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69章 三招
    李云霄不论所学功法还是手中玄器,都是天下间罕有的绝世珍品,只不过杂而不精,贪多嚼不烂,许多功法和玄器只能发挥出零星的威力。

    丁山的脸色凝重起来,手中光球飞速旋转,一边不断的凝聚四方之力,一边往其内压缩,五颜六色越来越淡,逐渐变成纯粹的白光。

    李云霄只觉得眼前身影一闪,丁山便消失在原地,只剩一道恐怖的炽白日光刹那间就出现在身前。

    “九极化日!”

    丁山冰冷的声音传来,寒透骨髓,与那炽热的白光形成反差。

    李云霄大骇,这一招的威力远在他预估的之上。

    即便是之前对抗凌白衣时,也没见他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万一千更是看得脸孔阴沉,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李云霄咬牙骂道:“该死!”

    身后一臂上天锤扬起,一道雷界张开,漫天雷霆汇聚其内,猛地砸了下去。

    同时身前双手掐诀,结出天地印,无边金光闪烁,随之轰出。

    “轰隆!”

    那雷界瞬间崩碎,随后天地印记也冰消瓦解,李云霄整个人被那九极化日击中,一下被恐怖的力量吞噬。

    那白芒照在身上,兵解成无数极光,就像是千刀万刃斩下,不灭金身上别割裂出无数口子,更有一些白光直接斩破他的防御,射·入体内,切割着四肢百骸,痛苦难当!

    “你妹的!打凌白衣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牛逼!”

    李云霄痛的哇哇大叫,身体表面皮开肉绽,四处飙血。

    身后一臂扬起,喝道:“剑起!”

    天光剑匣上涌起一片银芒,隐约有穿透白芒之势,一片剑气如同雨伞般撑开,在漫天游动。

    李云霄身上的苦楚才稍稍减轻一些,但依然大片肌肉被斩开,一些白骨上都隐约可见光痕。

    “不错,接我第二招。”

    丁山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李云霄一惊,怒道:“你还要脸吗?三招连式?!”

    丁山冷笑道:“你管我三招什么?若是接不下的话就去死吧!”

    一股猛烈的罡风凝聚而起,将那所有白光全部卷住,顿时威力成倍增加!

    李云霄心头大骇不已,那罡风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正是域外星空的太古罡风,与那蠢鳄鱼一般无二!

    他不知道的是,丁山手中掌控的太古罡风正是那鳄鱼的一半的身躯。

    当初在宋月扬城时,帝钧与他一战,那鳄鱼被他的零落世界吞掉了一半,这才有后来埋骨之地化龙池中,被李云霄得到另外一半。

    “第二招,极光变!”

    那光与风逐渐凝合在一起,化成一股光影风暴,天衣无缝。

    李云霄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巨大的危险感在心中蔓延,顾不得此刻的皮肉痛处。

    单手凌空一点,那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一下列阵,如同星辰银河横在上空,里面有千道剑影,不断沉浮。

    随后六只手臂一握,各自浮现出一团金球来,缓缓升空。

    身前双手飞速掐诀,魔天铠一闪而现,穿在身上,荡漾出浩瀚魔力,往四方散开。

    那些金球在身前一下凝聚成团,仿佛浩瀚金色宇宙被抱在身前。

    “星璇爆!”

    李云霄一手指着那金色宇宙,一手高高举起。

    金色漩涡内狂暴的气息炸开,冲起一道金光,顺着他的指诀往上冲去。

    直接穿透漫天万剑图布下的银芒剑气世界,金光喷·涌,射·入极光风暴内。

    “轰隆!”

    那风暴剧烈地震颤起来,天空不断崩塌,恐怖的力量层层崩塌,向四面八方而去。

    特别是那兵解出来的极光之力,化作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不断破空而去,远处传来大批武者的惨叫声,竟造成无差别的波及。

    “这丁山果然老奸巨猾!之前和凌白衣一战,生死关前都能隐忍不发,表现平平,此刻却是大放异彩,实力倍增!”

    一道极光突然从空中穿梭而出,射向宁可云,被她单手一抓,便掐灭在身前。

    顿时脸孔阴沉下来,纷纷的说道,极度不满。

    “呵呵。”宁可为轻笑道:“此人乃是奸雄之辈,十分危险,好在他身后之人暴露了出来,危险性就小多了。”

    宁可云担忧道:“李云霄能抗住他三招吗?这第二招便这般凌厉,再来一招的话……”语气中满是忧心忡忡。

    宁可为皱眉道:“若说丁山危险的话,那么李云霄是比丁山还要危险的人。我也不知道他能否抗住第三招,但我知道他若没那个本事,是不会冒然答应下来的。”

    宁可云道:“但愿吧……”

    场内那恐怖的极光风暴不断压下,整个万剑剑海中的千道银芒全部崩碎,那星璇爆之力也被压得崩开。

    李云霄右手持剑,左手掐诀捏在剑身上,不断有剑意在冷剑冰霜上缠绕飞旋,扛着那巨大的威压,剑身颤抖不停。

    “剑界!”

    左手指诀一变,轻轻掐下。

    “当”的一声敲在剑身上,一圈圈的剑光往四面八方荡开,漫无目标,发出刺目的强光。

    “轰!”

    那无数剑圈被极光变压住,纷纷爆开!

    “轰隆!”

    那极光风暴最终落在李云霄身上,魔天铠上的符文不断崩碎,冰粉瓦解。

    “啊!!”

    狂暴的吼声从那风暴内传出,是一股不屈的意志和倔强的灵魂!

    那极光不断斩碎他的身躯,太古罡风则是吹化肌肤,伤口处变得一片枯黄,竟没有血液流出,体内的水分不断被风化,肌肉萎缩起来。

    “想杀我,别做梦了!”

    一道惊天怒喝传出,随后便看见李云霄的身躯不断崩碎开来,化作丝丝雷电狂涌。

    随后那风暴竟被一道剑气斩出口子,一条紫色雷龙破空而出,龙吭之声震动九霄!

    全城武者皆是浑身一颤,那龙吟仿佛来自极远,响彻在每一个人心间,久久不散。

    极光风暴外,紫龙凌空腾起,伸出五爪往那风暴上抓去,无穷雷霆凝聚在掌心,震入其内!

    “砰!砰!砰!”

    整个风暴中开始充斥着无数雷电,渐渐化作一片淡青色。

    光和风两种元素在这漫天的雷龙吞噬下不断变弱。

    丁山眉头一皱,右手五指握紧,拳头上青筋根根暴起,脸上一片挣扎之色,似乎在犹豫什么。

    “砰!”

    风暴渐弱,紫龙一下碎开,化成点点雷光飘荡,与十丈方外再次凝聚,化出李云霄的身躯。

    肌肤上一片洁白无暇,竟没有丝毫伤口。只是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手臂和身上的血管都能用肉眼看清。

    “噗!”

    原本就是毫无血色,在喷出一口血后,反而涌起了一些红晕。

    丁山沉声道:“能挡住我两招,虽在意料之中,却依然令让我吃惊万分。”

    李云霄冷笑道:“吃惊的事还多着呢,你不是要三连招吗?最后一招怎么不动了?”

    丁山道:“最后一招你是肯定接不下的,我不想杀你。毕竟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怨,反而有玲儿这道渊源。”

    李云霄道:“你又开始讲笑话了。”

    丁山皱眉道:“你为何如此倔强呢?你此刻的状态自己心里清楚,别说我第三招极式,就算再来一招九极化****也扛不住。”

    李云霄冷冷道:“为什么无知的人总喜欢用自己的思维去解读其他人呢?这个世界很多地方都不是你的智商能够理解的。”

    他双手掐诀,身后涌起一道巨大黑影,凌空化出真魔法相。

    三道狰狞的面容,形态不一。

    六臂各自掐诀,全是嘴角噙着邪邪的笑,冷视大地。

    “嗞!这是什么?!”

    满城的武者都打吃一惊,急忙退避开来。

    “魔、魔功!是不世魔功!”

    有人认出了来头,惊呼起来。

    李逸抬头看着,满脸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内心一股近乎绝望的情绪在蔓延,不断地往前进着,每当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飞跃后,总是自信满满的能将李云霄踩在脚下,肆意蹂躏。

    却没有一次不是大失所望,直至近乎绝望。

    无论自己进步的如何快,如何变态,都仿佛永远也追不上那道身影,不仅如此,那差距还在不断的扩大,扩大……扩大到令他心灰意冷,甚至万念俱灭。

    一股揪心的痛传来,他将十指狠狠的掐入肉里,这才能稍稍舒服一下,胸口憋着的气如同磨盘压着,令他几乎要窒息了。

    “丁山,最后一招,来吧!”

    李云霄深吸了口气,双手掐诀。他的本体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不断有魔气从体内涌出,真魔法相越来越强。

    在法相的四周涌起星云,隐约有魔兵闪现,散发出浩瀚威力。

    丁山盯着那三头六臂的真魔巨灵看了一阵,凝声道:“不用第三招了,你过关了。”

    “什么?丁山竟然放弃了!”所有人都是大惊,以为自己听错了。

    苍梧穹也是瞳孔一缩,射出冷冽的眸光,在思索什么。

    宁可云也是惊道:“这……丁山怎么会放弃第三招?李云霄这招真魔法相看似气势滔天,但即便是我也能察觉到外强中干,他不可能看不出的,李云霄能接下第三招的可能性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