白,心中暗呼不好。

    他此刻伤势刚恢复十之一二,实力怕和苏涟漪相当,根本不可能逃离这剑阵。

    神霄宫这几人背着曲红颜击杀李云霄,怕是不会放过他们二个,多半也会杀了灭口。

    “你们这些妇人可真够狠啊!红颜宫主爱慕古飞扬天下皆知,你们竟敢背着她杀了古飞扬,就不怕宫主知道后责怪吗?!”

    万一千大声怒斥起来,满脸的愤恨。但内心却是心念百转,不断的想着脱身之计。

    “哦,责怪?啧啧,一千大人对我师尊好像很了解啊。”

    韩君婷将剑从李云霄身上抽了出来,冷冷道:“这个该死的折磨了师尊数十年,死一万次也难消其罪!而且李云霄死后,我马上就会杀了二位的,师尊是不会知道此事的。”

    万一千脸色大变,立即变得缓和了起来,道:“韩大掌柜,星月斋在商盟虽不久,但我一直都照顾有加,你就不念一点情分吗?”

    “嘻嘻!”

    韩君婷嗤笑道:“说起来星月斋的发展,的确要感激一千大人的照顾呢。但今日之事我必须要瞒下来,以免他日被师尊知道,不得不杀大人和涟漪姐姐啊。”

    万一千急忙道:“你放过我二人吧,今日之事我可以对天发誓,绝不会说出去的。”

    苏涟漪也连忙点头,表示一定保密。

    //欠了好多章,一直不好意思喊月票。但太久没求,都忘了是啥味道了,甚是想念,有票的朋友砸几章下来我闻闻味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