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70章 世态炎凉
    宁可为道:“也许正是因为他考虑到李云霄接不下,所以才放弃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爹爹说的让我糊涂了。”宁可云的眉黛皱的陷了下去。

    宁可为叹道:“丁山不愧是奸雄,心机之深难以揣测。苍梧穹想要驾驭他,怕是在玩火了。丁山不想杀李云霄,一是不想惹下大麻烦,毕竟车尤之强,还在他之上,杀了李云霄怕是莫名就惹下诸多强敌。二是想借李云霄来反制苍梧穹。”

    “借李云霄反制苍梧穹?”宁可云惊道:“这是何意?”

    宁可为道:“这三招之约,多半是苍梧穹的意思,想借丁山之手击杀李云霄。但是丁山并不傻,虽然也想李云霄死,却不想让李云霄死在自己手里。所以将他打成重伤便达成了目的,只要李云霄一离开新延城,多半会被苍梧穹抹杀,那么麻烦就引向苍梧穹了。”

    宁可云愕然道:“这么复杂?丁山的心思真有这般缜密吗?会不会是爹爹你多想了?”

    “呵呵,多想了?”宁可为嗤笑道:“我怕是自己还想的少了。还有一点,丁山的实力似乎并不止表现出来的这些,不出第三招,便继续隐藏实力。在提出三招之约时,他多半就已经想好了这个结果。”

    宁可云怔怔道:“若真是如此,那此人未免太可怕了。”

    宁可为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沉思道:“可怕嘛……若这些是丁山所想……那李云霄又是如何想的呢?难道他能抗住丁山第三招不成?”

    “咳咳。”

    战圈内李云霄咳嗽了两声,道:“我没听错吧?第三招你不出手了?”

    丁山点头道:“那魔之巨灵威势无边,绝不是我所见的那般简单,出第三招也多半不能杀你,我就不自取其辱了。”

    “哦?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李云霄玩味的问道。

    丁山面不改色,道:“当然。”

    他转身便离开,不再向李云霄出手。踏出数步后,朗声道:“至今日起,万宝楼和天一阁逐出商盟。”

    一举轻描淡写的话,却将影响天下数十年的大局,牵动着无数人得心。

    苍梧穹道:“辛苦了。”

    丁山的脚步在他身侧停了下来,道:“应该的。可惜最终功亏一篑,不过我已将其重创,怕是一年半载都难以恢复了。”

    苍梧穹点头道:“有心了,接下来便交给我吧。”

    丁山道:“有劳了。”

    两人的对话简短,并且皆是传音入密,外人完全看不出端倪。

    丁山继续踏步向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新延城一役中,这位最大的得利者,新崛起的天下霸主。

    “若是出第三招,你真的不能杀他吗?”

    苍梧穹突然再次传音道。

    丁山的脚步一顿,嘴角扬起一丝笑来,道:“谁知道呢。”

    苍梧穹道:“我明白了。”

    长空寂静下,两人的身影交错而过。

    李云霄收起真魔法相,全身气势尽收敛,苍白的脸孔上,嘴角微微噙笑。

    众人见如此惊险的一战就这样结束了,不免失望至极,都是抱怨不已。

    丁山目光环视群雄,道:“新延城经此一役,元气大伤,需要时日整顿。诸位友人不远万里前来相助,丁某感恩不尽。但此时却必须送客了。”

    新延城有四处传送大阵,已毁其二,剩下两处在城外的无边荒漠之内。

    丁山下令封城十日进行整顿,让老赖带着所有非城内之人前往二处传送之所。

    “李云霄,我已经将万宝楼和天一阁逐出商盟。十日之内若是不能尽数撤离的话,商盟就代为接纳了!”

    以万宝楼和天一阁的基业,想要十天之内全部撤离根本就不可能。

    万一千和苏涟漪都是脸色难看。

    李云霄笑道:“放心吧,十天足够我们将重要之物带走,至于地契之类的固定资产,都会折价卖给星月斋和金钱帮的,一块元石也不会留给阁下。”

    “哼,那就好!”

    丁山脸孔抽搐了一下,发现自己讨了个没趣,不乐的转身便走。

    李云霄道:“一千兄,如今这局势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先回去从长计议吧。留着青山在,总有回本之日。”

    万一千点了点头,感慨万千道:“这次多亏了飞扬你了。”

    李云霄道:“客气话不用多说,都是我应该做的。”

    此刻,那些受万宝楼之邀而来的武者也纷纷告辞,都是脸色颇为尴尬。

    万一千叹道:“感谢诸位今日之仗义,一千永记心间。”

    “应该的,应该的。”

    众人寒碜了几句后,便凌空飞去。

    他们结伴而行,并没有走老赖负责接引的传送阵,而是直接朝着城外飞去,利用战舰离开。虽然要耽误许多时间,但内心更为踏实。

    万一千此刻内有丁山,外有凌白衣,都是不可一世的强敌,加上他自身伤势过重,这时候多和他交往就显得极为不智了。

    万一千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不便强留诸人。

    “呵呵,一千大人好好养伤,我也先走一步了。”

    李逸懒洋洋地走上前来,眼睛望着拨弄的手指甲,吹了吹灰屑,道:“丁山大人成为新的商盟之首,我还得代表红月城赶着去恭喜他呢,就此告辞了。”

    他拱了拱手,讥笑道:“他日流落路过红月城的话,记得进来喝杯茶啊,哈哈哈!”

    万一千气的身躯发抖,但很快也就淡定下来了,人生无常,大抵如此。

    李逸抬起眼来盯着李云霄,狠狠的瞪了几下,想要扔几句狠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重重的哼了一声,便拂袖而去。

    李云霄只觉得心中好笑,他对李逸的实力颇感兴趣。

    当初在红月城外,他吞噬了部分腾光的武意道果,又吸收了殇的部分力量,似乎得到了极大好处,现在一眼望去竟有种看不穿的感觉。

    “这小子的机缘也不小,而且有种万妖母体的血脉,对妖族之力吸纳的十分透彻,我倒是很好奇他能在这个时代走到哪一步。”

    万一千顺着李云霄的目光看了一眼,道:“飞扬认得此人?哎呀,我倒是忘了,你和他一同都是从南域天水国出来的。”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我乃转世之躯,能有现在的修为境界一点也不奇怪。反倒是这小子,绝对的**凡胎,却能混到红月城副城主,当真造化不小。”

    万一千阴沉着脸道:“哼,乱世多妖孽!这种跳梁小丑也蹦跶不了多久!”

    “也许吧。”

    李云霄微笑一下,道:“世态炎凉,一千兄无需多感慨,我们先回去休整下,再斟酌吧。”

    “也只能这样了。”

    万一千百感交集,回头看了一眼热热闹闹的远处,都是在向丁山道贺,他目光一下盯着其中一人,大声喝道:“苍梧穹,将老夫的宙光盘还给我!”

    所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将目光投来。

    苍梧穹脸色微变,沉凝道:“那宙光盘杀气太重,而一千大人此刻又心浮气躁,不宜动用这等玄器。我将其带回圣域,等大人心平气和后再来圣域找我取回。”

    这一番托词谁都听得出他是不想还了,但身为执政司又不能明抢,落得天下话柄。

    “你……强盗啊!”

    万一千气的破口大骂,现在当着天下群雄的面都不还,日后自己去圣域找他,那是绝无可能要的回的。

    宙光盘乃是不世玄器,它还有另外一半被称为“宇光盘”,两者合一,即便在上古时代也是威名赫赫。这等重宝也难怪苍梧穹会动心,都不顾脸面抢了。

    苍梧穹面色一沉,寒声道:“万一千,闭嘴!扔出去的玄器,还有脸要回,亏你也是一方豪杰,你的老脸还要吗?!”

    万一千顿时哑语了,被人套走的玄器,的确没理由再要。

    众人都是窃窃私语起来,不少嘲讽声传出,墙倒众人都爱推。

    苍梧穹缓了下语气,道:“一千兄啊,我是不会要你的玄器的,待你伤势复原,心平气和之后再来圣域找我要吧。”

    他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了。

    万一千只感到无数讥讽的目光盯着他看,两脸火辣辣的,不由得低下头去,嘶声吼道:“你们这些人给老夫等着,今日失去的,他日我要成百成千倍的拿回来!”

    李云霄道:“的确形势比人强,一千兄还是要想开些。”

    万一千长叹一声,道:“患难见真情,总算是老夫没有看错你啊,飞扬!”他看了一眼下方的废墟,感慨道:“现在万宝楼的地盘基本毁于一旦了,我在城北还有几处院子,我们先去那吧。”

    苏涟漪忙道:“由此过去城北尚需时间,大家如若不弃可以先到天一阁暂且休整。”

    万一千顿了下,道:“也好,天一阁和万宝楼都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了。”

    众人也懒得使用飞行玄器,直接化作几道光芒,一闪之下就消失在长空上。

    丁山正在远处和众人寒碜,微微若有若无的用余光瞥了一下,眼中一片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