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66章 一败涂地
    “第二次出手吗?哼,这怎么可能!”

    李云霄心中暗忖不已,若是傲长空要出手两次的话,也就不会在这至关重要的时刻出手了,而是光明正大的一战。

    他的目光望向那漩涡中心,景象逐渐清楚起来。

    傲长空的一击必然是万一千最后的底牌,至此之后,商盟再无留下凌白衣的力量,凌白衣的生死就得看四周隐匿的强者态度了。

    这一战惊天动地,几乎将整个北域,甚至是整个天下的强者都吸引过来。只是众人之间彼此利益制衡,都按兵不动的观望着,等待最佳时机。

    战场中心的气旋不断解开,慢慢展露出其内景象来。

    傲长空身上的金光收敛,恢复了正常肤色,面色如水没有任何波澜,就这样屹立在长空上,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闭住呼吸,看着这位天下无敌的存在!

    卓清凡则是散漫的多,战戟被他横在双肩上,突然顺着后背往下滑,整个人更是坐了上去,交起两只腿来前后晃荡。

    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眼中却是警惕万分。

    两人俱是无言,彼此望了一眼后,似乎再懒得多看,余光瞥向凌白衣两人。

    两人被卷入风暴之内,但至始至终竟未曾动弹一下。

    白凌月的一掌距离那六伤紫锋依旧是三寸距离,只是脸色苍白如纸,双眸中变得暗淡无光。

    “咳!”

    他剧烈地咳嗽一下,一口血吐了出来,仿佛花光了所有心力,整个人头发散乱,在空中退了数步。

    “上天依然是选择了我这边啊!”

    凌白衣淡然说道,紫锋剑铮然一声下,收起了六颗剑牙,变回普通状态,在手中一闪而没。

    随后风声起,白雪乱飘。

    那狰狞的面孔也渐渐化开,杀神的身躯开始收缩下来,紫色鳞片退去,恢复到正常的模样。

    在之前那罗摩衍那的面孔下,看不出虚实,此刻却是尽显苍白,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白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凌白衣转身便要离去。

    “站住!为什么不杀我!”白凌月嘶吼起来,脸上一片发狂。

    “呵呵,我可怜的弟弟,你此刻跟死了有什么区别?留你性命,就像是条疯狗般,无趣的时候还可以用来取乐,你看多好呢。”

    凌白衣冷冷一笑,脚下的步伐不停。

    “啊!!我要杀了你!”白凌月身上的气息变得极度狂暴起来,不断攀升上去,危险异常。‘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他身侧,却是李逸,焦急道:“白凌月大人,切莫失了理智,要报仇来日方长!”

    “滚!”

    白凌月一声怒喝,随手一掌看也不看就拍了过去。

    李逸大骇,异常危险的感觉涌起,急忙双手凝掌,护在身前。

    “嘭!”

    一掌拍出他三升血来,飙射在长空上,身体像断线的风筝飞出去。

    虽然他此刻也是天下瞩目的大人物,但并没有多少人将目光放在他身上,而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另外四人。

    “我就算是死,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白凌月彻底的发狂了,全身力量提升到了极点,那白骨森森的五指当作兵刃斩了过去。

    凌白衣的脚步停了下来,猎猎风声之下,涌起漫天白雪。

    “几十年的争斗,你彻底输了,输得体无完肤,我也累了。”

    他轻声道:“既然你也倦了,那便好好的休息吧。永别了,我可怜的弟弟啊,来世不要再遇上我了。”

    一朵雪花在身前凝固,结出六边形的冰晶,美轮美奂。

    整个时空似乎一下静止,凌白衣抬起手来,一指轻轻点出,无以伦比的静谧之美,好似漫天大雪中得一朵小花。

    “指白雪。”

    那朵雪花融入白凌衣狂暴的气息内,仿佛将其冻结。

    一道白色的指芒破空射出,穿过他的胸膛,刚刚出现一点红色的血印子,就立即被淡蓝色的冰冻住,没有渗出。

    白凌月那狂暴的瞳孔一下放大,变得平静起来,眼里竟是一丝轻松和解脱,嘴角扬起苦涩的笑。

    “若有来世,我一定要把你踩在脚下。”

    许了最后一道愿,闭上了不甘的眼,身躯往后倒去,像是风筝一样在天空上飞,越来越远。

    “呵,还不服吗?真是倔强的性格,那哥等你。”

    凌白衣眼中一片冷笑,漫天白雪绕在他身侧飞旋,全都消失不见。

    他似乎走在无人之境,缓缓的从傲长空和卓清凡之间跨过,头也不回。

    三道身影凝聚在天空上,所有人皆是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激动。

    十大封号武帝中最强的三人,这一幕也许此生再难看见。

    没有一人动弹,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凌白衣的动,如柳絮,如白雪,就像是白凌月飞走的那样,他也越来越远,不断消失在众人眼帘里。

    “呼,这个杀人狂魔终于走了,好怕怕啊。”

    卓清凡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拍了拍胸脯。从战戟上一跃而起,将沧海如尘收起,笑道:“长空兄,刚才那一拳好猛哇,差点将我杀了。可有兴趣一起去喝两杯,吃几个包子压压惊。”

    “没兴趣。”

    傲长空一拂衣袖,转身便走。似乎对其余之事再懒得看一样。

    “公子,等等我们!”

    胖瘦头陀惊呼一下,立即化作两道光芒飞驰而去,落在傲长空身后,嘴里还在不断嘀咕着什么,很快就消失不见。

    李云霄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傲长空至始至终也没有看他一样,那是一种毫无掩饰的轻蔑。缘由很简单,此刻的他还没有让他正眼相看的实力。

    这便是残酷的现实世界,不管你曾经有多强,此刻的你只能埋头苦修,追逐着他们的步伐,望其项背。

    但李云霄并没有恼怒和不快,反而是轻松了起来,这就证明霸天炼体诀之事就此过去了,就算今后他大大方方的施展,天下皆知,傲长空也不会因此而找他麻烦。

    而至于身份地位,以及在他人眼中的分量,这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浮云。

    只要不断的朝着武道的路往前走,终有一天会在巅峰处再次相遇。

    “哎呀,无趣的人。”卓清凡抱怨不已。

    万一千盘腿坐在大地上,脸孔阴沉的滴水,嘶声道:“卓清凡,我商盟自问从未对不起你,今日你竟坏我大事,老夫与你势不两立啊!!”

    层层布局,尽是杀招,几乎稳赢的局面,最后关键一击被卓清凡破坏,令他如何能不愤怒,如何不五脏冒火,目眦欲裂。

    卓清凡忙挥手道:“一千大人,你年事已高,千万别动怒啊。不如一起喝杯茶,清清火,也当我给你赔罪了?”

    万一千闻言,更是气的髭须乱颤,忍不一口血再次吐了出来,刚刚恢复的一点真元又溃散了下去。

    “哈哈,喝茶好,本公子就爱喝茶。这些俗人哪里能明白清茶之道呢。清凡兄,不如我们一起去喝几杯吧。”端木有玉抚掌大笑起来。

    卓清凡笑道:“也好,两人喝好过一人喝,而且还能请玉公子免费给我算算命。”

    端木有玉道:“不用算了,从今以后,天涯海角,你在商盟都买不到东西了。”

    “哈哈!”

    卓清凡一下大笑起来,他单手掐诀,身体与端木有玉一道化作青烟,恍惚之下就消失在长空上,无影无踪。

    正主全走光了,只剩下一片落寞的天空,千疮百孔。

    大地更是无数焦黑的深洞,方圆数百里全部化成废墟,整个新延城废掉了至少四分之一,这还是暗中强者出手布下结界防御的结果。

    皇甫弼望向万一千,道:“一千兄,保重身体,来日方长,我先告辞了。”也不待万一千回答,他身影在天空上一闪,也消失无踪。

    万一千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瞬间苍老了许多。

    毕其功于一役,却是这样惨淡的结局,王霸雄图也变成泡影。

    李云霄上前道:“一千兄,皇甫弼说的没错,来日方长,不可消沉。”

    万一千长长叹了口气,连连摇头。

    所有人都是默然不语的看着,各自盘算着内心的想法。商盟经此一役后必然是要走下坡路了,都在算计各自的利益影响。

    丁山关切道:“一千大人,你就安心养伤吧。商盟只要还有我在,就一定会撑下去,甚至更上一层楼。”

    万一千瞳孔一缩,那沮丧颓废的目光一下变得凌厉起来,喝道:“丁山你什么意思?”

    丁山悠然道:“没什么意思,一千兄你反应过激了。我只是说,在一千兄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就由我来代理这商盟之首,必然竭尽全力,不负众位兄弟所托。”

    “屁!”

    万一千怒爆粗口,气的浑身发抖,“谁需要你代理商盟之首了?你安心做好你天元商会会长,便是不负所托,便是对得起大家!”

    丁山叹道:“我只是想替一千兄分忧而已,既然不愿,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但以我之见,一千兄和陈钟羲大长老都已经重伤在身,万宝楼的实力一落千丈,已经不适合待在商盟的常任理事会里了。”

    //今天只有一更了。刚算了下,欠大家79章,明天开始每天三更,争取早点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