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663章 人物
    白凌月残忍的笑道:“蠢哥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可曾反省,今日之局,为何天下强者都愿携手杀你?待你死后我会好好重重新祭炼罗摩衍那铠衣,用它争霸天下的。”

    凌白衣的身躯颤抖的厉害,身上的肌肉都开始寸寸扭曲,似乎要抗拒灵魂中得那一寸痛苦。

    他的手缓缓抬起来,猛地抓住身前铠衣。

    铠衣有灵性般跳动了一下,直接融入他体内,凌白衣整个身躯开始变化起来,每一下颤抖都让身躯变得模糊,越来越大。

    “噼啪!!”

    一连串的骨爆声响起,凌白衣的体型增长了三尺有余,身上呈现出紫色鳞片覆盖,额头上生出双角,竟和杀神罗摩衍那一般模样!

    只不过没有那种万年不变的冰冷的和平静,此刻的脸孔上暴出冷汗,还是异常的痛苦,可见皇甫弼给他的一记魂种伤害极大。

    白凌月一下惊退开,冷冷道:“强行融合铠衣,若是不能控制它的话,你就会成为行尸走肉,被这件铠衣所控制。呵呵,已经走投无路了吗?甘冒如此大险。”

    “冒险?你永远只会用自己渣的实力来衡量我吗?”

    凌白衣喘息了一声,脸孔由痛苦变得狰狞可怖,寒声道:“本座在此,便是杀神临世,先就拿你四人祭这战衣!”

    紫光一闪,那丈许长的身躯一下出现在皇甫弼面前,长剑斩了过去。

    “砰!”

    皇甫弼惊骇之下扬起盘古幡,六伤紫锋斩在其上,震起道道剑威,他竟不能敌,双臂瞬间发麻,被剑意割出无数伤口,鲜血乱溅。

    盘古幡上金色语者飞出,一下钻入其体内,双魂融合为一。

    顿时力量暴增,盘古幡一展,阵光浮现,魂界从其上爆开,终于挣脱六伤紫锋的压制,整个人暴退数百丈。

    李云霄面色的凝重的望着,皇甫弼在无法天受的伤显然还未恢复,否则断然不会连凌白衣一剑都挡不住。

    皇甫弼刚退开百丈停下,顿时一股寒意从内心涌起,盘古幡往身后击去,如同大旗招展。

    “嘭!”

    幡上灵光被一剑击散,万道紫气射向他身躯。

    皇甫弼急忙转身,双手一边掐诀,临空结印拍出!

    盘古幡上飞起金色语者,也化出双手诀印,皇甫弼那招直接穿透其身躯,与手中印诀结合,组成一方更大的印诀!

    “嘭!”

    六伤紫锋斩下,那印诀应声而碎,金色语者惨叫一声,被劈成两半,化作无数荧光飞回盘古幡内。

    皇甫弼喷出一口血来,被震飞出去。

    “怎么会这么强!”

    他大骇下,望着那大步而来的身影,急忙临空掐诀,不断结出古怪手印。

    凌白衣的身躯一滞,随后剧烈哆嗦起来,连连仰天大吼,一只手猛地锤击自己胸膛。

    “砰!砰!砰!”

    巨大的灵威爆开,但不论他如何自残,都不减痛楚。

    皇甫弼喝道:“都动手,他受我魂种牵制,败亡是迟早之事!”

    白凌月冷声道:“该死的哥哥,都快死了还做什么无谓挣扎,是想死的更难看一点吗?!”

    尽是白骨的右手倏然张开,在身前划了道圈,生出腾腾烈火。

    无数蝴蝶绕着那火圈飞旋,数百数千只在长空振翅。

    “八荒火龙,生灭!”

    “吼!”

    火圈一下化龙,所有蝴蝶尽数吸纳进去,在天上盘旋数圈而下。八道火龙凌空,浩瀚景象惊人。

    突然一抹月华洒下,其内一柄玉尺旋转不停,无数符文其中涌起。

    随后玉尺化形开,凝成一座拱桥,横在长空上。

    八道火龙顺着那长桥而过,直接游向远方,消失在月华里。

    “是谁?!”白凌月惊怒不已,厉喝道。

    “啧啧,好乖的龙宝宝呢。”端木有玉一下从空中出现,将玉尺收起,带着笑意。

    白凌月怒道:“公子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端木有玉笑道:“自然知道。”

    白凌月寒声道:“我看你并不知道,你此举将会给天水一色的端木世家带来灭顶之灾!”

    端木有玉脸色瞬变,冷冷道:“司长大人这是逼我出手杀你了!”他眼中爆射出精光点点,杀气在身上凝聚。

    万一千也是脸色难看,喝道:“玉公子,商盟好像从未得罪过阁下吧!”

    端木有玉道:“自是没有,但你们以四打一,还外加偷袭,本公子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如今日之事就此算了,打也打了,大家就此各奔东西,前仇旧恨一笔勾销,如何?”

    白凌月怒极反笑,道:“端木有玉,你也学会讲笑话了!一千大人,端木有玉交给我,你们速速取凌白衣性命!”

    他白骨手掌一抓,羽扇再次浮现,纵身而起向端木有玉打去。

    端木有玉冷笑道:“司长大人手臂都变白骨了,还这般拼命,精神可嘉。”单手往前一点,玉尺在身前飞旋。

    白凌月一扇而下,直接穿透他的身体,竟落了空。

    四周突然浮现一片镜光,随后八面巨大的棱镜凭空而起,屹立在天空上,将他围住。

    端木有玉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一面镜内,淡然道:“本公子不想让凌白衣就此死掉,所以只好出手将你困住了。”

    “那也得困的住才行!”

    白凌月怒喝一声,羽扇长驱直入镜面,竟是一片虚无,深不见底。

    “该死!”

    他心头骤然出现危险的兆头,飞身而退。

    整个人在空中不断旋转,有无数白羽散开,如同雪花飘荡,在八面镜前徐徐落下。

    白凌月寒声道:“天坠羽!”

    那些羽毛一下变得凌厉起来,往八面棱镜上卷起。

    “砰!砰!砰!”

    不断有镜面破碎声,整个天地似乎全部陷在羽毛纷飞的世界里,绞杀万物。

    “哎,动真格的话就不好玩了。”

    八棱镜面一破,端木有玉的身影浮现而出,双上不断掐诀,结成一道掌印拍去。

    “轰隆!”

    掌印所过之处,羽毛全部震飞。

    白凌月手中羽扇一旋,硬着那掌印扇下。

    “嘭!”

    巨大的震荡爆开,他喷出一口血来,被震退数百丈远,眼中一片震惊和愤怒。

    他知道是端木有玉手下留情了,否则刚才一掌下自己必然要伤上加伤。

    但此情此景之下,容不得他有丝毫后退。

    “端木有玉,今日之仇结下了!”

    白凌月怒吼一声,八道火龙再次凝聚而出,不断在身前旋转,似乎在凝聚阵势。

    端木有玉皱起眉头来,他要拖住白凌月自是绰绰有余,但凌白衣此刻的状态,能否抵住另外三人的攻击十分怀疑。

    “轰隆!”

    火龙一旋下,纷纷袭来。

    白凌月踏足八龙之上,双手结印,面色阴鹫。

    “哎!”

    端木有玉哀叹了一声,手里玉尺飞出,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在人群中,两位黑袍裹身之人始终屹立不动,只有道道余波不断吹拂着他们的袖袍。

    宁可云道:“爹爹,有玉公子已经动手了,我们是不是也出手?”

    宁可为道:“暂时没必要。四下还有不少人物没露面呢,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

    “人物?”宁可云愕然道:“什么人物?”

    宁可为道:“可以左右战局之人,故而为人物。”

    宁可云惊道:“此时此刻能够左右战局,也是超凡入圣存在?”

    宁可为点头道:“这几人也不知他们是看热闹还是心有所图,我们暂不动手,继续观望吧。我看那凌白衣没这么容易垮掉。”

    宁可云的神识外放扫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强大的存在,不免心中存疑。

    宁可为轻笑道:“不用怀疑,他们岂会让你察觉。这些人似乎也在观察我们,想等我们的动作呢。”

    宁可云这才深信不疑,道:“那我们按兵不动,让他们猜忌去。”

    宁可为道:“正是如此。”

    天空之上凌白衣还在不断地锤击心口,震出道道灵威,脸上一片痛苦。

    万一千等人见白凌月被缠住,便自己冲了上去,若是失去这次杀凌白衣的机会,怕是遗祸无穷,商盟再难立足了。

    皇甫弼冷然道:“不用动手,只要将他困住别让他跑了便可,我的魂种已经开始加速吞噬他的魂魄了。”

    金色语者从他身后浮现出来,那脸孔狰狞不已,双眼中透着贪婪之色,竟有唾液沿着嘴角流下,不住的吸进去砸着嘴巴。

    万一千和丁山分别成犄角围在凌白衣两侧,防止他逃走。

    万一千道:“若是能够就此孽杀此贼,弼大人便是首功。”

    皇甫弼道:“一千大人别急着开心,凌白衣绝非等闲,在没死之前谁也别大意。”

    万一千道:“正是。”

    “嘭!”

    凌白衣在一下锤击之后,终于停了下来,提着紫剑站在空中,一动不动。

    三人都是心头一跳,睁大眼睛看着。

    万一千急道:“死了吗?”

    皇甫弼双眉皱起,道:“没死,好像有些不对。魂种还在继续吞噬他的灵魂,但他的脸色……”

    万一千和丁山同时心中一震,凌白衣的脸色变得安详起来,没有丝毫痛苦,一种不好的感觉在三人内心蔓延。