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64章 宙光盘
    “嘿!”

    凌白衣突然咧嘴邪邪一笑,双眸中射出寒光,六伤紫锋像是有生命般跳动,每一下都震出波纹在空中回荡。

    身上的铠衣更是涌现出大量符文,变得鲜艳灵动起来,仿佛从来就是他身躯的一部分,流离失所后现在回来了。

    “嗞!”

    三人都是吸了口冷气,一下退开,一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

    万一千喝道:“不能等了,上!”

    他当先冲上,赤龙杖在空中一转,双手飞速掐诀,化出大日剑轮,猛地碾压上去。

    一个半亩之大的剑轮漩涡浮现,不断吞噬着四周灵气。

    凌白衣缓缓抬起手来,竟伸出舌尖在红唇上一舔,眼里爆出最原始的狂暴杀戮之气,脸上闪烁着兴奋。

    “铮!”

    六伤紫锋一下发出颤音,数道诀印打入剑身,恐怖的力量飞旋开来,那长剑不断变化,竟生出六颗剑牙!

    “六煞形音!”

    凌白衣寒声一喝,剑上斩出六道音轨,化成无边厉芒在空中激荡。

    六层剑意不断延伸,有如六道之界。

    “嘭!”

    大日剑轮一下便被斩开,赤龙杖应声而断,整个天空瞬间分成上下两个世界!

    “噗!”

    万一千心神大震,在那股浩瀚剑威下,被压得大口吐血,身体不断后退。

    皇甫弼和丁山两人皆是大骇无比。那大日剑轮的威力他们都非常清楚,却想不到一招被灭!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皇甫弼满头大汗,双手不断地飞速掐诀起来,催动那魂种吞噬魂魄。

    凌白衣狰狞的面容上,眉头一皱,六伤紫锋一收而起,伸出右手来五指张开。

    突然一道虚幻的身影从他身体侧移半尺,就好像是两个凌白衣重叠在一起。

    随后五指如钩,猛地往自己胸膛抓去。

    实体的手臂在胸前三寸处停了下来,但那虚影却是直接穿透而过,插·入体内。

    实虚两体的眉头都猛地皱成“川”字,显然非常痛苦。

    皇甫弼一下脸色大变起来,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尖叫道:“怎么可能?你,你……”

    那虚影之手缓缓从体内抽出,五指间抓住一团黄色的光芒,那光芒不断地颤抖挣扎,化成各种形态想要挣脱,却无济于事。

    “哗!”

    那团魂种被抓了出来,凌白衣眼中爆射出杀气,虚影猛然一握,顿时爆开成无数光屑,一下消散。

    皇甫弼心神受到反噬,也是一口鲜血从喉咙涌出,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无法天一战中的伤势未愈,金色语者更是虚弱不堪,刚才再次被凌白衣打散,几乎凝形都困难。

    现在魂种又被抽掉,直接反噬到他的体内,将旧伤再次引发,整个人的气势直接萎靡了下来,眼里一片灰暗。

    一个刹那,便连挫万一千和皇甫弼,震惊四野!

    “怎么会这么强?!”

    四周人群一片躁动,都是纷纷不敢相信!

    白凌月也是心急如焚,手中攻击越来越猛,却始终不能挣脱端木有玉的纠缠。

    端木有玉虚指一掐,惊道:“凌白衣的气运冲霄,是我多虑了吗?”

    他玉尺一拍,一团青光荡漾,将白凌月震开。便纵身退去百丈,静静观望。

    白凌月缓了口气,也不追,而是阴沉着脸盯着凌白衣,与一向的那种雍容淡雅格格不入,眼里满是狂躁。

    万一千更是满眼的焦虑,心急如焚。

    一战之下,四名超凡入圣的强者尽皆受伤,凌白衣的力量却是不弱反增,高下立判,似乎命运的天平已经倾斜!

    此刻凌白衣的身上涌动的杀气,直接搅动风云,一片紫光曜天,令得所有人不寒而栗,更有修为较弱者,仅仅是看上一眼就浑身战栗,忍不住的双脚发软。

    “完全融合了那杀神铠衣,凌白衣赢了吗?”李云霄也是震惊万分,凌白衣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的超凡入圣存在。

    “怎么会这样?商盟真的要成为历史了吗?”人群远处,宁可云也是面带惊容,在那股冲天的杀气下,即便她这等九阶巅峰的存在,也是颤栗不已。

    “好强啊,这是神境的力量吗……”宁可为也是心中大震,那苍老的容颜悚然触动,眼里一片惊色。

    “神境……”宁可云吓了一跳,骇然道:“这片天空下怎么可能会有神境存在!现在的凌白衣能胜过当初红月城的鬼王么?”

    红月城一战中,鬼王的力量惊天动地,给所有人的印象太深了。也是宁可云此生见过的最强劲敌。

    宁可为道:“虽然这片天空下没有神境强者存在,但并不代表没有神境的力量存在。”

    宁可云一片愕然和迷惑不解。

    宁可为道:“很简单,你觉得李云霄的实力如何?”

    宁可云凝声道:“非常强,说他是超凡入圣之下第一人也不为过。我甚至怀疑像丁山这般刚踏入超凡入圣的存在,也未必会是他对手。”

    宁可为笑道:“这不就是了。李云霄虽没有超凡入圣的境界,但却拥有超凡入圣一般的实力。”

    宁可云惊道:“我明白了,爹爹的意思是凌白衣虽然修为受制于天地规则,但实力却已经达到神级了!”

    宁可为道:“是否已达到神级我也不好说,毕竟那种力量太过强大而不可求。但你刚才那个举例大错特错了,丁山可不是普通之辈啊!”

    宁可云皱眉道:“难道丁山还能翻盘不成?”

    宁可为笑道:“谁知道呢,凌白衣刚刚展露的力量的确震人心魄,但他现在真有外表看上去的这样强大吗?怕是所有‘人物’都在考虑这个问题呢。”

    “神级之力……,刚才轻易斩碎大日剑轮的那一剑,的确超越了超凡入圣的境界!他天下无敌了吗?”

    李云霄两鬓淌下冷汗,也被那股杀气所震慑,眸光不断抖动。

    “不对,那滔天杀气下,他的力量在减弱!”

    李云霄双瞳一凝,敏锐地扑捉到了凌白衣身上的细微变化。

    那惊起的无边杀气应该是铠甲本身之力,而凌白衣在几人围攻下,特别是皇甫弼魂种的伤害,直接伤了他的魂魄,哪有这么容易复原。

    “还没有完全融合啊……”

    李云霄心中暗忖道:“所以才会产生一强一弱,外强内虚的表象。他现在的真实战力到底有多强?怕是所有人都在观望吧。”

    他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李逸,眉头皱了起来,“将东门远送来商盟绝不会是罗青云和李逸的想法,必然是韦青的意志。借商盟之手对付凌白衣就是韦青和白凌月喜得乐见的局面了,那么拥有神级力量的凌白衣和崩溃的商盟局面,都不会是圣域想要见到的。此刻凌白衣若是拿不出绝强的力量,怕是很难离开新延城了。”

    “呵呵,这种感觉很奇妙呢。”

    凌白衣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身体的异状,浑身紫色鳞片覆盖,上面满是诡异花纹,五指修长而妖异,与杀气所凝的杀神一指一般无二。

    但在这光鲜的外表下,他的胸口起伏的厉害,气息十分紊乱。

    正如李云霄瞳术窥见的那般,灵魂伤的严重,每一次尝试着控制铠衣之力,都会令得气息暴走,身躯难以承受。

    整个新延城上除了一些小声议论外,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嘿嘿。”

    凌白衣突然低沉的一笑,随后仰起头来,“哈哈哈,可悲的蝼蚁们,恐惧吗?”

    他一脸玩味的笑,从万一千等人身上扫过,更是余光瞥向远处,似乎同时在嘲笑那些暗中之人。

    白凌月的面容阴沉的可怕,整个空间都被那滔天杀气压抑住。

    凌白衣冷声道:“夜影永远追随着幻光,但今日起,本座所临之处,便是无边夜影。”

    凛然的气势随着那杀意一起暴旋开,如同君临天下,撼动四野。

    每个人只觉得有种沉入无边深渊之感,大骇之下再退。

    万一千脸色铁青,取出一件圆形之物拿在手中,激发之下射·出万道华光,好像一烈阳,将无边夜影驱散。

    那光芒那升起无数摩诃古字,在长空中排列,随后如蝶飞舞,一下隐没不见。

    随后空中透射·出日月星辰,演化漫天景象。

    万一千的面容变得十分凝重,情绪却平稳了下来,双手在那光盘上不断抚摸,映照的他的长须飘动,眉宇间透出一股破釜沉舟般的决然。

    李云霄心中巨颤,那圆盘之上散发出来的伟力,宽广无垠,浩瀚无边。

    整个天空顿时被分成两半,光与影,相互辉映照耀。

    丁山的脸孔也抽搐了一下,眼中射·出道道精芒。

    端木有玉一下惊呼起来,道:“宙光盘!这件至宝果然在你手中!”

    万一千小心翼翼的催动着宙光盘,脸色狰狞起来,“以为有一件上古流下的铠衣就能翻天覆地吗?商盟流传万载,积累的至宝如山,绝世珍品也数不胜数。比拼玄器至宝的话,商盟会输吗?”

    那宙光盘有如乾坤莫测,透射出日月星辰,化作三道巨轮凌空,仿佛以天为阵,诛杀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