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76章 九重天波
    李云霄见他兴奋异常,说的永生之界就好像是他家似的,莞尔一笑,道:“既然一千兄这样有信心,我也很高兴。当初那霸天炼体诀傲长空为何又弄出上部,通过你来转给我?”

    话题虽然都是天武界秘辛,但扯得有些远了,李云霄将话题续了回去。

    “哦。”

    万一千回过神来,这才说道:“因为后来发现,整个傲家之人除了傲长空外,其余之人都无法修炼这项体术。这就令得他十分诧异,要知道傲家本就是靠体术闻名,传承了数万年的岁月,也曾经出现过肉身大成的强者。”

    李云霄道:“于是你们就想到了那我做试验?”

    万一千颇有些尴尬,支支吾吾道:“这……也不算是做试验吧……,当时世上天赋极强者不少,但能够入他眼者,也只有飞扬你了。”

    李云霄心中涌起怒气,冷冷道:“那还真是看得起我,也不怕我修炼的过程中一着不慎挂掉了。”

    在修炼霸天炼体诀的时候诸多困难,其中危险重重。

    特别是他这种古怪的状态,身怀太多机缘,导致不少功法混杂在一起,现在已经偏离炼体诀极远,渐渐的偏向魔功了。

    万一千汗颜道:“飞扬严重了,顶多练不下去终止而已,怎么会挂掉。此事也的确怪我,没有深思熟虑就徒然让你冒险,为兄给你赔罪了。”

    他抱拳长长一拜,满是愧疚之情。

    李云霄挥手道:“也罢了,当年我一观之下就知道难度极大,必然会冲突到我本身的功法神通,故而一直未敢动它,直到机缘之下转世重生,这才尝试修炼。一千兄将那功法下半部给我瞻仰一下吧。”

    万一千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讪讪道:“那功法下半部我身上也没有。”他看李云霄的脸色越发难看了,急忙举手指天,道:“为兄可以发誓!当初整部功法都给了傲长空,后来他交还我的传承媒介也只有这上半部。”

    李云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但还是寒冷如冰,冷笑道:“好一个傲长空,不仅拿我做试验,还打算用这功法制衡我。若是我真就按照上半部修炼下来,此时此刻就不得不求他了。”

    万一千惊道:“竟如此严重?我真是看错了他人!”他满脸的怒气,也不知真气还是假气。

    李云霄道:“罢了,我此刻修炼的炼体诀已经偏移了,怕是傲长空也发现了这点,所以才没来找我麻烦。”

    万一千惊奇道:“飞扬你的体术的确很奇特,而且我看你气色,似乎身上的伤……”

    李云霄点头道:“已经完全恢复了。”

    “怎么会这么快!”

    万一千吓了一跳,失声叫道。

    虽然他也猜到恢复了不少,但怎么也想不到会全部恢复,满脸都是震惊。

    李云霄呵呵笑道:“这就是炼体诀走偏之后,反而柳暗花明又一村。”

    虽然他的神体之力也极强,但这次能够迅速恢复完全是龙血淬体的缘由,但他并不想实说,故意让万一千一惊一乍的。

    “这……还能有这等神效……”万一千果然愣住了。

    “呵呵,机缘,机缘。”李云霄告辞道:“一千兄好好休息养伤吧,我也去闭关修炼了。”

    万一千怔了一下,急忙道:“飞扬,你这炼体诀可否传我?”

    李云霄道:“一千兄这说的哪里话,当然可以。不过我这是修炼了一半霸天炼体诀后,自行歪打正着闯出来的一条路,一千兄若真想学,就先将炼体诀前面一半学会吧,到时我再教你。”

    万一千:“……,咳咳,老了,怕是学不来了。”

    李云霄淡淡一笑,便告辞离开了大厅,寻了间密室修炼起来。

    万一千脸上满是沉思,自忖道: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对秘藏表现出兴趣,是真没兴趣还是装成不在乎的样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还是提防着些好,毕竟现在今非昔比,容不得有半点差错。

    万一千思定,也自行去密室疗伤起来。

    并非李云霄对秘藏没兴趣,而是以万一千的老谋深算,多半也不会让他染指或者占多少便宜,而自己当务之急便是赶紧冲击九星巅峰,以及踏入超凡入圣。

    多一件秘藏的事,怕是要无端生出诸多风波,他已经不想再卷入任何麻烦的事了。

    进入密室后,他布下一些结界,这才取出韩君婷给他的玉佩。

    玉佩上一连串的复杂符文缠绕,是一种死结符,唯有将玉佩破坏,否则根本不能窥视其内讯息。

    “啪”的一声掰断,李云霄神识一扫,顿时脸色瞬变。

    “石川城!怎么会这么巧!”

    那玉佩中隐藏的讯息是,已经得到了洛云裳的消息。

    而且玉佩中明言,韩君婷已将李云霄的身份告知了曲红颜,约他石川城一聚。

    “红颜为谁舞一曲,谁为红颜倾天下。”

    李云霄脑海中闪过那绝世舞姿,整个人有些凌乱起来。

    修炼已经静不下心,直接施展造化一气诀,开始大量吸纳元石。

    无数极品元石爆裂,其内蕴涵的恐怖灵气被瞬间吸空,李云霄不断的通过疯狂吸收来让自己静心。

    战舰在长空上飞驰,一瞬千里。

    月余之后,终见在偌大的观测通天镜上发现有城池景象。

    “到了!立即精准定位石川城!”

    “预计还半日便可到达。”

    “将隐匿之阵全部打开,以免被城内人发觉。”

    战舰上传来惊喜的声音,连续月余的极限飞行,那些支配战舰之人也有些吃不消了。

    在直径十余丈的观测通天镜前,万一千等人静静的看着,都多数松了口气。

    万一千冷哼道:“被发觉又如何?难道我们借用传送阵他们还敢不同意?”语气中怨气十足。

    自从新延城一败后,万一千的脾性开始逐渐暴戾起来。

    李云霄望着那镜上投影出来的城影,恍恍惚惚,并不真实,难以窥见全貌。

    苏涟漪望着他道:“云少,你有心事?”

    众人的目光一下都投了过来。

    万一千也是道:“飞扬,这次月余闭关后,我的确发现你心事重重,只是不便询问。”

    李云霄道:“没事,只不过我怕不能和一千兄去千叶岛了。”

    万一千惊道:“为何?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为兄和你一起扛着。”

    李云霄叹道:“一些私事,不宜外人参合。到了石川城后我要去见一人,怕是要分道扬镳了。”

    万一千奇怪道:“何人?”他脸色突然一变,警惕道:“难道有人知道了你我行踪,特意在石川城等你?”

    李云霄摇头道:“应该是巧合。你可记得离开新延城时,天觉给了我一块玉佩?”

    万一千道:“记得,此事我也想了一阵,但无解。”

    李云霄看了他一眼,暗想这万一千果然城府够深,虽满心疑惑却也不问他。

    “韩君婷传讯我,有一个人在石川城等我。”

    “是谁?竟然引得飞扬你如此重视。”

    “星月斋背后真正的主人,韩君婷的师傅。”

    “啊?!”

    万一千忍不住惊呼了起来,眼中一片难以置信。

    他自然知道韩君婷的师傅是谁,反而是苏涟漪和其他人都是面露疑色。

    “她,她真的出关了吗?”

    万一千骇然道,双眸不断闪动,似乎在衡量时局的变化。

    李云霄微微转过头,盯着那观测通天镜内越来越清晰的石川城,道:“谁知道呢。”

    战舰很快到了石川城外,但由于开启了隐匿之阵,城内武者几乎无人可察觉。

    万宝楼之人很快将战舰收了起来,一百多人临立在城外高空,俯瞰下方。

    石川城在北域不算主城,但也具有极大规模,偌大的传送阵就在城池的东面,腾出了数千丈地盘,有重兵把守。

    李云霄道:“通过石川城中转,一千兄应该很快就能到千叶岛,我就不送了。就此一别,保重。”

    他与苏涟漪两人飞身而下,朝着城内而去。

    万一千看着他的身影,突然高声道:“飞扬,等我。”

    李云霄停下身子,回头诧异道:“怎么,一千兄也想随我去?”

    万一千笑道:“哈哈,天下第一美女出关,为兄也很想一睹为快呢。”他使了个颜色,笑的十分暧昧。

    苏涟漪身躯一颤,脸色骤变,她此刻方知李云霄所要见者为何人。

    李云霄头疼道:“也罢,有一千兄相伴,或许更好。”

    万一千令那百余万宝楼的高手都留在长空下,便同李云霄一道飞入城中。

    李云霄神识微微感知下,便察觉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若隐若现,随着那气息而去。

    在繁华的城中,一下开阔起来,杨柳飘绿,流水声潺潺。

    一座小桥横在流水上,远方一处三层的楼宇,精雕细琢,勾心斗角。

    美轮美奂的与周围环境有些不搭。

    楼阁上写着四个大字:九重天波。

    万一千惊道:“空间玄器——天波楼!想不到此物竟在神霄宫手中。”

    楼中突然荡漾开一圈古音,有铮铮流水,巍巍高山,千军万马,又流水人家。

    一曲新诗缓缓而出,“百丈心愁挂玉钩,千尺光寒冷深秋,若问情怀深几许,九重天波不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